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收购(中)

第二百八十七章 收购(中)

    以秦风现在的财力,还不足以撒开欢来收东西,因所做的是精品,既然带上了“精”字,这价格自然也是成倍的往上翻。

    要知道,上好的和田玉籽料所雕琢出来的玉器成品,少则数千,多则数万,而大宗的摆件则是比体积小的挂件又要贵多了,十万几十万的也不稀罕。

    至于古玉,价格就更没谱了,按照古玉的沁色深浅,盘磨程度,传承年代,都有不同的价格,一件极品古玉,就是卖出上百万,那也是物有所值的。

    所以秦风拿出的这八百万支票,看上去不少,但如果收购的全是上等玉器,其实也买不到多少的,恐怕连他背来的那个书包都装不满。

    “秦风,咱们行里的规矩,向来可都是一手钱一手货,货款两清……”

    听到秦风的话后,朱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你这现付订金的说法,可是没有前例啊。”

    古玩行讲的是买定离手,也就是说,东西离了买家的手,那是不管真假概不承认的,秦风要先支付订金推后给钱,怕是很多人都不愿意。

    “朱爷爷,这凡事不都有个第一次嘛。”

    秦风笑嘻嘻的说道:“您也知道我现在缺的就是货,只要有货,一个月内往保守了算,三四千万的资金周转不成问题,还怕我还不上钱?”

    “秦风,我们知道你能还上没用,要让别人敢卖给你才行。”

    朱政军对秦风所说的办法也不看好,现在做生意的人精的像猴似得,个个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秦风仅凭一点订金一张欠条,就想真金实物的拿走东西,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至少放在朱政军身上,他是肯定不同意的。

    “朱叔叔,我这次来就是想求您把我收货的消息放出去,至于别人敢不敢卖,那就是我的问题了……”

    对于朱政军所说的事情,秦风早就想到了他也不认为凭着自己现在在古玩行近乎于零的信誉,能让别人将上品的玉器赊欠与他。

    “小秦,你说说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看到秦风故弄玄虚的样子,朱老爷子开口说道:“如果你真有本事能用订金就拿走别人手上的货,那老头子拉下脸来,就帮你在豫省宣传一番!”

    “老爷子,此话当真?”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他听过朱老爷子的名头,这老人少年的时候纨绔,中年反而变得低调了起来到了老年则是拉板车带着俩儿子收废

    由于从小家世优越,朱老爷子对古玩多有研究,后来从收废品改做古玩生意,在豫省闯下了偌大的名声,在古玩行里也是位传奇人物。

    所以朱老爷子在豫省古玩行里的面子,还是很好使的,有他出面,即使秦风不将自个儿的杀手锏拿出来,恐怕绝大部分人都愿意赊欠货物给自己的。

    “当然是真的我老头子还能糊弄你吗?”

    朱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只要你能让愿意赊欠东西给你,那估计整个豫省的人都愿意了……”

    老爷子败家是不假但那都花在吃喝玩乐上面,做生意可是异常的精明,也是一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好老爷子,您看这些东西够不够呢?”

    秦风站起身走到老爷子面前,将他桌前的酒杯汤碗断开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纸,放在了朱老爷子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什么东西?欠条?这玩意有用?”看到最上面那张纸上的两个毛笔字,老爷子撇了撇嘴欠条谁不会写?关键是没人认这个呀。

    秦风笑眯眯的说道:“老爷子,您往下看。”

    “往下看再看也是欠条啊!”朱老爷子拿起来一看,顺口读道:“兹有齐功欠()货款()元整,半年内归还,特立字据以证明……”

    其实本来秦风想写三个月内归还的,齐老爷子怕他做事不稳当,这才写成了半年,万一秦风还不上的话,他也有时间找那些弟子们筹措资

    “这……这是齐先生写……写的欠条。”

    原本还不以为然的朱老爷子,拿着那叠欠条的手有些发抖了,这张欠条上不光是有齐功的签名,还有他的两方印章,从印章的篆字来看,应该是是齐功手书真迹无疑。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老师厚爱,学生却很惭愧啊·……”

    看着这些欠条,秦风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齐功为人虽然没有傲气,但一身的傲骨,一生也没向人低过头借过什么东西。

    可是当他知道秦风手中货款不够的时候,马上将秦风叫到了家里,亲手书写了这二十多张欠条,写完之后还问秦风够不够。

    当时秦风没表现出什么,但是一出老师的家门,泪水却是夺眶而出,他长这么大,除了师父载对他有过这种关心之外,也就是齐功能如此不计回报的帮助自己。

    所以如果不是不想看着《真玉坊》因为卖断货而倒闭的话,秦风真的不愿意将这些欠条拿出来的,毕竟这代表了齐功邢重的情谊。!

