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分红(下)

第二百七十七章 分红(下)

    !“然哥,话不能这么说,《真玉坊》没开的时候,谁也不道这么赚钱啊。”

    看到几人默不作声,秦风开口说道:“我已经摊薄了一次大家的股份,现在《真玉坊》盈利了,我不能再损害大家的利益了,就按这么分吧。”

    其实在之前谢轩也向秦风提过相同的问题,他认为莘南和李然等人只拿出来了两百万,就分走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们的付出和回报,的确有点不成比例。

    不过秦风想过之后,还是决定就按照这个股份来分红,之前是自己提出来的比例,总不能看到赚钱了,就摊薄别人的股份吧?那和见利忘义有什么区别?

    “秦风,然哥其实说的对。”

    秦风话声刚落,莘南就开口道:“我们拿的股份是有点高,秦风,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

    看到秦风想反驳自己的话,莘南摆了摆手说道:“第一,当时大家谁都不知道这个店的发展状况,谁也没想到八天就能盈利一千多万,传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我们的投资和回报比起来,真的是有点微不足道。

    第二就是,在这《真玉坊》的经营过程中,我们没有出过任何力气,都是秦风你和谢轩在负责,从这一点上,那百分之二点五的股份,我拿着也亏心。”

    莘南年岁也大一点,他和李然想的一样,现在他们不做事拿着钱秦风或许不会说什么,但是当《真玉坊》再发展壮大之后,就难保秦风不会多想了。

    与其日后因为钱闹出不快,莘南倒是觉得不如现在就掰扯清楚,反正以目前的态势来看,无论这股份怎么重新分配,他们都是稳赚不赔的。

    “秦风,我也觉得然哥和南哥说的有道理。”

    在李然和莘南之后,冯永康也开口说道:“刚才只顾得想钱了·现在仔细想想,我们只拿了二十五万,七八天功夫就分三十万,这对你和谢轩不公平!”

    “没错·秦风,这股份重新分配吧,要不然这钱拿着真是烧手。”今儿到场的最后一个股东朱凯,也表达出了自己的意见。

    “哎,我说哥几个,脑子都烧坏了吗?有钱都不要?”

    秦风此时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为了这件事他还训斥了谢轩一顿·可是没成想这哥几个居然自己提出要摊薄股份。

    “秦风,现在拿了这钱,可能以后朋友都没得做了。”

    李然摇了摇头·说道:“咱们之前入股都是口头上的协议,也没什么法律上的效应,你秦风日后要是嫌我们股份高了,直接给抹掉,我们哥几个可是没辙啊。

    这样吧,咱们今儿重新拟定出一个股份的分配比例来,将它写入到协议里拿去公证,日后就是《真玉坊》再赚钱,那也不能少了我们几个一分…···”

    “然哥说的对……”

    “就按然哥说的办……”

    李然话声一落·冯永康三人就点头答应了下来,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什么事情都有个章程比较保险。

    “然哥·你这,唉,钱是赚不完的·何必呢?”

    秦风知道李然嘴上说怕他自己吃亏,其实还是不想占自己的便宜,叹了口气,秦风说道:“那你们以为这股份怎么算比较合适?”

    “出资二十五万的,股份就占百分之一点二五吧,南子他们四个人,加起来就是百分之五……”

    李然想了一下·说道:“我出资一百万,也算是百分之五·总共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你和谢轩的,至于你们俩怎么分配,我们就不管了。”

    “我们同意,就按然哥说的重新分配吧。”

    想了一下之后,莘南等人都点头同意了下来,今儿算是股东大会了,有这么多人同意,即使韦涵菲不在,也能通过的。

    就算是将股份再摊薄一倍,这八天的分红都有十五万之多,冯永康等人没道理冒着日后和秦风闹翻的可能性坚持以前的股份。

    要知道,当初他们在掏出那二十五万的时候,可是没想到那么快就能收回成本的。

    “成,哥几个的情分我领了。”

    见到众人一致同意李然的意见,秦风开口说道:“相关协议我会让轩子去做的,不过我也有个条件,大家必须同意!”

    “什么条件?”李然开口问道。

    “很简单,日后的股份,就按照然哥你说的办。”秦风看了几人一眼,说道:“不过这一次的分红,还按照咱们之前的协议!”

