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贪欲

第二百四十七章 贪欲

    “周老哥,您不觉得我这种做法,其实和方老板是双赢吗?”

    听到周立洪的话后,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方老板在玉石行多年,《雅致斋》并不缺少名气,但是它现在所缺的,无非就是资金周转和解决内部矛盾。

    我接手这家店,可以为方老板带来近200万的现金,帮他销售那些翡翠饰品,也能帮他带来持续收入。

    而原本方老板就有意退出翡翠市场,与我日后的生意也不会有冲突,将店子转让给我,这实在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啊……”

    早在秦风前几天来查看这家店铺的时候,他就动了心,不过自家知道自家事,秦风的资本,尚不足以将这家曾经是国内玉石风向标的店铺收入囊中。

    但是方雅志赌石亏损了巨额资金,与那家店似是而非的“剪刀煞”风水格局,让秦风看到了一丝希望,只是这年头趁火打劫的人,并非只有秦风一个。

    所以秦风这才让谢轩放出了“剪刀煞”风水局的消息,先将各方有意盘下《雅致斋》的人惊退后,又揭了聂天宝的老底,让他无颜呆在京城。

    如此一来,断绝了各种希望几乎完全山穷水尽的方雅志,纵然有再多不满,也只能接受了秦风的条件,不过那一百万的货款押金,还是超出了秦风的预算。

    “秦老弟,你既然想盘下这家店,可就要抓紧了,我听老方说。那个石市来的姓聂的,这几天还在犹豫着呢。”

    周立洪是聪明人,虽然他还是怀疑剪刀煞的事情是秦风放出的消息,只是无凭无据的。他也没必要得罪人,反而又透露给了秦风一个消息。

    “嗯?聂老板不是走了吗?”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那姓聂的也不算是正经行业发的家,未必就会听信剪刀煞的说法。他要真是插手进来,这事儿或许还会再生波澜。

    “开始是走了……”

    周立洪说道:“不过刚才出门的时候老方给我说,聂老板又打电话来,说今儿从石市过来,想和老方再谈谈,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这件事情。”

    “嗯?这倒是有些麻烦啊?”

    秦风皱起了眉头,看向周立洪,说道:“周老哥,您说方老板这答应的事情。不会再变卦了吧?”

    突然出现这么个变数。让秦风原本很高兴的心情变得糟糕起来。早知道当年在石市使个招彻底灭了姓聂的才好,省得现如今成了搅屎棍。

    “难说,要是以前的老方。那肯定是一口吐沫一个钉。”周立洪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怕是谁出的钱多他转给谁了。”

    眼看着已经出了住院部。秦风站住了脚,说道:“我知道了,周老哥,多谢你了,就送到这吧。”

    “行,老方这边要是有什么变化,我再给你电话。”

    周立洪点了点头,他对那个聂老板的感观并不是很好,倒是很希望秦风能盘下这家店和自己做邻居。

    “嗯?聂天宝,来得倒是很快啊。”

    看着周立洪转身回了病房,秦风刚刚转过身,就见到二十多米外,周立洪正拎着个果篮迎面走了过来。

    “妈的,想和爷争?”

    秦风的脑袋瓜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忽然眼睛一亮,迎着聂天宝就走了过去,口中热情的打着招呼道:“聂老板,真巧啊,在这儿碰到了?”

    “是秦老板啊?您这也是来看方老板的?”

    聂天宝在京城的熟人并不多,听到有人招呼他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不过秦风的那张脸让他实在是太难忘了,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错,和周老板过来看看。”

    秦风并没有让开去路,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包中华烟,散给了聂天宝一根,说道:“听周老板说了,聂老板在石市生意做得很大,咱们这也是不打不相识啊……”

    “哪里……哪里……”

    聂天宝笑着接过了烟,很坦然的说道:“我是半路出家,做这行吃过不少亏,前几年还被个小子骗了几十万,哪里比得上秦老板是科班出身呢?”

    聂天宝回到石市想了两天之后,发现自个儿整日里忌讳别人说那件事,等于是给人留下嘲笑的把柄,倒是不如见人就自嘲,别人总不至于还将这件事挂在嘴上吧?

    聂天宝是从最底层做起的,当年干个体户的时候,没少受人白眼,只是有钱之后心理膨胀了,这一想明白,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而且聂天宝还是特别善于捕捉机会的人,在解决了自己的心理问题后,他马上就意识到,现在风雨飘摇的《雅致斋》,岂不正是自己趁火打劫的最好时机?

