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收购(上)

第二百八十六章 收购(上)

    “凯子啊,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钱究竟是怎么来的

    朱老爷子心中也起了一丝疑虑,看着孙子说道:“咱们家世世代代做生意,不怕亏钱,但却是不能做亏心事,你知道吗?”

    对孙子是否败家,朱老爷子并不放在心上,不过他要求子孙后代的品行一定要端正,这是做人的根本,是再多钱都换不来的。

    “爷爷,怎么连您老都不相信我啊。”

    看着一家人不信任的眼神,朱凯异常的郁闷,说道:“你们在京城也有朋友,可以自己去打听啊,京城潘家园的《真玉坊》到底怎么样?”

    “你小子别吹,反正我是不信。”

    朱政军看了一眼儿子,起身去房间里打电话了,他在京城是有不少故旧,想打听点行里的消息还是很容易的。

    “秦风,你也不帮我说说话啊。”

    朱凯此时是一肚子的怨气,原本他故意让秦风换成现金带在身上的,没成想回到家里之后,居然没一个人相信。

    “凯子,自己解释,哪里有别人的话有说服力啊。”

    秦风嘿嘿笑着,端起酒对着朱老爷子说道:“朱爷爷,您这孙子可是有眼光的很,那投资是真的,您就只管乐呵吧。”、

    “真的?小秦,你可别忽悠我这老头子。”

    朱老爷子似信非信的看着秦风,说道:“我这孙子虽然很聪明,但要说赚钱,比他爷爷和他爸都差点,我们年轻那会,可没这本事……”

    “朱爷爷,年代不同了,这机遇也是不一样的。”

    秦风笑着敬了朱老爷子一杯酒,刚要说话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朱政军关上的那门被打开了。

    “也快五十的人了,做事情怎么还那么毛躁啊?”

    老爷子不满的看了一眼儿子,就像是朱政军看朱凯怎么都不顺眼一样,他看自己的儿子也没点满意的地方。

    “爸,回头您再教训我吧。”朱政军顾不得搭理老爸,而是一把抓住了儿子,说道:“凯子,那间《真玉坊》,真是你投资的?”

    “当然是真的,我都说了多少遍了······”

    朱凯指着秦风说道:“喏他就是《真玉坊》的大老板,这次跟我来就是收点成品玉器的,我们店里都快卖断货了······”

    朱政军闻言愣了一下喃喃道:“小秦是《真玉坊》的大老板?”

    看到朱政军还要再问,朱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政军,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那电话是打给谁了?”

    “爸,我是打给柳大军的……”

    朱政军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秦风,说道:“柳大军说《真玉坊》是他同门小师弟开的,生意很是不错,他刚刚帮着联系了疆省那边和田玉矿好像这两天就去谈了。”

    秦风是齐功弟子的这层身份,已经是得到了确认的,柳大军自然也就是柳会长了作为国家玉石鉴定中心的副主任,他的话可信度是很高的。

    不过在通了这个电话后,朱政军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因为按照柳大军的说法《真玉坊》一年的营业额,怕是要以亿来计算,这在算得上是暴利行业的古玩市场来说,那利润就非常可观了。

    “朱叔叔,朱爷爷,柳会长的确是我师兄,《真玉坊》也是我和凯子几个朋友一起搞的。

    到了这会秦风笑着站起身,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说道:“这里面有《真玉坊》的店铺租赁合同,有《真玉坊》珠宝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的复印件,不过法人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

    早在开业之初,秦风就找中介办理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像是黄金生意,他拼不过沪市的老城隍庙黄金,也拼不过港岛诸如金太福这些老牌公司。

    但是在玉石珠宝的领域内,不管是港岛还是国内,都是刚刚起步的,正处在百家争鸣的状态,还没有人能垄断这个行业。

    秦风有信心也有把握,将《真玉坊》做成国内珠宝玉石行业的品牌,让消费者一提到购买玉石,首先想到的就是《真玉坊》。

    “了不起,长江后浪推前浪,真是了不起啊······”

    翻看着秦风拿出的那些复印件,朱老爷子是赞不绝口,引得一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秦风的身上。

    “朱爷爷,也没您说的那么好,我们现在就遇到了困难······”

    秦风转脸看向了朱政军,笑眯眯的说道:“朱叔叔,我听凯子说,您好像说过,我们《真玉坊》如果八天能做出销售万的业绩,您的那些藏品是不是都要送给我啊?”

