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有客到(下)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有客到(下)

    !“秦风,怎么说你也算是津天出去的,店铺开业,也不知道给我老常说一声?”

    常翔凤个头不是很高,但站在那里自有一股威势,在门口迎客的鲁五虽然也是江湖中人,不过和常翔凤比起来,却是逊色多了。

    “秦风,胡局长也让我帮你带了点礼物,他说自己不方便来。”

    阿彪将两份厚厚的红包递到秦风手上,笑道:“秦老弟这店子遮挡的严严实实,里面指不定藏了什么好东西,常爷,咱们进去看看吧……”

    “请,两位里面请……”

    秦风接过了红包,用手一捏就知道,每个红包里面最少放了一万块钱,他知道这是胡大哥不方便过来,只能用钱表达一些心意了。

    在将二人往店里让的时候,拿着红包的秦风,心头也有些感慨。

    他虽然曾经遭受过不少苦难,但也得遇过很多贵人,像是仓州刘家,还有胡保国以及师父载等人,都是真心维护于他的人。

    如果没有这些人,秦风根本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生活,他的人生轨迹或许早就偏离到别的地方去了。

    在把二人往店里让,走过门口鲁五身边的时候,鲁五低声在秦风耳边问道:“秦爷,这老头是谁啊?”

    鲁五是江湖中人,刚才见到常翔凤的第一眼,就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江湖味,只不过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就是何金龙与之相比也是稍逊三分。

    秦风也没隐瞒,低声说道:“津天道上大佬,常翔凤常四爷……”

    “原来是他,怪不得,怪不得呀……”听到秦风的话后,鲁五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他没想到来的居然是这位主。

    要知道,何金龙虽然极少出关东·但对国内各个地盘上的江湖大佬,还是知道的,常翔凤盘踞京津等地二十多年,名声却是要比偏居一隅的何金龙大的多了。

    “现在的江湖·真和以前不一样了…···”

    进入到店中后,秦风发现,常翔凤竟然交游甚广,和韦华以及齐老爷子都认识,就连那些开古玩店的老板们,也有一半纷纷向他打着招呼。

    秦风不知道的是,京津两地原本就是一脉相连·常翔凤在京城也是生意众多,当年的背景更是通天,就连韦华也要卖其几分面子而不敢轻易得罪的。

    至于那些纨绔子弟们·倒是有一大半都去常翔凤的斗狗场里玩过,陶军更是和其熟悉的很,嘻嘻哈哈的打起了招呼。

    其实秦风心中惊讶,常翔凤心中的震惊比其更有过之,他可是深知这些世家子弟们在京城能量的,秦风能和他们交好,在京城里怕是能横着走了。

    等常翔凤和那些老朋友们打过招呼后,秦风将他介绍给了苗六指与何金龙,这三位才算是真正的江湖人·几句话一寒暄,顿时熟悉了起来。

    “风哥,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吧?”

    到了十一点五十分的时候,小胖子一头大汗的挤到了秦风的身边,作为这家玉石店台面上的大掌柜·谢轩自然没闲着,一直在和那些同行们套着近乎。

    “可以了,轩子,你让人把剪彩的东西都准备好。”

    秦风看了下时间,站到了店铺中间,大声说道:“各位领导、长辈和亲朋,很感谢大家能来参加小店的开业仪式·还请诸位移步,咱们的开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秦风话声一落·原本坐在店铺各处的人都纷纷站起身往外面走去,何金龙的手下在帮忙疏导着。

    而店里的营业员们,则是和冯永康等人一起动手,将散乱摆放着的椅子板凳都给收了起来,因为典礼过后,店铺就要开业迎客了。

    临近中午,正是潘家园人气最旺盛的时候。

    而店铺外面蒙着的黑色布帘和摆放着的七八十个花篮,更是让游客们好奇不已,待见到有人从店里出来,顿时一窝蜂的将店铺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哎,是《四宝斋》的周老板。”

    “那不是《荣宝斋》的二掌柜吗?”

    “哎呦,那······那个人是齐老爷子呀,这究竟是谁的店开业?”

    围观的人不仅是游客,还有许多在潘家园做生意的小老板们,眼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人从店里走出来,一阵阵议论声也随之响起。

    等到齐功在秦风的搀扶下出来之后,场面顿时沸腾了,因为老爷子虽然为人和善有求必应,但却是极少出现在这种商业活动之中。

    这也就是所谓的名人效应,齐老爷子露一次面,对秦风的这家店而言,其效果怕是连那些当红影星都无法与之相比的,估计用不了几天就能传遍整个古玩行。!

