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零二章 抢???

第三百零二章 抢???

    阳美的翡翠原石交易规模不大,解决本地人的需求都不定够,所以一般并不对外地的商人们开放,这也是阳美翡翠交易市场没什么名气的主要原因。

    “黄老板,咱们是老朋友了,这点忙我还帮得上的。”

    黎永乾虽然赌石赌垮了一百多万,但他在阳美大小也是个名人,带几个人参加原石交易自然做得到,听到黄炳余的话后,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好,多谢黎老板了!”黄炳余端起酒杯敬了黎永乾一杯,不过却是和秦风一样,只字不提别的事情。

    “黄老板,我······我也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黎永乾的普通话说的不是很好,再加上有事求人,这一句话说的是磕磕巴巴,憋的满脸通红。

    “黎老板,有话请说····…”黄炳余在心中叹了口气,他知道终究躲不过去。

    “是……是这样的。”

    黎永乾这人并不像是个生意人,吞吞吐吐的说道:“黄老板,你这次要是赌到一些好的翡翠,不知道能不能交给我来加工呢?”

    在外人看来,黎永乾好歹也是开着车的老板,虽然那车子只不过是个面包车,但能开起车的人,混得总不算是很差吧?

    但自家知道自家事,只有黎永乾自己才知道,他真的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这两个多月来,他没接到外面一件玉器加工的单子,眼瞅着他连吃饭的钱就快没了。

    如果不是还带着几个学徒,黎永乾怕是早就将厂子关门,凭着自己手艺去别的加工厂当工艺师去了,那怎么着也能混个温饱不愁。

    “老黎,咱们哥儿俩也认识差不多十年了吧?”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黄炳余脸上露出一副推心置腹的表情,说道:“咱们是老朋友,我也不瞒你·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赌石的······”

    “不是为了赌石?那你去交易市场干嘛?”

    黎永乾闻言愣了一下,揭这地方,除了玉石加工之外·还是粤省很大的一个中药集散地,但黄炳余是做玉石生意的,他总不能来批发中药吧?

    “老黎,我说不赌石,不代表我不买翡翠啊。”

    黄炳余说道:“这几年我的生意一直都不怎么顺当,这次来也没带多少钱,赌石的风险·我实在是承受不起,所以就想买些别人赌出来的石头……”

    前文曾经说过,在赌石市场一般可以分为三种人·那就是原石老板、赌客和珠宝商人,黄炳余就是属于第三种人,也就是从赌客手上买翡翠的人。

    虽然购买翡翠玉肉的价格,要远远高于没有切过的原石,但胜在也没什么风险,不用去感受赌石中那“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残酷场景。

    “买别人赌过的翡翠也是好的,别像我这样,赌得倾家荡产……”

    黎永乾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继而看向了黄炳余·说道:“黄大哥,你就算是买赌过的翡翠,那也是要加工的·不知道能不能交给我的厂子呢?”

    看着黎永乾一脸希冀的神色,黄炳余叹了口气,说道:“老黎·你也知道,我做的是玉石批发的生意,基本上都是一些比较便宜的货色,这好的翡翠料子,我可是不敢入手的······”

    黄炳余的话,等于就是婉拒了黎永乾,他说的很明白·那些便宜的货色上柜台卖也不过就是三五百块钱,再便宜点甚至几十块钱都有。

    这样价位的翡翠·必须要走机器雕琢,否则单单是黎永乾的工钱,就能让黄炳余赔的连老本都收不回来。

    “我明白了,黄大哥,今儿不谈生意了,咱们喝酒!”

    黎永乾也不傻,听出了黄炳余话中的意思,原本只喝茶不喝酒的他,也忍不住给自己倒了一杯,摆出了一副借酒消愁的模样来。

    “黎老弟,我不做高档翡翠,但是有人做啊······”

    见到黎永乾的样子,黄炳余有些不忍心,当下开口提点了他一句,同时目光向秦风看了过去,只是他不知道秦风的想法,也没有说的太直白。

    “唉,我现在手头没机器,加工的效率实在太慢,谁也不肯给我做的。”满肚子心思的黎永乾,并没有注意黄炳余的暗示,只是低头喝着闷酒。

    “黎老板,那些抛光和打磨的机器,大概需要多少钱啊?”秦风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有便宜的有贵的。”

    黎永乾顺口答道:“便宜的万儿八千的就能买到,贵的二三十万的也有,这个要看加工翡翠的品质了,品质好的翡翠,自然要用贵一点的机子比较保险……”

    黎永乾做了十多年的琢玉匠人,对市场上的各种和玉石相关的机器是了如指掌,只是现在的他,连一万块钱都掏不出来,真的快要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好的翡翠是要用贵的机器,这玉三分雕琢七分打磨,后期的处理是很重要的······”

    “秦老板是行家,其实抛光这工序,用机器还要比手工更好一些。”

    黎永乾的酒量不大,这连喝了几杯之后,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了,听到秦风比较专业的话,顿时和他讨论了起来。

    “这老黎,真是个榆木疙瘩脑袋,怎么做生意啊?”

