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生意兴隆(下)

第二百七十四章 生意兴隆(下)

    !有齐老爷子在,原本一些没来参加开业典礼的人,也是后补上了红包,跟着秦风一行人去到了饭店。

    这也导致到了饭店后,临时就加多了几桌,除了琉璃厂那边的几家百年老店之外,在潘家园有头有脸的古玩商,几乎都到齐了。

    酒席开始之前,秦风又对众人的到来表示了感谢,开席之后,更是到各桌敬酒,气氛倒是也很融洽。

    韦华和一帮子世家弟子们吃了一半就退席了,唯有齐老爷子带着一帮弟子硬是坐到了最后,很明显的表达出了为秦风撑腰的意思。

    “小柳,你去外面等我,我和秦风说几句话······”

    在酒席结束后,秦风将众人一一送走,回到酒店的包厢,刚好听到齐老爷子在往外赶着他那些弟子。

    “好······”柳会长点了点头,说道:“老师,您要注意点身体,今儿可是忙了一上午了。”

    老师对秦风这个关门弟子的宠爱,一众弟子均是看在了眼里,不过当年齐功对他们也是提携有加,倒是没人因此而去妒恨秦风。

    “先生,您辛苦了。”

    秦风不知道老师要对自己说什么,先是叫服务员撤下了酒席,然后泡上了一壶清茶,恭恭敬敬的给齐老爷子端上了一杯。

    在之前和齐老爷子论°交的时候,秦风自觉辈分高,心底对老人还有点不以为然,但是经过一些事情后,他发自内心的对面前这位老人生出尊重的感觉来。

    生出这种感觉,倒不是说因为齐功帮助了秦风,而是老爷子那种完全出自真心的维护,让七八岁之后就没有感受过亲情的秦风感动了。

    接过了秦风递来的茶水,齐功叹了口气,说道:“秦风,说实话教你本事的那位学究天人,我真的是没什么可教你的,这声老师,老头子我惭愧啊……”

    在传出收秦风为弟子的消息后齐功也曾经有几次专门将秦风叫到家里,想传授给他一些玉石字画鉴定与修复的知识。

    但是让齐老爷子没想到的是,秦风在这些专业上的造诣,丝毫不比他差不说,竟然还犹有过之,当时把个老爷子给震惊的不轻。

    “先生,不能这么说授艺固然是恩师,但别的东西,却是教都教不来的。”

    听到齐功的话后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老师身上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这就足够了……”

    “我一生无为,哪里教得你那些啊。”

    老爷子哑然失笑,摆了摆手说道:“秦风,我知道你所学的东西很琐杂,各门各派均有涉猎,但老师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除了在学术上的造诣之外齐功最被人推崇的地方,就是谦逊。

    老爷子从来都不以自己为权威的身份和地位与人交流,不管是走卒贩夫还是高官显贵齐功向来都很尊重别人的意见。

    “老师,您说······”听到齐功的话后,秦风端坐起了身子将两手放在了膝盖上。

    “秦风啊,我那位宗亲,所会的可不仅仅是这古玩行里的东西,在奇门江湖上,他一定也是个人物,他的那些本事,也都传承给你了吧?”

    齐功其实和载见面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每次见面,载都是一身杀气尤其是第二次的时候更是身负重伤,在他住所足足养了一个多月。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老师,没错,师父他老人家所学甚广,我也只学到了一二……”

    从外八门的各门技艺上而言,秦风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但是载在江湖门道上的经验,却是远非他所能比的,这也是现在秦风所欠缺的东西。

    “我不敢评价那位宗亲,但是我总觉得他老人家的所行,并非大道……”

    齐老爷子的面容变得肃穆了起来,开口说道:“秦风,你虽然天资聪颖、少年老成,但在处世上,却显得有点不够光明磊落,老师直言,还希望你不要生气!”

    “老师,没事,您接着说。”

    秦风摇了摇头,他知道齐功所说的都是事实,因为自己所学的那些外八门技艺,就没一种是光明正大的,全都是些见不得光的本事。

    “好,那我就说了。”

    齐功看着秦风,说道:“做事可以讲手段,但是做人,一定要堂堂正正,遇事可用阳谋而不可用阴谋,否则长此以往,心性也就变得狭隘了……

    成大事者,必有大胸襟,秦风你自幼孤苦,但心性尚未被泯灭,仍然有一颗赤子之心,老师希望你能走正道,行正事,成为真正被人敬仰的人!”

