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转让(上)

第二百六十五章 转让(上)

    !儿难得的出了太阳,坐在苗六指的小四合院中,晒着的太阳,听着炭烧泥红炉中开水烧沸的声音,令人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慵懒的感觉。

    “我也该整个这样的院子,看着破败,住起来实在是舒服啊。”

    晒着太阳,秦风直感觉浑身暖烘烘的,舒服的都快呻吟了起来,现在需要办理的几项事情都有了头绪,秦风真的在考虑置业的事情。

    现在不像以前了,跑江湖的人必须四海为家,秦风所要走的道路,并非是黑-道,而是介于黑白之间,他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居所。

    而且总是把大黄留在津天也不是办法,已经超过十岁的大黄也进入到了生命的晚年,秦风也想多陪陪它,最起码能让它经常见到自己。

    “买院子可别在这地儿买。”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说道:“昨儿金龙来了,说这里已经被规划到了拆迁范围内,恐怕两三年的功夫就要拆掉了,你要是想买,可以买在以前的内城去……”

    京城自明代朱棣建都后,形成了“里九外七皇城四”的建设格局。

    “里九外七皇城四”是指北京内城有九座城门,外城有七座城门,皇城有四座城门,内、外、皇城统一划分为东、西、南、北、中五个行政区。

    清代满族入关之后,推行民族歧视政策,将汉民全部驱至外城居住,腾出内城住八旗军队及所携家眷,直到清中期的时候,方有高级汉官被特赏内城居住,也就是俗称的四九城。

    而外七城则是鱼龙混杂,那里住的人都是穷困百姓,就像是苗六指现在所住的这院子,外墙都是黄土砌成的,远不如内九城四合院的青砖红瓦气派坚固。

    “等回头我让何金龙留意下吧。”

    秦风点了点头·他也听何金龙说了,由于早年修建的不合理,很多老四合院区脏乱破旧,已经影响到了京城的市容·也是往后几年重点清理的区域。

    不过在其中秦风也看到了商机,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四合院少了,保留下来的就弥足珍贵,现在多买一些,日后升值的空间会很大。

    “多瞅一套,我这儿估计也要搬……”闲扯了几句之后·苗六指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秦爷,按你说的,东西送到津天去了。

    “六指神偷果然还是六指神偷啊······”

    看着行动举止间颤颤巍巍·好像随时就可能行将就木的苗六指,秦风忍不住叹道:“警察满世界的在找线索,却是不知道你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呢……”

    说实话,玉器的事情,秦风本来是想让于鸿鹄出手的,但是他没想到,苗六指居然如此老而弥坚,压根就没告诉弟子,独自一人就将事情给办了。

    这就是苗六指谨慎的地方·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他都八十多的人了·不想再因此去吃牢饭,所以宁愿自个儿出手,也不愿意假手于那些徒子徒孙。

    “秦爷·那是警察不了解江湖。”

    苗六指用烧开了的水沏了一壶茶,摇了摇头说道:“人老了,胳膊腿不好用了,但脑子还没糊涂,听我师曾言,祖师在八十九岁高龄的时候,还曾经偷过王爷府呢。”

    燕子门在清末的时候·闯下过偌大的名声,由于门中所传的轻功和内功心法高深·很多江湖门派甚至不知道他们是盗门一脉,只以为是江湖同道呢。

    “老苗,这边的事情我也办好了。”

    秦风拿出了孟林写给自己的字条,说道:“让于鸿鹄拿着这东西去办理手续,然后找个热闹点的小区外面租个房子,公司就能开业了……”

    说是开锁公司,其实就是个铺面罢了,不过里面还可以经营一些门锁和五金产品,现如今到处都在发展房地产,如果做好了,这生意也能做强做大的。

    “秦爷,谢了,年代不同了,再吃盗门那碗饭,早晚要出事的。”

    看着纸条上的电话和名字,苗六指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他都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身家也足够养老,心中唯一牵挂的,就是那些个徒子徒孙而已。

    “老苗,思想工作要抓好,千万不能让他们见财起意啊。”

    秦风很郑重的叮嘱了一句,这件事他和孟林都承担了风险,万一出现个监守自盗的事情,那他日后也没脸出现在孟林面前了。

    “放心吧,秦爷,他们只开锁、不进门。”

