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涉案(上)

第二百六十二章 涉案(上)

    !“到景山公园。”送了何金龙下车后,秦风对出租车司了一个地址,正是苗六指所住的地方。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冬日的京城略见萧索,也没有日后的灯红酒绿和塞车,半个多小时过后,车子停在了那四合院区的巷子口处。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来到苗六指的门前,秦风连敲了六下,接着又是三下,这在道上是有说法的,连敲六下,指的是有朋自远方来,后面那三下,则是在说请开门。

    “来了,是哪位朋友?”秦风敲门声刚响起,院子里的灯就亮了起来,苗六指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老苗,是我……”秦风压低了嗓子喊了一句,他相信苗六指能听出自己的声音来。

    “是秦爷啊?”随着苗六指的声音,院门从里面打开了,苗六指披着件破棉袄站在了门前。

    “进来说话。”苗六指习惯性的往门外看了一眼,将秦风让了进去。

    “老苗,你都退出江湖那么久了,还怕有人上门寻仇?”看着苗六指的动作,秦风哑然失笑,这都八十多快入土的人了,居然还活得那么仔细。

    “秦爷,一入江湖路,再无回头时啊。”

    苗六指叹了口气,将秦风让进到了堂屋里,他倒是很会享受,屋里装修的很舒服,暖气彩电冰箱应有尽有,和外面破败的样子完全不同。

    秦风坐下后开口说道:“老苗,那事儿别急,这两天应该就有消息了。”

    虽然孟林答应了秦风帮忙办理开锁公司的事情,但是这几天一直都没来找秦风,不过秦风知道孟林那种人的脾性,他背后一定是已经开始运作了。

    “秦爷您办事,我一准安心。”

    苗六指颤颤巍巍的给秦风倒了杯水,笑眯眯的说道:“秦爷您今儿来,是有别的事情吧·夜半客上门,肯定不是好事儿?”

    “得,我就知道瞒不住您。”

    秦风从怀里掏出了个纸条,说道:“老苗·帮我走趟活,难度不大,对方不是道上的人,这个是地址……”

    从生出卖给聂天宝那套玉器主意起的时候,秦风准备让其鸡飞蛋打的,千门中的连环套,秦风虽然是第一次用·那也是得心应手。

    “酒店?”

    看着秦风纸条上的地址,苗六指皱起了眉头,说道:“秦爷·这个可是有点犯忌讳,我的人只偷包不撬锁,在那种地方事发的可能性太高了。”

    神偷之所以加个神字,说明其干的是技术活,像苗六指这样的经年老贼,对别门撬锁的那些小偷是很看不起的。

    更重要的是,一般好一点的酒店,都会使用上监控器,俗话说人过留声是好事·但贼过留影,那带来的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老苗,这事儿我不方便出手·不然也不会找你了,东西是一套玉器,放在一个锦盒里面的·你让于鸿鹄出手,干活的时候先把电停了。”

    秦风自然知道苗六指的忌讳,干脆将主意都帮他出好了。

    “好吧,秦爷,下次要是有活干,也找点技术含量高的。”

    苗六指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下来,倒是把秦风给逗乐了·敢情这老头嫌事情太简单,辱没了他的名声。

    回到了学校的秦风·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接连三天除了课堂图书馆与宿舍之外,就再没离开过校园了。

    当然,和外界的联系是必不可少的,何金龙在从会所离开的第二天,就分别去找了王局长和赵局长,拆迁公司资质的问题,已经由分局解决了。

    有了资质,何金龙的拆迁公司在金钱开道下,顺利的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并且已经在王赵二人分局里拿到了三个拆迁项目。

    由于第一个项目就是改造二环外的旧城,所以何金龙将公司地址就选在了第一个要拆迁的老区附近。

    本来何金龙打电话是想请秦风参加开业典礼,不过却是被秦风推掉了,只是说以后有时间会过去看看的。

    经过那天晚上与何金龙的相处,秦风知道这人虽然江湖气很重,但人情世故也是明白的,只要控制好手下的兄弟,经营个拆迁公司对他而言反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秦风没去,李天远却是过去了,听何金龙说第一天李天远就将他手下的那些人收拾了一顿,大家都是江湖汉子,李天远已经融入到了他们之中。

