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零九章 谁坑谁(下)

第二百零九章 谁坑谁(下)

    “策?南哥,我好歹也上过初中啊,那字肯定不是策,明明是荣嘛……”

    谢轩一向是看到书就头疼的人,好容易认出了个铜钱上的那个繁体“宝”字,还被莘南质疑认错了另外一个字,小胖子表示非常不满。

    “你先别打岔……”

    莘南此刻也顾不上礼貌不礼貌了,一把推开了谢轩,将脑袋伸到了铜钱上面,嘴中也还急道:“秦风,我说的是不是?”

    “天荣?不对,这一定是策!”

    带着高度的眼镜看了半晌,莘南终于将上面模模糊糊的几个字认了出来,大声喊道:“天策府宝,没错,就是天策府宝啊!”

    “天策府宝?那不是铜钱吗?”

    “刚才那人喊的是天策府宝?难道五十名珍又出现了?”

    “快点过去看看,刚才那帮小子是抓着把铜钱!”

    激动之下,莘南的嗓门有些大,顿时周围方圆一二十米内的人都停在了耳朵里。

    那些外地来京的游客们听到莘南的话,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那些摆地摊的摊主们,脸上的表情就丰富精彩的多了。

    在潘家园这里混的人,谁都有捡漏的梦想,但是想捡漏,需要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必须对古玩有深刻的了解以及丰富的经验。

    要说陶瓷字画以及玉石这些知识,地摊老板们很难掌握,因为这要系统的学习,但是作为潘家园几乎每个地摊上都摆着的铜钱,他们还真是不陌生。

    抱着捡漏发财的梦想,这些老板们几乎将铜钱“五十名珍”的名字如数家珍,做梦都想着能在自己所收的铜钱里面发现那么一枚属于五十名珍的铜钱!

    只不过铜钱收藏,自明清二朝就有之了,数百年下来,那些珍贵稀少的铜钱,早已被人收入囊中,否则那么多的朝代更迭,也不会仅仅评选出五十枚珍贵铜钱了。

    从潘家园形成古玩市场至今,还没听闻过哪个地摊上出现过“五十名珍”铜钱,但这并不妨碍地摊老板们心中那神圣的向往。

    所以莘南这一嗓子喊出口后,周围顿时沸腾了起来,那一个个地摊老板们也不顾自己的摊子了,纷纷围了上来。

    “哎,小伙子,真的是天策府宝?”

    “拿出来看看吧,让我们也见识下。”

    “就是,这么多人,还怕我们抢你的吗?”

    一群人将秦风等人围在了中间,眼睛死死的盯在了秦风的手上,有惊奇有羡慕,当然,也有深深的嫉妒。

    这道嫉妒的眼神,自然就是来自于马猴老板了,莘南那声音刚喊出口,他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般跳了起来。

    因为就在刚才铜钱剑落地的时候,刚好被马猴老板看在眼中,他还在心里嘲笑秦风几人傻*呢,搭配了个值不了一百块钱的破烂铜钱,就忽悠的他们买了一千多块的东西。

    可是当莘南喊出“天策府宝”这四个字后,马猴再也坐不住了,如果莘南说的是真的话,恐怕他不光要坐实了傻*的称号,日后在这古玩市场也将会是个笑料了。

    “老弟,你看错了吧?哪有什么天策府宝的铜钱?”

    马猴眼珠子一转,说道:“那铜钱剑是我搭给你们的,现在摔坏了,我再给你们换一个,你们看怎么样?”

