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章 现场鉴玉(中)

第二百九十章 现场鉴玉(中)

    “吴师兄,古玉的甄别我来负责就行。”!

    看到吴起华一脸为难的样子,秦风笑道:“师兄您帮着我鉴定下那些现代成品玉器的品质就行了,这次来主要收的物件,还是新玉·……”

    古玉虽然好,但针对的都是非常高端专业的人群,这个市场基本上是以有丰富玉石收藏经验的藏友为主体的。

    至于那些并不懂玉的散客们,他们关注的只是玉器的光泽亮度和雕工是否精美,对于玉本身的文化和内涵,则是不那么看重。

    所以秦风虽然在《真玉坊》里摆了六枚他盗墓所得的古玉,但开业这几天时间里,却是一件都没卖出去,只有几个行内人来咨询了价格。

    反倒是秦风从津天进的那批新玉和方雅志留下来的翡翠,销售异常火爆,此次秦风前来洛市,就是为了新玉玉器而来。

    “小秦你能这么想最好的,现在古玉造假的技艺实在是太高了,我也拿捏不准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吴起华松了一口大气,他这次是来帮忙的,而不是来丢人的,万一走眼看错几个物件,那日后真没脸面去京城见那些老朋友了。

    “行了,都坐下聊吧,老头子还有点今年的雨前龙井,今儿也贡献出来了。”

    看到进屋后几人都是站着的,朱老爷子吩咐了起来,“政军你带着凯子把那太师椅搬过来,对,放到这桌子前面,留着回头鉴定玉器给人坐,政浩到门口迎下人,我估摸着差不多也该有人来了······”

    “是,父亲!”

    听到老爷子的话后,众人顿时忙了起来,秦风也想去帮忙·却是被老爷子拉着在那宽大的茶桌前坐了下来。

    正如老爷子所说的那样,朱政浩出去还没有五六分钟,就陪着一位四十多岁拎着皮箱的中年人走进了店里。

    “老黄,欢迎啊·没想到您是第一个来的。”

    见到来人,刚刚搬完桌椅的朱政军连忙迎了上去,说道:“带什么好物件来了?上次你那对白玉龙凤佩我可是看中了,怎么样,有出手的意思吗?”

    “朱大哥,那是我家老爷子留着传世的,您就甭惦记了啊!”

    来人笑了笑·和朱政军等人寒暄了几句之后,来到朱老爷子和吴起华的面前,很是恭敬的说道:“两位身体可还好?正说着过几天去看看您二位的呢。”

    “小黄·过来喝茶,你这段时间生意还行吧?”

    朱老爷子在行内辈分是高,也没站起身,招呼来人坐下后,说道:“今儿可是京城齐先生的弟子来收玉,你可是要带点好东西来,别丢了咱们豫省的人啊。”

    “哪儿能啊,朱老,我手上什么时候出了差玩意儿?”

    来人也是个急脾气·被朱老爷子这么一激,却是连茶也不喝了,眼睛在四周扫了下·有些不确定的看向秦风,说道:“这位小兄弟,就是齐老先生的弟子?”

    这位玉石商叫做黄炳余·他和朱家交往挺多的,是以对朱家人全都认识,眼下就秦风是个生面孔,如果不是秦风太过年轻让他有些疑虑的话,怕是早就套上近乎了。

    “黄老板,我叫秦风,是刚入行的后生晚辈·以后还要请您多关照……”

    秦风站起身,对着黄炳余拱了拱手·言语间却是丝毫都没提及齐功弟子的身份,这倒是让黄炳余对其好感大增。

    “秦兄弟,少年有为,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知道干嘛呢。”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黄炳余对秦风也是赞赏有加。

    “行了,你们两个别对着夸了。”

    听到二人的对话,朱老爷子笑道:“等会来的人还要多,小黄,有货就先拿出来吧,回头可是要排队的……”

    “好,好,老爷子说得是。”黄炳余连连点头,说道:“秦兄弟,要不然咱们先看看东西,然后再聊?”

    进入到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的经济就有卖方市场转化到了买方市场,像八十年代都要凭票买的电视机,现在却是在商场里做着促销,数十个商家打的头破血流。

    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古玩市场也是如此,挤压了很多货但却是出不了手的古玩商比比皆是。

    尤其现在年关将近,按照中国人的规矩,都是想多回些款在手上,黄炳余也不例外,而且他最近还有个项目需要资金,所以今儿才那么大早第一个上门的。

    “好,黄老板请这边坐·……”秦风将黄炳余让到了那对门的老板桌处,说道:“不知道您今儿要卖的是古玉还是新玉呢?”

