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七十章 有客到(上)

第二百七十章 有客到(上)

    !“各位,秦某人虽然年轻,但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风水不好的店铺,我自然是不敢要的。”

    看到众人脸上还有惊疑不信的神色,起点高声说道:“就为了修改这家店的风水,秦某花高价请了港岛最著名的大风水师,整整花了三四百万,总算是将风水格局改变过来了,各位要是不相信,尽可以找风水师去看嘛。”

    秦风之所以敢如此说,那是因为他这个所谓的港岛最著名的大风水师,所摆出来的确实是最正宗的五行风水阵法,可破解一切煞气。

    所以从专业上来说,秦风并不怕人上门查看,他知道那些风水师即使不会布置五行风水阵,但也应该能看出来些端倪,这座奇门中的阵法可是大大有名的。

    另外秦风还扯出了一个根本就莫须有的港岛大风水师来,这就让京城的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大师”要收敛一些,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对于可能摆出五行阵法的大师,这些风水师还是不敢得罪的。

    在上面所说的这些之外,秦风之所以说出三四百万的花费,就是想通过这些人的嘴,将这个数字传到方雅志的耳朵里。

    要知道,有时候自己手上的值钱物件要是卖便宜了,那会让人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秦风对方雅志这个赌性太大的人虽然有些看不上眼,但也不想平白的让他记恨自己。

    “我相信秦老弟的话。”

    在场面沉寂下来的时候,周立洪忽然大声说道:“虽然风水学说是发源于周易八卦等书籍,但各位朋友们,你们应该也都知道咱们国家这几十年的情况,就目前而言,的确是港岛等地的风水师比较出名的……”

    “还别说,我以前进这店总是感觉阴森森的,这次却是没有了。”

    “是啊,应该是煞气被消除掉了周老说的没错,港岛的风水师是很厉害。”

    “花费三四百万破解了剪刀煞的风水局,这个年轻人很有魄力啊,看来咱们古玩行又多个人物了……”

    周立洪所说的这番话虽然有点帮秦风吹捧的意思,不过他说的也都是事实,因为五十年前建国之后,国家对一些事物的观感,有点矫正过度,就像是孔孟学说,都被一竿子打死。

    至于风水算命先天卦数这些也都通通被归入了封建迷信的行列之中,而这种情况也愈演愈烈,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破四旧口号一经喊出一股浪潮马上席卷了全国。

    在这股浪潮中,种种诸如冲击寺院、古迹,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的行径多不胜数,甚至连一些僧尼也被强迫还俗,那些风水相师们,更是无立足之地。

    在这种情况下,反而和内地一墙之隔的港岛,将国内的许多传统文化保存了下来且先不论实用性与否和孰对孰错,至今港岛仍然在使用繁体字,保留着从右至左竖行阅读的习惯这也是国家古代文明的一部分。

    至于港岛的风水师,更是闻名整个东南亚,其中黄大仙寺庙的香火数十年如一日般的兴旺,几乎所有的港岛知名人士,在购房装修和公司开业之前,都会先寻找风水师堪舆地形。

    就连港岛的电影开拍之前,都会择选良辰吉日,然后祭上各种牲畜拜鬼神,才能开始拍摄可见港岛中的人对风水笃信的程度了。

    在这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风水相师,还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毕竟他们接触的那些豪富巨贾们也都不是傻子,没点真本事,也别想得到那些人的认可。

    所以秦风一提起港岛风水师,原本刻意来挑刺找麻烦的孙老板,都说不出什么来了,港岛大风水师花费三四百万所布下的风水格局,破解一个剪刀煞,却是绰绰有余的。

    “各位前辈,各位同行,秦某在古玩这行当里,算是后生晚辈,以后还要请大家多照拂一二。”

    见到孙老板没再起哄了,秦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这店经营的物件,和很多古玩店可能有些不同,因为我只卖精品和高端玉石饰品,相信与各位的生意不会有太大的冲突…···”

    “秦老板只经营高档玉石?”