    苗六指颤巍巍的给秦风倒了杯茶,说道:“门里断手的规矩不是摆设,早几年还因为私自藏钱断了一人手筋赶出门去,那些小子们是不敢忌的······”!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这越是江湖上的门派,规矩越是血腥残忍,别看小偷这一行当有些见不得光,但里面对犯忌之人的惩处,并不亚于一些江湖门派中所谓的三刀六洞。

    “还是教育为主,能过上安稳日子,他们也未必就惦记以前的生活。”

    秦风自然知道盗门行内的规矩,脸上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说道:“老苗,按理开锁公司我不该占股份的,不过怕你担心,我还是要两成的分子吧。”

    苗六指妥妥当当的帮秦风办好了这件事,筹办开锁公司的主意和人情,算是都还清了,正如秦风所言的那样,苗六指不再欠他什么。

    不过官面上的关系,都是秦风的,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参与进来,苗六指那边的人也不会安心,于是就要了两成的分子。

    苗六指脸上满是笑容,招呼秦风道:“喝茶,喝茶,看来我能过几年舒心日子喽。”

    “你的日子就舒心了,我还一屁股要忙的事情。”秦风刚端起茶碗,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你还年轻,就该忙一点,总比像我这个暮气沉沉的老头子好吧?”

    苗六指摆了摆手,说道:“看你那样子,肯定是好事临门,去办事吧,开锁公司的事情,我会让鸿鹄去办理的······”

    “成,老苗,那我就先告辞了。”

    秦风笑着向苗六指拱了拱手,拿着手机退出了院子,不过他一直都没接电话,走在那小巷子的时候,手机铃声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方老板,您也有着急的时候?”直到对方挂断了电话,秦风也没接听,而是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往朝阳医院的方向开了过去。

    不接电话,这是秦风故意要晾凉方雅志的,前段时间已经谈好的条件,由于聂天宝横插了一脚,方雅志一直在推脱秦风。

    但现在聂天宝灰溜溜的离开京城,方雅志的《雅致斋》怕是一时间再也没人接手,于是这老头估计又想起秦风来了。

    不过秦风刚上了出租车,手机又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开车的司机一直从倒车镜看秦风,搞得秦风只能按下了接听键。

    “我是秦风,哪位?”虽然知道是方老板的电话,秦风还是明知故问,这老头晾了自个儿很多天了,活该让他着急一会。

    “秦老弟,我是方雅志啊。”

    电话中方雅志的声音有些疲惫,“秦老弟,潘家园店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合适的话的,咱们找个时间把转让合同给签了吧?”

    其实原本方雅志是准备今儿出院的,因为他已经大致和聂天宝谈好了转让条件。

    虽然去掉了和秦风所谈的代销翡翠饰品那一条,但聂天宝愿意支付300万的装修费用,再加上近万的三年租金,等于一下子给方雅志带来了四百万的现金。

    这个条件要比秦风开出来的好了很多,方雅志甚至都让人拟定好了合同,准备一出院就和聂天宝签订。

    但是让方雅志没想到的是,就在一大早,聂天宝打电话来说他的玉器丢失,转让潘家园店的事情估计要缓一缓,当即就让方雅志血压升高,又躺在床上打起了吊针。

    而几个小时之前,聂天宝更是直接返回了石市,得到这个消息后,方雅志几乎对其完全不抱希望了,无奈之下,这才拨通了秦风的电话。

    “是方老板啊,您现在在哪儿呢?”

    秦风这是明知故问,因为昨儿他和周立洪通电话的时候,知道方雅志还没出院,相信聂天宝离开京城的事,又要让方雅志多住上几天。

    “我还能在哪?这身子骨不行了,还在医院呢。”

    方雅志闻言苦笑了起来,声音里甚至都带上了几分哀求,说道:“前段时间出了点别的事情,一直没顾上那店,老弟不会生气吧?”

    “哪儿能呢,方老板,我正好在这附近办事,一会就到医院去,你看可好?”

    秦风算是江湖人,而江湖上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做人留一线,方雅志想将店铺转让出高价也是人之常情,秦风没必要揪着不放的。

    “好,那我就等着老弟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方雅志心中顿时一松,总算秦风没有反悔,否则他那店再拖上几个月,方雅志真的是要无米下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