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谈定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谈定

    “秦兄弟,不是老哥夺人之美,你也知道,我做的就是玉石生意,天生就喜欢这玩意儿,我这看进眼里可就拔不出来了啊。”

    聂天宝半真半假的和秦风开起了玩笑,不过他是真的相中了这一套玉器,十二生肖玉虽然常见,但流传于世的精品并不是很多。

    而摆在面前的这一套玉器,不但是根本没有出现过的生肖头像人身玉,更是刀工精湛,造型雅致,看玉器的光泽和包浆,也正经是大开门的传世古玉,可谓是一套珍宝  。

    秦风闻言笑道:“聂老板,我可是也打算经营玉器呢,这套玩意儿,就是我留着镇店用的,您就别琢磨啦。”

    “你也要经营玉器店?”聂天宝闻言一愣,之前只是听周立洪成为秦风为秦老板,他一直都不知道秦风在经营什么项目。

    “有这个想法。”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涉猎的东西比较繁杂,除了玉器之外,名人字画和陶瓷器类的玩意儿,我手上也有那么几件,算是个杂货店吧?”

    “嘿,老弟还真是厉害,这不是全才了吗?”

    秦风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聂天宝可不敢真的认为他是开杂货店的,别的不说,单是齐老先生弟子的身份,就足以让秦风在古玩界立住脚了。

    “哪里,聂大哥在北方玉器行里才是鼎鼎大名啊。”

    秦风客气了一句,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了少年人得意的神色,说道:“古玉虽然罕见,也很珍贵,但比起陶瓷器和名人字画,在国际上的认知度却是太低。以后我的店,还是要和国际接轨的……”

    “和国际接轨?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聂天宝低下了头,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笑,做了那么多年的玉器生意。他自然知道,玉器的发源地在中国,和田玉也是中国所独有的。

    而作为珠宝的一个类别,玉器这一类的珠宝,相比钻石、红蓝宝石这些在国际珠宝展上屡获大奖的宝石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尤其是欧洲人,基本上都不承认玉石在珠宝界的地位,甚至就是翡翠在西方的普及程度,都要比和田玉认知度要高的多。

    也曾经有人想将玉石生意做到西方去。只是相比晶莹剔透宝光四溢的钻石,玉石的内敛和润泽,并无法得到西方人的认可。

    反倒是中国的瓷器和字画,近些年在国外不少拍卖行中都拍出了高价,吸引了不少西方藏家们的追捧,是以秦风才会说出那番话来。

    不过由于国内对文物的种种限制,想要将生意做到西方去,除了走私这唯一的渠道之外。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要知道,在国内收藏界流传的古董。也是需要遵循文物定级制度的。

    就算有传承的传世之作,外国人购买了也带不出海关,这在保护了文物不流失的同时,也制约了国内艺术品和世界的交流。

    所以秦风这句和国际接轨的话,在聂天宝听起来纯粹就是个笑话,国内的东西你卖不出去。谈何接轨?只是秦风的一厢情愿罢了。

    “秦老弟,你这家大业大的,一套玉器而已,就转让给老哥呗。”

    转念一想,秦风既然有此“宏伟目标”。那岂不是有机会拿下这套玉器了吗?聂天宝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说道:“老弟,只要你愿意,老哥绝对给你个满意的价位!”

    “哦?聂大哥,你真的想要?”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说道:“我最近想在潘家园盘个店子,不过手头就只有个几十万的现金,还真折腾不起来。”

    “那是,秦老弟,这要开古玩店,没个上百万的压店,根本就不行的……”

    见到秦风嘴上松动了,聂天宝连忙鼓动道:“尤其是像你做名人字画和陶瓷器的,那些物件可是很压资金的。”

    这人啊,有时候就是揭了伤疤忘了疼,想当初聂天宝也是上赶着要买那“马子边”手上的翡翠,此刻却是完全忘了那档子事,一门心思的想将面前的这套玉器收入囊中。

    “还是算了,聂老板,不知道你对字画有兴趣没?要不……我出手一张齐白石的画给你怎么样?”