    “大手笔啊,秦老板年纪轻轻,居然就如此大的气魄!”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咱们谁敢这么做呀?厉害,真是厉害……”

    在秦风说出那番话后,围在他身边的那些古玩商们,顿时沸腾了起来,一个个交头接耳之余,纷纷向秦风翘起了大拇指。

    按照秦风所说,他对自己这家店的定位,就是走的高端精品线路,低于一万以下的物品,在店里面根本就找不到,如此一来,就和潘家园的诸多玉石同行,分出了泾渭。

    作为国内最大的古玩集散地交易地,潘家园每天接待的人,大多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有过旅游经验的人可能都知道,很少有人会在景点区购买价格昂贵的物品。

    所以潘家园里各个经营玉石饰品的店铺,所卖的玉石基本上都是百八十元到三五千元不等,特别贵重的物品,他们根本不会摆在店铺柜台里销售,而是直接邀约一些老客户来购买。

    秦风给出了不经营普通玉石的承诺,顿时让这些玉石商人们将心放在了肚子里,不过他们嘴上虽然在吹捧着秦风,但心里却很是不以为然,对秦风的这种经营行为和方式,几乎没有几个人看好的。

    这种认知并非是无的放矢,这是众多玉石老板们长期以来总结出的经验,因为一年之中,他们店里也很难在散客里卖出哪怕一件价值十多万的贵重玉石,秦风店里摆卖了贵重物品,在他们看来,压根就没有卖出去的希望。

    商品卖不出去,岂不就意味着秦风生意做不下去?所以就连一开始挑刺的孙老板,也是真心实意的吹捧起了秦风,对于一个快要倒闭的玉石店来说孙老板还是能表现出足够的宽容。

    “哼,想看小爷的笑话?”秦风岂能看不出这些同行们的心思,当下心中冷笑,“等过上一年半载看看到时候笑的人是谁!”

    在决定打造精品高端店的时候,秦风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场内这些同行们的想法!风也曾经考虑过。!

    不过思虑再三,秦风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因为他如果经营中低档玉石,一来将会在潘家园树敌众多·成为所有做玉石老板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明枪暗箭防不胜防。

    二来就是,由于面积的原因·这家店铺每月的开销实在太大,经营中低档玉石饰品,恐怕连店铺正常的开销都赚不回来,到时反而会成为人们眼中的笑柄。

    但是经营高端玉石,却可以保证丰厚的利润空间,而且秦风还注意到了一个很多人都没关注的细节,那就是能外出旅游的人,在经济上还是有一定基础的。

    换言之,就是这些游客们其实是有消费能力的·他们之所以不愿意在景点区花大钱买东西,主要还是存了一个害怕买到假劣伪造的商品。

    只要秦风能解决这个问题,打消游客们的顾虑·将自己的店铺经营成高端诚信品牌,这个面对全国游客的市场,就将会对他开放′可想而知,那将会是多么大的一个消费群体?

    在不久之后,这些人就会为他们的短视而后悔,只不过在那时候,秦风的玉石店,宛然已经成为京城乃至全国都有名气的高档玉石专营店,这些人已经丧失了进军这个市场的最佳时机。

    “诸位老板·这是我弟弟谢轩,也是这家店的掌柜的·他在国外学过多年的珠宝玉石鉴定,希望日后诸位前辈能和他多多亲近。”

    秦风将穿着一身唐装的小胖子给拉了出来,毕竟日后主持这家店铺正常经营的还是谢轩,谢轩也不怯场,双手一抱拳团团作了个揖,表现的古风十足,倒是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秦爷,有客到······”刚把谢轩介绍给众人,门口就传来了鲁五的喊声,这小子虽然被秦风用筷子刺穿了双颊,但没伤到舌头,喊起话来仍然是中气十足。

    “嗯?还有谁会来?”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在京城的关系并不是很多,今儿李然有事没来,人到的应该是差不多了。

    正当秦风纳闷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挽着一位中年人走进了店子,看到迎上来的秦风,不由笑道:“我说秦老板,你这新店开业,怎么连我这股东都不喊了啊,幸亏我昨儿问了李叔叔······”

    “韦总,韦涵菲,您二位怎么来了?”