    除了拆迁公司的事情之外,秦风昨天晚上还接到了一个没头没尾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对方只说了两个字“成了”,马上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没通名报姓但是秦风知道,这是苗六指传来的消息,“成了”的噫自然就是得手了,想想这事儿由苗六指来操作,绝对是能做得天衣无缝的。

    现在唯一让秦风有些挂心的就是《雅致斋》的事情了,从前几天离开医院之后,方雅志再无消息,秦风虽然打过去几个电话,但方雅志一直都说需要再考虑一下。

    秦风也不着急,他知道聂天宝一定是在其中起了作用的,但是他算准了,方雅志今儿一定会来电话,因为他所依仗的聂天宝,此刻怕是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眼看着自己的计划都在一步步的实施着,所以这会在京大食堂吃着饭的秦风,胃口极好,叫了好几个菜狼吞虎咽着。

    “嗯?不是老方?”

    刚刚吃完饭,秦风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秦风走出食堂按下了接听键。

    “秦风?”一个略微有点低沉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林哥?咳,我还以为您把小弟给忘了呢。”

    听到对方的声音,秦风脸上露出了笑容,略微有些夸张的说道:“我就说不能啊,以林哥您的身份地位,答应小弟的事情怎么可能办不到呢?”

    “行了,你小子少跟我废话,我在你宿舍楼前了,你马上过来。”

    孟林没等秦风回话就挂断了手机,看着身边的一位女警,说道:“那小子有点无赖,你回头严肃一点儿,不妨吓唬他几句。”

    “孟处,秦风只是这桩案子的丢失物品前所有人,并不是嫌疑人,需要这样吗?”

    那个穿了一身警服的女警察,有些不太明白孟林的意思。

    原本像这种宾馆失窃案,一般都是由各分局刑侦去侦破的。

    而孟林作为心理学专家,在部里是负责一些重大刑事案件的侦破指导工作的,上门走访涉案人员,这事儿无论如何都不该惊动孟林的。

    “孙丽,你把他当成嫌疑人问话就行了。”孟林没来由的有些烦躁。

    原本这件案子是没有牵扯到他,只不过地方发生了一起重大的宾馆盗窃案件后,分局刑侦通过公安内部网调集京城那些惯偷资料的时候,被孟林看到了。

    这几天孟林正在办理开锁公司的事情,对小偷这俩词有些敏感,于是调出了案卷看了一下。

    这一看不要紧,孟林又发现了秦风的名字,这次却是作为丢失物品的原主出现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秦风的名字后,孟林马上就意识到,这事儿十之八九又和秦风有关,所以这才带了分局一位负责刑侦的女警赶到了京大。

    几分钟过后,秦风骑着个自行车晃晃悠悠的回来了,距离孟林还有四五米远,他双脚在地上一撑,伸手推了一把车子,自行车自动的靠在了宿舍楼的墙上。

    “林哥,您今儿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的这么正规?”

    看到孟林穿着警服,身边还带了一人,秦风眼神一闪,身体却是没有一丝迟疑的迎了上去,走到孟林身边规规矩矩的垂下了双手。

    孟林看了一眼貌似很老实的秦风,说道:“秦风,今儿来,是有件案子涉及到你,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案子?什么案子啊?”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继而急道:“林哥,您可别吓唬我,我马上就要参加考试了,不能跟你走啊。”

    “没说要带你走。”孟林指了指楼上,说道:“去你宿舍说话吧,你小子别和我装,还有你害怕的事情?”

    “哦,不耽误我考试就好。”

    “大爷,这是我哥,那是我嫂子,他们来看我的。”

    秦风拍了拍胸口,带着孟林二人走进了宿舍楼,临上楼的时候还和守门老头打了个招呼,浑没在意孟林的脸都气青了。

    “秦风,你胡扯什么啊?”

    作为年轻干部,又有意在仕途上混,孟林还是很在意名声的,只是刚才那情况他又无法反驳,直到进了宿舍才一把拉住了秦风。

    “林哥,你们警察找上门来,我总得有个说词吧?”秦风一脸委屈的说道:“要不别人都把我当坏人了,我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

    说到这里,秦风含糊不清的嘟囔了道:“这位警察姐姐很漂亮啊,难道还配不上你?真把自个儿当人物了?”

    “哎,我说你小子欠揍不是?”饶是孟林脾气好,也被秦风的暴走起来,一时间却是忘了他来找秦风的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