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压力

第二百三十六章 压力

    像发生在秦风身上在这种情况,一旦曝光后,不管是官方用正面形象加以宣扬,还是将秦风树立成一个典型,对秦风本人的生活和学习,肯定都会造成很大的困扰。

    孟瑶和秦风接触并不是很多,谈不上了解,但是她明白,这件事如果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两人恐怕连最普通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放心吧,瑶瑶,哥哥不是那种没分寸的人,没事儿我得罪他干嘛?”

    孟林点了点头,对秦风这样无法用常理度之的人,孟林固然不愿意多接触,但更不愿意去得罪,这也正应了“光脚不怕穿鞋的”那句话了。

    听到哥哥的话后,孟瑶放下了心思,笑道:“哥,那就好,你睡觉吧,我去帮妈做饭,中午有你爱吃的红烧肉!”

    “好,我饿坏了,中午一定要叫醒我呀。”

    孟林心中一动,虽然这会困的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但事关妹妹,他还是决定下午要和孟瑶一起去趟学校。

    “然哥真有八卦的,我和孟瑶怎么会谈恋爱呢?”

    虽然对孟瑶感观不错,但秦风从来没有往男女关系上联想过,倒不是说他心里自卑,只是秦风自知江湖路难走,还不想这么早就牵扯到男女之情。

    中午被李然敲诈着在学校门口的川菜馆吃了火锅之后,秦风赶走了还想跟着过来的李然,骑上自行车来到了医科大的门口。

    等了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一辆挂着警用牌照的越野车停在了秦风面前,孟瑶摇下窗户玻璃,冲着秦风摆了摆手,说道:“秦风。等我一下,停好车就过来。”

    “没关系。”秦风点了点头,眼睛却是看向了驾驶位上的孟林。

    孟林冲着秦风示意了下,一脚踩下油门。将车子停在校园门口的停车场内。

    “孟瑶,我说你真不怕他?”

    停好车子后,孟林看向了妹妹,说实话,就是孟林在见到秦风的时候,心里也忍不住有些膈应得慌,因为他看不出秦风究竟是大奸大恶,还是正人君子。

    按照常理来说,有过秦风那些经历的人。心理上或多或少都应该有些缺陷。但秦风的表现却是和常人无异。甚至更加的优秀,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

    “哥,你们警察整天都说让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难道都是说说而已的?”

    孟瑶不满的看了一眼哥哥,说道:“再说秦风当时是为了救妹妹。他主观上并没有什么错误,干嘛总是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呢?”

    “得,是哥哥不对……”

    孟林苦笑了一声,他知道现在再提这些事儿,只会适得其反,当下拉开车门,说道:“走,咱们下去吧,还别说,那小子的钢琴弹的还真是不错。”

    “秦风,咱们又见面了。”来到秦风面前,孟林主动伸出了手。

    “孟哥,你好。”

    秦风握住手点了点头,转脸看向孟瑶,说道:“孟瑶,参加你们的晚会不要紧,不过到时候不用介绍我身份了,我可不想被学院音乐系的老师盯上。”

    秦风这番话倒不是在夸大,以他在钢琴上的专业水准,如果真被专业老师听到的话,一定会将其当成一块瑰宝,到时有秦风烦恼的。

    “好的,那就不介绍。”

    孟瑶一脸古怪的看着秦风,说道:“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别人都喜欢展露才华,你怎么老是在处处掩饰自己啊?”

    “没有吧,我这是低调。”

    秦风不以为然的说道:“走吧,我晚上还有别的事情,等下去看看钢琴就行了,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听着妹妹和秦风的对话,孟林心中倒是轻松了不少,以他过来人的目光,自然能看得出秦风似乎并不想和妹妹有过多的纠葛。

    医科大并没有专业的音乐系,他们是借用了京大的音乐课室,好在两座大学挨的很紧,走路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

    孟瑶之前就和管理员联系过,开门之后,秦风只是坐上去试了一下钢琴音,并没有即兴演奏一曲,让孟瑶不免有几分失望,听秦风的钢琴曲,可以称得上是种享受的。

    “没问题,凑合着能用。”秦风双手抬离了键盘,看向孟瑶说道:“需要什么曲子你提前几天告诉我就行了,我准备一下。”

    “你不参与我们的排练?”孟瑶话刚出口,就自嘲的笑道:“也是,以你的钢琴演奏技巧,排练不排练的也没什么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孟瑶心里不自觉的有点儿失落。