    和秦风几次深谈后,齐功也了解到了一些他的身世,今儿见到秦风发展如此之快,老爷子不用想就知道,他所用的手段,肯定有些偏激。

    为人处世,有时候是不得已需要用上一些手段的,齐功对此并不排斥,但是他怕秦风沉迷在这种不劳而获的快感之中,这才出言提点了秦风那么多。

    “老师,让我想想……”

    听到齐功的话后,秦风一时有些愕然,他这段时间顺风顺水,不但拆迁公司走上了正轨,开锁公司做的也不错。

    至于真玉坊,更是秦风的得意之作,这家他占据了百分之六十以上股份的古玩店,可是秦风绞尽了脑汁,用了不少手段才拿下来的。

    所以这段时间秦风的确有种志得意满的感觉,似乎感觉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难得了他的事情,耳边听到的也尽是些赞扬的声音。

    如果不是齐功的这番话,秦风还真有些飘飘然了,毕竟他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能挨得住艰苦的日子,但未必能顶得住夸奖和赞美的侵蚀。

    齐功的话却是像个警钟一般在秦风耳边敲响,让他那颗有些浮躁的心,一下子变得平静了下来。

    因为老爷子说的没错,外八门的技艺,终究不是正道可以用,但却不能沉迷,当初载也是反复对秦风交代过的。

    “老师,我明白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将胸中浮躁之气尽数吐出后,秦风脸上露出微笑,说道:“老师,我知道以后怎么做了,您放心吧······”

    “那就好,老师放心了!”

    齐功并不是迂腐的人,他并不想改变秦风的思想只要能在其走上歧路的时候将他点醒,齐功也就算是尽到了老师的责任。

    “行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打理那家店吧,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齐功说着话站起身来,他性喜安静,今儿这闹腾了一上午,老人确实也感觉有些受不了了。

    “老师,我送您……”

    秦风连忙起身,将老爷子搀扶出了包厢,柳会长等人却是等在酒店大堂处他们今儿接来的老师,自然还要回去的。!

    看着老师上了车,秦风并没有回潘家园·而是返身回到酒店要了一间茶室。

    在和齐功谈话后,秦风不想马上就进入到真玉坊那吵杂的环境里,而是需要安静的空间·去思考这段时间所做的那些事情,有什么得失过错。

    这一想,秦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发现,自己这段时日的确有点太过依靠歪门邪道了,从做局逼走聂天宝到盘下店子,几乎没有一件能拿得上台面的事情。

    “事情·可以做,但心……不能膨胀!”

    想了良久之后·秦风在心里下了一个决断,他毕竟和齐功不是一个道上的人,不可能按照他安排的路去走。

    俗话说一入江湖路,再无回头时,秦风的出身和幼年的经历,注定他要走的路,和绝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也不能以常理视之。

    直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秦风才回到了《真玉坊》,这会潘家园已经关门了,各家各户也都收档了。

    秦风进到店里的时候,谢轩正似模似样的给那十来个女店员训着话,而且何金龙和苗六指的人也都没走,似乎在等秦风回来呢。

    “行了,今儿大家辛苦了,等到月底的时候,每个人都加发一千块钱奖金…···”

    见到秦风回来,谢轩连忙结束了他的训话,迎上来说道:“风哥,都招待完了?”

