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豹子

第二百五十九章 豹子

    秦风并不知道一墙之隔那间监控室中发生的对话,他此时在场内已经是十连赢了,整个赌厅内所有的客人,全部都已经集中到了骰宝的赌台上。

    这些人和秦风他们不一样,都是真正腰缠万贯的会员,他们未必就能看上输赢的那些钱,不过跟着秦风一起赢庄家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很好。

    就连一直都没有参与到里面来的何金龙,也从秦风那里借了五万筹码,两把过后,在将五万的筹码还给秦风的情况下,何金龙的手上居然还多出了十五万的筹码。

    而且和刚才众人小心翼翼的押注不同,从第九把过后,场内众人每一把都下了重注。

    像是王局长等人资金有限,只不过是下了二三十万,但原本就在赌厅里玩的那些人,每注都在百万以上,陶军第十把更是押下了两百万。

    如此一来,当第九把和第十把过后,还没等亨利卫赶到现场,赌场居然就已经赔出了一千四百多万,经验丰富的阿豪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迟迟没敢继续摇骰。

    “真他妈的贪心不足啊。”

    看着一脸狂热的王局长和赵局长,秦风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起来,这两位局长大人加起来差不多快赢了一百万了,竟然还不知足。

    “娘的,到底是他们运气好还是我运气好啊。”

    到了此刻,就连秦风心里也有些迷糊了,赌了那么多把。他自己只赢了四五十万,甚至还没李然赢得多。

    关键是秦风在上一局。也就是第十局中,他根本就没动用听骰的绝技,只是随便押了个小,居然又中了,这让秦风也开始怀疑起自个儿鸿运当头了。

    “亨利,你来了?”

    就在秦风犹豫着是不是要走的时候,赌台前的阿豪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将荷官的位置让了出来。面对秦风的“好运”,他对自己的摇骰技能以及完全失去了信心。

    秦风闻言抬头看了过去,接手阿豪担任荷官的是一位看上去四十七八的中年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相貌十分儒雅。

    只是这个中年人两鬓旁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和脸上光滑细腻的皮肤有些视觉上的差异。

    “诸位,我叫亨利。大家也可以叫我卫,下面的摇骰由我来主持!”

    亨利的话不多,一上场就是开门见山的做了自我介绍。

    亨利卫在赌坛的地位极高,从八十年代就很少站在赌桌前了,当年主持“东方公主号”的时候,都只是在一些惊天豪赌中才会担任荷官的。

    “怎么又换人啊?”

    “废话。赌场输了一千多万,当然要换人了。”

    “换谁也没用,今儿那位小兄弟是鸿运当头,赌场输定了。”

    当亨利卫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围在赌桌前的众人顿时纷纷鼓噪了起来。刚才换了一个人,秦风又连赢六把。他们并不看好这位换上场的中年人。

    不过场中也有不同的声音,一位四十出头气场十足的中年人,就摇了摇头说道:“不一定,这人很厉害的。”

    “吴总,您认识那人?”

    旁边有人问道,这位中年人是粤省一位经营红木家具的老板,身家在十亿以上,是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隐形超级富豪。

    和内地的商人行为举止张扬不同,在沿海地区,有许多身家丰厚的老板,却是异常的低调,说不定那位穿着一字拖去市场买菜的人,就身家亿万。

    “我十几年前在东方公主号上玩过,见过一次阿拉伯王储和欧洲富豪的对赌,当时担任荷官的,好像就是这个人。”

    吴总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这赌台本身占地就小,围在旁边的众人却是都听到了耳朵里,鼓噪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东方公主号?是叶汉的赌船?这人以前是跟着叶汉的?”

    秦风闻言心中顿时一动,对于叶汉,秦风并不陌生,那是因为他的师父载昰一生孤傲,被他看在眼中的只有寥寥数人,而叶汉,正是其中之一。

    “叶汉的人,应该有几分真本领吧?”

    秦风打消了要走的主意,他从习得外八门各项绝技之后,除了遇到苗六指这位在神偷技艺上能令他刮目相看的人之外,其他各门,没有一个能入秦风法眼之人。

    当年师父载昰对叶汉的赌术倍加推崇,这也让秦风起了一丝好胜之心,他想看看究竟是自己所得传承厉害,还是对方的赌术更加高深?

