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南下

第二百九十九章 南下

    “赵峰剑,这是什么人?你们好好给我说下。”!

    听到秦风和朱政浩的话后,阙队长眼睛一亮,这破案最怕没线索,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他们就能抽丝剥茧般的追查下去。

    “他拿假玉来卖,被揭穿后怀恨离去······”

    朱政浩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末了说道:“要说有人使坏,非赵峰剑莫属,他原本在行里的名声就不怎么好·`····”

    “好,我知道了。”

    得到消息后的阚队长,拿着笔录看了一下,说道:“朱老板,我先去忙了,您放心,这案子一定能破的。”

    但是案子的进展,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转眼一天就过去了,朱家这一天过的可不是那么愉快,任谁被偷了二十万,恐怕心情也好不起来的。

    “朱爷爷,我明儿不走了,等这件事查出结果再说吧!”

    坐在朱家的客厅里,秦风心中有些不安,因为这件事明摆着的,就是自己的现场购玉的行为,导致这桩盗窃事件的发生。

    朱家在洛市公安系统内也有些关系,这一天都在不断询问着案情的进展,不过传来的都不是好消息,作案的人是老手,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经过技术人员的现场勘察,已经可以确定最终是一桩有预谋的盗窃行为,犯罪分子先是破坏掉了配电箱,将整个古玩城的电断掉。

    由于古玩城内的保安因为天冷都躲在值班室睡觉,这也导致犯罪分子在实施盗窃行为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进入到了字画店,将保险柜给撬开。

    各种迹象表明,实施盗窃的人,对古玩城极为熟悉,所以在秦风和朱政浩说出赵峰剑之后,市局马上对他进行了调查。

    但是调查出来的结果·却是令人很失望,因为赵峰剑居然在昨天下午的时候,就去了相邻的省会郑市,和几个人打了一夜的麻将·有很充足的证据证明他不在洛市。

    排除了最大的嫌疑人赵峰剑后,这案子就很难进展下去了,因为在昨天的时候,秦风一共和十六个来自豫省各市的人达成了交易,

    换句话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嫌疑,而这些人的一些知道他们交易的亲朋·也有犯罪的嫌疑,如此排查下去,那将会是千头万绪·很难理出了个结果来。

    朱家在公安系统内的朋友已经传过话来,作为一桩重大失窃案件,他们肯定是重点关注的,只不过让朱家的人也别报太大的希望,最少在短时间内,破案的希望并不是很大。

    “小秦,你明儿走你的,案子一定能破的······”

    出了这种事虽然有些郁闷,但二十多万的损失·对朱家还不至于伤筋动骨,只是那幅清末孙星衍书法的丢失,让朱老爷子有点心疼。

    孙星衍是清代著名经学家·校勘学家,骈文家,治学范围较广·对经史、文字、音韵、诸子百家、金石碑版等,均曾涉及,被袁枚称作奇才。

    孙星衍书法以篆,隶最工,直追秦汉。

    篆书精妙-圆润,工稳遒劲。其书篆时毛笔剪去笔尖,以达到万毫平铺的效果·故篆字显得更瘦硬工整。

    虽然孙星衍的作品价格不是很高,但由于近代战乱·存于世上的却是不多。

    朱老爷子也是舍了老脸相求,才从一位老友手上买得的,可是还没捂热就被偷跑了,老爷子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感觉很可惜。

    “朱爷爷,这事儿是因我而起的,要不······这损失我给填补上?”

    事情很明了,贼就是被自个儿给招引来的,连带着朱家受了无妄之灾,秦风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小秦,说这话莫非看不上我们朱家?”

    朱老爷子是老而弥坚,一听秦风这话,脸顿时拉下来了,说道:“你是我朱家的朋友,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要是想出这二十万,那干脆把凯子的股份也退回来吧。”

    “别介,老爷子,您别生气,当我没说还不行啊。”秦风闻言苦笑不已,嘴上却是半句不提这话茬了。

    看到秦风那吃瘪的样子,朱老爷子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小秦,真想帮老头子找补,回头帮我求齐先生一副字就行了。”

    “成,老爷子,这事儿没问题……”秦风点了点头,说道:“除了齐先生的字,有机会我再帮你找些清朝的字画。”

    字画是古玩行最难保存的一类藏品,只要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先人作品,价格都居高不下。

    所以就连秦风也只是说找些清代作品,不敢夸言去寻找宋明两代的字画,因为就算是宋朝佚名的字画,留到现在都能称得上是国宝了。

    “那敢情好,小秦,咱们一言为定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老爷子顿时眉开眼笑,摆了摆手说道:“行了,都洗洗睡吧,!明一早让政浩送你去机场。”!

