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分红(上)

第二百七十五章 分红(上)

    !“赚钱竟然也有烦恼?”!

    小胖子苦恼的用手抓着头发,现在可不是十几年前计划经济那会了,在这个市场为王的时代,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居然还有没东西卖的苦恼。

    将那小本子扔到了一边,谢轩看向秦风,说道:“风哥,和田玉那边是您的进货渠道,能不能先周转过来一批货啊?”

    “我也没想到生意那么好啊?”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找的是以前津天的商家,算是二手,先不说咱们这中间的差价会吃亏,那家估计也没这么大的量······”

    秦风沉吟了一下,说道:“想要进货,最好还是和疆省那边直接联系,咱们可以买原石料子加工,这样也能保证玉器的品质······”

    靠着玉石买卖吃饭的人有很多,但细分下来,却是只有三种,一种是经营玉石原石的,他们只卖开采出来并未未经加工的石头,也没称之为原石商人。

    第二种是雕琢工艺环节,也可以称之为匠人,他们每天也都是和玉石打交道,但并不参与到玉石的买卖当中,只是赚个手艺钱。

    至于第三种人,就是像秦风这样开店的终端销售商了,这个环节是直接面向客户的,利润也是三个环节中最大的。

    但同样,终端销售商所受到的限制也是最多的,无论是原石价格变动,或者手工雕琢匠人的稀缺,都会对销售商带来很大的影响。

    在第二和第三环节之间,还有一个批发商的群体,他们购买原石加工成饰品后,直接批发给出售玉器的店铺,从中赚取一些差价。

    一般稍微有点实力的玉石商人们,是不会考虑走批发商线路的,也就是秦风开业时间太紧,才从他们手上拿了一批货。

    现在秦风就是想甩掉这个中间环节直接从疆省买进玉石,然后找一个工艺精湛的玉石厂合作,为自家的《真玉坊》提供货源,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风哥咱们在疆省可没什么关系啊,听说那边的玉石矿脉被人垄断的很厉害。”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皱起了眉头,忽然眼睛一亮,说道:“对了,今儿来的那个孙老板,好像在疆省人脉挺广的要不······咱们要他给拉个线?”

    九十年代做生意,还都讲个人情,有人介绍和自己找上门去拿到的价格肯定是不一样的。

    “姓孙的?他不在背后诋毁就不错了。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俗话说同行是冤家,秦风的《真玉坊》今儿销售如此火爆,恐怕那些经营玉石的老板们,早就妒火中烧了。

    “那怎么办啊,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小胖子眼珠子一转,露出凶色,恶狠狠的骂道:“妈的,要不然让远子哥带几个人去吓唬吓唬他们?”

    “少动那些心思。”

    秦风一巴掌拍在了谢轩的头上说道:“行有行规,做生意挤兑人那是本事,你要是敢用别的手段早晚会被同行联合起来排斥出这个圈子的。”

    今儿才和齐功一番长谈,秦风也是决定将这《真玉坊》当做正经生意来经营的,他自然不许谢轩瞎胡阄了。

    “风哥那就眼瞅着咱们卖断货?”

    谢轩虽然聪颖,但当年的《文宝斋》只是个小店,甚至连个伙计都没有,和现在的《真玉坊》根本就没法比。

    “轩子,你也别急,事情总是有办法的,咱们那些货不是还能撑一个月嘛……”

    秦风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把那些货的售价再提高两成,看看这几天的销量怎么样另外我找老冯和老朱,他们家里都是做古玩买卖的,在疆省说不定就有些关系……”

    秦风以前曾经问过冯永康和朱凯,这二人家里一个是经营字画陶瓷器的,一个是做青铜器和杂项的,与玉石的关系都不大。

    但古玩行是相通,不做这买卖,未必就没那关系,不管怎么说冯永康和朱凯都是《真玉坊》的股东,眼下遇到难处,也不能袖手不离吧?

    如果这二人都没门路的话,秦风就打算去找韦华了,以韦华在商界和政界的关系人脉,相信在疆省肯定能找到门路的。

    秦风想了一下,又说道:“轩子,这几天你多注意观察,在那些营业员里挑一个出来当店长,以后你这掌柜的是要四处跑的,不能总是呆在店里。”

    《真玉坊》和别的古玩店不太一样,是只卖不收,所以也没什么需要谢轩这大掌柜掌眼的地方,他这段时间工作的重心,主要就是组织货源。

    “风哥,我明白了……”

    谢轩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看上了店里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女孩,也就是《雅致斋》的前店长,只是一直没敢和秦风提罢了。

    “对了,轩子,还有个事。”!

