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零五章 场地费

第三百零五章 场地费

    “车祸是如何处理的?”听到黎永乾的话后,秦风若有的问道。

    “车祸的责任是追尾,最后面一辆车承担百分之七十的责任,货车的司机赔了二十万,被判了两年。”

    这件事显然在揭地区被传遍的很广,黎永乾知道的也很多,开口说道:“那个货车司机出狱之后,就到窦健军在汕市的进出口公司去工作的……”

    黎永乾虽然话没说完,但话中的意思众人都听出来了,如果车祸和窦健军没什么关系的话,他岂会平白无故接受这么一个出过重大事故的司机?

    “这事应该和窦健军有关系。”

    秦风点了点头,现在是法制社会了,江湖道上的一些规矩也为止改变,看来这姓窦的很能与时俱进,知道用最小的代价,去换取最大的利益。

    “秦老板,那个姓赵的,不会请窦健军对付你们吧?”

    黎永乾忽然想到了上述的可能性,打了个激灵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和窦健军也沾点远亲,请中人说个话,把你们的矛盾化解开算了……”

    都是阳美人,大多户人家都沾亲带故,黎永乾的一个远房表姐,就嫁给了窦健军姑姑家的孩子,多少能拉扯上那么一点关系。

    秦风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用了,其实也没什么矛盾,这生意场上没成功的买卖多了去了,那位赵老板也不至于如此小气吧?”

    “秦风,我看你还是听黎老弟的话吧,赵峰剑还就是很小气。”

    一旁的黄炳余听到秦风的话后,苦笑着说道:“他在洛市的名声很差,不光坑害过顾客,以前好像还找道上的人威胁过同行,只是没凭没据,别人拿他没办法而已···…”

    赵峰剑的坏名声可不是一天就能传出来的以前有位南方的玉石商人到洛市做生意,不知道怎么和赵峰剑起了点冲突。

    没几天的功夫,那位南方商人就退了店铺打道回府了,甚至连已经缴纳了的半年房租都没退。

    根据有些人的说法是赵峰剑找人威胁了那个南方人,这也是很多洛市玉石行的人虽然厌烦赵峰剑,但也不愿意招惹他的原因。

    “真没事,黄大哥,我过几天就回京城了,和他能有什么交集?”秦风笑着说道:“他再厉害,还能去京城找我的麻烦不成吗?”

    “说的也是这个理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黄炳余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秦风,你这几天小心点晚上就好别出去。”

    看着一脸忧色的黄炳余和黎永乾,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了,你们二位就放心吧……”

    如果赵峰剑明刀明枪的和秦风起冲突,秦风或许还不会和他一般见识,要是对方和他玩阴的,秦风会让赵峰剑知道,江湖的那一摊子浑水,可不是那么好趟的。

    “时间差不多了……”

    黎永乾看了下手表说道:“走吧,咱们去翡翠交易那边吧,窦老大知道你们是我的客人应该不会怎么样的。”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阳美人都知道窦健军有涉黑的背景,不过他从来都没在揭惹过事相信也不会公开对付秦风的。

    被赵峰剑几人这么一耽搁,原本定好的早茶也没喝成,几人上了黎永乾的面包车往阳美开去。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就来到了阳美,黎永乾指着路两边的门面房,说道:“这里就是我们阳美了,这些门面大多都是做玉石加工生意的……”

    阳美位于揭的东面,虽然只是一个小村子但却规划的像个小镇一般,马路宽敞整洁。

    根本看不到内地农村的那种低矮平房,而是家家户户都盖着小楼房,显示出了这个村子强劲的经济实力。

    车子继续往前开去,快要出阳美的时候,黎永乾一打方向盘,面包车拐入到了一个岔道,往前又开了五六百米,一处空旷的场地出现在了眼前。

    “到了,这里就是玉石交易的地方。”

    黎永乾停下了车,指着前面被木头栅栏围起来的一块地方,说道:“听说缅甸那边的仗停了,翡翠市场有些回暖,村里人进货也多一点,不然就是我也带不进去你们的……”

    黎永乾去年到缅甸赌石的时候,那里还正打着仗,如果不是村里认识一些当地的土著军阀,恐怕他们都要被抓起来勒索赎金。

    翡翠原石的产地打仗,最直观的影响,都是翡翠价格大涨,在去年的时候,很多人甚至拿着钱都买不到好货,这也是黎永乾等人冒险前往缅甸的原因。

    不过今年缅甸军政府打了胜仗,缅甸的秩序得到了整顿,一些反政府武装势力都被赶进了深山里。

    原本停滞下来的翡翠交易也重新进行了,很多原石流入到了国内市场,所以也使得价格降了下来,甚至一些囤货的人,也将原石拿出来销售了。

    潮汕人是很团结并且排外的,如果原石数量少,他们就只会在内部交易,今年是进货多了,这才将交易面对外人,不过还是需要村里人作保,才能将外地带进去。!