    “什么?我说过这话吗?”

    朱政军闻言一愣,继而装起穰摇头说道:“我肯定没说过,我儿子那么优秀,投资妁意一定是赚钱的,我怎么能那么打击他呢。”

    听着老爸的话,朱凯是一个劲的直翻白眼,从下了飞机到酒桌上,老爸就没一句话不是打击自个儿的,这转眼间就翻脸不认账了。

    “白送就算了。”

    秦风看着朱政军笑了起来,说道:“不过朱叔叔,这生意凯子也有一份,您不能眼看着我们经营不下去吧?”

    “怎么回事,小秦你说说情况。”

    听到秦风的话后,朱老爷子瞪了一眼儿子,说道:“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帮上的,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去帮!”

    由于之前朱政军怕儿子吹牛,压根就没将儿子求助的事情告诉老爷子,甚至连朱政军自己都不了解《真玉坊》究竟遇到了什么难处。

    “朱爷爷,是这样的,我们也没想到《真玉坊》的生意会那么好,现在在货源上遇到了难处,这眼瞅着马上就要卖断货了······”

    秦风既没有夸张也没有掩饰,原原本本的将开业之后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尤其强调了店里的库存已经不多的事实。

    “你们竟然敢假一赔十?”听到秦风的话后,朱家众人才明白《真玉坊》的生意为何如此之好了。

    虽然朱家不是做玉石的,但同样是从事古玩行当的他们都明白,制约玉石消费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消费者怕买到假货。

    眼下《真玉坊》不仅假一赔十,而且还承诺三年后可以回购,如此一来,就完全打消了消费者的后顾之忧,生意不火爆才怪呢。

    “老爷子,只要严把质量关,做到全是真货也不是不可能的。”

    秦风脸上露出了笑意,其实玉石这东西,想要将其细分界定真的是很难,虽然市场上有玻璃或者是树脂冒充玉石的物件,但那些伪造的过于明显,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所以只要不是树脂玻璃假冒的玉器,你就不能说它是假的,所谓的假一赔十,意义并不是很大,而且最终解释权也在《真玉坊》,万一发生什么纠纷,那些消费者也告不赢的。

    当然,秦风还是会杜绝那种现象发生的,因为《真玉坊》所针对的,全都是高收入高消费的人群,持续不断的从这些人身上赚取,才是秦风的主要目地。

    “朱爷爷,朱叔叔,现在讨论的不是经营方式的问题,而是我们《真玉坊》,马上就要卖断货了……”

    听到朱家人热火朝天的在议论着《真玉坊》假一赔十的利弊,秦风苦笑了起来,说道:“朱叔叔,听轩子说您这些年藏有不少的古玉,拿出来点帮我们度过年关吧?”

    《真玉坊》玉器的主力军虽然是现代玉器中的精品,但古玉销售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由于古玉的珍稀,价位要远高于现代精品玉器的。

    假一赔十这个说法,基本上也是体现在古玉商品上的,因为古玉造假,也是古玩行中自古就有之的,像是秦风制造出来的假古玉,就能称得上是真假难辨。

    “哎,秦风,你别听那小子乱说,我哪儿藏有什么玉器啊?”

    朱政军听到秦风的话后,顿时是矢口否认,他当时可是说了大话的,万一秦风不依不饶,将他的宝贝一锅端,估计朱政军连死的心思都有了。

    一边摇头,朱政军还一边瞪着儿子,生怕这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将自己给出卖了。

    “朱叔叔,我又不是抢,您怕个什么劲啊?”

    看到朱政军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从兜里的皮夹里掏出了张支票,说道:“朱叔叔,我这次来豫省不光是收古玉,所有和田玉的精品玉器,我全都要了,而且是多多益善,不要怕钱不够,这八百万万只是订金…···”

    秦风现在最缺的就是货源,只要《真玉坊》柜台里摆有货,他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变现,所以说起话来也是底气十足。

    “八百万?还只是订金?”

    看到支票上的数字后,朱家人齐齐吸了口凉气,尤其是朱政军的眼睛都看直了,他做了十多年的古玩生意,最大的一宗交易,也不过就是两百多万。

    “对,八百万只是订金而已!”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各位叔伯可以放出风声去,只要是精品玉器,不管是新玉还是古玉,我全都收。

    小宗单件的玉器我可以付全款,一百万以上的批发供货,先付百分之二十的订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