    虽然她答应了哥哥大学期间不谈恋爱,但长这么大,孟瑶却是第一次对一个男孩产生好感,秦风的这种态度,还是让孟瑶心里不太舒服。

    “不好意思,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

    秦风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脸上一点都没不好意思,看了下表,说道:“孟瑶,孟哥,我一会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虽然李然说过孟林能帮他办理开锁公司的事情,但秦风这次见到孟林,依然能感觉到那股淡淡的敌意,甚至比上次还要明显一些。

    一个是兵,一个是贼,固然不乏兵贼一窝的现象,但往往都是兵吃掉贼,所以秦风也不想和孟家兄妹有什么交集,倒不是不给孟瑶面子。

    “瑶瑶,我送你回去吧……”

    等到秦风走后,看到妹妹一脸失落的样子,孟林不由苦笑了起来。

    这满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年轻才俊上赶着想送妹妹,可这秦风倒是干脆,骑上车子转脸就跑,难不成妹妹长得还像个母老虎不成?

    要说这人的心理就是古怪,孟林不想让秦风和孟瑶交往,但秦风无视了妹妹之后,他倒是帮妹妹打起了抱不平。

    “哥,你回去吧,我从校园里面走回去。”

    孟瑶摇了摇头,她本就是个恬淡性子,刚才不舒服的感觉已经消失掉了,这世上谁都不欠谁的,秦风对她的态度并无不当之处。

    “好,那你小心点。”

    孟林点了点头,目送妹妹离开后,却是拿出手机拨通了秦风的号码。

    “哎,我说孟哥,还有事儿?”秦风刚出了大学校门,正准备去找谢轩的时候,接到了孟林的电话,匆匆的又赶了回来。

    “找个地聊聊吧。”孟林抬头看到前面有一处人工湖,说道:“咱们去那坐坐,我有点话想问问你。”

    似乎感觉自己的口气有些生硬,孟林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没别的意思,你也甭多想,当我是孟瑶的哥哥就行了。”

    “什么叫当你是孟瑶的哥哥?本来就是嘛。”秦风有点摸不清孟林的门道,跟着他来到了人工湖的旁边。

    看了秦风一眼,孟林说道:“我当年也是在京大读的本科,后来考上了公安大学的犯罪心理学的博士,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校友。”

    “呵呵,那敢情好。”

    秦风呵呵笑着,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心理学虽然是野路子出身,但一眼就能看出来,,孟林在造势,想逼得自己开口说出一些话来。

    比专业,秦风未必比得上孟林,但是比耐心,孟林拍马都赶不上他,两人有一句无一句的扯着些没营养的话,足足半个小时都没进入正题。

    “这小子,真***是个怪胎。”

    最先受不了的还是孟林,他发现无论自己用什么语言试探,那小子都用一脸憨厚的“呵呵”俩字回应,差点没将孟林憋出内伤来。

    “秦风,昨儿景山那边发生一起涉枪案子,我看到卷宗上你曾经在那个时间段从那里路过,不知道你有又没看到什么啊?”

    想了一下,孟林还是决定从那帮东北人的案子入手,他几乎从来没有错过的直觉告诉自己,秦风出现在那里,绝对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只是孟林怎么都想不通秦风的动机何在,他又是怎么和那些东北人以及那个小偷团伙扯上关系的?毕竟秦风现在大学生的身份,和那些人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嗯?孟哥,那案子是您抓的?昨儿是遇到警察抓人,差点也连我抓走了。”

    秦风闻言眯缝起了眼睛,他没想到孟林居然参与到这个案子里了,更没想到,自己遇到的那简单的盘查,也被孟林发现了。

    “秦风,你认识那些被抓的人吗?”孟林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下,一股无形的压力悄无声息的释放了出去。

    这种无形的压力,也可以称之为势,天下之事,无不有其势之所在,身居高位是势,长幼有序是势,在谈话的时候,能主导谈话内容的人,也就是得势的一方。

    “孟哥,您这是以警察的身份传讯我呢?”

    秦风迎着孟林灼灼逼人的目光看了过去,说道:“还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询问我的?这样子怎么有点像是在审讯犯人啊?”

    面对孟林那严肃的样子,秦风脸上却是露出阳春白雪般的笑容,那一脸的阳光灿烂,顿时将孟林刻意积蓄出来的压力化解于无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