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术业有专攻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术业有专攻

    从古玩城离开后,赵峰剑来到了位于洛市中心的一处小!区房中,他这几年虽然名声不太好,但蛇有蛇路,赵峰剑钱倒是没少赚,在洛市和南方都置办了一些房产。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赵峰剑自然也不例外,除了还生活在农村的发妻之外,他在洛市和南方都养有情妇。

    “峰哥,您回来啦?”

    听到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连忙迎了出来,接过赵峰剑手中的箱子,偎依在他身上,说道:“峰哥,今儿生意做的怎么样?那凯子有没有上钩啊?”

    女人叫做于丽丽,比赵峰剑少了差不多十岁,三年前她原本在洛市商业街经营着一家女装店,不过生意不好店子倒闭了,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

    就在那个时候,于丽丽认识了赵峰剑,颇有几分姿色和心机的于丽丽,很快就把赵峰剑哄的五迷三道、不能自拔。

    从赵峰剑手上拿到一笔钱还了债之后,于丽丽干脆和她那没用的老公离了婚,专心做起赵峰剑的情妇来,并且也逐渐参与到了赵峰剑的生意之中。

    这次听到秦风来洛市收购玉石的消息后,就是于丽丽一力鼓动赵峰剑将那些假玉带去的,按她的想法,以赵峰剑的本事,对付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都是你出的好主意?”

    听到于丽丽的话后,赵峰剑没好气的一甩胳膊,说道:“这次我彻底在洛市混不下去了,妈的,老子被你害惨了······”

    虽然很喜欢于丽丽,但是一想到今儿发生的事情,赵峰剑恨不得在这女人脸上狠狠扇上两耳光。

    只是抬起来手看着于丽丽精致的面庞,赵峰剑那一腔怒火,却是怎么都发布出来·长叹一声后瘫坐在了沙发上。

    赵峰剑知道,在古玩行发生点屁大的事情,都会像长翅膀一般传出去,自己今儿丢了那么大的丑·恐怕用不到下午,古玩行里的人就都知道了。

    虽然赵峰剑在洛市玉石行的名声早就臭了大街,但那更多都是针对购买玉石的散户的,在同行里,他还算是有点信誉。

    不过这件事一出,恐怕就算是玉石行的同行,也没人再敢找赵峰剑做生意了·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坑害同行的例子了。

    “峰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看到赵峰剑脸上的凶色,于丽丽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她也是开过店做过生意的人,马上泡了一杯茶端到了赵峰剑的面前,说道:“峰哥,要是我有什么不对,你就打我吧……”

    于丽丽那可怜楚楚的模样,果然让赵峰剑的态度软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丽丽,那姓秦的小子是扮猪吃虎啊,我带去的玉器都被他识破了……”

    说到恨处·赵峰剑开口骂道:“妈的,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一点台阶都不给我留……”

    像赵峰剑这种人·从来都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的,他早就选择性的遗忘自个儿坑蒙拐骗的事情了,而是怪罪于秦风没给他面子。

    只是赵峰剑也不想想·秦风三番五次的暗示不收他的物件,是赵峰剑自己死乞白赖的要秦风的给个说法,反过来还是秦风的不是了。

    “峰哥,这事儿都怪我,那……那咱们该怎么办啊?”

    听完赵峰剑的讲诉后,于丽丽心里顿时鄙夷不已,今儿带着假玉去卖的事情·她只是提了那么一嘴,眼下赵峰剑却是将事情全推在自己身上了。

    不过于丽丽是聪明人·她从赵峰剑身上得到的东西还是太少,并不想这么快就和他闹翻,言语间变得愈发温柔了起来。

    “妈的,都怪那姓秦的小子,要不是店里有人,老子非要教训下他不可!”

    赵峰剑出生的那个小山村民风彪悍,村中多有习武之人,赵峰剑小时候也练了几手把式,以前在和同行有争执的时候,也曾动过手的。

    看到赵峰剑又要发火,于丽丽剥了一颗葡萄,塞到了赵峰剑的嘴里,说道:“峰哥,您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哪儿能跟他一般见识啊。”

    “还是丽丽会说话。”

    被服侍的很舒服的赵峰剑,右手用力在于丽丽那弹性惊人的臀部拍了一记,恨恨的骂道:“妈的,那小子年龄不大,却真是有钱,我看他不断的从里间往外拿钱,怕是最少有好几百万!”