    “嘿嘿,这个是可以答应的!”

    秦风话声刚落,朱凯就笑了起来,以秦风现在的身家,多拿出几十万根本就不算什么,本着友谊互助的原则,他们!理由帮土豪多花点钱嘛。!

    “行了,那就这么办吧,回头你们账户给我,我让财务把钱打到你们户头上去。”

    秦风松了口气,原本今儿股东会议的主题并不是分红的事情,没想到在这事儿上牵扯了那么多的时间。

    “现在说点别的事吧,各位亲爱的股东,咱们《真玉坊》遇到难处了,如果解决不了的话,恐怕就要关门大吉了。”

    秦风的这番话并没有夸大,他做的是玉器终端销售,没有商品,那真的是要关门的,不过刚刚得到数十万的红利,秦风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那哥几个都瞪大了眼睛。

    “秦风,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么赚钱,怎么可能倒闭呢?”莘南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这小子今天是说话大喘气,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秦风,有人找麻烦?是官面上的还是道上的?”

    李然却是理解错了秦风的话,眼睛一瞪,说道:“不管是哪面的人,哥哥我负责摆平,妈的,看到肥肉就想吃,也不知道有没有那好牙口。”

    在京城里的确是有这么一帮子人,靠着家族的势力,在很多赚钱的生意上都想沾一脚,吃相很是难看,李然还以为秦风是遇到这些人了呢

    “然哥,没有的事,您误会了。”

    秦风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是这档子事,是咱们店里,快要断货了……”

    都是店里的股东,秦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将这八天来的销售情况和众人说了一遍,也把店里商品的库存告诉了他们。

    秦风最后说道:“过年的时候潘家园会搞民俗游园会,那时候恐怕还是个销售高峰,店里最少要再准备两千万的货,不然到时候真是要断货了,大家有什么办法都想想吧……”

    距离过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而现在的库存仅够维持到过年,如果到时因为无货可卖而关门的话,那可真要成为京城古玩行最大的笑话了。

    听到秦风这话,众人都认真了起来,冯永康想了一下,说道:“秦风,我爸和疆省的一些玉矿关系不错,咱们拿现金去,原料应该问题不大。”

    “老冯,现在不是玉石原料的问题,那个我也有办法。”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知道我师兄是管着玉石鉴定评测的,他在疆省也有关系,关键是原料制作成成品,这一个月的时间根本就不够!”

    这一个星期秦风也没闲着,除了和方雅志磨嘴皮子之外,也找了柳会长,想在他哪里得到一些帮助。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柳会长虽然能帮他联系疆省的朋友,不过将原石变成饰品,却不是段时间内能做到的。

    尤其是秦风要求很高,他所需要的全都是精品,在质量上不能出任何的瑕疵,就是柳会长对此也感觉束手无策。

    “秦风,要不这样,我家里也做玉石生意,让我爸先把家里的玉器拿出来吧。

    朱凯沉吟了一下,说道:“先撑过这段时间,然后同步去联系原石并且开始制作咱们自己的品牌玉器,这些只要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就不用担心货源的问题了。”

    要说秦风拉这些人入股还是有道理的,就像是冯永康和朱凯,一个在原石上有关系,另外一个更是能暂时提供货源,并非是一无是处的。

    “老朱,朱叔叔那里能供多少货?”、

    秦风闻言一喜,他前段时间去联系津天的二手商,但是那边只能提供两三百万的货源,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现在秦风已经不想着赚多少钱了,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说。

    朱凯想了想,说道:“我爸在那边还有点影响力,他自己货不够,还能从别人那里盘过来一些,具体的我要和老爸通个电话才能定·……”

    秦风仲手从怀里掏出了手机,说道:“现在就打,要是能定下来,让轩子马上跟你回去!”

    朱凯知道事情挺急,接过手机当着众人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用豫省话叽里咕噜的和老爸沟通了起来,说到兴奋的地方就差手舞足蹈了。

    “秦风,我爸不信。”

    挂断电话后,朱凯一脸的沮丧,开口说道:“我爸说了,你……你要是真能八天卖出去两千万的货,他库存的那些宝贝全都白送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凯的脸色有些古怪,旁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老爸这些年收藏了不少好玉,论起价值也有好几千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