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八十章 四合院(下)

第二百八十章 四合院(下)

    “马老弟,就冲您祖上的名声,按理说您开了价,我是不应该还的,可是这价格实在是有点太高了吧?”

    苗六指用拄着的拐杖在地上顿了顿,说道:“老弟您也知道,现在京城的房价也就是千儿八百的一平方,而且小崽子们都喜欢住有暖气的楼房,错非是我这老头子,否则还真没几个愿意住四合院的……”

    苗六指说的是实话,九八年这会,正处于房产开革的初期,人们住公家房的观念和意识还没有转变过来,只要是上班,甭管宿舍还是统一分配,国家总要给间房子住的。

    在这种情况下,是没人愿意自个儿花钱买房子的,而且单位的公房卖给私人,可以折算工龄,一套百十平方的房子,只需要花几千块钱就能买下来。

    当然,那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人,也是有购房消费能力的,不过那帮子暴发户买房,首选自然是别墅,哪里会看得上这些年久破旧的四合院呢?

    所以别看马跃天这套院子不错,但还真的是非常难卖,因为喜欢住的人买不起,而买得起的人又看不上,要不然他也不会托周立洪帮着介绍买家了。

    按照市场的价格,四合院比楼房甚至还要稍微便宜一点儿,马跃天的这套房子到顶也就是一百二三十万的样子,他开价200万元,的确是有点儿高了。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马跃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老哥。您说的这些都在理,不过这房子,低于200万我是不卖的。”

    如果不是为了儿子,马跃天岂能将祖宅给卖掉啊?他这次卖掉宅子出国。也没打算再回来了,因为实在是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先祖们。

    马跃天的态度如此坚决,苗六指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知道两百万远远超出了市场价格。自然也是不肯答应,场面一时有点僵持住了。

    看到苗六指和马跃天各不相让,秦风走到了长案旁边,笑道:“马老,您这平时爱写个字?”

    “我是国家书法协会的……”

    马跃天看了一眼秦风,言语间有点儿爱答不理,他的性格有点孤僻,要不然活到这岁数,书法协会也不乏有钱人。也不至于为了两三百万就卖房子了。

    秦风全当是没看到马跃天的不耐烦。围着长案转悠了好一会。忽然眼睛一亮,指着长案上的一方砚台说道:“马老,您这砚台不错啊。石龙纹博,好一方端砚。怕是有年头的物件。”

    “哦?年轻人,你还懂得砚台?”马跃天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秦风,说道:“你说说看,什么叫做端砚啊?”

    “马老您这是考我啊?”

    秦风闻言笑道:“端砚其料取于粤省市东南端溪之烂河山,因其“体重而轻,质刚而柔,摸之寂寞无纤响”,自唐代问世以来,便颇受文人学士青睐。

    加上端砚之石纹理绮丽,各具名目,加工技艺亦愈纷繁,地位越来越高,故而升到我国石砚之首。

    马老您这方端砚,古朴大方,龙形顺着纹理而雕,恐怕是宋朝的物件,现在砚台的价格虽然不是很高,但也能值个三五万块钱的。”

    “咦?年轻人,懂得不少啊,说的没错,这的确是端砚中的精品……”

    马跃天眼中露出一丝得色,说道:“这玩意是我六年前从潘家园里淘来的,当初没几个人认识,眼下再想买,可是有价无市了……”

    这喜好书画的人,基本上都是文房四宝的藏家,这方端砚是马跃天花了五十块钱买来的,算是捡了个大漏,平时也最喜欢和人吹嘘。

    当然,有捡漏自然也有打眼的时候,这长案上一共摆了二三十方古砚,其中绝大部分却都是清末仿制的,算起来他也没占多少便宜。

    “马老好眼力,这石龙端砚造型简单,一般人还真是不认识。”马屁又不值钱,秦风可劲了拍了起来。

    “那当然,现在老于他们都后悔死了。”

    秦风的这番话果然挠到了马跃天的痒处,再看向秦风的时候,也变得顺眼了许多,开口说道:“你和别的年轻人不一样,还知道学习,现在的年轻人,都一心钻到钱眼里去了。”

    “那当然,马老,我风哥可是齐功大师的弟子。”

    一旁的谢轩到底还是年轻,心里经不住事,他早看不惯马跃天那副倚老卖老的样子了,开口将秦风是齐功弟子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齐老先生的弟子?”

