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价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价

    肚子里虽然在腹诽着秦风,但华天宝和周老板,谁都不愿意错过这枚属于五十名珍的“天策府宝”。

    像这种珍贵的铜钱,平时出现的极少,那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并不是说有钱就能买得到。

    不过现在这枚“天策府宝”的价格已经被炒的有点虚高了,周老板沉吟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小秦啊,你是行家,也知道这物件的价格,八万块钱……是不是有些高了?”

    “周老,话不能这么说。”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周老,您也应该了解,这类藏品的价格,只是一些人虚订出来的,参考价值并不大,要不……我给您八万块钱,您给我拿出来一枚天策府宝的鎏金大钱?”

    “这个……老朽还真是拿不出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周老板脸上全是苦笑,别说被列为五十名珍中一等品的“天策府宝”了,就是让他拿出枚四等品,自己也是没有的。

    “那不就得了!”

    秦风双手一拍,笑道:“行情是跟着价格往上涨的,两位买下这天策府宝之后,想必五十名珍的价值也会水涨船高,二位在古玩行里可就出名了啊!”

    秦风此话一出,华天宝和周老板的脸色都不禁一变,在古玩行里混,除了有眼力之外,还要有名气,按照秦风所言,买下这枚铜钱,的确是扬名的好机会。

    “好吧,我出八万五千块钱,小秦你看怎么样?”

    在心里衡量了半天,周老板终于出了个价格,他这次的报价有点谨慎,因为现在的价格,已经高出市场价很多了。

    “九万!”

    华天宝毫不犹豫的在周老板的价格上又加了五千,说道:“周老板,如果换一枚五十名珍的铜钱,我也就不和您争了,不过这天策府宝实在和我的名字有些渊源,您就让给我吧……”

    虽然说着让对方相让的话,但华天宝的态度却是很坚决。

    在五十名珍的古钱币中,如果花费大力气,或许三四等级的还能找到一些,但像这种一等品,那是打着灯笼没处找的玩意儿,不拿下来他一准会后悔的。

    “小华,你这是将我老头子的军啊!”

    周老板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一脸淡然的秦风,心中是无奈之极,他算是明白了,今儿如果不花费个“天价”,是甭想将这“天策府宝”收入囊中了。

    看着华天宝,周老板说道:“小华,对于咱们来说,古玩行里的东西,都有自己的价格,这枚铜钱虽然很珍贵,但钱币市场的行情如此,真要用个离谱的价格买下来,恐怕你我都会被人笑话吧?”

    其实今儿发生这种情况,原因正在于周老板和华天宝都不是做钱币生意的,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叫出现在的高价,毕竟还是要在商言商嘛。

    正因为这二人只是钱币收藏的爱好者,这才会不计代价的去喊价,因为在平日里藏友交流中拿出这物件,肯定会引得众人瞩目的,在圈里混,谁不要个面子啊?

    “周老说的也是。”见到周老板如此“推心置腹”,华天宝笑了起来,说道:“您老再给个价,我琢磨琢磨要不要买,您看成不?”

    “好,一口价,十二万!”

    周老板开始时气势被对方压住了,他知道如果不能出个高价,肯定是拿不下这枚五十名珍的,咬了咬牙之后,干脆一口气加上了三万。

    “十二万?”

    饶是华天宝有了心理准备,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按照天策府宝的品相,市场给出的价格一般是四万到六万之间。

    这枚天策府宝的品相很不错,基本上算是全品相的物件,但最多也就值个八九万,对方一下子就涨上去那么多,让他也不禁犹豫了起来。

    “怎么着?老朱,这价格还不满意?”

    在一旁看戏的秦风,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一脸愁容的朱凯说道:“你家老子能不能出到十二万?要是能,我就不卖了……”

    “我……我要是出到十二万,老爹一定骂我败家子的。”

    想想自家老子的秉性,朱凯摇了摇头,出到八万或许老爸不会说什么,但要是十二万,回家一顿揍是少不掉的,因为这个价格,升值空间基本上已经没有了。

    或许华天宝的心思也和朱凯差不多,稍微犹豫了一会之后,华天宝开口说道:“周老板,这东西是您的了……”

    “多谢,多谢!”

