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假玉横行

第二百九十五章 假玉横行

    齐功在古玩街,当可称得上是德艺双馨。!

    他不但在字画玉石等专业领域内成就非凡,一生教书育人,品格更加高贵,所以一看到齐功所写下的欠条,安德老爷子立马放下了担心。

    “小秦,不得了啊,齐先生居然肯为你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在放下心事之余,安德又是震惊不已,看秦风这架势,应该不止就这一张欠条,齐功以提携后辈出名不假,但如此帮衬,恐怕就是在自家子侄中也不多见的。

    “老师厚爱,学生惭愧啊。”

    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又拿出一份协议说道:“安老,这是还款协议书,欠款时间为半年,在这半年中,所欠下的款项一律以银行最高利息计算······

    不过有一点,在这半年里,我随时有权提出还款,卖家必须给出欠条,否则逾期半年之后,欠条就将失去法律效应······”

    秦风拿着那份协议,将上面的内容给安德解释了一番,这话也是在给店内的那些古玩商们说的,毕竟一会就轮到他们了。

    “先生有情,弟子有义啊,小秦,这协议我签了。”

    秦风解说的如此详尽,安德岂能听不出他的意思,秦风这是怕有人不肯归还齐功欠条,所以才弄出这么一份协议来的。

    说实话,齐功名满天下,一生中只有别人欠他的,他从未欠过别人任何东西,如果不是涉及的款项高达百万,就连安德都有将欠条收藏的心思了。

    签售了还款协议后,秦风让朱凯拿了三十六万交给了安德,刚好是那笔货款的百分之二十,也是秦风之前说的预付金。

    安德是带了店里掌柜来的,拿到钱后就让掌柜的去外面存进了帐里,自己则是留了下来,今儿可是一次难得的同行聚会。

    当今天的第二笔生意成交后店里的气氛愈发火热起来。

    接下来的罗老板虽然名气没安德大,但手上着实有不少好货,尤其是两块古玉,品质和雕工甚至比朱政军的那个玉石貔貅还要好秦风一共给出了一百一十五万的高价。

    加上一些新玉的饰品,最后从罗老板手上,秦风买下了价值三百多万的货物,六十多万的现金预付金,看得众人的越发的眼热。

    有了之前赵峰剑那一档子事,场内即使有带了假玉来的人,也都没拿出自曝其丑了秦风鉴定玉石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一上午的时间,总共成交了六笔生意,涉及金额一千二百多万收到一等品质的玉器两千多件,让秦风大大的松了口气。

    有了这些可以称得上珍品的玉器,《真玉坊》最少又能多支撑一段时间了,到时候只要联系好和田玉的原石,京城的玉石厂运作起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诸位,这都大中午了,生意可以慢慢谈,这饭不能不吃啊。”

    眼看秦风和一位封市赶来的玉石商交易完成后早已存了钱回来的黄炳余站了出来,说道:“我在玉华大酒店订了酒菜,要不大家先去吃饭吃完了再继续?”

    做生意就是在做人,黄炳余之前就说了要请客,自然不会食言而且他订的还是洛市最好的酒店,这十多人分为两桌,最少也要花费好几千块钱。

    “老黄,你早早就交易完了,我们可还等着呢。”

    “就是啊,吃饭不急,还是先交易吧等生意做完了晚上我请…

    黄炳余话声刚落,屋内就响起了不同的意见

    眼瞅着一个个接过欠条和数十万预付款的同行那些还没排得上队的老板们,早就是火急火燎了,哪里肯为一顿饭耽误了生意?

    “各位,听秦某说一句吧。”

    看到店里乱哄哄的样子,秦风站起身来,说道:“我这两天都会呆在洛市,大家只要手上有好货,都可以拿来,并不急于这一时的。”

    “秦老板,我们又不饿啊。”一位外地赶来的玉石商人嚷嚷了起来。

    “张老板,您不饿我饿啊。”

    秦风闻言笑道:“朱老爷子和安老爷子年龄都大了,他们也需要正常的饮食,我看,大家先去吃饭,回头咱们再接着交易······”

    秦风能理解这些人的心思,他们是怕自个儿收完了,不要他们的货了,那岂不就是白跑一趟?

    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秦风所面临的货源压力,他的《真玉坊》所要面对的顾客群体,是来自全国各地数以亿计的游客。

    而且前段时间克林顿访华,居然还去了潘家园,这让潘家园的名声又响亮了不少,几乎每天都有新增的旅游团体。

    这么多的游客,就算其中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消费者,真玉坊里的货怕是都不够卖的,现在只收了两件玉器,远远没有达到秦风的心理预期。!