    “新玉和古玉都有,就是不知道秦老弟你能不能看得上了···…”

    黄炳余将自己来到的箱子放到了老板桌上,一边打开一边说道:“新玉是疆省和田采出的上好河料,雕琢是扬州工,一共四十八个挂件,两!个件,秦老弟你先看看····…”!

    河料玉也称籽料,是指在河中天然形成的卵石形玉料,外有籽皮。

    经过自然的长期风化,这些玉料被剥解为大小不等的碎块,崩落在山坡上,再经雨水冲刷流入河中,待秋季河水干涸,在河床中采集的玉块称为籽料。

    籽料是和田玉中最为贵重的玉料,虽然体积都不是很大,只能雕琢出一些挂件或许手把件,但由于玉质油润,色泽莹白,价格却是很高

    尤其是这三五年中,籽料的售价涨的很快,原来几十块钱一个的籽料,现在居然都按克来卖了,在玉石行里还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

    曾经有位扬州的游客,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去疆省和田游玩,当时看到一些拇指大小的石头,感觉很是漂亮,于是就花了一两百块钱,买了一大袋子。

    可是回到家后,这位游客却不知道如何处置这些石头了,于是将其都丢入到了鱼缸里,一放就是七八年的功夫浑然将其忘掉了。

    可是有一天,一位玉雕厂的师傅去那人家中做客,在观赏鱼缸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那些玉石拿出来一看,全是上好的籽料。

    这一下可不得了,经过初步的估算,那鱼缸里的资料,最少价值五十多万,这件事传出来后,也带动了和田玉籽料价格的进一步上涨。

    “好东西是和田籽玉,难得这雕工也不错!”

    秦风这次也没喊吴起华,而是打开了箱子里的那一个个小盒子将玉拿到眼前仔细鉴别了起来。

    “吴师兄,您看看,我没走眼吧?”

    见到吴起华自己过来了,秦风让开身子,说道:“玉质和雕工都很好,能算得上是一等品了……”

    “小秦,你坐,我站着看看就行。”

    吴起华并没有坐下,而是拿过秦风看过的几块玉放到眼前,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玉料油润光泽自然,是籽玉无疑······”

    听到吴起华的话后,秦风看向黄炳余说道:“黄老板,这两年籽玉价格涨了不少,我也不让您吃亏,每件四千元,您觉得如何?”

    “每件四千?”黄炳余闻言愣了一下,继而看向那两个摆件,说道:“那……这摆件的价格呢?”

    虽然这些玉器中的籽玉有大有小但相差的并不是很多,如果单卖玉料的话一块差不多能值八九百块钱,提及稍大一些的也就是两三千。

    由于是批量加工,虽然都是手工雕琢的,但是琢玉的工钱,每件折合起来还不到三百,秦风给出了四千的价格,却是比黄炳余的心理价位高出了一千块钱。

    “这两个摆件是用和田山料雕琢而成的,虽然比籽玉稍微差一点,但也算是品质不错,尤其是这个玉白菜白中带绿,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

    秦风将两个摆件点评了一番之后,开口说道:“黄老板,玉白菜我出一万二,这一件八千,您看怎么样?”

    “秦老板,您说的是一针见血啊,佩服,佩服!”

    秦风对两个摆件的点评,优劣全都说了出来,而且给出的价位,刚好比他们行内评估的价格还要高出那么一千出头,听得黄炳余不由翘起了大拇指,和秦风说话时也用上了敬语。

    “黄老板过奖了······”秦风笑了笑,说道:“这价格您看合适吗?您卖还是不卖啊?”

    “秦老板这么爽快,黄某岂有不卖的道理?”

    黄炳余在箱子上拍了下,说道:“秦老板,四十八件籽玉是十九万两千,加上这两个摆件,一共是二十一万两十块钱,这零头就抹去了,您给二十一万就好,这箱子也送您了……”

    “好,黄老板痛快!”秦风笑着点了点头,回头喊道:“凯子,二十一万元整,给黄老板点钱了啊······”

    “怎么着,这买卖都已经做上了呀?”

    秦风喊出这话的时候,店铺大门外同时涌进来了四五个人,每人手上都是拿着个包或者是箱子,显然都是冲着秦风来的。

    “老黄,你来的倒是早啊。”

    都是洛市人,相互之间也熟悉的很,看到黄炳余箱子里的玉后,有人拉了黄炳余一把,低声说道:“老黄,价格怎么样?这两年玉料涨得有些厉害,不行咱们可以再放放的!”

    “老赵,籽料玉挂件四千一个……”黄炳余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挂件,说道:“在价格我不知道你满意不满意,反正我是卖了。”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秦风这桩买卖算是让给黄炳余不少利,投桃报李,他自然也要帮秦风说几句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