    “招待完了,轩子,怎么下班那么早啊?”虽然说冬天天黑的早,但四点就关门,秦风还是觉得有些早。

    “风哥,潘家园都这样。”谢轩往周围指了下,说道:“夏天八点冬天四点,就是不关门,这会也没什么人了。”

    正如谢轩所说,整个潘家园都关门了,他们这店开着也没什么意义,现在店里除了营业员和何金龙苗六指那些人之外,再无一个客人了。

    “老何,老于,今儿辛苦大家了,晚上咱们好好喝一顿,不醉无归

    为了维护店里的秩序,何金龙等人都没跟着秦风去饭店,中午只是随便买了个盒饭对付了一下,这让秦风很是感到过意不去。

    等营业员下班后,秦风带着何金龙一众人,在潘家园附近找了饭店吃喝起来,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钟,秦风才和谢轩醉醺醺的回到了所住的酒店。

    学校考试完之后也没什么课上了,秦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在和谢轩住在酒店里,只是偶尔才回一趟学校。

    “嘿嘿,风哥,咱们发财啦…···”

    洗了把脸精神了点的谢轩,拉住了秦风傻笑了起来,那口水都快从嘴角滴下来了。

    “轩子,瞧你那点儿出息,一天能卖多少钱啊?至于这么兴奋吗?”

    秦风用手揉了揉太阳穴,那帮子关东大汉的确能喝,在车轮战之下,就连他差点都趴下了,这会只感觉脑袋疼,就想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谢轩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小本子,偷偷看了一眼,神秘兮兮的说道:“风哥,您猜猜咱们今儿卖了多少钱的货?”

    “五十万?”

    秦风随口说了个数字,他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已经有人签单买东西了,店里的玩意那么贵,只要卖上个二三十件,应该就有三五十万的收入了。

    “风哥,五十万后面,您再加个零!”

    谢轩拿出本子又看了一下,生怕是自己看花了眼,因为当他最终统计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可是在自个儿大腿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五……五百万?!”

    饶是秦风已经将营业额往高了想了,还是被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那酒劲顿时也清醒了大半,一下午的营业额有五百万,那要是一个月,岂不是要上亿了?

    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秦风就自嘲的笑了起来,他这却是有些想当然了。

    要知道,潘家园只是周末才开摊市,同时也是人气最兴旺的时候,平时潘家园是没有那么多游客聚集的。

    也就是说,一个月中最多有八天这样的好光景,不过即使如此换算下来,《真玉坊》一月的营业额也能高达数十万,这个数字让秦风也是怦然心动。

    “轩子,说说什么玉石的销售最高?”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让自个儿冷静了下来。

    膨胀太快对于《真玉坊》来说,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因为《真玉坊》的底蕴太薄弱了,其中大部分的玉石,甚至还是帮方雅志代卖的。

    “翡翠,风哥,咱们不是压了方老板一千多万的货吗?今儿就足足卖出去了四百万!”

    谢轩兴奋的说道:“翡翠的色彩瑰丽,那些游客们都很喜欢,有个人甚至话了四十多万买了一套饰品,说是回家送老婆的······”

    “轩子,先别激动。”

    秦风打断了谢轩的话,说道:“你计算一下,四百多万的翡翠需要分给方雅志多少,咱们又能剩下多少利润?”

    “两百万,风哥,咱们和姓方的说好的,这些翡翠都是半价进货的。”

    谢轩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一上课就想睡觉,但是做起生意来,那算盘可是打的很精明,脑筋一转就说出了个数字。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那些软玉大多都是两折进货的,这样算起来,咱们今儿进账差不多就有三百万了?”

    玉石行当里的利润,那都是成倍或者数倍来计算的,就是那些卖十块钱的玩意儿,说不定老板都能赚八块,秦风的定价还是比较厚道的。

    “对,风哥,要是以后都能这样,咱们不是发大财了?”

    谢轩忙不迭的点着头,他现在都恨不得那把刀架在潘家园管理人员的脖子上,让他们天天开摊市。

    “轩子,你想过没有,咱们手上剩下的货,还够这么卖几次的?”

    秦风虽然喝了酒,但脑子并不糊涂,看到谢轩兴奋的样子,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方雅志押的翡翠,大概有一千多万,算成销售价就是两千万,今儿一天就卖掉了四百万,留下的那些,也不过就是一个月的库存。

    而由于资金的限制,秦风并没有进多少软玉饰品,手头上一共就一百来万的货,怕是都支撑不到过年,因为年前肯定是玉石饰品的销售旺季。

    “这······这生意兴隆,也……也他娘的不是件好事啊?”

    谢轩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顿时傻眼了,因为按照这种速度下去,用不了一个月,他们就要面临无货可卖的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