    朱家父子帮秦风准备了四百万的现金,一上午只花出去了两百多万,秦风下午也要将支票兑换出来,话说今儿消息传出去之后,明天才是真正的销售高峰呢。

    去掉今儿的两百多万,秦风还有五六百万可以支配,按照货款百分之二十支付的话,他能再进几千万的货。

    按照秦风的估算,对于豫省或者是洛市的玉石商人而言,两天五六千万的货源压力,应该也差不多掏光他们的库存了,毕竟这只是一个省份。

    如此一来,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秦风就真的不需要担心《真玉坊》软玉饰品的货源问题,再过上几个月,他就能销售自己公司产出的玉器了。

    “好吧,中午快点吃,咱们就不喝酒了,晚上再好好喝一场。”

    秦风发了话,那些玉石商人们就算有些不情愿,也只能答应去吃饭了,不过到了酒店后,就由不得他们了,因为先前成交的几位老板,都轮番向秦风敬起了酒。

    豫省和鲁省差不多,都是酒文化很丰富的省份,很多生意大多也都是在酒桌上达成了,这口子一开,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

    秦风自然是众人争相敬酒的对象,不过在和安德与朱老爷子喝了两杯之后,秦风却是再也不肯喝了,朱凯父子俩也帮他挡起酒来。

    “凯子,看到黄老板没有?”酒过三巡之后,秦风碰了碰坐在自己身边的朱凯。

    朱凯适才接连帮秦风挡了七八杯酒,这会已经隐然有点醉意了,迷迷糊糊的说道:“黄炳余?我哪知道他去哪儿了?不过在酒桌上不见人影,十有八九是去洗手间了……”

    “你倒是没喝多啊?”

    听到朱凯的话后,秦风不由笑了起来,冲着众人告了声罪,起身往洗手间走去,刚走到半路上,就遇到了从洗手间出来的黄炳余。

    “黄老板,今儿可是多谢您了。”

    秦风和黄炳余打了个招呼,说道:“这酒本来是该我请的,让黄老板您破费了。

    “哪儿的话,秦老板,说起来我还该谢谢您呢。”

    黄炳余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几年玉石的行情虽然见涨,但成交量却是萎缩了,我那些货在手上可是积压了不少时间,没有你秦老板,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卖掉呢……”

    “黄老板客气了。”秦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咱们去那边茶室坐坐吧,正好还有事情想向黄老板请教一下。”

    “好,只要黄某知道的,秦老板但问无妨。”黄炳余点了点头,和秦风走到十多米外的茶室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秦风也没客套,给黄炳余递上根烟点燃后,开门见山的问道:“黄老板,刚才听说您要做翡翠生意,不知道是为什么呢?这做生不如做熟吧?”

    “老弟,我也不想去做翡翠啊,可是这行市逼得我不得不做!”

    听到秦风的话后,黄炳余叹了口气,说道:“软玉市场行情见涨是不假,但到处都充斥着假玉和仿造的和田玉,就连我们一不小心都要吃大亏…···

    别的省份我不知道,但是在豫省,玉石饰品真的能称得上是买十假九,这已经触及到消费者的底线了,他们再也不肯花费成千上万的钱,去购买软玉饰品了。

    不过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翡翠饰品的观感却是很好,销量逐渐在增长,尤其是百十块钱的翡翠饰品,卖的最好,所以我这才想将生意的重心放到翡翠生意上的……”

    听到黄炳余的话后,秦风才知道,敢情豫省的玉石商家,在那些盗墓者和制假者的联手冲击下,在消费者心中的信誉,已经近乎于零了。

    黄炳余前段时间进了八万多的和田玉饰品,交易的时候匆匆忙忙的没在意,等货拿回家后才发现,居然全都是俄罗斯白玉仿制的。

    这件事让黄炳余损失了一大笔钱,也让他坚定了退出和田白玉市场的心思,所以才把手上的货都卖给了秦风,准备进军翡翠市场的。

    “老黄这人,倒是个仁义的商家。”

    黄炳余的话让秦风对他产生了不少好感,因为对方今儿明明可以拿那批俄罗斯玉来试水的,但黄炳余并没有这么做。

    “黄老板,实不相瞒,我那《真玉坊》也销售翡翠,不知道过几天能不能和你一起去趟粤省呢?”

    黄炳余算是很实诚的商人了,秦风也没隐瞒自己的心思,直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