    赵峰剑之所以如此生气,名声没了只是一方面,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没从秦风那儿赚到钱,见到同行们大把的往腰包里装钱,赵峰剑那心里简直像是被猫抓了一般难受。

    “好几百万?峰哥,他·……他把那么多钱都放在店里的?”

    听到赵峰剑的话后,于丽丽的嘴巴张得都能塞进去个鸡蛋,她当装店只不过值个三五万,乍然听到几百万的数字,脸上不由露出震惊的神色。

    赵峰剑咬牙切齿的说道:“当然是放店里的,要不是那门口就有个派出所,老子就把那店给抢了……”

    虽然做着古玩生意,在别人眼中也算是个文化人,但赵峰剑骨子里还是想不劳而获的。

    而且赵峰剑早年盗过墓,和那些三教九流的人来往极多,并不觉得坑蒙拐骗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只是他眼界高,对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没什么兴趣罢了。

    “几百万,要全是咱们的,那该多好啊?”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赵峰剑随口这么一说,于丽丽却是惦记上了,眼珠子一转,说道:“峰哥,也不是不能抢啊?你不是认识那么多道上的人吗?咱们不出面,让他们去抢好了…···”

    九八年这会,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才七八百块钱,一年的收入还不到一万,几百万在于丽丽眼中,那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了,绝对值得铤而走险的。

    “对了,上次吃饭,尤老大不是说他手下有人有枪,想干一票吗?”

    此刻于丽丽的内心已经全被那几百万的数字给填充满了,一脑门就想着怎么将那些钱变成自己的,继续给赵峰剑出着馊主意。

    赵峰剑闻言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尤老大?就凭他?只会吹牛的货色,你想都别想……”

    尤老大是赵峰剑的发小,都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尤老大和赵峰剑想法一样,都不肯呆在农村当农民,同时对盗墓的工作兴趣也不是很

    不过和赵峰剑不同的是,尤老大没那做生意的头脑,他更热衷于用肌肉和拳头来“以德服人”,从而赚取财富。

    这种营生的方式让尤老大从农村出来没几年的功夫,就过上了有人提供吃穿的生活,直接混到监狱里去了,他以敲诈勒索和故意伤人,被判入狱三年。

    要说“监狱是最好的大学”这句话,真是一点没错,尤老大在监狱里呆了三年之后,整个人突然是茅塞顿开。

    出狱后尤老大苦学法律知识,虽然干的事情和入狱前没什么两样,但分寸却是掌握的极好,够得上判刑的事情从来不敢。

    如此混了几年下来,尤老大没出过什么事儿不说,在洛市道上也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

    以赵峰剑对尤老大的了解,要是放在几年前,他或许真能拿刀持枪的去抢劫,不过现在,借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了。

    “峰哥,其实也不用去抢的,古玩城就在派出所旁边,一般人谁也不敢去偷,让尤老大派人去偷也行啊……”

    都说女人的心思多,在钱的驱使下,于丽丽的脑筋动的也特别快,眼珠子一转又琢磨出了个主意。

    “嗯?说的也对啊……”

    赵峰剑在古玩城里也开过店,对那的情况很了解,听到女人的话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说道:“只要断了古玩城的电源,报警器不起作用,撬个门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对啊,峰哥,要不···…咱们不找尤老大了?”想着那几百万不知道要分多少给尤老大,于丽丽就满心的不乐意。

    “放屁,不找他,难道让我去偷啊?”

    赵峰剑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于丽丽,这术业有专攻,他自知在偷鸡摸狗一项上,是远不及尤老大的。

    “我这就给尤老大打电话,看那小子有没有这胆子去做!”

    想着秦风的可恨和那一叠叠钞票的可爱,赵峰剑马上摸出了手机,给尤老大拨打了过去。

    赵峰剑也是被猪油蒙了心,他也不想想,秦风这一天折腾下来,要收多少玉石?又要付出多少钱?哪儿还能留着那么多钱等他去偷?

    电话中赵峰剑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在黄炳余请客的中午,他也和尤老大坐在了一家小饭店里。

    “阿峰,最近有什么发财的路数没?咱们一个村子出来的,有好事要想着兄弟啊。”

    尤老大个头不高,但是人很壮实,脖子上挂着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脸上有一道两寸多长的刀疤,整个人偷着一股子凶悍。

    “老尤,好事是有,就砍你敢不敢干了。”赵峰剑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人注意他们这一桌,当下压低了声音将上午的事情说了出来。

    “最少三百万?!”

    听完赵峰剑的解说后,尤老大顿时瞪直了眼睛,他对什么古玩生意没多少兴趣,但对赵峰剑嘴里的那笔钱,却是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