    黎永乾的表现,让旁边的黄炳余看得直瞪眼,秦风问的那么详细,明显是有意和他做生意,但是黎永乾就像是没开窍一般,只顾喝酒,看得黄炳余都着急起来了。!其实这也怪不得黎永乾,他只知道秦风是齐功先生的弟!对秦风做什么生意却是全无所知。

    虽然黎永乾不至于以貌取人,但秦风实在是太年轻了,黎永乾潜意识里就没把秦风当成个商人,自然也想不到和他谈生意了。

    “黄老板,凯子,咱们也吃的差不多了,要不就到这了?”

    秦风看到黎永乾已经有七八分醉意了,也不想和他说太多当下站起身说道:“今儿多谢黎老板了,等明天小弟做东,咱们再好好聚一聚……”

    “好,好我……我去买单……”

    黎永乾强撑着站起身来,脚下却是一个发软,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迷迷糊糊的趴到桌子上就要睡着了。

    “凯子,扶着黎老板,把他的包给他背在身上,咱们走。”

    之前就说好了是黄炳余买单秦风见到黄炳余从柜台上结完账之后,和朱凯一左一右扶起黎永乾,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秦风等人下了飞机就已经是下午了这先喝茶再喝酒,也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出了酒店后,天色已经全都黑了。

    一月的南方虽然比早已大雪纷飞的京城和豫省暖和的多,但气温也在十多度,吹在身上的风带着一股子凉意。

    被凉风一吹,黎永乾顿时清醒了几分,只感觉胸腹间一阵恶心,忍不住推开二人靠着墙根呕吐了起来。

    “秦风,老黎是南方人,不怎么会喝酒他今儿可是喝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黎永乾也是黄炳余的朋友,在秦风二人面前出了丑黄炳余还是要说几句场面话的。

    “没事,黎老板倒是个性情中人。”秦风笑着摆了摆手,眼睛忽然撇过从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笑容顿时敛去了。

    那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一只手放在怀里,步伐十分的快,而且眼神飘忽不定径直冲着还在墙根呕吐的黎永乾就走了过去。

    “抢劫?”

    秦风眼神一凝,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人,就已经抓住了黎永乾肩膀上的包,另外一人则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砍刀,对准了秦风等人。

    “小子,别不识趣……”

    拿着砍刀的人恶狠狠的冲着秦风等人喊道,与此同时,他的同伙也将黎永乾拉倒在地,取下了那个单肩背包。

    “学人抢劫,也专业点啊?”

    看着抢包的人就要从自己身边跑过,秦风忽然伸出了右脚,绊在了前路上,只听噗通一声,拿着包的人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抢劫,抢劫啊!”

    在那人跌倒的同时,黎永乾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在寂静的马路上显得格外的刺耳,他们刚刚出来的饭店里,顿时涌出了七八个人。

    “妈的,算你们运气好!”

    拿着刀的年轻人看到饭店里出来了人,心中也有些胆怯,拉起摔倒在地的同伙,连包都没顾得上捡就跑进了一个巷子里。

    “黎老弟,你没事吧?”

    黄炳余着实被刚才的情形吓了一跳,直到那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后,这才松了一口大气,将地上的黎永乾扶了起来。

    “没……没事,额头上摔了下。”

    连惊带吓的,黎永乾的酒意倒是全都醒了,摸了摸额头上起的大包,黎永乾是欲哭无泪,他这段时间算是够倒霉了,没成想出门还能被人抢劫?

    “黎老板,怎么回事,没丢什么东西吧?”饭店老板显然是认识黎永乾的,带着七八个人跑了过来,有两人还是手拿菜刀的厨子。

    “没事,多谢了蔡老板了,就是摔了一跤······”

    在黄炳余的搀扶下,黎永乾站了起来,虽然走路还有些摇晃·不过那却是酒劲还没退去,手脚还不大听使唤。

    “没事就好,那我们回去了。”见到黎永乾真没什么问题,饭店老板带着人走了回去。

    “都说南方的治安乱,今儿算是见识了啊。”

    朱凯从地上将黄炳余的包拿了过来,说道:“这大马路上就赶持刀抢劫,那些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一点都不管不问?”

    “小兄弟,警察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

    黎永乾接过了包,苦笑道:“那两人肯定是做传销的,恐怕被人骗的连回家路费都没了,这段时间出过不少这样的事情······”

    原来,在九八年的时候,揭涌进来十多万从事一种摇摆机传销的人员,说是干了这一行,就能发财致富,骗了不少人掏钱购买机器。

    不过金字塔式的传销机构,能赚钱的也就那么少数的一些人,到了最后,这十多万人都被骗的血本无归,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自古从事造反这行当的人,大多都是些填不饱肚子的苦哈哈。

    这些干传销的虽然不敢造反,但也成了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原本治安挺好的揭,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一些入室盗窃和拦路抢劫的案子,

    虽然当地政府处理和遣返了一大批人,但在揭还是形成了大大小小许多个团伙,一时间也是难以清除。

    被这些人抢,黎永乾自认倒霉之余,心里也是庆幸不已,要不是今儿人多,说不定他还会挨上一刀子呢,那些人可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