    亨利卫上场之后并没有多少废话,在众人的鼓噪声逐渐平息之后,他伸手抓起了面前的骰盅。

    这个动作顿时让围在赌桌旁的众人屏住了呼吸,他们都想看看这位荷官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

    此时场内双方就像是矛盾对决,秦风等人是锋利的矛,无往而不利,已经赢了赌场一千多万。

    而亨利卫则是像一面盾牌,在将对方的攻势化解之后,还需要消磨敌人的锐气,将刚才赌场所输的钱都给赢回去。

    “哗……哗……”几声骰子撞击的声音响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戛然而止,骰盅稳稳的落在了赌桌上。

    “嗯?这就玩了?”

    “也太简单了吧,没点花活?”

    亨利卫的动作显然让众人很失望,刚才那位女荷官和阿豪都将手中的骰盅几乎耍出了花来,但这位看上去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动作却是如此的简单。

    “高手!”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和那些不懂行的赌客们不一样,秦风却是从这简单的动作中,看出了亨利卫的不凡来。

    这一件事繁琐到了极点。就变成了大道至简,亨利卫的摇骰动作就有这么几分味道。

    由于刚才亨利卫的动作实在太快。就连秦风也没来得及动用听骰之术,根本就不知道那骰盅里面的点数是多少。

    “我押二十万大……”

    秦风心里在犹豫,不过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表情,身上将一枚金色的筹码扔了出去,反正今儿钱都是赢的,秦风原本也没打算拿回去。

    “我押五十万大!”

    “我押一百万大!”

    “大,我押三百万!”

    秦风这一出手,场内众人也纷纷动了起来。那些人也顾不上所谓换人如换刀的老话,都跟在秦风后面将赌注押在了大上面。

    对此秦风只能是报以苦笑了,这一把连他自个儿都是蒙的,输赢实在是五五之数。

    当然,秦风输了这一把就打算离开了,因为到那时候,相信别人也不在迷信自个儿了。

    “五、六、六。十七点,大!”

    亨利卫将手下的骰盅掀了开来,里面赫然是一个五两个六,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因为秦风的“好运气”,一直都延续了下来。

    “小兄弟的运道真好……”

    和阿豪相比。这一把输了将近两千万rmb的亨利卫却是面带笑容,像是没有受到丝毫庄家赔钱的影响。

    当年亨利卫主持阿拉伯王储对赌的时候,那最小的一枚筹码,就价值200万美金,眼下的赌局。在他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看到了没有,换人也不行了……”

    “就是。不知道这赌场今儿会不会被赢得关门啊?”

    “少乱说话,你不知道这赌场背后是谁?别说两千万了,就是两亿别人都不在乎。”

    拿到筹码后,一些比较兴奋的、尤其是进赌场十赌九输的人,开始有些忘乎所以了,虽然不是凭着自个儿的本事赢的钱,但这钱真的是来得来容易了。

    不过吴总的一句话,还是让众人冷静了下来。

    这里面大多数的客人都是知道会所背景的,除非他们以后不想在内地以及港澳等地呆了,否则得罪了会所,绝对是件不理智的事情。

    亨利卫摇了摇头,用左手将骰盅底座上的三粒骰子一粒一粒的放入到了骰盅里,忽然右手一翻,他并没有合上底座,就开始摇起骰来。

    没有了底座的的阻碍,哗声却是更加响了,亨利卫的动作十分快,那三粒骰子飞速的在骰盅里转动着,虽然是开口朝下,但骰子没有一粒掉出来的。

    “厉害,有点像电影里演的了。”

    “再厉害有什么用,那位小兄弟鸿运当头啊。”

    看着面前那眼花缭乱的摇骰动作,众人看得目不暇接之余,也都在低声议论着。

    不过也有些明白人心里清楚,如果赌场再没办法遏制住秦风的话,那今儿说不定就会闹出什么风波来,他们已经准备押完这一注就抽身离开了。

    “啪!”的一声响起,骰盅已然死死的扣在了桌面上。

    “买定离手,各位,请下注吧!”

    亨利卫的眼睛紧紧盯着秦风,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笑容,他想知道,秦风究竟是凭运气,还是有着不为人所知的高超赌术?

    “果然是跟过叶汉的人,在骰宝上应该是技术最好的了。”

    年轻人总是有点好胜之心,秦风自然也不例外,刚才的他看似漫不经心,但骰盅内的三粒骰子的每一次碰撞,都被他清楚的听在了耳中。

    不过能听出来最终的结果,不代表秦风就能破解,因为除非他承认自己有听骰的赌术,将筹码押在一赔二十四的全围豹子上!

    ps:ps:第三更,还有第四更!

    九月只剩二十多个小时了,打眼还没放弃

    支持打眼的书友们基本上都快弹尽粮绝了。

    还有那写书不投票的同志们,可能破例一次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