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三十章 项目【中秋快乐!】

第二百三十章 项目【中秋快乐!】

    听到秦风的这番话后,原本脸上还有些不忿之色的何金龙,忽然沉默了下来,因为秦风的这邪,刚好说中了他的痛处。

    靠着爷爷在关东的人脉,何金龙原本混的是风生水起,生意甚至一度做到了俄罗斯和匈牙利以及土耳其那些地方,在关东江湖上,可以说是属于教父级的人物。

    但是当老爷子去世之后,那庞大的商业帝国和往日看起来牢不可摧的关系,在一夜之间仿佛就轰然倒塌了,各种冷枪暗箭,让何金龙防不胜防。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在关东的那位大人物开口之后,何金龙眼中所谓的江湖,更是不堪一击,麾下人马纷纷被抓了进去,就连他都差一点难逃牢狱之灾。

    所以对秦风的这协,何金龙还是有所感悟的,他知道即使在江湖道上的成就再高,在那些官家们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只待宰的肥羊罢了。

    “秦爷,厩留不下金龙,我还可以去别的地方。”虽然心里明白,但想让何金龙向秦风折服,却是没那么容易。

    一来何金龙做惯了大哥,岂肯甘居人下?二来秦风实在是太年轻了,手上的功夫硬,未必就能带好队伍,要是一个冲动,说不定就将兄弟们都折进去了。

    “老何,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国内……没有你生存的土壤。”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年头在国内混黑,迟早是死路一条,而且走的越远,越难回头,你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当年袁丙奇在北方江湖道上势力何等之大?但是他所做的事情,超出过国家所能容忍的底线,几乎一夜之间就将其连根拔起。

    有些人在某些时段,看似风光无限,其实那只不过是国家没想动你而已,等到时机成熟后,摊子铺的越大,那也就死的越快。

    “国内留不下我,那……那我就带兄弟们出国!”

    何金龙眼中露出一丝厉色。他知道秦风说的没错。原先也有着出国的打算,只是手下兄弟难离乡土,出了关东可以,但是要出国,绝大部分人都是反对的。

    “金龙,我说你这人怎么一根筋啊?”

    站在一旁的苗六指原本是打算看热闹的,他想看看秦风究竟有什么手段能收服何金龙,但是何金龙的不配合,让两人的谈话变得有些街起来。

    苗六指给何金龙使了个眼色,说道:“秦爷的意思是要给你指条活路。你小子虚心听着便是!”

    “六爷,我虽然佩服秦爷,不过金龙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难不成还能让兄弟们饿死不成?”

    何金龙有些不服气,虽然他现在家产尽数都被人夺了去,但早年发放给兄弟们的钱,也能让他们的家人衣食无忧,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跟随自己了。

    “金龙啊。现在的社会已经稳定下来了,再想在黑白两道之间玩平衡,怕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湿了鞋子。”

    活了八十多年。经历过军阀混战日寇入侵以及内战的苗六指,看得远比何金龙深远,现在这年头,武力的作用已经是微乎其微,而靠脑袋瓜赚钱,才是王道。

    苗六指的脑袋瓜虽然好使,但终究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而且也有些跟不上时代。这也是他心甘情愿将盗门纳入到秦风门下的原因。

    “刘叔,我听您的。”

    虽然对秦风不怎么感冒,但与苗六指的渊源摆在那里,听到苗六指的话后,何金龙对着秦风拱了拱手,说道:“如果秦爷能给金龙和兄弟们指出一条活路,那金龙带着兄弟们归于秦爷门下又有何妨?”

    何金龙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他心里明白,不管是捞偏门还是做正经生意,所求的都不过是钱财,只是何金龙是捞偏门起家的,让他正经做事,他还真不会。

    如果秦风能指出一条低风险高回报的门路,那跟着他干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总比将脑袋别在裤腰上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强多了。

    “说不上什么归在我门下。”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第一,外八门虽然还在,但主门早就对其没有约束力了,不用再提这一点,而且现在的政权,也不容易有这样的组织存在。

    第二,以后的生意,都要公司化,老何你口中的兄弟,都只能是公司的员工,要有相应的制度来约束他们,所有不为钱财意气之争的行为,再也不允许发生……

    第三,所有的枪支都必须销毁,一把都不能剩,国家对涉枪案件查的很严,而且这里还是厩,一旦牵扯进去,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老何,你想想后面两点能不能做到,如果能,我接着往下说,如果不能,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日后只当是江湖上照过面的朋友,再无纠葛……”

    “这个……秦爷,您容我考虑一下!”