    正如同秦风所想的那样,聂天宝本就不是江湖中人,并且在那动乱年代里,不知道批斗了多少牛鬼蛇神,也没见遭到什么报应。

    所以对于什么所谓的“剪刀煞”风水格局,聂老板根本就是嗤之以鼻,之所以匆匆再次进京,他却是怕有和自己相同想法的人,将那店子接手过去。

    “秦老板,不知道方老板恢复的怎么样了?”

    点着了手中的烟,聂天宝随口和秦风聊了起来,他在京城里关系不多,而秦风是齐老先生的弟子,是个值得交往的对象。

    “哎……哎,你们两个,这里不能抽烟。”

    聂天宝这刚刚抽了两口烟,就被一个路过的护士看到,高声斥责了起来,引得周围过往的人,均是用一种指责的目光看了过来。

    “咳咳……我们出去抽,这就出去。”

    秦风一把拉住了聂天宝往外走去,聂天宝也是个老烟鬼,跟着秦风就走了出去,两人在医院门口站住了脚。

    “方老板恢复的倒是不错,不过受到的打击太大。”

    看见聂天宝几口就将一根烟抽的差不多了,秦风又拿了根烟给他续上,说道:“这剪刀煞的风水格局,在风水局中十分出名,并且难以破解……”

    秦风摇了摇了头,叹了口气说道:“方老板出了这事之后,基本就没人敢上门了,也就是聂老板够朋友,还从外地赶过来看望。”

    “什么剪刀煞?都是那些风水师骗人的吧?”

    聂天宝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还就不信这个邪,当年破四旧的时候,那些风水先生一个个被打的屁滚尿流,怎么没见他们先把自家挑个好祖坟呢?”

    听到秦风说没人敢来找方雅志,聂天宝倒是松了口气,并没有急着要进医院,他甚至有种想要回酒店的心思。

    因为这事儿,聂天宝完全可以再等等,等到方雅志真的是山穷水尽的时候,他再去谈转让的事情,肯定能将价格压得最低。

    要不怎么有句老话叫做商场无父子?就像是聂天宝和方雅志这种十多年的朋友,在谈及生意的时候,也无不想从对方身上多算计一些。

    “对了,聂老板……”

    闲聊了几句之后,秦风看似无意的说道:“你是经营玉石生意的,我有一套家传的古玉,倒是想请您给掌掌眼估个价,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呢?”

    “一套古玉?是什么造型的?”

    聂天宝闻言愣了下,古玉以套来论的物件,一般常见于九窍玉,不过那东西是死人身上扒拉下来的,有人喜欢有人厌恶,除了八刀蝉之外,其余的物件价格并不是很高。

    聂天宝那次在行内丢大了人之后,《玉石斋》主营的业务重心,也放到了和田玉上。

    这做玉石行当的人,没人会嫌手头古玉多的,是以听到秦风的这番话后,聂天宝顿时有些动心,开口说道:“秦老板,我现在就有空,要不……咱们这就去看看?”

    对于聂天宝这种薄情寡义的人而言,是否看望方雅志并不重要,而且他本来就琢磨着今儿不看方雅志的,秦风的话倒是给他找了个借口。

    “聂老板,今儿不合适吧?”秦风往楼上看了眼,说道:“要不……您先上去看看方老板,我在下面等你一会怎么样?”

    “不用,我和方老板是老朋友了,他住院就是我送过来的。”

    聂天宝摆了摆手,说道:“我在京城还要停几天,有的是机会看望方老板,倒是这一玉难求,秦老板您的话可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今儿说什么也要让我老聂见到呀。”

    “那……好吧!”秦风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下来,说道:“聂老板,您可是行里第一个见到我这物件的人啊……”

    “成,咱们去哪里?我开了车来的。”

    见到秦风答应了下来,聂天宝顿时喜出望外,他执意要去看玉,一来的确有几分好奇,二来也是想和秦风这齐功弟子拉扯上一些关系。

    聂天宝在石市算是个人物,但是来到京城,他屁都不是,生意做了那么多年,他自然知道人脉的重要性,而齐功弟子的身份,足以使得他去巴结交好了。

    “真他娘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吃了一次亏,居然上赶着还想占便宜。”看到聂天宝急切的样子,秦风心中不由冷笑了起来。

    千门中的那些人最喜欢的就是聂天宝这种货色,因为这种人心中的贪欲,往往大于常人,也正给了骗子可乘之机。

    ps:

    ps:白天有事,不过胖子的更新没少啊,昨儿可是一万一。

    今天才五十张月票,这真不科学,大家要踊跃投月票和推荐票啊,大声召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