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李鬼遇李逵

第二百九十四章 李鬼遇李逵

    “老爷子,我只是想让秦老板说个清楚而已,如果您老介意,那就当我没说……”

    赵峰剑对朱老爷子还是有几分忌惮的,这老家伙走街串巷的时候,可是认识不少真正的江湖人,道上的背景并不比他来的差。

    “放屁,拿着假玉来骗钱,还真当大伙都瞎了?”朱老爷子这一发火,再也没给赵峰剑留面子,等于是撕破了脸面。

    “得,老爷子您既然这么说,赵某人也无话可说。”

    赵峰剑虽然心中恨极,但还是不敢和朱老爷子硬顶,当下将桌上的玉蝉装在了口袋里,说道:“你们人多,我说不过你们,不过风水轮流转,秦老板,咱们还是有相遇的那一天的。”

    “等等……”

    看到赵峰剑一脸怨毒的就要出门,秦风喊住了他,说道:“赵老板,不用等到那一天,我现在就能指出你那玉蝉作假的地方来。”

    “哦?那赵某人倒是要见识下了。”

    赵峰剑闻言站住了脚,一脸冷笑的说道:“这玉蝉是家里祖传的,如果是假的,赵某愿意把他吃下去。”

    “哦?赵老板看来胃口不错,连玉石都能消化啊?”

    江湖人都敬畏天地,一般轻易是不会发下誓言的,但秦风曾听师父说过,在江湖上有那种拿赌咒发誓当喝凉水的人,眼下却是让自个儿碰到了一个。

    “少说废话,秦老板,有什么招都使出来吧!”赵峰剑伸手从兜里拿出了那玉蝉,连着盒子丢在了桌子上。

    “赵老板,这汉八刀的玉蝉,刚好秦某也有一块,要不······咱们对比下如何?”

    秦风说着话掀开了衣服的下摆,在他腰间赫然用红绳挂着一个有着三种沁色的玉蝉,解下玉蝉后秦风将其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打开了赵峰剑的那个盒子。

    秦风的这一手,让店里看热阄的人都围了上来,这李逵遇到李鬼的情形可是不常见的谁也没想到秦风居然随身带着只玉蝉把玩。

    “你……你也有只汉八刀的玉蝉?”

    见到秦风的举动,赵峰剑顿时心虚了,自家知道自家事,他那个玉蝉是怎么得来的,赵峰剑是心知肚明。

    眼下看到秦风拿出的玉蝉,赵峰剑却是知道自己是真的踢到了铁板上,俗话说不怕人比人就怕货比货,两个玉蝉只要放在一起,那真假伪劣立马就明白了。

    “和赵老板的一样我这只玉蝉也是传世的,就让在场的朋友们,一起来看看到底哪个是真的吧?”

    秦风已经几次三番给赵峰剑留面子了,无奈这人太不识趣,非要当众丢丑才高兴。

    说来也巧,秦风的《真玉坊》需要各种高档玉器和古玉,秦风这段时间一有闲暇就会去盘盗墓所得的那些玉器,这次来洛市,刚好就带上了这只汉八刀的玉蝉。

    “我看秦老板这只玉蝉是真的。”

    “没错秦老板这只玉蝉沁色自然,刀法要更加简练有力!”

    “我也看好秦老板这只,这两个摆在一起赵老板那只玉蝉根本就不够看……”

    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赵峰剑的那只玉蝉没有对比的话,谁也无法说出它假在哪里。

    但和真正的汉八刀玉蝉摆在一起就算是对玉石并不是很懂行的朱家几父子,也都能看出两者之间的差异来了。

    秦风的这只汉八刀玉蝉,刀法简练有力,从玉蝉的头部到尾翼一气呵成,力道入玉三分。

    而赵峰剑的那只玉蝉,刀工和秦风这只相比,就显得有些偏软了而且头上的那一点沁色,也表现的很不自然像是被强加上去的一般。

    “怎么着,赵老板,您要是还感觉自己的玉蝉是真的,咱们可以拍下几张照片,拿给任何一个玉石行当的朋友来去看如何?”

    秦风脸上挂着微笑,但说话却是一点都不客气,“赵老板,我也不让您吃下这玉蝉,只要说一句你的东西是假的,那就成了······”

    秦风不欺负人,不代表他不会欺负人,只要赵峰剑说出这句话,日后豫省的古玩行里,怕是再也没人敢和他做买卖了。

    “年轻人,不要欺人太甚!”赵峰剑脸色铁青,他没想到今儿会是这么一种情形,在这么多同行面前丢尽了脸面。

    “我欺人太甚?”