    见到秦风井井有条的列举出来这么三条,何金龙对秦风倒是刮目相看起来,他手下甚至包括自己在内,都是帮子粗人,做事情从来没有像秦风这般条理分明。

    “秦爷,第二条金龙倒是能做到,不过这第三条……”

    想了一会之后,何金龙开口说道:“秦爷,您应该也明白,现在在道上混,没有枪防身,实在是太危险了,万一要是遇到硬茬子,那岂不是要吃眼前亏吗?”

    在关东那地界,地广人稀,以前就是土匪胡子横行的地方,即使解放了十多年,一锌山林而居的地方,仍然是家家户户有藏有枪支。

    在这种地方长大的何金龙,自然对枪有种很特殊的感情了,再加上他又曾经带人在俄罗斯和当地黑-帮火拼过,平时不带把枪出门,他心中极度缺乏安全感。

    “老何。早年江湖上,又有谁是用枪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要是跟着我,以后你们基本上就算是半退出江湖了,带着枪在身上,只会招惹麻烦,没有任何的好处!”

    “退出江湖?”

    何金龙闻言瞪大了眼睛,嚷嚷道:“秦爷,就……就我们这帮人。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这退出江湖,兄弟们怎么吃饭呢?”

    以前赚到钱的时候,何金龙也不是没想过做正经生意,他曾经开过酒楼茶社夜-总会,但都因为经营不善亏损严重。

    最后还是靠着那条走私线路,何金龙和手下这帮兄弟才得以活的很滋润,让他去干正行,何金龙恐怕连现在所剩不多的家底都要赔的精光。

    “老何,我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有路让你走。你就说能不能做到那几点吧?”

    从何金龙言谈举止中,秦风也能看出这人的性格,绝对是老辈江湖人的做派,离了江湖这土壤之后,就会感觉到无所适从。

    何金龙咬了咬牙,说道:“秦爷,谁都要有个正经营生,只要您能让兄弟们有口饭吃,金龙就听您的了!”

    “就是。秦爷,有什么章程您就说出来吧,别吊我们胃口了。”

    苗六指在一旁也帮衬了何金龙几句。其实他心中也有些好奇,秦风刚刚给他出了个开锁公司的点子,却不知道会如何安置何金龙等人?

    要知道,何金龙他们才算是真正的江湖人,除了打打杀杀之外再无是处,招揽了他们,一个处理不妥,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

    秦风早已是成竹在胸。听到苗六指的话后,当下说道:“老何,你们可以在厩做和房地产相关的一些生意。”

    “房……房地产?”

    何金龙闻言有些傻眼,顿了一下,问道:“秦爷,您是说让我们这帮子人去盖房子?那不是开玩笑吗?让我们去扒房子还差不多……”

    何金龙本人是小学毕业的文化水平,他那帮老兄弟也大多都是只会写自己名字的人,虽然懂得一门俄罗斯语,但基本上全是些骂人的话。

    像是鲁五那些比较年轻一点的小子,也都是从小在学校不学好的孩子,指望他们这帮人去盖房子,那还不如让他们拆房子来的利索。

    “嘿,老何,看来你很上道嘛。”听到何金龙的话,秦风顿时乐了,笑着说道:“让你去做的事情,本来就和扒房子有关的……”

    “扒房子?这……这是怎么个说法?”

    何金龙被秦风说迷糊了,衣食住行,这其中的“住”字,向来都是国人最看重的,没见在这厩,七八户人家都挤在鸽子笼般大小的四合院里,那些人做梦都想着住个大房子。

    但就即使如此,你要是去扒人家的房子,那些人估计也会拼命的,这和扒人祖坟没太大区别,何金龙不知道秦风为何会出这么个主意?