    周老板冲着华天宝拱了拱手,心中却是没有多少得偿所愿的欣喜,为了一枚五十名珍,他足足掏出去高出其价格一倍的钱,这心里未免有些膈应的慌。

    回过头来,周老板看向秦风,说道:“小秦,你看怎么着?咱们是去银行转账,还是你收现金?”

    “转账!”

    “现金!”

    说转账的自然是冯永康等人,而且是异口同声。

    今儿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哥几个都被古玩市场的贼给吓怕了,要是揣着十多万出去,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安稳的走出潘家园的大门。

    喊现金则是只有秦风一个人,除了想着拿到钱后分赃之外,秦风还有点别的想法,毕竟冯永康等人是跟着他出来的,钱包被窃这件事,还是要有个说法的。

    “秦风,还是转账吧,这……这地儿的贼太多了。”想着自己的那个扔掉的名牌钱包,韦大小姐此刻也是心有余悸。

    “没事,听我的,就拿现金!”

    秦风摆了摆手,看向周老板,说道:“周老,您这里钱要是凑手的话,还是给现金吧,这钱哥几个是要分的。”

    “好,现金就现金!”

    周老板点了点头,他是潘家园最大的一家经验文房四宝的古玩店,单是这家店的投资,就在三百万以上,平时店里都会储备十来万的资金用于周转的。

    “诸位,热闹咱们就看到这里吧。”周老板冲着围观的那些人拱手赔了个罪,回头冲着自家的伙计喝道:“小刘,清场。”

    “各位叔伯兄弟,这交易就不用看了吧?”

    穿着老式马褂的伙计站了出来,很客气的将众人请出了店子,围观的这些人也明白,别人金钱交易的时候,是不会让人旁观的,一个个都退了出去。

    捡漏即使在潘家园来说,那也是难得一见的事情。

    尤其是这枚铜钱又卖出了个相应的“天价”,那更是像长了翅膀一般,众人出去之后没过五分钟,整个潘家园不管是摆摊还是坐店的大小老板们,却是都知道了。

    消息传出去后,各个摊位顿时都热闹了起来,白搭的东西居然能赚十二万,这让所有的地摊老板们眼红之余,也开始憧憬了起来。

    这件事带来的最直观的后果,就是整个潘家园在以后的一个星期里,都再也见不到铜钱剑的出售了,可谓是一剑难求。

    原因很简单,这些老板们都将铜钱剑给拆开了,希望自己也能撞次大运,在里面发现枚五十名珍。

    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上千把铜钱剑被拆散,数以十万枚的铜钱被一枚枚的过滤之后,却是再没有一枚五十名珍的古钱币出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小秦,你看看,十二万,一分不少!”

    独自进入到了店子的里间,周老板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标有银行字样的袋子,往柜台上一倒,十二捆钞票顿时堆满了柜台。

    “不用看了,周老板为人大气,小子自然是信得过的。”

    秦风嘴上说着没什么,手底下却是将每一捆钱都快速的翻了一遍,这古玩行交易不仅是买定离手概不负责,这钱交了出去,老板们也是不会认账的。

    最近几年有些骗子在行骗的时候,一捆钱里面,往往只有第一张和最后一张是真的,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着了道。

    “这小子,莫非在娘胎就开始入行了?”

    看到秦风如此谨慎,周老板不禁在心中暗叹,他做了这么多年古玩生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妖孽的少年。

    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秦风将十二捆钱都翻了一遍,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周老板,多谢了。”

    周老板客气道:“哪里话,小兄弟以后要是在潘家园遇到事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招呼一声……”

    “哎呦,还真有事要请教周老您呢。”以秦风的脸皮之厚,自然可以完全忽略周老板话中的客套。

    “嗯?什么事儿呢?”周老板脸皮抽搐了一下,难道这小子不懂得什么叫客气吗?

    秦风笑了笑,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瞒周老您说,我以前在津天也是做古玩生意的,想在潘家园盘下家店子,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周老您人面熟,不知道有没有好介绍呢?”

    “你想开古玩店?不知道小秦你想经营什么?”

