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零六章 蟒纹

第三百零六章 蟒纹

    “这里还真是简陋啊?”!

    看着那些直接搭建在泥土地上的棚子,就连黄炳余都摇起了头,他虽然没去过缅甸,却是参加过一次平州举办的翡翠公盘,那里的环境可是要比这好多了。

    “黄老板,我们这就是自己村子搞得,又不是对外的交易。”

    黎永乾的集体荣誉感还挺强的,听到黄炳余的评价后,开口说道:“我们每年都要搞一次玉石节,那的规模比这大多了,到时候黄老板你可以来参加下,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为了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玉石商人来阳美,阳美从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就开始搞玉石节了,时至今日,在国内已经算是小有名头了。

    “行,我到时候一定要来见识下的。”黄炳余点了点头,说道:“黎老板,这边的赌石,不知道是用什么方式交易呢?”

    黄炳余虽然没赌过石,但可没少听闻相关的知识,他知道在缅甸赌石,是分为明标和暗标两种方式。

    顾名思义,明标就是公开喊价,价高者得,至于暗标,则是买家将心仪的原石标号写在投注单上,在工作人员统一整理后,报出中标价格。

    不过这些都是发生在缅甸的,眼前这个翡翠原石交易的地方,一眼看过去也就三五百块原石,规模实在是太小了,显然不太适用缅甸的交易方式。

    “这里的交易方式很简单,明买明卖,只要你能和卖家谈好价格付完款,当场就能切石的。”

    黎永乾指着一个露天场地内摆着的机器,说道:“那东西就是切石机,村里提供的,用一次五十块钱……”

    “还要钱?”

    秦风闻言哭笑不得的说道:“真是该着你们发财,这不管怎么说,你们村里都是稳赚不赔啊。”

    在赌坛中有一句话说的好·想要不输,那唯有不赌,别看澳岛的那些赌场每天日进斗金,但经验赌场的人·却是从来不上赌桌的。

    这阳美的村委也是如此,他们只提供场地和设备,村民们自行组织买卖交易,输赢和村委一点关系都没有,并且还能从中赚钱。

    “这是老村长的主意。”

    黎永乾瞄了瞄远处的六叔,眼中尽是钦佩的神色,一个原本不怎么样的小村子·就是在六叔的领导下,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六叔在阳美一句话·没人不服气的。

    见到场内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黄炳余也站不住了,开口说道:“秦风,到处看看吧,不过咱们可是说好了,不参与赌石啊。”

    “老黄,你还真是来买翡翠的呀?”

    听到黄炳余的话后,黎永乾撇了撇嘴,说道:“这里百十来块钱的石头也有·不赌一下多可惜啊……”

    “不赌。”

    黄炳余摇了摇头,说道:“有一必有二,这只要赌了一次就拔不出来了·我看看就好了,买赌涨是原石虽然贵点,但风险也小呀···…”

    黄炳余的赌性并不是很大·这在生意场上固然算是个优点,但也代表着他的开拓性不够,在某些时候魄力不足,也是制约其发展的一个因素。

    “先看看吧……”

    秦风不置可否的说道:“正如黎老板说的那样,有合适的买几块玩玩也不错,反正百八十块钱的,谁都花得起。”

    说着话·几人走到了一处放着二三十块翡翠原石的摊位前。

    这个摊位上的原石都是那种通体乌黑的石料,小的只有婴儿巴掌那么大·最大的也不过足球大小,从任何一块石头上,都看不出丝毫翡翠的痕迹。

    “翡翠真是从这石头里切出来的?”

    从没涉及过赌石的朱凯,看着那些石头,眼中不由露出了怀疑的神色,翡翠如此靓丽夺目,可这出身却是太不显眼了。

    “没错,这就是翡翠原石。”

    秦风点了点头蹲下了身体,看向坐在石头堆里的那个中年人,说道:“这位大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您的这些石头,应该都是麻蒙坑里采出来的黑乌砂吧?”

    “咦,小伙子,有点眼力,是行家啊?”

    原本摆了个茶桌正自饮自斟的中年人,听到秦风的话不由愣了一下,抬头看去,却是发现了黎永乾,当下站起了身,说道:“阿乾,是你带来的人啊,来,坐下喝杯功夫茶!”

    要说在潮汕地区长大的人,可以一天不吃饭,但却不能一刻不喝茶,功夫茶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生活之中,不管在什么地方,他们总是会想办法泡出一壶茶来的。

    很多北方人到潮汕地区做生意,最不习惯的一点就是,到了地头一准是用功夫茶来招待的,这让那些习惯在酒桌上谈生意的北方老板们,往往都有些不知所措。

    “二哥,生噫怎么样啊?”!