    “秦爷,这个,我也有些不明白了……”苗六指也开口问道:“您要扒人房子,政府能愿意?而且这和盖房子的房地产生意也没什么关系吧?”

    前些年一直都是计划经济,住房基本上都是单位分配的,房地产这个词,对老百姓们来说还是很生僻的。

    苗六指是当年买这四合院的时候,听人说过房地产,只是他一直都认为房地产就是盖房子的,和那些施工队差不多。

    “老苗,这房子不拆,你怎么盖呢?”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忍不住摇起了头,说道:“房地产并不是狭义上的拆房子,从拆迁建设到建成后的销售,这一系列的环节,都可以称之为房地产的行为……”

    面对着两个对现代商业社会几乎一无所知的江湖人,秦风无奈之下,只能将什么叫做房地产,给他们仔细解说了一遍。

    “秦爷,盖房子咱们不行,可拆房子没问题啊!”

    虽然对秦风的话还是有些不明白,但何金龙的眼睛却是亮了起来,说道:“咱们这帮人去拆房子,有敢不让拆的,直接浇汽油烧掉不完事了?”

    秦风被何金龙的话给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别介啊,吓唬可以,适当的动点手也行,但绝对不能出人命,要烧房子也要把人抬出来啊!”

    说起来秦风也不是个好鸟,他骨子里也是个江湖人,对坑蒙拐骗这些歪门邪道并不排斥,给何金龙出虽然算不上是馊主意,但也不是什么正经营生。

    “秦爷,那……这拆迁的钱,是从哪儿赚的?那锌子被扒掉的人,还能给咱们钱?”何金龙这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上,辛辛苦苦扒了房子,总归是要有人给钱的吧?

    “当然是谁让拆的谁给钱啊……”秦风闻言笑道:“而且除了那些钱,在拆迁的环节里,还有很多利润的……”

    秦风之所以给何金龙出了这么个主意,是因为当年袁丙奇手下有一帮人,就在津天做拆迁的生意。

    有一次秦风跟着陈宇去过一次那个拆迁公司,无意中发现,那不显山不露水并且门面很小的拆迁公司,也是袁丙奇集团很重要的一个赢利点。

    拆迁公司是随着国家住房改革应运而生的,在房地产刚刚兴起的时候,拆迁生意完全可以说一个暴利的行业,在其背后,几乎每一个环节都隐藏着暴利的因子。

    至于拆迁的流程,首先要注册一个有资质的拆迁公司,然后承包拆迁工程,根据不同工程利润大小,由发包方给付每平方米几十元的费用。

    拆迁公司拿到工程后,便租赁挖机,组织农民工、联系渣土车主。

    除了发包方给的费用之外,拆迁公司收益主要来自拆下来的钢筋、门窗等,刨去挖机出租方、农民工及渣土车主相应费用后,就是拆迁公司的纯利。

    秦风曾经算过一笔账,拆迁一个项目,利润率有的达到300-400,仅给中间人的回扣,有时就高达数百万,而拆迁公司短短几月也能赚几百万。

    “有……有那么高的利润?这……这他妈的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何金龙虽然不懂得如何做正行生意,但不代表他人傻,秦风稍微一说,他顿时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各个关节。

    像拆迁这种生意,基本上就是无本买卖,除了注册一个公司之外,再不要投入任何的本钱了,像拆迁所用到的工人和机械,都是可以临时租赁的。

    不过拆迁所得的回报,却是异常的丰厚,听得何金龙是热血沸腾。

    还有什么扒人房子不犯法还有钱赚的事儿,更让他动心的呢?几乎弄明白这生意的当口,何金龙就准备将其作为终生的事业了。

    ps:ps:赶在团圆饭之前送上四千字章,祝大家中秋快乐!!

    那啥,有月票的朋友,也请支援一下吧,土豆正太追到屁股后面了,大过节的咱们不能被爆菊,这月票必须得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