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求人办事

第二百三十三章 求人办事

    “秦风?他为何在那附近?”

    拿着那张报告,看着上面的名字,孟林站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了起来,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秦风的那张面孔。

    在前段时间韦华古玩会所的开业典礼上,秦风给人的印象无疑是十分深刻的,初见时像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非常匹配他京大学生的身份。

    不过随后秦风就用那出色的钢琴演奏技惊四座,如果说他出自世界哪位钢琴大师的门下,怕是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但是这些似乎还不足以说明秦风的才华,在后面的古董鉴定中,秦风更是让那些国内顶尖的文物鉴定专家们大跌眼镜。

    并且秦风所发现的古代故事“破镜重圆”中的铜镜,也使得韦华的会所声名大噪,秦风本人也被韦华聘为会所的古董鉴定师。

    经过这么多事情,那天与会的嘉宾,对秦风的印象,几乎都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不少人都想与之交好。

    只是那些人并不了解秦风的过往,但是孟林恰恰知道,秦风所表现出来的那些,似乎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在这些才华背后的,还有秦风那曾经在监狱服刑的经历。

    虽然在监狱或者是公安系统中,很多人都会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句话挂在嘴上,但是这些体制内的人,对那懈罪分子,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种戒备和不信任的。

    这也就是八十年代初期,很多刑满释放的人。都会遭受社会白眼的原因,甚至很多刑满释放的人连工作的权利都给剥夺了。由此导致了两种人的产生。

    一种人是自暴自弃,继续在犯罪的道路上沉迷了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再进监狱甚至被处以极刑。

    还有一种人,既不想再进监狱,但又需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于是他们不顾别人的白眼,做起了当时被人所看不起的个体户。

    随着社会的开放和市场经济体系的转变,这些人却是成为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也就是现在人们口中的成功人士。

    从上面这两种人可以看出,那些曾经服过刑的人员,其实是有着不容小觑的爆发力。

    这种爆发力用于歪门邪道,会对社会造成很大的危害,但用于正道,却也是能出人头地成就一番事业,所以现在就有人经常将社会、部队和监狱。并称为三座大学。

    从本质上来说,孟林是属于那种阴谋论的人,他一直相信,从监狱里出来的人,心性和普通人有区别,或者是说那些人总感觉社会欠他们什么。

    尤其是像秦风这样等于是被冤枉坐了几年牢的人。孟林更是觉得他就像是一座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

    “不行,要接触下秦风,否则他要是真的作恶,那对社会的危害可就大了。”

    想了半晌之后。孟林在心中下了个决定,在监狱里自学成才。出狱后还能考入京大这样的名校,足以说明秦风智商超人。

    而像这种高智商的人如果犯罪,那将是所有警察的噩梦,不要说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话,那都是针对一些蠢贼的。

    真正的高智商犯罪分子,会让你明明知道他就是罪犯,但却没有任何证据来抓他——

    和孟林的彻夜未眠不同,由于莘南不在宿舍,秦风可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起练完功后,摸出给李然打了个电话。

    打着哈欠走进了秦风的宿舍,李然无不抱怨的说道:“臭小子,不知道今儿是星期天吗?”

    “然哥,你双目赤红,两腮惨白,这是纵欲过度啊。”

    秦风盯着李然的脸上看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是再不克制点,过了三十估计就要去换个肾了。”

    秦风虽然称不上是什么中医圣手,但比许多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老中医”强多了,一眼就看出李然的身体有点问题,才二十五六岁的人,就肾虚到如此程度了。

    “哎,真的假的?我……我说,你小子可别吓唬我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然那睡得迷迷糊糊的脸顿时精神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秦风,说道:“哥哥我一不吃喝、二不赌抽,就那么点爱好,总不能也给我剥夺了吧?”

    京大文人多,而文人多风流,李然也不知道和谁学了个沾花惹草的性子,不知道祸害了京大的多少老师和学生。

    不过李然自诩风流而不下流,的确没听说他强迫过哪个女孩子,只是身边的女朋友走马观花般的换,这肾能好才是怪事呢。

    最近李然刚刚认识了个小电影明星,那女人虽然年龄不大,不过却是嗲的很,整日里缠着李然日夜征伐,这才搞的李然那张脸像个抽大烟的一般憔悴。

    秦风撇了撇嘴,说道:“然哥,房事要节制,您老昨儿一夜七次郎,我看到不了三十就不举了。”

    “一……二……三……”

    李然扳着手指熟了起来,忽然抬起头来,奇道:“咦,秦风,你怎么知道我昨儿七次啊?奶奶的,那小娘皮是骚到骨子里了……”

    “行啦,然哥,话我就说到这,听不听是您的事儿啊。”秦风对李然的无耻深感无奈,就这样的人,还属于那些世家子弟里面比较规矩的了。

    “听,兄弟的话,哥哥哪有不听的?”

    李然笑嘻嘻的凑了过来,说道:“秦风,你既然能看出来哥哥身体不妥,这……总是有办法补救的吧?你就忍心以后看着我见了女人直流哈喇子,却是摸不得碰不得?”

    “那关我屁事啊?”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现在拿刀子把那玩意割了,保准以后什么烦恼事都没了。”

    “切。人生就那么点乐趣了,憋着自己多难受。”

    李然冲着秦风竖了根中指,眼睛眯缝了起来,说道:“秦风,你小子今儿找我是有事吧?也别怪哥们不仗义,帮我调理下身子,什么事儿都能答应你。”

    出身豪门世家,李然又岂是简单的人。纵然秦风还没开口,他从刚才的电话中也听出了点端倪,认识秦风那么长时间,还没见这小子给自个儿打过电话呢。

    听到李然的话后,秦风笑了起来,挤兑道:“然哥,这口气大了点啊。我想当京大校长,您也能办到?”