    “齐先生竟······竟然愿意为你写欠条?”

    当秦风点头之后,那是满座皆惊,朱凯的大伯和朱政军都站起身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手中的那叠纸。

    要知道,写下这些名字和金额处都是空白的欠条,可代表着齐功愿意背负这些债务,恐怕就算是老子和儿子的关系,写这玩意都要再三深思的。

    “没错,是齐先生的亲笔,我认得他的字的······”朱老爷子盯着那欠条看了半天,小心的交还给了秦风。

    到了此刻,老爷子多少也猜到了,秦风和齐功这位国内古玩行的泰山北斗,绝对不仅仅是师徒的关系。

    如果不是知道大师无后,怕是朱家老爷子都要认为秦风是齐先生的私生子或者是孙子了,因为除了这种至亲的关系·他实在想不通齐功为何会写出这些东西来。

    “秦风,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等秦风将那些欠条收到包里后,朱凯舔着脸坐了过来。

    “商量什么?”秦风有些奇怪的看向朱凯,说道:“咱们哥们有什么话不能只说的?”

    “咳咳·是这样的,秦风,要不您将齐老爷子的欠条给我一张行不行?”

    朱凯那双眼睛紧盯着放着欠条的背包,一脸兴奋的说道:“哥们给你写个五万的欠条,就当是买这欠条了,怎么样?”

    齐功给秦风写欠条的事情,谁都不知道·就连朱凯也是刚刚听闻,于是就动了歪脑筋了。

    且不说齐老爷子的字值不值五万块钱,但能拿着齐功的欠条·那绝对能在行内显摆很久的。

    “凯子,当我是朋友吗?”听到朱凯的话后,秦风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了下来。

    “咱们是哥们啊。”朱凯被秦风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哥们就别再提这件事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齐先生写这些东西给我,是为了能帮我度过难关,我拿着他老人家的欠条卖钱,那我还是人吗?”

    说着话,秦风的眼神撇过桌上的另外几个人,接着说道:“谁让要这张欠条也成·拿一百万能被我认可的玉石来,你们可以将这欠条收藏半年!

    不过半年之后不凭欠条兑换货款的,对不起·这钱再也兑换不到了,几位叔伯要是感觉值的话,不妨换一张吧······”

    秦风虽然拿出了这些欠条·但他同时也没打算让这些欠条流出去。

    在填写欠条的同时,秦风也会和人另外签署一份补充协议,如果对方在半年内不接受秦风的还款,那么这张欠条就将作废。

    秦风此话一出,让原本和儿子打着同一主意的朱政军,立马紧紧闭上了嘴巴。

    由于写出去的字实在太多,齐老先生虽然是国内古玩界和文化界的大师级人物·但他的字在市场上价格真的不是很高,一张欠条即使加上老人的名望·那也是不值百万的。

    “咳咳,小秦,别生气,凯子不懂事,说错话了······”

    见到酒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朱老爷子端起酒杯,说道:“这些欠条代表着你们师生的情谊,凯子刚才的话很不妥,老头子我代他向你赔罪了……”

    论年龄,朱老爷子足够做秦风的爷爷了,但是论身份和辈分,他未必就比秦风高,古玩行最讲传承,以秦风齐功弟子这身份,走遍全国的古玩行,绝对都是见人不拜的。

    “老爷子严重了,凯子只是无心之说,我和凯子是兄弟,怎么会生气呢。”

    听到朱老爷子的话后,秦风连忙站起身干了杯中的酒,说道:“各位叔伯长辈能体谅小子的心情就行了,让老师帮那么大的忙,我这实在是寝食难安啊。”

    “小秦,你做事情仁义啊,以后还要多带带凯子。”

    朱老爷子也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说道:“放心吧,老头子这张老脸,在豫省还值几个钱,我马上就打电话去,一准让你满载而归!”

    老爷子为人大方,当年做生意的时候也提携过不少晚生后辈,在豫省算得上是德高望重,有他出面,却是要比朱政军强多了。

    “爸,您又不做玉石买卖,把您收藏的那些玩意儿,也都拿出来算了,《真玉坊》的生意,我可还占着股份呢。”

    朱老爷子话声未落,自知刚才说错了话的朱凯,就眼巴巴的看向了老爸,他知道父亲这些年用低价收藏了不少好玉。

    “臭小子,就占了那么一丁点儿股份,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朱政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秦风,回头吃完饭,我带你去库房看看,不过咱们先说好,东西能拿走,价格按照市场上的来啊!”

    “朱叔叔,您就放心吧,一准不让您吃亏!”

    秦风闻言大喜,他可是听朱凯说过,当年朱政军做废品生意的时候,从那些不懂行的人手里,着实买进了不少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