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二十章 主门(中)

第二百二十章 主门(中)

    “个人天资有限,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

    秦风看了一眼走出四合院的于鸿鹄,有些狐疑的说道:“苗老,你那徒弟明明就是糊不上墙的泥巴,何必要多费苦心呢?”

    秦风和苗六指所谈的事情,都是一些江湖上的隐私,苗六指让于鸿鹄留下来,显然就是想让他多听一些事情,从而增长自己的见闻。

    不过在秦风看来,于鸿鹄的资质真的太差了  。

    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恐怕那柔劲都没练到一只手的手指上,这样的人,一辈子充其量就是个贼,甭想在后面加上那个“王”字。

    “你说话,还真是不留情面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不禁苦笑了起来,自己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对方也不知道个尊老爱幼。

    不过苗六指不知道,秦风虽然不是盗门中人,但和江湖外八门都有着割舍不断的关系,其身份更是远在他之上,说话并不需要顾虑什么的。

    “我知道了,你是想留下传承?”

    秦风忽然紧紧盯着苗六指的眼睛,说道:“你应该是盗门江益寿的弟子吧?当年我师父就曾经怀疑过,只是江益寿过世了,他无法验证而已……”

    “你……你师父到底是谁?他……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的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他出身江益寿门下的事情,从他那位师兄去世之后,这个世上就再无人知晓了。

    “你真的是江益寿的弟子?”

    秦风没有回答苗六指的话,而是追问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江益寿会消失在江湖上了?他可是最有希望一统盗门的人啊!”

    秦风说话的语气有些惋惜,载昰在给他说及一些江益寿往事的时候。对此人异常的推崇,曾经在江湖上寻过这人。

    只是江益寿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忽然就销声匿迹了,再也听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载昰遍寻未果,后来就发现了苗六指,但当他想向苗六指求证的当口。这个算得上是史上最倒霉的贼王,却又下了大狱。

    “罢了,你既然猜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

    苗六指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师父的确是江益寿,不过你要想知道师父的事情,得先告诉我你的师承来历,否则我宁愿让那些往事都烂在肚子里。”

    “苗老,你也不用提条件。我师父的事情,我知道的真不多……”

    这回轮到秦风苦笑了,想了一下之后,秦风说道:“其实你师父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只是不知道他为何隐退江湖的而已……”

    对于江益寿,秦风的确知道很多,他在江湖上的绰号叫做江一手,以此来形容他偷窃技术了得。只用一只手,就能偷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在清末民初的时候。由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原本就是靠着歪门邪道生存的外八门,却是异常的兴旺,这也导致了当时盗门的体系,十分庞大。

    除了走千家过百户的飞贼土鼠神偷一脉之外,像是拉杆立旗的响马流寇。挖坟掘墓的摸金术士,也可以纳入到盗门之中。

    由此盗门门主的位子,也是十分抢手的,各个分支相互间都不服气。

    要知道,除了唐代盗门祖师爷空空儿强行将各个分支统一归拢之外。盗门一直都分为南北两个势力,虽然不至于敌视,但却是来往不多,也不愿意受对方领导。

    南方相对富饶一些,势力是以神偷分支为主,至于北方地大物博,则是响马齐聚、胡子横行,那里的盗门中人大多都是玩枪杆子的,技术活很少。

    在一二十年代的时候,江一手突然出现在了江湖中,他不光精通神偷一脉包括挖坟掘墓等各种绝技,更是有一身过人的功夫和枪法。

    为了完成祖师的大业,江一手在军阀混战的年代里,单身一人独闯关东,居然折服了不少胡子响马,承认他为盗门门主。

    收服了北方盗门,江一手在江湖上名声大噪,其后回到南方,接管了南方盗门的大权,在得到南北盗门的认可之后,江一手就准备将其相互融合,使得大江南北的盗门归于一统。

    但就在这个时候,江一手忽然销声匿迹了,江湖上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没有了江一手这等强势人物,盗门南北两派又分裂开来。

    由于江一手统一盗门的行径,和载昰一统外八门的想法有些相近。

    所以在江一手失踪后,载昰曾经多方打探,但始终都没得到江一手的下落,这也是载昰心中的一件憾事,如果当年能找到江一手,说不定他真有一统外八门的机会。

    “我……我知道你师父是谁了!”

    听着秦风讲解着师父的往事,苗六指忽然惊叫了起来,“你……你师父是鬼见愁,大概一米七多一点的身高,耳朵下面有个胎记,是不是他?!”

    “鬼见愁?师父还有这名号?”秦风被苗六指说的一愣,他从未听师父提起过自己这个外号。

    不过苗六指说的特征却是不错,载昰的身高是只有一米七左右,而且右耳下面有个小指甲大小的胎记,秦风也是偶然才看到的。

    “你……你认识我师父?”

