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谁算计谁?

第三百一十五章 谁算计谁?

    “秦风,今儿才是交易会的第一天,你就买这么多料子

    看到秦风和黎永虎又达成了口头协议,黄炳余连忙将秦风拉倒一边,说道:“今天来的很少,阳美的卖家和外地的买家来的都不多,你不要那么着急啊。”

    秦风是被黄炳余从豫省带来的,他感觉自己有必要为秦风负责,不想看着秦风投入巨资后却颗粒无收。

    话再说回来了,黄炳余也没见过像秦风这样赌石的,别人在购买大金额赌石的时候,都是思前想后,一块石头能看好几天。

    秦风倒是好,买那块两百万的半赌料子,看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块蟒纹原石也就看了一二十分钟,整个就是一菜市场买菜的架势。

    秦风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原石,低声说道:“黄老板,你知道我的《真玉坊》为什么能火吗?”

    “为什么?”黄炳余有些不明白秦风为何将话题扯到他的店铺上去。

    “赌!”

    秦风说道:“我那也是在赌,赌大众的消费心理,赌潘家园的人流量所能带来的效益,其实做生意和赌石差不多,看准了如果不下手的话,以后可是要后悔的……”

    秦风这番话说的是半真半假,对于《真玉坊》,秦风是真的有几分赌的心理在里面,而且事后他也没能料想到,《真玉坊》的生意居然如此火爆。

    但是赌石,秦风的话就有点不真不实了,他虽然看不出原石中翡翠的品质,但却可以判断出原石中是否有翡翠。

    仅这一点而言,秦风赌垮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要比那些纯粹撞大运的赌客们,风险要小的多了。

    而且现在来自各地的买家不多,也正是秦风下手的好机会,反正他赌赢的翡翠将全部用于自家店铺的销售·又不打算现场出手,所以晚买不如早买了。

    “可……可是,你这手笔也忒大了点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黄炳余也不知道如何反驳了·而且心中隐隐觉得秦风说的没错,人生其实就是一场赌博,那些功成名就的商界领袖,何尝不是在进行着一场场高风度的博弈呢?

    只是知易行难,黄炳余虽然知道秦风的这种“赌”,很可能会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但是放在自个儿身上·他却是不敢的,只能在心里感叹后生可畏了。

    “嘿嘿······”秦风嘿嘿一笑,说道:“黄大哥·俗话说舍不得老婆逮不到色狼,没投入哪有回报啊?”

    “你有老婆吗?”

    黄炳余对秦风这不伦不类的比喻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说道:“秦老弟的胆子,我自问是比不上,只是老哥多吃了几年饭,见过的事情也多一点,话告诉你了,听不听全在你。”

    “我知道的,多谢黄大哥。”秦风点了点头·他知道黄炳余是一番好意,不想看到自己在赌石上栽跟头。

    “哎,我说秦老板·这料子,你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啊?”

    眼见秦风被黄炳余拉到一边窃窃私语,黎永虎有些着急了。

    虽然那块原石被秦风将价格压得很低·但就凭刚才自己摊位连切八块原石都没出翡翠的事情,换个人怕是连二十万都不肯出的。

    “买,当然要买了······”秦风说道:“黎老板,咱们这就签协议打款吧!”

    “好,咱们去六叔那。”黎永虎拉着秦风往外走去,谢金宝连忙跟上了,他和秦风可还有笔交易没完成呢。

    “两百万和二十万的交易?”

    坐在场地栅栏门边桌子旁的六叔·听到几人的交易金额后,看向秦风说道:“小伙子·你可考虑清楚了吗?要是解不出翡翠来,可别说我们村里人欺负外地人啊……”

    作为国内比较有名的玉石加工基地之一,前村长六叔考虑的事情多一点,生怕秦风赌垮了一生气,到处去说他们村子的坏话。

    “六叔,不能够……”

    秦风闻言笑道:“我自己愿意买的,又没人拿刀逼着,再说了,这钱是我自己的,我想怎么花也不管别人的事儿。”

    “那好,我给你们立字据!”

    六叔点了点头,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叠信纸,从上衣口袋里取出钢笔,歪歪扭扭的在一张纸上写道:“兹有阳美黎永虎出售重约二十三斤翡翠原石给秦风,作价二十万,货款两清,特立此字据······”

    在这些歪歪扭扭的字下面,六叔还留了一块空处,说道:“回头你们转过账之后,在这字据上签字画押,然后按上手印,就成了····…”

    “这就行了?”