    “这家店听说是犯了剪刀煞的风水局,才被方老板转让的,不知道新老板怎么破呀?”

    “就是,如果破不了那个风水局,就算是请来齐老爷子也没用……”

    “别替古人操心啦,别人既然敢干,自然是有办法的······”

    有关于前《雅致斋》剪刀煞的传闻,也被人提起议论了起来,但凡玩古董的,基本上都笃信风水。

    否则京城古玩行当里的有钱人多的是,方雅志这家店早就被人盘下来了,还能等得到秦风来占这个便宜吗?

    听到这些话,秦风心中一阵冷笑,有没有剪刀煞,谁还能比他更清楚?

    不过秦风也懒得解释,他之前在店里说的那些话,相信很快就能传出去的,而且只要店铺开业后生意好起来,什么样的传言都会不攻自破的。

    “感谢朋友们能在百忙之中参加小店的开业典礼······”

    九八年这会,礼庆公司还没怎么兴起,秦风拿了个话筒站到店铺的牌匾下面,也没废话,直接说道:“下面,有请德高望重的齐先生……等人,开始剪彩……”

    秦风所请上台剪彩的人,除了齐老爷子之外,还有韦华、常翔凤、周立洪以及柳会长一些有头面的人物。

    至于陶军李然等人,也都被秦风请了上去,反正店铺门口够宽广,站上十几个人也不显得拥挤,当然,最先读到名字的人,都是站在最中间位置的。

    等到众人站好后,几位穿着旗袍的女孩,将一根中间打着结的长绸缎和剪刀交到了诸人的手上。

    随着鞭炮声的响起,各人拿着手中的剪刀剪断了绸缎,这开业典礼最重要的步骤之一就算是完成了。

    “秦风,这揭匾可是要你自己来的…···”

    剪彩结束后,周立洪看向了秦风,说老实话,就连他也不知道秦风究竟给这家店起了个什么名字,心中着实好奇的很。

    “好,轩子,来,咱们俩一起来揭匾······”

    秦风点了点头,招呼谢轩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大门的正下方,抬头处就是被一块红色绸缎遮挡起来的宽大门匾。

    秦风喊小胖子一起来揭匾,也是有其用意的,因为日后主持店铺工作的人,还是谢轩,他的这个举动却是要给谢轩增加一些存在感。

    “一、二、三,揭匾……”

    随着秦风口中的喊声,他和谢轩同时抓住了门匾上垂下来的两根绳条,微微一用力,那遮盖在牌匾上的绸缎,顿时被拉了下来。

    “真玉坊……”

    “这名字一般啊。”

    “敢称真玉,可是需要点胆量的……”

    “哎,下面还有两个小字,秦氏,合起来不是秦氏真玉坊吗?”

    当绸缎飘落后,一块老檀木牌匾上,出现了三个鎏金大字“真玉坊”,字体消瘦有力,场内很多人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正是齐老爷子的手笔。

    “各位,今儿真玉坊是第一天开业,所有的商品,都九折优惠……”

    揭匾过后,秦风拿过话筒,大声说道:“我可以代表真玉坊的各位股东向朋友们承诺,所有真玉坊出品的玉器,终生都享受假一赔十的待遇……”

    秦风此话一出,场内不少人都变了脸色,秦风的这一句承诺太狠了,可谓是开启了行业先例,国内那么多的玉石商人,也没见谁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自个儿的玉石全是真的。

    要知道,玉石造假,可是古玩行中自古就有之的,这也是很多普通老百姓宁愿去买黄金饰品,也不愿意买玉石的原因,追其根源,就是怕买到假货。

    秦风当着众人许下了这个承诺,等于是打消了消费者们的顾虑,只要他能说到做到,恐怕《真玉坊》的生意想差都难。

    只不过道理虽然很简单,但很多经营玉石的老板,还是不敢像秦风这般许下承诺,自家知道自家事,哪个玉石店里没干过用俄罗斯玉冒充和田玉的事情啊?

    “各位不买也没关系,可以到店里看一下玉石的起源和发展,了解一下玉石的相关知识……”

    秦风说着话让开了大门,与此同时,一直被蒙在店外玻璃上的布帘,也都被取了下来,明亮富丽的店铺内景,顿时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前文说过,能外出旅游的人,手上还是有点闲钱的,听到秦风的承诺后,那些观望已久的游客们,顿时蜂拥进入到了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