    秦风眼睛一瞪,开口说道:“你带了十三件玉器,其中十二件是用俄罗斯玉假冒籽玉,另外一件古玉又是在厕所里沤出来的,还他妈的敢说我欺人太甚,你要脸还是不要?!”

    秦风虽然是京大的学生,但在进京大之前,他就没读过一天的书,骨子里原本就有那么一丝野性,此刻一发火,连骂人的话都说了出来。!“你……你,好,好!”!

    听到秦风的话后,赵峰剑的面色由青变白,指着秦风说道:“今儿赵某认栽了,我的东西是假的,不过姓秦的,山不转水转,咱们还会相见的。”

    “赵老板,我倒是不怕见您,不过夜路走多了,一定会遇到鬼的,您还是自己小心点吧。”

    秦风一脸的冷笑,他在洛市只不过呆两三天而已,以后来不来还是两说,除非赵峰剑的触角能延伸到京城去,否则秦风根本就不怕他玩出什么猫腻来。

    “几位,告辞!”

    赵峰剑知道自己留下来只是徒增笑料,当下收起自己的“李鬼”玉蝉,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店铺。

    “什么他妈的人啊?”

    站在秦风身后的朱凯,一口吐沫对着赵峰剑的背影吐了过去,浑然没在意他家店里还铺着地毯呢。

    “败类,玉石行里的败类啊!”

    安德老爷子也是气的不行,他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见到被人当众揭穿了卖假货,还如此理直气壮的人。

    不仅是安老爷子,此时在店里的那些玉石商人们,也是齐声谴责着赵峰剑,其中纵然有和赵峰剑一样想法的人,那也是立马打消了来时占便宜的主意。

    “小秦,对不住啊,我们豫省出了这样的人,老头子给你道歉了。”

    安德来到了秦风面前,说道:“今儿我带来的所有玉器,只要小秦你看上了,在你给出的价格上,我全部再给七折······”

    出了这种事情,作为豫省玉石行当的领军人物,安德只感觉脸上发烧,他这么做的意思,也是想挽回一些豫省玉石行在国内的脸面。

    “老爷子,这可使不得。”

    秦风扶着安老爷子在椅子上坐下后,说道:“咱们古玩行原本就是良莠不齐,出了这样的人也不足为奇,这和老爷子您可没关系啊。”

    “唉,现在的这些人,眼睛都钻到钱眼里去了。”

    安德叹了口气,说道:“老头子说出去的话,还能咽回去吗?就是七折,你要是不愿意要,东西我也不卖了!”

    “那好吧,我就占您老这个便宜了。”

    秦风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古玩行本就是暴利,他知道就算是七折,安德也不会赔钱的。

    安老爷子坐到了秦风面前,自然不会有人去和他争抢了,接下来顺理成章的就拿出了自己所带的玉器,交给秦风鉴定了起来。

    毕竟是豫省玉石行的头面人物,安德带来的玉器,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还不乏精品古玉,秦风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才将他带来的数十件玉器鉴定完毕。

    “老爷子,您这一共是一百二十八件件玉器,算是这六件古玉,总价格是两百五十八万整,您看对不对?”

    “小秦,你做生意仁义啊,老头子算是服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安德忍不住翘起了大拇指,他在来之前,就计算过这些玉器的价值,按照玉石市场的批发价,他的这些玉石在一百八十万左右。

    而秦风给出了两百五十八万,打了七折抹去零头,刚好就是一百八十万,任谁都能看出这是秦风故意给出来的价格。

    “行了,什么都不说了,小秦,一百百十万,东西全都是你的。”

    看着眼前讲诚信的秦风,再想想刚才的赵峰剑,安老爷子顿时感慨万千,和秦风相比,赵峰剑那四十多岁的年纪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安老,这款子数目有点大,我给您写张欠条如何?”

    数目超过了一百万,秦风并不打算支付现金,毕竟还有明后两天,他还是要留点余钱收些散货的。

    “打欠条?”安德有些不情愿,想了好一会才说道:“小秦,老头子我信得过你,打欠条就打欠条吧!”

    “安老,也不全是欠条,我会先支付您百分之二十的款项的。”

    秦风笑着拿出了一张写了些字的纸放在安德的面前,说道:“说实话,我秦风是没有什么信誉的,不过这位的欠条,我想安老您应该能信得过吧?”

    “这……这齐先生写的?”

    安德今年七十出头,虽然是豫省玉石行中的头面人物,但不管是论年龄还是在行里的地位,都要比齐功差了许多,所以言语之间,还是要称呼一声先生。

    “真是齐先生的笔迹,信得过,老头子当然信得过了。”

    看到齐功的欠条后,安德原先心中的那一丝疑虑,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