    马猴端的是打的好主意,即使那铜钱剑里的铜钱没有天策府宝,最多就是他再拿丝线将这散掉的铜钱剑穿起来,但如果有的话,他可就赚大发了。

    “喂,你坑谁呢……”

    谢轩站了出来,洋洋得意的说道:“知不知道,天策府是当年李世民没等级的时候,李渊特许他成立的,历史上有天策府,怎么会没有天策府宝呢。”

    “轩子,少说几句啊。”听到谢轩的话后,秦风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出人群去。

    “风哥,怎么了?我可是听过隋唐演义的,唐初的时候,天策府可是大大有名啊,李建成那小子,就是被李世民的天策府给玩死的。”

    小胖子以前在津天古玩街上厮混的时候,整日里见那些古玩老板们谈古论今,心里很是羡慕,那才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体现。

    无奈谢轩初中都是混下来的,肚子里实在是没货说不出来,眼下刚好碰到个他听过的典故,自然是要显摆一番了。

    “得了,你把嘴巴闭上吧。”秦风真的想装不认识谢轩,这完全不靠谱的事情,居然被他说的头头是道,这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哎,这胖哥说的没错啊,小兄弟,怎么样,把那铜钱剑还给我吧。”

    马脸老板听到谢轩的话,心中却是升起一丝希望,看来他们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天策府宝,自己或许还能把那铜钱给骗回来。

    “老板,行了,别忽悠我们了。”

    秦风一脸戏谑的看着马脸老板,说道:“天策府宝是五代十国时楚王马殷所铸,时在乾化元年,钱币内外廓齐整,币文真书,旋读,背面无文,我说的可对?”

    这几句话,就是天策府宝被收录进“五十名珍”中的原话,此刻被秦风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马脸老板顿时面如死灰。

    天策府宝的名字,的确出自“天策府”三个字,不过在历史上,除了李世民所建的“天策府”之外,还有一个“天策府”的存在。

    说起那个天策府,就不能不提到在历史上占据着承上启下地位的“五代十国”,唐朝灭亡之后,中国历史再一次进入了大割据时代。

    在北方广大地区,军阀混战的结果是先后出现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和后周五个较强大的王朝。

    与此同时,南方各地又陆续并存过九个较小的割据政权,即吴、南唐、吴越、楚、前蜀、后蜀、南汉、南平及闽等九国,北方河东地区则有北汉势力,史称:五代十国。

    因为连年混战,各国征伐不休,所以对于金属的开采都几乎完全停顿了下来,由于缺铜,各割据政权较少铸造铜钱,民间仍是沿用唐开元旧钱。

    在梁太祖朱温建立后梁朝之后,封当时的潭州节度使马殷为天策上将军,建天策府,后为楚王。

    后唐灭梁,殷建国承制,自置官属,建楚王天宫幕府,任用高郁、吕师周等人,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保持楚境的独立和地方安定,发展经济,使楚国在五代十国中强盛一时.

    国力强盛与否,货币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为了彰显自己的财富,马殷让人铸造了三种天策府宝,分别以铜、铁,生精(银)为质材。

    这三种铜钱中,铜者有背龙及鎏金,是为最罕见的。

    不仅如此,由于楚国只存在了五十多年,发行的货币大多都毁于战火之中,就连其它两种质材的天策府宝,留到现在也远比一般的铜钱珍贵。

    “小伙子,博学多才啊……”

    “说的没错,马猴,你小子就别想再坑人了。”

    “天策府宝的确是这来历,这位兄弟,能不能把东西给我们看下啊。”

    古玩市场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明白人,别看都是些地摊的老板,他们个个都能将五十名珍的来历说出大半。

    所以秦风此话一出,围观的那些人顿时开始奚落起马猴来,这小子忒不地道,东西虽然是他卖出去的,但买定离手,别人就算是买了个金山,他也不应该有反悔的道理。

    “诸位大哥,东西不是不能看,不过这地儿,不太合适吧?”

    秦风往左右四周拱了拱手,说道:“人多手杂,万一失了物件,小子连哭都来不及,请各位体谅一下。”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店铺的老板们也都走了出来,足足将秦风等人站立的地方围了个里外三层。

    秦风这话说的在理,不过五十名珍在潘家园可是第一次现身,谁都不肯离去,而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秦风等人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这位小兄弟,要不然,到我店里来吧!”