    看着苗六指,秦风有些惊异,这是他在江湖上第一次遇到知道师父的人,这让秦风心中有些好奇,毕竟对于载昰以前所做过的事情,秦风也所知不多。

    “我只见过你师父一次,也不知道见的是不是他的真面目……”

    苗六指摇了摇头,说道:“在三四十年代的时候,鬼见愁横行江湖道,黑白不分、出手狠辣,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这才得来的这个名头……”

    按照苗六指的说法。载昰最先出现在江湖的时候,是二十年代末期,他第一次出手,就将北方江湖道上的一群胡子给剿灭了。

    其后载昰回到中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专门去找江湖上那些歪门邪道的麻烦。出手异常的狠辣,一言不合往往就拔刀杀人,很快就得了个鬼见愁的名头。

    鬼见愁的出现,曾经使江湖各门派团结了一段时间,想要围剿他。

    只是鬼见愁行事诡秘,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多次围剿未果之后,各门派反而损失惨重,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至于苗六指见到鬼见愁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年代末期,

    那是在苗六指进大狱之前的第三天,鬼见愁找到了他,似乎有事相询,只是还没来得及细谈,就被日本人空袭陪都的轰炸,搞得两人失散掉了。

    那次过去没几天功夫,苗六指就被抓进了大狱。他原本以为鬼见愁也躲不过这次的风波,但却是没有在狱中见到他。

    从那之后。苗六指就开始了漫长的牢狱生活,不过从后面进来的一些同行嘴中,他还时常能听到鬼见愁的一些见闻。

    直到五十年代初期,苗六指才彻底断绝了载昰的消息,他原本以为鬼见愁被政府给镇压了,没成想居然活到了现在。

    听着苗六指的话。秦风的嘴巴是越张越大,他怎么都没想到,师父以前居然还是个杀神,杀得江湖道上齐齐噤声,尤其是以外八门为甚。

    “师父。您……您老人家真是猛啊!”

    转念一想,秦风心里顿时明白了七八分,载昰在江湖上大开杀戮,而且专门针对外八门,恐怕是想学着三丰祖师一统外八门!

    秦风现在算是明白师父为何不给自己说他当年的江湖事了,敢情师父行事居然如此直接,不服气就杀,最后惹的天怒人怨,估计他是不好意思提起吧?

    秦风猜的没错,当年的载昰,学得一身本领,出了江湖之后,几乎没遇到什么对手。

    一来那会的载昰心高气盛,二来有自认得到了外八门主门传承,江湖外八门见了他都应该倒头便拜,承认他的主门门主的身份。

    但是载昰没想到,事情远非他想的那么简单,松散惯了的江湖外八门,岂肯给自己找个管家的婆婆,在头上套上个紧箍咒呢?

    所以在第一次出面招揽盗门中人的时候,各种奚落让载昰雷霆大怒,其后出手时更是毫不留情,在江湖上杀出了赫赫凶名。

    憋着一口气,接连碰壁之后,载昰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想一统外八门,强硬手段是行不通的,只能用怀柔的办法。

    只是那时载昰和外八门仇怨已深,寻找江一手的目地,载昰也是想向其说明身份,请他来化解双方的恩怨。

    无奈江一手销声匿迹,载昰一统外八门的大业,只能是虎头蛇尾的结束掉了,其后新政权建立,更是绝了载昰的这份念想。

    “师父,您老人家可……可真是疼我呀。”

    现在秦风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师父隐姓埋名的原因了,他这是怕被人报复啊,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秦风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当年在江湖上制造了一番腥风血雨,载昰得罪的仇家可是不少,万一有些老家伙还活着,那仇怨只能是师父的债弟子来偿,算到秦风身上了。

    苦笑着看向了苗六指,秦风说道:“苗老,我师父当年没对你做什么吧?也没得罪过您什么师兄师弟之类的人吧?”

    “别叫我苗老了,叫我老苗好了,你师父出道比我早,咱们应该算是同辈。”

    苗六指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你师父没有什么仇怨,不过秦兄弟,我当年也没听闻过鬼见愁有如此精湛的盗门偷技,你方不方便和我说一下呢?”

    知道秦风的十分是鬼见愁后,苗六指却是愈发困惑了,当年鬼见愁是以心狠手辣出名的,但是江湖上还真没人知道,他竟然有这么一手盗门的绝活。

    “这事儿说起来可就复杂了。”

    秦风盯着苗六指看了好一会,终于下了决心,开口说道:“老苗,你知不知道,在江湖外八门之外,还游离着一个传承呢?”(未完待续……)

    ps:ps:第三更,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的,看看时间到了,多写的几百字算送的吧。

    周一了,没有月票的朋友,还请支持几张推荐票,让咱们继续挂着周推榜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