    马跃天听到这话,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前段时间听说齐老又收了个弟子,就是你吗?”

    要说齐功在国内的影响力,首推就是他在书法上的造诣,虽然由于有求必应导致他的书法流传甚广,价格不是很高,但老先生在书法艺术上的成就,却是有目共睹的。

    马跃天虽然为人孤傲,但对在书法界犹如泰山北斗般人物的齐老,那还是高山仰止的,得知秦风这个身份后,原先的那一丝轻慢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得蒙老师不弃,前段时间才拜在他老人家门下。”秦风一脸的谦逊,说道:“马老,小子只是后学晚进,和您老比差远了。”

    “哈哈,那说来都不是外人。”

    听到秦风的话后,马跃天的脸上顿时如沐春风,笑道:“我以前也曾经得到过齐先生的指点,咱们还算是有些渊源啊。”

    马跃天这话,其实是在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要知道,齐功以前当的是老师,所教的学生何止千万,只要听过他的课的人,都能说受到过指点,但那与真正的弟子可就差远了。

    “真的?那我岂不是还要叫上一声师兄吗?”

    秦风打蛇随棍上,一声师兄喊的马跃天喜笑颜开,说道:“既然都不是外人,这样吧,秦风,这套宅子我再降二十万,就一百百十万卖给你们,如何?”

    在书法界混了一辈子,马跃天也就混了个不上不小,这临出国之际,却是想结个善缘,有秦风这么个师弟,他不是也自然而然的就升级成为齐老的徒弟了吗?

    “别介啊,马师兄,既然是熟人,就更不能让您吃亏了。”

    秦风连连摆手,说道:“这样吧,师兄,您知道我也是练习书法的,要不……将您的这套笔墨纸砚当做搭头吧,就两百万,我们也不降价了。”

    “这个……”

    马跃天闻言犹豫了一下,说老实话,他还真是很喜爱那方端砚,原准备出国带着的,心中着实是有些舍不得。

    “马师兄,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好,这端砚太名贵,我是不敢要的。”

    秦风察言观色,一看马跃天的模样,当下就改口道:“端砚师兄您拿走,这其余的几个砚台和纸笔就送给小弟如何?”

    “哦,秦老弟,你端砚你不要?”

    马跃天愣了一下,他这些物件里,虽然宣纸是徽省最好的,但一刀不过是六七百块钱,其中最值钱的,还就是那方端砚。

    “师兄喜欢的物件,小弟哪好意思要?”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师兄您要出国,这其余的东西估计也不带走吧?也省的我再去购买了。”

    “好,那就按秦老弟说的,除了这方端砚,其余的就都送给老弟了。”

    马跃天再没有犹豫,这套院子他也卖了三个多月了,一直没人愿意买,眼下两百万能卖出去,只添加一些价值几千块钱的文房四宝,他算是占了天大便宜了。

    只是马跃天没有看到,在他答应之后,秦风身边的苗六指和谢轩,眼神似乎都有些奇怪,而且时不时的会往那长案上瞄过去一眼。

    “行,马师兄,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秦风笑着站起身,说道:“马师兄,我明日就要去豫省出差,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要不您看,咱们这手续等等再办?”

    “一个星期?”马跃天愣了一下,苦笑道:“秦老弟,一个星期只会,我可能已经在美国了。”

    马跃天倒是没有说谎,虽然没凑够钱,但生怕儿子出事的马跃天已经订好了机票,而且他将这宅子也交给了房产中介去处理,准备自己先去照顾儿子的。

    “那这样吧,马师兄,今儿去办理过户显然来不及了。”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吧,明儿让苗老陪您去办过户手续,您看怎么样?”

    虽然比马跃天小了几十岁,但论起人情世故和买卖,秦风比他强出几条大街去,这越是想买,就越要表现的淡然一些,否则那就是给把柄让人拿捏了。

    “行,就按秦老弟所说的办。”马跃天现在也知道了,虽然跟来了个老人,但出钱的,应该还是秦风这位齐功的弟子。

    “那我们就告辞了,马师兄,等我回来您可能就已经去美国了,先祝您一路平安!”

    秦风说着话站起身来,眼睛看都没往那长案上多看一眼,等苗六指和马跃天交换了联系方式后,在马跃天的相送下出了四合院。

    ps:

    ps:第一更,求推荐票啊,这,这,很久没上周推榜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