    正当秦风有些为难的时候,一个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抬头一看,秦风顿时笑了,敢情自己正是站在了之前那家文房四宝店的门口。

    “好,那就麻烦您了。”秦风也不客气,直接推开了挡在前面的马猴,径直进入到了那家文房四宝店中。

    “各位,散散吧,老朽这店,可容不下那么多人,再说诸位还有生意要做呢。”

    老先生年龄不小,但中气十足,他似乎在这块有些威望,此话说出来后,那些地摊老板们也怕摊子上的东西被人拿走,拥挤的人群逐渐松动了起来。

    不过马猴老板却是心有不甘,回去将摊子交给旁边的人照料后,一头钻进了那家文房四宝店,他现在的心理是:就是要死,也要死个明白啊!

    和马猴一样想弄明白那钱是真是假的人还有不少,此刻都一窝蜂的涌进了店子,原本挺宽敞的古玩店,此刻却是显得有些狭小了。

    “老先生,实在是叨扰了。”

    秦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幸亏这不是陶瓷玉器店,否则被那些人打破一个物件,恐怕都要算到自己头上了。

    “无妨。”老头看了一眼众人,对自己店里的伙计说道:“去,让他们都往后退退。”

    虽然是开店迎客,但进来的大多都是同行,他们也知道规矩,当下往后退了几步,使得柜台前只站了秦风和那店老板几个人。

    “老先生贵姓啊?”秦风说了句没营养的话。

    “老朽姓周……”

    老头答了一句,开门见山的说道:“小伙子,说实话,我对你那枚铜钱也很感兴趣,不知道能不能给老朽看一看呢?”

    “当然可以,周老板,您请看……”

    秦风之前不肯拿出铜钱,是因为围观的人太多,现在柜台前除了古玩店老板就是自己和冯永康等人,他也不怕后面的人上来抢。

    “好,老朽久闻五十名珍的大名,这也是第一次得见啊!”

    周老板拿出了个老花镜戴在了眼睛上,又从柜台里面摸出了个放大镜,接过秦风递来的铜钱后,小心的将其放在一张白纸上,这才仔细的验看起来。

    为了顾及围观群众们的感受,周老板一边看,一边说道:“是有个天字,嗯,府字也很清楚,就是这个策字,上面被铜锈挡住了。”

    “风哥,怎么样,我说是荣字也没错吧。”刚才失了面子的小胖子,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

    “你小子,回头有文物鉴定课,你给我到京大来听课。”

    秦风被谢轩说的哭笑不得,他这兄弟精明则是精明的可以,坑蒙拐骗也算是无所不精,只是在专业知识上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好在谢轩也知道自己身上的短板,在津天古玩街的时候,任是别人说的口吐莲花,他也从来没花过一分钱去收购物件,所以也没吃过亏。

    这会众人都在关注着周老放大镜下的那枚铜钱,也没人关注秦风哥俩,有个声音问道:“周老,这是铁银铸造的,还是鎏金的啊?”

    周老仔细看了一下,说道:“是鎏金的,在这去掉铜锈的地方,有鎏金的痕迹。”

    “**,那……那是我的啊!”

    听到周老的话后,挤在最前面的马猴老板心中几乎要滴血了,他恨不得在自己脸上狠狠扇上**掌。

    为了防止众人冲上来抢钱,秦风一直都是侧着身子站的,看到马脸老板脸上的神色后,秦风眼中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冷笑。

    早在第一次向马脸老板询问被窃事情的时候,秦风就发现了,在那铜钱剑里面有几枚铜钱不太正常,它们体型稍大一点。

    不过这几枚铜钱锈迹过重,加上又被缠绕在里面,一般人很难发现,秦风当时用指甲抠掉了一些铜锈,才看到了那个策字。

    对于“五十名珍”同样如数家珍的秦风而言,他自然晓得有铜钱以来,只有天策府宝才有这么个“策”字,当时心中就存了要将其买下来的心思。

    这也就应了古玩行最考究眼力的那句话,马脸老板自以为做了比成功的买卖,坑了秦风等人,却不知道秦风心中比他更为惊喜。

    俗话说占小便宜吃大亏,这桩买卖究竟是谁坑了谁,看此刻两人脸上的表情,自然就有了分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