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主门(上)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主门(上)

    看到苗六指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既然老先生有难处,这事儿就不用再提了,揭过去也就算了。百度搜.c om)”

    秦风不问原因,这也是有讲究的,如果问了的话,等会一叙师门,万一和其有旧,那麻烦是管还是不管?倒不如顺水推舟,直接将此事化解了事。

    “真是个小狐狸。”

    苗六指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他刚才是故意做出那为难的神色,就像是引得秦风询问,都是盗门一脉,他就不信秦风问了之后会不管。

    谁知道秦风压根就没接他这茬,轻描淡写的就将事情带了过去,表达的意思也很明确,各家自扫门前雪,你的麻烦不用和我多说。

    “小兄弟不追究,那老头子就多谢了!”

    苗六指伸出右手,用石桌上刚刚烧开的红泥茶壶里的水,给秦风泡了一杯茶,开口说道:“老朽姓苗,江湖人称苗六指,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称呼?”

    苗六指算是看出来了,对方的年龄虽小,但却不是可欺之人,自己再绕弯子兜圈子也没什么意思,干脆直接报出了名号。

    苗六指解放前在沪上的时候,就已经出道成名了,算是当今之世盗门中辈分很高的人。

    当年被关入大狱中后,苗六指更是广收门徒,教出了不少大有名气的贼王神偷,他的名号并没有因为入狱而沉寂,反倒是越来越响。

    所以苗六指相信,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只要是盗门中人。就应该认识自己,是以在说出自己的名字后,苗六指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傲然神色。

    不过让苗六指失望的是,坐在对面的秦风听到他的名号后。面色居然丝毫未变,就像是从未听闻过一般。

    “小兄弟不是荣字行的人?”虽然早已看淡了世间名利,但苗六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荣在黑话中。则是贼的意思。

    “让苗老失望了。我并不是荣字行的人……”

    秦风摇了摇头,其实他的内心,并不像脸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虽然第一眼看到苗六指的时候,他就猜出了三分,但听到苗六指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秦风还是吃了一惊。

    在解放前的那几十年,是江湖外八门最为鼎盛的时期,而当时最兴旺的几个门派。除了杀手门和向来长盛不衰的娼门之外。就是盗门和千门了。

    乱世之中。这几个门派却是如鱼得水,秦风曾经听师父载昰提起过这几个门派中的天才,而苗六指……正是盗门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不过苗六指在陪都被抓后。载昰就不知道他的消息了。

    按照载昰的推断,苗六指应该已经死在大狱里了。所以秦风即使刚才看到了苗六指那大拇指旁多出的一根小指后,还是不敢确认他的身份。

    “小兄弟真不是荣字行的人?”苗六指显然不怎么相信秦风的话,开口问道:“那……那你的这手功夫,是跟谁学的呢?”

    “六指神偷,这世上不是只有荣字行的人,才懂得这个吧?”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不过苗六指却是豁然色变,他将近半个世纪,没有再听人喊过这个名头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苗六指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秦风,握着拐杖的右手因为用力过度,青筋都暴露了出来。

    “我和你们有些渊源,但却不是荣字行的人。”秦风微微摇了摇头,伸出右掌放在了石桌上。

    苗六指不知道秦风是何用意,正想开口的时候,眼睛看在秦风的手掌上,到了喉咙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原来,秦风原本空无一物的手心处,突然多了一枚铜钱,如何多出来的,就连苗六指都没看出来。

    不仅如此,秦风缓缓的将手掌翻了过来,而那枚铜钱,像是长了脚一般,居然从秦风的手心处,跑到了秦风的手背上。

    没错,在外行人看来,只能用跑这个字,才足以来形容铜钱在秦风手上的变化,但是看着苗六指的眼中,却让他心中翻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行窃练的就是手上的功夫,小偷的手,要远比普通人柔韧,甚至可以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动作来。

    苗六指曾经听师父说过,如果将手上的功夫练到了极致,就能完美的控制双手的每一块肌肉,这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神偷。

    不过这些终究是传闻,而且锻炼双手的功夫也早已失传了,苗六指经过苦练加上出色的天赋,也仅仅能将功夫练到十指,对于手掌却是无能为力了。

    原本苗六指以为这是个传说,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面前的年轻人,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一时间,苗六指的大脑似乎都停止了转动。

    “这手法其实也算是你们盗门的,不过恐怕失传已久了吧?”

