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百密一疏

第二百三十一章 百密一疏

    “没错,的确是一本万利。”

    秦风点了点头,看向何金龙,开口说道:“不过老何你能办下来拆迁公司的执照吗?办下来执照之后,又能接到拆迁的生意嘛?”

    “这……这个,我……我还真不能!”

    何金龙被秦风问得傻了眼,他手下是有一帮子人不假,也正适合干这种带有点恐吓和强迫性质的生意,不过秦风所说的这两点,他都不具备。

    当年在关东的时候,有什么赚钱的买卖都是拉着一帮人去抢的,何金龙哪里办过什么公司?对这些完全都是两眼一抹黑。

    见到何金龙愣在了当场,苗六指忍不住轻轻踢了他一脚,说道:“糊涂小子,还不快点求求秦爷。”

    虽然不知道秦风在白道有什么关系,但是看到他敢包揽下来办理开锁公司执照的事情,苗六指心里清楚,秦风所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东西,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啊,对,秦爷,以后金龙我就跟着您干了!”

    被苗六指踢了一脚,何金龙反应了过来,双拳一报,单膝跪到了地上,说道:“关东黑龙山盗门分支何金龙,从今归于主门一脉,拜见秦爷!”

    按理说江湖归宗这种事,是需要很多繁琐手续的,不过现在的江湖不同以往,只要心意到了,那也就成了。

    “老何,起来吧。”

    秦风将何金龙扶了起来,说道:“什么盗门。什么外八门,以后都不要挂在嘴上了。咱们日后要做的是公司……”

    看着一脸懵懂的何金龙,秦风叹了口气,说道:“老何,你以后也要多看看经营管理一类的书,公司做大了是要组建集团的,这些,都是要由你去处理!”

    “看书?”

    何金龙挠了挠头,说道:“秦爷。我带着兄弟们拼杀还行,这管理,金龙还真不是那块料,要不……我让我儿子来怎么样?”

    “你儿子?他多大了?”

    秦风闻言愣了下,按照现代企业管理来说,父子家族企业弊大于利,但是像他们做的这种生意牵扯到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自己人是越多越好。

    提起儿子,何金龙一脸的自豪,开口说道:“我儿子二十四了,大学毕业三年了,一直呆在国外,要不……我把他叫回来?”

    “老何。你今年也就四十吧?儿子二十四了?”秦风和苗六指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咳咳,秦爷,发育的早,发育的早!”饶是何金龙脸皮够厚。还是被臊的一脸通红。

    秦风忍住笑,问道:“他学的什么专业?”

    “好像就是什么经营管理吧?那小子前些年就提出要我组建什么集团。我嫌他多管闲事,把他给踢出国了。”

    忽然想到儿子以前说的那邪,何金龙现在是悔之莫及,因为儿子说的和秦风规划的非常相似,要是当年听了儿子的话,或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把他叫回来吧。”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另外还要招聘财务人员和业务人员,这些不急,等我把营业执照这些东西办好之后也不晚,不过和老苗一样,公司注册的资金,要由你们自己出……”

    “秦爷,要多少钱?”何金龙出言问道。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五十万应该差不多,多准备一些更好。”

    “没问题,秦爷,我这准备一百万,您随时都能提走!”虽然上亿的身家没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两百万的资金,何金龙还是拿得出来的。

    “行,那就这么着吧……”

    秦风从桌子上拿过三个碗,往里面倒满了酒,端起来说道:“老何,老苗,做事要按公司的制度来,但做人……却是要按照江湖规矩办,有三心二意的,别怪秦某给他三刀六洞……”

    秦风的话听得苗六指和何金龙心中一紧,连忙端起面前的酒站起身来,齐声说道:“全凭秦爷吩咐,但凡有什么差池,我们自己去领受那三刀六洞!”

    “好,那你们听信吧,今儿咱们就到这!”

    秦风和苗六指与何金龙碰了下酒碗,一口气将那小半斤的二锅头喝到了肚子,顿时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咽喉一直蔓延到了小腹。

    “嗯?”正当秦风放下酒碗准备告辞的时候,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风哥,是我……”

    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谢轩有些焦急的声音,“风哥,你在的那个院子巷子口的地方,都被警察围住了,之前的那几个人,也都被警察给控制了,你要小心点……”

    看到秦风接完电话后面色不太好,何金龙开口问道:“怎么了?秦爷,出了什么事了吗?”