    “阿乾,你怎么过来了?”

    当黎永乾带着秦风等人走到那栅栏大门前的时候,守在门前的一个六七十岁的干瘦老头,有些不满的看着黎永乾,说道:“我说你小子就别再赌石了,那么好的手艺,不去好好经营加工厂,多可惜啊?”

    “六叔,我这次来不是赌石的……”黎永乾将秦风等人让了出来,说道:“这几位是我内地来的朋友,我带他们来看石头的。

    面前的老头其实也姓黎,算起来是黎永乾没出五服的本家叔叔,他知道六叔虽然是在教训自己,但也是为了自个儿好。

    “赌石有风险,几位朋友,来到我阳美赌石,可能承担得起这风险?”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六叔将目光转向了秦风几人的身上·开口说道:“赌赢了,是你们气运好,赚再多的钱,我们阳美人也不会眼

    不过要是赌垮了·那也只能说明你们运气不好,也怪不得我们阳美,不能到处去说我们阳美的坏话……”

    “老爷子,您就放心吧……”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是赌石,谁能说稳赢不输呢?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

    “你这娃子看得倒是很透彻啊。”

    六叔闻言笑了起来·眼睛在秦风身上多看了几眼,接着说道:“对了,进这里是要买票的·按人头算,每人一百块钱,愿意进就进,不愿意进的话,那就在外面呆着……”

    “进这里面还要买票?”

    看着那破破烂烂的栅栏,秦风这次倒是愣住了,他们是来消费的,本身就可以给阳美带来收益,又不是去景点参观·凭什么还要买票呢?

    “当然要买票了,要不是阿乾带着你们来,就是愿意买票也不让你们进……”老头很是牛气·摆出一副爱进不进的样子。

    “买票就买票吧,我们三个人,老爷子·这是三百块钱!”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从钱包里拿出了三百块钱,递给了老头。

    老头接过钱,看向了黎永乾,说道:“哎,阿乾,你不进去了是吧?”

    “你们自己村里的人也要买票?”秦风真的是无语了·他以为买票只是针对外地人的,没想到就连自己人也要花钱才能进。

    老头很严肃的点了点头·理直气壮的说道:“只要是来这里的,不管是赌石还是看热闹,谁进都要买票,这场地是村子里建的,想用的话,当然要花钱了,这叫场地费……”

    “场地费?”

    秦风的眼睛都有些发直了,他只听说过买东西的要场地费,这买东西的同样交钱,还真是第一次听闻,到底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老头的经济意识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强。

    “得,这是黎先生的票钱……”

    在别人的地盘上,秦风也不想起什么争执,直接又掏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说道:“六叔,有票吗?”

    “有票,喏,给你们!”

    六叔拿下套在脖子上的一个印章,对着桌子上的一叠白纸,“砰砰砰”的就盖了上去,说道:“拿着这票,以后几天都能凭票出入···…”

    “这······这成本真低啊。”秦风看得有些傻眼,拿起那张纸看了看,上面分明是“阳美村委会”几个字。

    “行了,都进去吧!”

    盖过章后,六叔将秦风给的几百块对着阳光看了看,这才摆了摆手说道:“回头要转账来找我,如果是支票的话,要加收转账数额百分之一手续费的,明码标价,不是蒙骗你们这些娃子啊。”

    “这还真是死要钱啊?”听到身后传来的话后,刚刚走进栅栏里的秦风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没摔倒。

    “六叔您放心,我们会按规矩来的……”黎永乾生怕六叔听到秦风的话,连忙答应了一声,拉着几人远离了大门。

    “黎老板,这位六叔是干嘛的啊?怎么进交易场还要买票,付账还要手续费?”

    朱凯有些好奇的回头望了一下,他怎么感觉这个老人就像是他们豫省的车匪路霸一样,任谁进来都要收刮一番,没听说支票付账还要手续费的?

    “六叔是阳美的老村长,人望很高的,村里人都服他。”

    黎永乾看到几人不解的样子,开口说道:“六叔收这钱,也不是自己用的,所有门票钱和交易所产生的手续费,都会用在村子里的孩子身上,如果有人考上大学,也是从这里面出钱的······”

    看得出来,黎永乾对收取手续费的做法并不抵触,因为这是造福村民的事,所以别看老头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那里,就是窦健军来,都要老老实实的遵守规矩。

    这里并不是临时建的,进去之后秦风发现,里面用木头搭建了竖排顶棚,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翡翠原石,就是摆在那些棚子下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