    秦风忽然想起件事来,说道:“我跟着齐老读研之后,在学校的时间就少了,以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四九城这边,你在那附近寻摸套四合院,到时候也能把大黄给带过来……”

    前几天的考试,对秦风没有任何问题,过完年之后,他就要跟着齐功开始做故宫博物院文物的修复项目,每天再往京大跑就有点远了。

    另外谢轩在潘家园上班,整日里住酒店也不是办法,倒不如早点安顿下来,买套宅子李天远也能住过去,兄弟几个住在一起倒是也方便。

    “风哥,这事儿好办,您想买个什么样价位的?”

    谢轩点了点头,他也早就想买房子了,因为住酒店虽然方便,但地方实在是太小,每天呆在里面感觉有些压抑的。

    “挑个大点的买……”

    秦风笑道:“轩子,你没看到吗,现在老城改造,四合院被扒掉不少,以后肯定会增值的,现在入手一准没错。”

    “好,风哥,我明儿就去办这事儿,年前买房子便宜。”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有房才算有家,从津天到京城后一直都是租房子住,谢轩等人都有种飘荡不定的感觉,现在听到秦风要买房子,他比《真玉坊》今儿生意火爆还要兴奋。

    “行了,早点休息吧,明儿看看店里的生意怎么样?”秦风今天喝了不少酒,这会酒意上涌,再也撑不住了,连澡都没洗就倒头睡去。

    情况比秦风所预料的要好一些,虽然第二天是周一,潘家园内没了摊市,人流量也小了许多,但是《真玉坊》整整一天的销售额,还是高达百万。

    这却是因为昨儿《真玉坊》假一赔十和可以回购的宣传起了效果,京城里一些玉石收藏的玩家们前来消费了,将店里的精品买走了不少。

    不过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店里的生意却是下降了很多,一天的销售额只有二十多万,往后几天中,一直都维持着这个数字。

    但是到了周六,随着摊市的开放,《真玉坊》的生意一下子又变得火爆了起来,周六一天卖出了六百万的玉器,而周日更是销售出了七百万。

    这样算下来,《真玉坊》开业八天的时间里,销售额竟然高达两千万之巨,其中刨去成本和各种开支,纯利润居然有一千二百万。

    这个数字统计出来后,让秦风和谢轩几乎是彻夜未眠,他们从来都没想过,在方雅志眼中被视为鸡肋的店子,竟然成了他们手中的聚宝盆。

    在第二个周一到来的时候,秦风就将李然等人聚集了起来,原本已经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过年的朱凯也被秦风拦下了,他准备召开了一个股东会议。

    在《真玉坊》二楼的小会客厅里,此时坐满了人,除了韦涵菲去维也纳参加一场音乐会之外,《真玉坊》的股东算是到齐了。

    “秦风,到底有什么事情啊,我这过年忙着呢。”

    李然一脸不爽的瞪着秦风,他在家族里虽然不怎么受重视,但年前还是要在各个世家相互走动,代表长辈去看望一些不太重要的关系,忙的连陪女朋友的时间都没了。

    “就是啊,秦风,春运啊,哥们好不容易买到的火车票,就这么废了?”

    朱凯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来,从他问家里要了二十多万入股《真玉坊》之后,朱凯的生活水平就直线下降。

    按照他那山西老财老爹的话说,既然儿子投资做生意了,日后家里就不给生活费和零花钱了,害得朱凯排了一夜的队才买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而且还是站票。

    “朱老板,不就是一张火车票吗?”谢轩给朱凯的小气很是不以为然,笑道:“今儿这会开完,你就能坐飞机回去了。”

    “老板个屁啊······”朱凯一瞪眼睛,继而唉声叹气道:“哥哥我现在兜里比脸还干净,就他娘的剩下几个钢了。”

    “老朱,轩子说的没错,今儿找你们来,是有两件事。”

    秦风接过朱凯的话,说道:“第一件事嘛,就是需要你们帮忙扩展货源,这是事关咱们真玉坊生死存亡的事情。”

    朱凯这会就想着怎么回家了,没等秦风说完,连忙问道:“那第二件呢?和我的飞机票有关?”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老朱,答对了,第二件事,就是分红!”

    “分红?这才开业多久啊?”秦风话声一落,那哥几个顿时面面相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