    “老何,这里被花腰给围住了,你那几个手下,恐怕也被抓了。”秦风皱起了眉头,他还没想那么快浮出水面,被警察给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花腰?妈的,一定是火车站的事情走了水……”

    听到秦风的话后,何金龙的眼睛竖了起来,花腰在黑话中是警察的意思,至于现在人们常说的条子,则是从粤语电影中学来的,并不准确。

    “秦爷,您放心,何某做的事,何某来担当,一定不会连累您和六叔的!”

    何金龙眼中露出一丝戾色,伸手抓向了石桌上的手枪,骂道:“妈的,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子这段时间已经忍够了……”

    在关东的时候,就是一个警方的高层,兵不血刃的将何金龙那亿万家产收为己有,眼下又听到警察抓了自家兄弟的消息,何金龙顿时爆发了。

    “想死往自己头上打一枪。那还干脆点。”

    没等何金龙抓住手枪,秦风已经抢先一步将枪拿在了手上。说道:“老何,冲动解决不了问题,我问你,你那些兄弟都带喷子了吗?”

    “没有,就这两把,秦爷,他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老兄弟,谁都不会吐口的……”

    何金龙有点明白秦风的意思。不过迟疑着说道:“秦爷,咱们这枪,怕是藏不住吧?留在这不是连累六叔了吗?”

    这次何金龙一共带了两把枪过来,一把被秦风缴了械,另外一把却是被苗六指给顺走了,外面抓住的那些人,身上却是没有枪械。

    “那就好。枪在我身上,开门往外走吧。”

    秦风将两把枪都放在了腰间,说道:“老何,不管做了什么,咬死口不承认,最多二十四小时。就要把你们放出来,这些不用我教你了吧?”

    “秦爷,您……您这行吗?”

    看到秦风很随意的将枪插在了后腰上,何金龙这会才真的后悔起来,带着枪出门。那真是像带了个导火索一般,

    “没事。金龙,你先走,秦爷不走大门,出去见了花腰,也不要说起秦爷的事儿来。”

    苗六指和警察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却是要比何金龙镇定多了,他相信以秦风的手段,自然不会让警察搜出这两把枪的。

    “好,秦爷,今儿要是没事,何某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何金龙咬了咬牙,拉开了四合院的大门就走了出去,也就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呵斥声。

    听到外面的声音后,秦风却是从东西两个厢房交接的墙头处翻了出去,双脚落地后,身体已经在另外一个巷子里了。

    秦风身体刚刚落地,一墙之隔的四合院里,也变得热闹了起来,听声音似乎是警察闯了进去,苗六指那老头正在装疯卖傻叫着私闯民宅。

    心里松了口气,秦风径直往巷子外面走去,不过即将来到巷子口的时候,秦风忽然站住了脚,侧过身体拉开裤子对着墙根就尿了起来。

    “谁?干什么的?出来!”随着喊声,一道手电筒的光束照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的?”秦风抬起头,一脸迷糊的看着走过来的两个人,说道:“我……我尿尿怎么了?”

    “你是这里面的拽?”

    一个高个子年龄不大的高个子警察,在秦风脸上扫了一眼之后,面色变得轻松了几分,因为秦风那张脸长得实在太稚嫩了。

    秦风提上了裤子,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我是京大的学生,刚从景山那边过来,正准备回学校呢。”

    “学生?这么晚了,在外面晃悠什么?”那个警察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说道:“还是京大的?学生证呢,拿出来我看看。”

    虽然从景山过来的确有好几个路口可以进这巷子,不过在抓捕罪犯的当口,两个设防的警察还是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我们学校周六让出来的啊!”秦风拧着头说了一句,从口袋里掏出了学生证,递给了那个警察。

    “秦风,九八级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还真的是个学生啊。”

    看到秦风的学生证,两个警察顿时释然了,他们今儿要来围捕的是一群持枪凶徒,和这学生却是扯不上关系。

    “本来就是学生啊,我骗你们干什么?警察大哥,我能走了吗?回去晚了可进不了宿舍了啊……”秦风脸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你等一会,现在还不能走!”

    虽然对秦风的身份已经相信了八九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高个子警察还是拿出了对讲机,让指挥中心和京大联系,核实秦风的身份。

    这些办理重案的警察效率还是很高的,几分钟过后信息就反馈了过来,京大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确有秦风这么个学生,体表描述和面前的少年完全一样。

    “行了,以后大晚上的不要到处跑,知道吗?”

    将学生证扔给了秦风,两个警察转身离开了,或许是秦风的相貌长得太有欺骗性,他们甚至没想过要搜秦风的身。

    只是这两个警察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这百密一疏的行为,却是让秦风施施然的将两把手枪给带了出去。

    ps:ps:这节奏不对啊,胖子拼命码字,外面月票是扁是圆都不知道,但这月票都快被爆了,别让老实人受欺负啊,支援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