    秦风看着那狗爬一般的字,有点不相信的看向了一直跟着自己黎永乾,数十上百万的交易,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

    看到秦风疑惑的眼神,黎永乾开口说道:“秦老,六叔的话一言九鼎,他立的字据,比你银行存折还有用呢……”

    秦风还是不了解六叔在阳美这个村子的威望,他带着村民们从一穷二白到现在的发家致富,威望无人能及,就是市长书记到这里,也没他的一句话好使。

    “行,那就这么办。”

    秦风转脸看向朱凯,说道:“凯子,你在这看着原石,我和谢老板还有黎老板去转账,等我回来咱们就切石······”

    眼前的几块石料,加起来足有一两百斤,秦风可不想将它们带回京城,而且在京城也没有解石的工具,倒是不如在这里切开,只将翡翠带回去了。

    而且秦风还有一个用意,眼下来这个交易场的,都是国内一些比较有实力的玉石翡翠商人,等自己赌涨后,也能给《真玉坊》做一个免费的宣传。

    至于会不会有人眼红,秦风相信一定会的。

    而且说不定那块半赌的原石料子,就是有人串通了谢金宝做出来,因为方才秦风无意中看到了谢金宝和窦健军目光对视后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意味深长。

    不过秦风最不怕的,就是有人和他玩阴的,从进监狱到现在,秦风也算是出道七八年了,江湖风波恶这句话,秦风可不是仅仅用耳朵听来的。

    在那张字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按下了手印后,秦风就打算和谢金宝还有黎永虎去银行,到时候他需要拿着银行回单,来换取这字据。

    “哎,小伙子,别着急啊,这个东西给你······”

    正当秦风拉着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六叔递过来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秦风看着纸条上的一串数字,莫名其妙-的问道:“六叔,这是什么东西?”

    六叔解释道:“这是村里的银行账号,你们进去的时候我不是说过了吗?要进行转账交易,我们是要收取百分之一费用的。”

    “什么?这个也要收费?”

    秦风闻言愣住了,他是听过这句话,不过当时没怎么在意,毕竟他们是在银行转账的,和村里没什么关系,秦风原本以为老头难为不到自己的。

    可是秦风没想到,老头来了立字据这一档子事,看这模样,要是拿不到银行的回单,自己就甭想从这里买走一块石头。

    “当然要收费了······”六叔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村里的娃儿都指望这个上学呢。”

    “指望这个上学?”

    听到老头如此无耻的话,秦风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了起来,阳美都被人称之为“玉石之都”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小车楼房,老头居然还在这里哭穷。

    “小伙子,看你一次买了不少钱的玉石,我给你抹去个零头吧!”

    六叔也明白涸辙枯鱼的道理,这钱要是收的狠了,怕是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来阳美赌石了,当下说道:“抹去零头,你这费用只收两万好了,后面再有交易,手续费就全免了……”

    赌石有风险,不是赌涨就是赌垮,如果秦风再像之前八块原石接连赌垮那样,再收取别人的费用,未免过于不厚道了。

    “两万?好吧,两万就两万……”

    秦风此次交易涉及的金额高达两百二十多万,也不在乎多出的这两万块钱,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秦风相信这两块原石足够自己收回成本的了。

    谢金宝在外面停了辆面包车,黄炳余怕秦风出事,除了留下朱凯看守原石之外,自己拉着黎永乾也跟上了。

    粤省是经济发达地区,银行办理起各项手续比豫省快捷了许多。

    只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笔两百万和一笔二十万的款子就分别打入到了黎永虎与谢金宝的账户上,当然,也没少了那笔两万块钱的手续费。

    秦风等人来的比较早,再次回到交易场地时,也就是十一点多钟,不过场地内的人却是多了不少,看那穿着打扮,有很多都像是外地来的玉石商人。

    “秦老板,要不……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做成了一笔两百多万的“生意”,谢金宝心情大好,出手那块半赌原石后,他不但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也卖给了窦老大一个人情。

    “不会麻烦谢老板吧?”

    秦风看了下手表,的确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而且这会人也太多,并不适合他用冥想的方式去感应原石。

    “不麻烦,秦老板可是我的大客户啊。”

    谢金宝笑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听到秦风这么客气的话,他心里有种将人卖掉对方还帮他数钱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