    黎永乾说着话,带着秦风几人进了棚子,介绍道:“这是我本家哥哥,叫黎永虎,你们喊声二哥就行了…···”

    阳美这个村子有几个大姓,黎窦都是其中之一,今儿在这里摆摊的人,大多都和黎永乾沾亲带故,基本上全是熟人。

    “阿乾,今儿才是第一天,哪有什么生意啊······”黎永虎笑着给几人倒了杯茶,看向秦风说道:“小兄弟,家里是做原石生意的?”

    黎永虎之所以会如此问秦风,还是基于秦风开始所说的那句话。

    因为只有真正做翡翠原石生意的人,才能讲的出各种翡翠原石的区别和场口,这一点就连黎永乾都做不到。

    说到翡翠原石的场口,首先还要说一下缅甸的翡翠矿区,这些矿区主要位于缅北孟拱西北部的乌龙河上游,长约250千米,宽约5千米,面积三千余平方千米。

    各个矿山不同坑口所产的翡翠,全都各具特色,质量好坏不同,因而识别赌石场口,有人也称之为即采坑口,对推断赌石质的好坏,有很大的帮助。

    在翡翠行当里有一句名言,即“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故在选购翡翠原石时,一定要懂得料的产地和特征,否则就无条件做赌石生意。

    秦风只是蹲下稍微一打量,就说出了这些黑乌砂的来历,不由让黎永虎另眼相看起来,不是真正的行家,绝对说不出这句话来。

    麻蒙在缅甸也算是个比较有名的老坑,以盛产皮壳乌黑似煤炭的黑乌砂著名。

    这种黑乌砂翡翠原石一般切出来的,都是一些中低档翡翠,不过也出过极品帝王绿,所以才名列缅甸十大翡翠坑口之一。

    “跟着老师学过一些翡翠的鉴定知识,让二哥见笑了。”

    秦风心中暗叫了一声侥幸,说老实话,他对翡翠的认知,要远远差于对和田玉的了解。

    别的不说,拿过一块和田玉,秦风仅用鼻子问一下,就能说出其开采出来的大约时间。

    但是对于翡翠,秦风除了在传承中得到一些鉴定原石的相关技巧之外,像是什么老坑场口之类的事情,他还真是从齐功口中得知的。

    说起来这也讲些天份的,有些人学了多年的玉石知识,你那块玉他还是分不出是和田玉还是俄罗斯玉,而没接触过翡翠原石的人,更是无法凭借着课本上的知识,来分辨出原石的产地。

    不过秦风就有这个天赋,仅仅经过齐功的一些指导,秦风就牢牢的将各个坑口原石的特征记在了脑子里,刚才一说出来,果然被黎永虎当成了行家。

    “小兄弟,你的老师是哪位啊?”看到秦风如此年轻,黎永虎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听着黎永虎口口声声喊着秦风小兄弟,黎永乾不由说道:“二哥,秦老板的老师是齐功先生……”

    齐功是国内公认的玉石字画鉴定的第一人,秦风作为他的弟子,在行内的辈分算是很高的。

    阳美的玉器加工,可不仅仅是针对翡翠的,和田玉等国内的软玉,也有很多是在这里加工成饰品,然后销售到全国各地的,所以齐功的名声在这里一样好使。

    所以别看黎永虎在年龄上比秦风大了不少,但他用小兄弟的称呼来喊秦风,还真是不怎么妥当。

    “齐先生的弟子?冒昧,冒昧了。”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黎永虎连忙拱起了手,说道:“秦老板,不知者不怪,齐先生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我去年在京城还见过他一次呢……”

    “老师的身体还行,多谢黎老板关心了。”

    听到黎永虎的问候,秦风心中也有些感慨,从京城盘下《真玉坊》,到洛市收玉,再到眼前的翡翠原石市场,他着实在沾了齐功不少的光。

    “来,秦老板,我这有两块好料子,你看看有没有兴趣。”

    卖翡翠原石的人,虽然自个儿不赌,但他们也必须掌握很多赌石的技巧,将自己的原石分为三六九等,分别给出不同的价格。

    黎永虎所说的好料子,被他藏在了桌子底下,这是一块足有篮球大小的黑乌砂原石,上面有一条清晰可见的蟒纹,将整块原石贯穿了起来。

    翡翠原石中的蟒纹,其实就是石头表面上玉石鼓出来的形状,一种特殊的表现,一般蟒纹的颜色多呈绿色,也就是行话“绿随黑走”。

    有这种体表的原石,里面往往都切出高品质的翡翠来,所以黎永虎才珍而重之的将这块石头藏在了桌子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