    秦风的右手没见有丝毫的动作,但那枚铜钱却是突兀的消失在他手背上,就连一直死死盯着那枚铜钱的苗六指,也没看出来铜钱的去向。

    “你……你从何处学来的这手法?这……这连我师父都做不到!”

    苗六指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他的师父来头很大,在解放前的时候曾经是盗门的门主,只不过师门不幸出了个败类,苗六指这么多年以来,从未向外人提过师门的事情。

    盗门门主都没掌握的手段,却是出现在了秦风身上,苗六指的眼睛几乎射出了火光,如果不是自个儿七老八十,他恨不得冲进厨房拿把菜刀来逼问秦风。

    “你师父?还别说,我虽然听过你的名字,但还真不知道你师父是谁?”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愣了一下。载昰虽然曾经提过苗六指的名字,而且也关注过这个人一段时间,不过对于他的师门却是所知不多。

    “小兄弟,老头子说的已经不少了。你也没必要总是藏着掖着吧?”

    苗六指发现院子里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对方好像知道自己的很多事情,但自个儿连这年轻人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这让苗六指的心里很不舒服,盘道没盘出来。反倒是被对方摸了个底儿掉,对于他这样的老江湖而言,简直是丢脸之极。

    “说了怕是你也不认识。”秦风笑道:“我姓秦,单名一个风字,你可曾认识我?”

    “姓秦?盗门中没有姓这个的……”

    苗六指想了好大会,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技艺不是祖传的,而是师传,不知道你师父姓什么,叫什么?”

    “我师父姓夏。叫夏一。至于江湖上叫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能认识吗?”

    秦风翻了个白眼,载昰虽然给秦风讲了许多当年的江湖见闻。但却很少提及自己的事情,秦风除了知道他出身清廷皇室和有个叫夏一的名号外。对师父的实在知道的并不多。

    “夏……夏一?没听说过这名字……”苦思冥想了半天,苗六指也没想到早年有谁用过这个绰号。

    “师父,我们回来了!”

    正当苗六指还在脑中思索夏一这个人名的时候,四合院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于鸿鹄一行几人拎着酒菜走进了院子。

    “嗯?师父,就是他吗?”

    看到秦风和苗六指对坐在石桌前,于鸿鹄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不善的神色,性子有些冲动的三儿更是往前走了几步,指着秦风的鼻子说道:“小子,今儿下午的事情是你做的?”

    其实在三儿等人心里,压根就没认为是秦风从他们身上偷走的钱包,能悄无声息将他们几个扒光的人,最少也应该是个五六十岁的经年老贼。

    所以他们都以为,此刻出现的秦风是那老贼的弟子晚辈,三儿等人的这番作为,却是想恐吓秦风一番,让他将下午顺走的钱包还回来。

    “混蛋!”

    听到三儿的话后,苗六指忽然重重的拍了下石桌,大声骂道:“把酒菜都留下,你们全给我滚出去……”

    苗六指平时在三儿等人面前都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但此刻一发怒,却是吓得几人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的将酒菜放在了石桌上。

    “鸿鹄留下来吧。”

    苗六指忽然叹了口气,他早年虽然收了不少弟子,但时至今日,那些弟子死的死抓的抓,除了于鸿鹄还在身边之外,再没有一个亲近的人了。

    “他资质不够,知道的多了对他没好处。”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的目光在于鸿鹄身上来回打量了好一会,将放在手边上的腰包扔了过去,说道:“下午你顺了我朋友两万多块钱,钱我扣下了,不管金条还在……”

    “下午的事情,真……真是你干的?”接过那腰包,于鸿鹄忍不住连退了几步,脸上满是惊骇的神色。

    在被人黑吃黑之后,于鸿鹄有过诸多设想,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让他一回想起下午那事就感觉心惊肉跳的人,居然会如此的年轻。

    “他原本就不是这块料,唉……”

    看到于鸿鹄的表现,苗六指脸上不禁有些发烧,摆了摆手,说道:“鸿鹄,你先出去吧,带着三子他们去吃点饭,今儿晚上就不用回来了。”

    苗六指也算是看出来了,对面这个叫秦风的少年,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这徒弟,甚至连与之认识的心思都没有,这让苗六指忍不住感到一阵颜面无光。

    ps:  ps:第二更,继续去写第三章,12点前应该可以送上,有月票的朋友还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