    秦风想了半晌,摇了摇头说道:“近代大师的字画我还有几张,不过玉器就这一套,卖了这东西,我连压店的玩意儿也没了……”

    “秦老弟,我是做玉石生意的,不懂字画啊。”

    聂天宝有些着急了,说道:“齐白石的字画也要听说过,是按尺卖的,只是他的画作尺寸都不大,一幅画也就是一二十万吧?这也解不了小兄弟你的燃眉之急啊。”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几年古玩在社会上也逐渐热了起来,像八十年代那样随处都能淘弄到好东西不同,现在想入手个心仪的物件,可是难上加难。

    所以像聂天宝这种迫切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有些藏友在私下里交流的时候,如果碰到个喜欢的东西,追着物主磨几年的事情都是有的。

    “老哥您说的也是……”

    听到聂天宝的话后,秦风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看向那锦盒的目光满是不舍,迟疑着说道:“其实钱的压力也不是很大,找些朋友们筹措下也是够的。”

    “秦老弟,不是老哥说怪话,这钱不是自己的,用的可不是那么顺手啊。”聂天宝现在是一门心思的想买下这套玉器,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的吃相已经很难看了。

    “聂老哥你真的想要?”秦风摸着锦盒,看向了聂天宝。

    “那当然,秦兄弟你放心,价格上老哥绝对不亏你!”

    聂天宝拍起了胸脯,他能看得出这套玉器的稀少和珍贵,即使现在出了个高价。过上几年等玉器再升值一些,他绝对是不会吃亏的。

    “那……那你能出什么价?”

    秦风咬了咬牙,说道:“聂老哥,咱们亲兄弟明算账,我丑话说在前面,这价格要是低了。我可是不卖的!”

    聂天宝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在面前晃了晃,说道:“秦兄弟,你看这个价怎么样?”

    “二十万?”秦风将脸一绷,说道:“聂老哥,你是在耍兄弟吗?二十万我卖给你一个还差不多!”

    古玉买卖,要看玉器的玉质,还有雕工的手艺,另外传承古玉。还要看其盘玉的功夫,一块玉全在把玩,盘的好的玉器,价值甚至能升好几倍。

    现在的古玉市场,一般的把玩件,好的在上百万,差的几千块钱也能淘弄到,价格相差极多。市场相对也比较混乱。

    像秦风的这套玉器,用的是上好的和田玉。而且每块玉上都带有至少一种沁色,玉器色泽油润,显然是被人经常把玩的。

    其中的龙首人身生肖玉,更是从龙头到人身,一共有四种沁色,如果不是体型太小。单拿出去卖的话,最少都在三十万以上的。

    “哎,秦兄弟,别着急嘛,我可没说二十万买你的这些物件。”

    看到秦风急了眼。聂天宝反倒是笑了起来,说道:“两百万,这一套我收了,秦老弟你看怎么样,哥哥这价出的够厚道吧?”

    “200万?这价还是低了。”

    秦风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打开了锦盒说道:“聂老哥,不是小弟贪心,这套玉器如果分开卖,像是龙、虎还有这个牛猴生肖,最少都要在三十万左右。

    其它这几个虽然没有龙虎牛猴这么出色,但这可是一套,您也知道行里的规矩,孤品价格高,同样……这成套的玩意儿,甚至比孤品更加难得……”

    秦风说着话将锦盒盖子一盖,接着说道:“200万的价格,我还是自己留着吧,这东西在手里捂上个几年,到时候往拍卖会一送,我估摸着最少也能值500万!”

    “500万,秦兄弟,你……你这价也忒高了吧?”

    聂天宝闻言苦笑了起来,他知道200万是拿不下这套玉器的,不过秦风开出的价格,让他实在难以接受,毕竟这超出市场价太高了。

    聂天宝想了一下,很认真的说道:“秦老弟,三百万,我最多出三百万,你也知道,这套玉器拿到别人手里,顶天能给你250万就不错了……”

    聂天宝承认秦风说的有道理,但是几年后的市场,和现在肯定不一样,而且通货膨胀之下,货币也在贬值,那时候的500万的购买力,未必就能超出现在的300万。

    “300万?”

    秦风沉吟了起来,心中却是笑开了花,这聂天宝真是当代的活雷锋啊,每次自个儿遇到困难,总是能遇到这哥们。

    “好吧,那就三百万!”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聂老板,在商言商,这东西我虽然保证是传世的,不过最好您还是找专家鉴定一下,否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小弟可是概不负责的……”

    这套玉器原本就是用的古玉雕琢而成的,即使动用仪器检测,那也是真的,所以秦风并不怕拿出去鉴定,就算是到了齐功的手上,一时半会也是看不出真假的。

    “好,秦老板做生意果然够实诚!”

    聂天宝正想着和秦风说鉴定的事情呢,没想到对方居然自己提了出来,这心中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掉了,毕竟前几年吃了次亏,未免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未完待续……)

    ps:ps:第一更,被后面追的很紧啊。

    月底了,朋友们的月票可以投出来啦,嗯,推荐票也请支援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