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气运(下)

第二百五十七章 气运(下)

    中年人的名字叫亨利卫,之所以将姓放在了后面,那是因为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港岛人,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亨利加入到了英国籍。

    亨利四十年代出生在港岛,从小就父母双亡,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亨利卫就去到澳岛的赌场工作,凭借着过人的头脑和细致的观察力,他还快就成为一个出色的荷官。

    亨利很聪明,别的荷官下班之后,大多都喜欢去吃喝嫖赌,自律性很差,但亨利恰恰相反,他在下班后,基本上都是将自己关在屋里,研究各种赌术和赌具。

    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在亨利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六十年代,他从赌场内众多荷官中脱颖而出,成为当时那家赌场公认的头牌荷官。

    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骰子赌大小是各个赌场里最为流行的赌法。

    而亨利最崇拜的“鬼王”叶汉,也是有骰宝出名的,于是亨利苦练听骰和摇骰的技术,还不到二十五岁时,就一跃成为那家赌场的技术总监。

    所谓技术总监,就是这个赌场里赌术最好的,遇到赌术高手以赌术来砸场子的时候,就需要技术总监出面,在赌术上和对方一较高下。

    所以能担任技术总监的人,一般都是些赌坛的成名人物,亨利还不到三十就坐上了那位子,让许多人都有些不服气。

    于是一些赌术高手,纷纷去到那家赌场逼得亨利卫下场,但全都被他给化解了,由此也在澳岛名噪一时。

    刚好那时候鬼王“叶汉”借助何红燊、霍应东、叶德利财团势力,一举中标统领澳岛赌业,正是施展拳脚的时候。就将亨利卫招入到了自己的麾下。

    叶汉对亨利卫非常的器重,在将他下放到赌场里半年之后,就带在了自己的身边,从七十年代初期到叶汉九七年去世,亨利卫一直跟随在其左右。

    这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亨利卫也见证了叶汉的大起大落,从一统澳岛赌业到床板赛马会,最后又败走赛马车会,甚至开创公海赌船。叶汉的一声可谓是处处传奇。

    跟着叶汉,亨利卫不仅在赌术上得益良多,更重要的是,他跟着叶汉也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也是他对叶汉死心塌地的主要原因。

    去年叶汉去世。港岛赌王曾经在吊唁叶汉的时候,亲自向亨利卫发出邀请,想请他作为澳岛赌业主管技术的执行总监,开出了三千万以上并且带有干股分红的年薪。

    可以说,只要亨利卫点头,他马上就能成为澳岛赌业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亨利卫深知亦师亦父的叶汉和何红燊之间的恩怨。所以也不愿为其效力。

    不过叶汉去世之后,亨利卫也得罪不起何红燊,他答应了对方,终身不在港岛涉及赌业。为此赌王向他支付了一笔不为外人所知的金钱。

    能让澳岛赌王如此器重的人,可知亨利卫的赌术是何等高明了。

    亨利卫是真正继承了“鬼王”叶汉衣钵的人,虽然这些年声名不显,但只要是赌坛中的老人。没有一个敢轻视于他的。

    叶汉去世后不久,刚好赌王有位内地的朋友搞了个会所。想向他借一位经验丰富的赌坛高手坐镇,赌王想都没想就推荐了亨利卫。

    亨利卫跟随叶汉多年,也早看透了这“赌”之一字,加上他在港岛也纯粹的养老,于是就来到了京城,到现如今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虽然这其间也有一些港澳两地的会员来赌场玩,甚至有人还带来过几个真正的赌术高手,不过在亨利卫的面前,那些人都没能讨得好去。

    一来二去,消息也传了出去,基本上都东南亚各国赌业的大佬们都知道亨利卫在京城的事情,倒是再也没人敢在这个场子里出千了。

    刚才秦风赌骰宝的经过,亨利卫也看在了眼里,经过对秦风当时表情的仔细观察,亨利判定秦风并没有出千,实打实的只是运气。

    运气也能称之为气运,这世上并不缺乏拥有大气运的人,生活中这些人往往能遇难成祥,在赌桌上,这些人气运来了,却是逢赌必赢,无往而不利。

    亨利所说的那十四把小,是发生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情,过去刚刚没几年。

    那个外国人就是运气极佳的人,连押十四把小,最后赢了一百二十万美元,直接抽手不玩了,让赌场对其也是无可奈何。

    所以对秦风押中的四把小,亨利卫并没太在意,观察秦风的动作和表情,那只是出于职业习惯罢了。

    见到亨利卫的眼睛离开了监控器,坐在一旁的严总出言问道:“卫总监,那年轻人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刚才摇骰子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还在说话。”

    亨利卫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世上是没有人能听出骰子点数的,即使是我师父叶汉,也不能!”