    周老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俗话说同行是冤家,秦风如果来开家文房四宝店,那岂不是要和自己争生意?

    秦风自然知道周老板在想什么,当下笑道:“我做玉石字画,周老,和您不冲突的。”

    听着老人的对话,莘南突然插口道:“周老板,秦风他老师可是齐功先生,如果想做文房四宝,您怕是争不过他的!”

    “什么?齐老的徒弟?”周老板冷不防被莘南的话吓了一跳,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要知道,齐老的名气,可不局限在古玩鉴定和修复上面,他最为人所知的,还是那一手的好字画,在齐老身体好的时候,每天上面求字的人都是络绎不绝。

    以齐老在圈子里的人脉,他的弟子如果想经营文房四宝的生意,那岂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就算周老板在行里干的时间长,怕是也顶不住齐老弟子这个名号的冲击。

    想到此处,周老板的脸色不禁难看了起来,这还真应了开始所想的那句同行是冤家的话。

    “周老板,我只是老师在古玩鉴定方面的弟子,以后要是在潘家园生意,绝对不会涉及字画和文房四宝。”

    看到周老板的脸色,秦风还是出言解释了一句,他可不想平白结个仇家。

    “当真?”周老板紧紧盯住了秦风的眼睛。

    秦风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是真的,秦某虽然年龄下,但吐出去的吐沫,难道还能舔回去不成?”

    “好,小兄弟爽快。”

    周老板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汗水,苦笑道:“小兄弟,你还真是吓了我一跳,你要来做文房四宝的生意,我们可就没活路了。”

    周老板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不过秦风年轻,想必喜欢听些好话,多吹捧几句自然是没错的,而且周老板也想和秦风打好关系,说不定以后就能攀上齐老这条路子。

    “周老您客气了,不知道那店铺的事儿?”秦风脸上做出一副受用的样子,不过开口却还是在追问店铺的事情。

    既然想着日后会有求于秦风,周老板这会可就拍起了胸脯,道:“小兄弟你放心,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我一定给你个准信,咱们不光要找到店铺,还要找个位置好的!”

    周老板根本就没问秦风要多大的面积,齐老的学生还能缺钱吗?再说以秦风这几人的做派,显然家境都是极好的。

    “好,那多谢周老,我们就先告辞了!”秦风笑着将柜台上的钱收了起来,冲着周老板抱了抱拳,在对方的相送下走出了店子。

    “秦风,你就不能转账吗?拿着钱多危险啊。”出了店门,冯永康看谁都像贼,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

    身上装个万儿八千的都能被掏干净,此时秦风手上拎着十几万,更是让莘南冯永康等人如临大敌一般,将秦风团团的围在了中间。

    “拿着钱回头好分账啊。”秦风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要是有贼能从他手中把钱偷走,那秦风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唉,天策府宝啊,就这样被你卖掉了。”

    从秦风要出售那枚天策府宝的时候,朱凯就一直唉声叹气,此刻又出言埋怨起秦风来了,他从小在父亲的熏陶下也喜欢收藏铜钱,见到好东西落在别人手里,那心里像是被刀割了一般。

    “老朱,把心放肚子里吧。”

    秦风一抬头,刚好发现自己走到了马猴老板的地摊前,而那位马猴老板,正一脸怨恨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干了杀他孩子夺他老婆那种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事实上要不是秦风人多势众,马猴老板还真有上前抢钱的心思了,他知道,秦风手中的袋子里,可是足足装了十多万呢。

    “没点眼力介,就甭出来做生意!”

    秦风要是坏起来,远非一般人能比的,略微抬高了一点声音,秦风说道:“老朱,你真以为我就发现了一枚天策府宝?嘿嘿,告诉你们,一共有四枚呢!”

    “四……四枚?”

    朱凯等人都吃了一惊,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种珍稀的铜钱,平时发现一枚都很罕见,怎么可能一次出现四枚呢?

    “什么?四枚?这……在这不就是四十多万了?!”

    一直都竖着耳朵在听几人对话的马猴老板,突然感觉胸中一堵,紧接着嘴中一甜,一股鲜血脱口就喷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