    事情发生了总是要面对,秦风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偷窃的人,只能回屋睡觉去了。

    就在秦风和朱老爷子交谈的时候,在郑市的一个小区内,也在进行着一番对话。

    “姓赵的,你他妈的骗我,那店里只有二十万,哪里来的几百万?”

    从洛市匆匆赶到的尤老大,因为愤怒导致脸上的疤痕愈发的粗大了,整张脸显得异常的狰狞。

    为了做这笔买卖,尤老大可是废了不少的心思,他将手下最厉害的小偷派了出去,并且还带上了电焊切割机。

    但是让尤老大没想到的是,手下干完活回去之后,居然只拿回了二十多万,还有一幅被切割机引发的火花烧毁了一半的一幅破字。

    “老尤,我也没想到他们把钱都转移了啊。”

    赵峰剑还是有几分脑子的,他知道如果字画店失窃,自己肯定是最大的嫌疑人,所以在给尤老大出了主意之后·赵峰剑马上就赶到郑市,约了几位行里的朋友打了一夜的麻将。

    果然,第二天一早,赵峰剑就得到了洛市的消息·刑警正在打听他的消息,这让赵峰剑紧张之余又兴奋不已,看来尤老大已经得手了。

    只是刚得到警察的消息,尤老大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原本赵峰剑还在怀疑尤老大想黑吃黑,但是此刻见他赶来,顿时明白事情出了差错。

    “那你说怎么办?”

    尤老大瞪着赵峰剑·说道:“现在警察盯上了整个洛市有案底的人,我那些手下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全他妈的转移了······”

    尤老大控制着洛市火车站的小偷·那里可是日进斗金的地方,每天也能偷个千儿八百的,是尤老大最重要的财源之一。

    可是眼下出了这种事,尤老大没敢让昨天出手的那几人继续留在洛市,给了些钱让他们躲到外地去了。

    至于尤老大自己倒是不怎么担心警察会找上他,因为他名义上和那些小偷没有任何的瓜葛,现在只是一家货运站的小老板而已。

    “什么怎么办?尤二狗,你也到手了二十多万,老子可是一分钱没拿到!”

    赵峰剑虽然在古玩行里混·平时也自诩是文化人,但骨子里和尤老大没什么区别,都是青皮无赖的性子。

    赵峰剑知道想从尤老大得到的那二十万里分一杯羹·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也有些急了眼,毕竟他出谋划策担了风险·到头来连一点好处都没能捞到。

    “妈的,认识你算老子倒霉,我出去躲几个月去,不然说不定就会牵扯到我头上。”

    尤老大脸上露出悻悻的表情,他和赵峰剑算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自然深知他的秉性,这事儿只能这么算了。

    听到尤老大的话后·赵峰剑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老尤·要不然跟我去南方吧?我带你见识下南边的花花世界怎么样?”

    赵峰剑最近手头有点紧,他喊尤老大去粤省,也是看上他手上的几十万,想从他手上哄骗些钱花花,压根就没存什么好心思。

    “南方?我干嘛?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好玩的?”

    尤老大摇了摇头,他在甘省有些朋友,准备去那里避避风头,等洛市这边消停了再回来,要知道,九八年这会,二十万的盗窃案子,那就够上报公安部了。

    “你不熟我熟啊,老尤,没听过一句话嘛,不到粤省不知道自己肾不好…···”

    赵峰剑笑道:“你小子整天吹女人多,到了那儿你一准趴下!”

    “女人?听说那边很有名。”

    尤老大闻言有些动心,说道:“赵秃子,那边查的紧吗?要是因为这事被抓住,老子在江湖上的名声可就没了······”

    “抓个屁。”赵峰剑摇了摇头,说道:“那些沿海城市搞开革开放,还不是全靠这个?”

    “行,那我跟你去,这趟开支我全包了,你小子给安排好啊。”

    尤老大对女人可是生冷不忌,从二十块钱的发廊妹到一百块钱的桑拿小姐,他都曾光临过,不过最高也就到那档次了,眼下却是想见识下南方的花花世界。

    “放心吧,到了那边有人招待的。”赵峰剑说道:“咱们再等一天,我估摸着警察会找次我,等他们找完,咱们直接飞粤省······”

    赵峰剑虽然打听到了不少关于那天交易的事情,但是他没打听出秦风比他还早一天飞往粤省,他们二人的交集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