    “你怎么不说当国家主-席啊?”

    李然没好气的瞪了秦风一眼,躺倒在了莘南的床上,说道:“不说拉倒,哥哥我补个觉,等我睡着你说了我也听不到了。”

    “别介啊。然哥,十个男人里面,九个都肾亏,这也不是不能医治的。”

    秦风走到床边将李然拉了起来,说道:“看到我那酒了没?三天喝一杯。保你金枪不倒!”

    “真的?”

    李然看着那泡在玻璃罐里的酒,一脸狐疑的问道:“你不是说不能乱喝吗?”

    “没病当然不能乱喝了。你这不是肾亏吗?”

    秦风所泡的这药酒,固然是强壮筋骨皮和治疗内伤用的,不过里面也有一些增强阳气的珍贵药材,是有着滋阴壮阳功效的。

    “不行,我得先尝尝……”李然急不可耐的从床上跳下来,从玻璃罐上的笼头处接了一小杯药酒,一口就喝进了肚子里。

    眯着眼睛感受了一会,李然开口问道:“有点热,秦风,真的有效果?”

    “信不信由你,三天别沾女人,然后你再试试就知道了。”

    秦风这话也是在半忽悠李然,有几天功夫不碰女人,以李然现在的年纪,必然可以恢复过来,再加上这药酒的功效,到时候自然能金枪不倒了。

    “好,我就信你小子一次……”李然半信半疑的看了秦风一眼,说道:“说吧,让我办什么事儿?”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然哥,厩那星建部门您熟悉吗?”

    想要开拆迁公司,和城建的交道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在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应该还需要那些部门出具相关的资质,打不通这个关节,后面的也不用说了。

    “建设部我倒是认识人,不过下面的我就不认识了。”

    李然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秦风,你就说什么事儿吧,只要是在厩范围内,咱们总能找到关系不是?”

    在京里生活了几十年下来,厩里的这些世家子弟们,也学得和老厩人一习惯,动不动好像就能直达天听,国家领-导人的家都像是他们后花园一般。

    不过李然倒不是在吹牛,他大伯家里的堂哥,现在就是建设部的一个司长,三十八九岁已经是正厅级别的领导了,想要在本系统内找点关系,还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哥,是这样的,我有几个朋友想开个拆迁公司,这事儿应该是归城建部门管。”

    秦风斟酌着字句,继续说道:“不过那几个朋友都不是厩人,来到之后两眼一抹黑,这不才求到您了吗……”

    “秦风,少和我打马虎眼……”李然看着秦风,嘿嘿笑道:“这公司,你也有份吧?”

    “然哥,就是帮朋友忙而已。”秦风笑嘻嘻的看着李然,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你小子,真是个妖孽啊,竟然连这消息都能打听得到?”

    李然叹了口气,心中却是又对秦风高看了一眼,别的不说,这满厩的大学生足有几万人,但又有几个在大一的时候,就琢磨做生意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李然前不久在家里聚餐的时候,听堂兄似乎提过一嘴,说是厩的老城改造计划将要实施,将一些脏乱差的老民宅区推倒重建。

    虽然李然自己不经商,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到这其中的巨大商机,秦风所说的那拆迁公司,自然也能从中分得一杯羹。

    “消息,什么消息?”

    李然这次却是冤枉了秦风,他只是因为何金龙那帮子人适合干这买卖,才动了开拆迁公司的念头,哪里知道国家上层的政策变化啊。

    “你不知道老城区要改造的事儿?”李然闻言有些愕然,“不知道你折腾拆迁公司干嘛?”

    “然哥,我是真不知道。”秦风眼珠子一转,笑道:“现在知道也不晚,然哥,那就是说您有门路了?”

    “废话,当然有了,这事儿我答应你了,等过几天你摆场酒,我请几个人吃饭……”

    李然想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这酒我请,让你小子安排,别给整到地摊上去了,到时候你跟着就行了。”

    出生在官宦之家,李然虽然没借助家里的势力做过什么,但对这些门道还是很精通的,

    他堂哥固然可以将人介绍给秦风,但是具体的事儿,却是一句都不会提,至于秦风能否将事情办成,就看他自己的本事和悟性了。

    秦风自然不能让李然花这钱,当下笑道:“然哥,请客您来,买单是我的。”

    “那些都不要紧,你小子给我多整点这酒才是真的。”李然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否则以他家里的关系,即使不从政,现在也应该是哪个集团公司的负责人了。

    “然哥,这酒不能多喝,而且也不能离罐,否则药性会减退的。”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回头我给你做点补肾养气丸,每日服用三粒,也不用担心肾气不壮,不过您老可得悠着点,是药三分毒,这中药也不是万能的。”

    “我知道,妈的,回头看我不整死那小娘们!”

    想着再过几天就能让那小明星哭爹喊娘,李然只感到小腹一阵火热,要不是秦风之前的叮嘱,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去大战三百回合。

    “然哥,还有件事要拜托您,那啥,我还有几个朋友,想开个开锁公司,您看这事儿能托上人吗?”

    一事不烦二主,既然向李然开了口,秦风干脆将开锁公司的事情说了出来。

    “开锁公司?这事情有些麻烦,要找公安口上的人,我家里不在那口子上啊。”

    李然闻言皱起了眉头,厩这各个世家,也都是有自己势力范围的。

    他李然想向城建方面的生意插手,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公安那一块错综复杂,他要是张嘴求人,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ps:ps:第一更,感谢贺兰山的魂盟主的打赏,感谢朋友们的月票和打赏

    废话不多说,胖子只能用多更新来回报大家,差距仍然没拉开,还需要朋友们的月票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