    看到这父女俩,秦风拍了下额头,他知道韦华在京城的身份地位,压根就没想着他能来,是以连请帖都没下。

    “秦老弟,你可是有点不讲究啊,这么大的一家店开业,也不给我说一声?”看着秦风,韦华不禁笑骂道:“怎么说你也是我那会所的特约鉴定师,竟然连个帖子都不给我下一个······”

    “爸,我和秦风是同学,你喊他老弟,那我叫他什么呀?”秦风尚未答话,一旁的韦涵菲不乐意了,老爸一声随口的称呼,却是将自己的辈分生生往下降了一辈。

    “秦风是齐老爷子的弟子,你当然得叫叔叔了。”

    韦华很严肃的看向女儿,他也打听过秦风的来历,虽然很欣赏这个年轻,但并不想让女儿和他有感情上的纠葛,刚才的那句秦老弟,是他故意拉高秦风辈分的,这当叔叔的总不好意思与侄女发生点什么吧?

    “咳咳,韦总,咱们各交各的,我哪儿敢让韦小姐叫叔叔啊?两位,开业的时间还没到,要不先到二楼休息一会?”看到父女二人就要争执起来,秦风连忙咳嗽了一声,将韦华父女两个往二楼让,那里有装修豪华的贵宾室,是专门用来接待大客户的。

    “不用,我怎么说也是古玩行的人啊,这里有很多老朋友的。

    韦华摆了摆手,径直往潘家园那一圈子人走了过去,笑道:“周老板,吴老板,最近生意兴隆啊?”

    “托您的福,生意还过得去。”

    周立洪等人确实认识韦华,不过和韦华打招呼的时候,姿态摆的却是很低,他们都知道韦华虽然也做古玩生意,但和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层面上的人。

    “那人是谁7气派好足啊。”

    “姓韦?古玩行没听说这号人物啊。”

    “你真是孤陋寡闻,前段时间的古玩会所知道不?那就是他开的,听说是京城韦家的后人……”

    有些不认识韦华的老板们,私下里相互打听了起来,于是有好事的消息灵通人士,将韦华的身份背景低声说了出来,这让众人说话的声音顿时低了几分,这却是韦家在京城的根基实在是太深厚了。

    韦华的女儿居然是这家店的股东,让许多想看热闹的人心中生出一丝不妙-来,以韦华在商界的身份,邀约三五好友在秦风店里买上一些玩意儿,也能让这家店支撑一段时间了。

    至于原本正坐在后花园里聊天的王赵两个局长,透过玻璃窗见到韦华后,脸上也是变了颜色,他们曾经在一次李家内部组织的宴会上,见过韦华。

    而当时韦华是由李家老爷子亲自陪同的,事后一打听,两位当时刚升任副厅的局长,也都知道了韦华的身份,只是以他们的身份,在那会和韦华还是搭不上话的。

    此刻在这里见到韦华,两人更是不敢怠慢,连忙从后花园里出去与韦华寒暄了起来,韦华自然是不记得这二人了,只是他与李家交好,对于李家这一系的官员,还是露出了几分笑脸。

    “秦老弟,怎么样了?开业典礼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吧?”

    有王赵两位局长陪同韦华,周立洪也解脱了出来,凑到秦风身边,说道:“老弟,你可真厉害,竟然连韦家的人都能请来,后面还有什么客人没有?”

    “哪里是我请来的?”

    秦风闻言看了下时间,苦笑道:“他们分明是不请自来,后面应该没有什么人来了,周老哥,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准时放炮揭匾开业!”

    “秦爷,有客到!”

    秦风话声未落,门口的鲁五又是一声吆喝,紧接着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群人将一个老者拥簇在中间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