    听骰术并非是传说,在经过苦练之后,有天赋的是,是可以从骰子碰撞的细微声响里,听出最终的点数。

    就像是叶汉,他最精通的就是听骰,他之所以成名,就是曾经以听骰对听骰,在澳岛赌场大破听骰党,只要叶汉想,他能通过任何骰盅听出骰子的点数。

    亨利卫也是精通此道,他知道,不管听骰术练到何等境界,在摇骰子的时候,都要仔细分辨,因为任何一个细小的声音变化,都会让骰子最终的点数发生改变。

    所以在看到荷官摇骰的时候,秦风居然在说话,亨利卫顿时放松了起来,他虽然不是那种自满的人,但也绝不相信世上能有这种一心二用之人。

    “那就好,这小子运气挺好的,竟然能连押中四把小。”

    严总闻言笑了起来,他是这家赌场的经理,也是这个会所老板的心腹。

    说好听了严总是来协助亨利卫处理赌场各种事宜的,说难听了,那就是个监工,压根就不懂得赌坛的事情,经常会闹出各种笑话来。

    亨利卫闻言摇了摇头,右手关节处出现了一枚硬币,在指关节上时快时慢的滚动着。

    如果被秦风看到这一幕,马上就会猜出其身份,因为用硬币连手指灵活度的人,不是出自盗门就是出自千门。

    出自盗门的人,自然就是像苗六指那样的经年老贼了,而出自千门的人,也必然是千门中“赌术”这一分支。

    “咦?不对啊,卫总,他……他竟然又押中了两把小!”

    亨利卫的注意力刚从显示屏上移开,就听到了严总的大呼小叫,不由皱了下眉头,连中六把,这几率不说常见,但也是常有的事情,值得如此大惊小怪呢?

    “阿华,那年轻人手气不错……‘

    亨利卫沉吟了一下,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对讲机,说道:“换阿豪上去顶下阿丽,只要开了一把大,就能破了他的气运……”

    换人转运在赌场中是极为常见的(笔者就曾经在赌场见过庄家连开三把瘪十换荷官的事情),一般只要换了荷官就能将对方的气运冲下去,除非是那种运气极好的人,否则都是百试不爽的。

    在亨利卫的指示下达之后,在骰宝桌前的女荷官也从耳机里听到了,放下了手中的骰盅,说道:“对不起,我需要去方便一下,下面由别人来替换我继续赌……”

    “哎,搞什么?怎么要换人啊?”

    虽然荷官给出了解释,但骰宝桌前的众人还是感到了不满,因为他们都意识到了秦风的好运气,就连陶军在第五把的时候,也是坚定不移的跟着秦风押起了小。

    “对不起,诸位,女士嘛,总是会有些不方便的。”

    站在一旁的阿豪顶上了女荷官的位置,笑道:“我叫阿豪,以前是在东方公主号上工作的,想必有些朋友听说过,下面就由我来为大家摇骰……”

    亨利卫之所以答应来京城这个赌场,一来是因为不想那么早养老,二来叶汉去世之后,还有一帮老部下需要吃饭,亨利卫也不能置之不理。

    像这个叫阿豪的荷官,也跟了叶汉有十多年了,在当年的公海赌场东方公主号上,也是数得上名号的荷官,说起话来当然有那么股子自信。

    “换人转运?”

    见到阿豪上来,秦风不由在心底笑了起来,他此刻也都开始怀疑自个儿是有大气运之人了,否则即使能听出骰宝点数,那连开六把小的几率还是很低的。

    “王哥,这也不早了,咱们差不多该走了吧?”

    秦风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而这六把赌下来,王局长非但赢回了最初的那五万块钱,面前还多了三十万的筹码。

    秦风自己倒是没那么贪,他从五千块钱的筹码打底,连赢了六把之后,他手上只有十三万的筹码,最后一把秦风并没有全押上。

    见好就收,这是一个职业赌徒必备的素质,没有这基本的素质,那甚至连赌徒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被称之为赌棍了。

    ps:  ps:第一更,最后三十多个小时了,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