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鉴定(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 鉴定(中)

    “小韦,你这里的好东西不少啊,并不只是局限于咱们国家的青铜器吧?”进入那间青铜器馆后,甘亚夫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虽然这个青铜器厅大小不过三十来平方米,摆放的东西只有四五十件,但是里面青铜器的规格却是很高,甚至有两件不属于中国的物件。

    青铜器是由青铜,也就是红铜与锡的合金制成的器具,诞生于人类文明的青铜时代,因为青铜器在世界各地均有出现,所以是一种世界性文明的象征  。

    这个世界上最早的青铜器,是出现于5000年至6000年前的两河流域。

    我国的青铜器发展的时代,则是在商周时期,因为其制作工艺精美,在世界青铜器中享有极高的声誉和艺术价值,代表着我国在先秦期高超的技术与文化。

    青铜器以其独特的器形、精美的纹饰、典雅的铭文向人们揭示了中华民族精美的铸造工艺、文化水平和历史源流,因此被史学家们称为“一部活生生的史书”。

    不过在国内,青铜器却是禁止买卖的,市场一直都没有放开,就算是收藏,也只能收藏传世的青铜器,至于买卖出土青铜器,那是违法行为。

    摆在房间正中的那个青铜鼎,就让跟在秦风身边刚走进门的李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脸看向韦华,说道:“华哥,这东西可是国家重器,你也敢搞来?”

    作为古代礼治社会政治、经济权力的象征,王、侯所制造的鼎,青铜鼎无疑是青铜器中价值最高的器皿了,这个也是我们国家所独有的。

    早在解放前的时候,青铜鼎的价值就极高。甚至有一鼎万金的说法,如果鼎上要是镌刻有铭文,那更是一字千金。

    不过由于器形比较大,青铜鼎流失在国外的并不多,像摆在房间里的这个三足鼎如果是真的话,那肯定就是韦华私自买卖得来的,是以李然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韦华虽然背景深厚,但家族中也不是没有政敌,得势时固然不怕别人用这个攻击他,只是万一失势。这个或许就是一个被人拿捏的把柄了。

    所以像李然这些京城中的世家子弟,暗地里谁都做过一些龌蹉事,不过在明面上,却是很少授人与把柄的。

    “你对青铜器懂的不多,别乱搀和。”

    韦华摆了摆手打断了李然的话。看向甘亚夫说道:“甘老师,您看这鼎怎么样?内壁可是有不少铭文的。算是国之重器吧?”

    “韦总?考我不是?”

    甘亚夫还没有齐老的那种地位。对韦华比较客气,当下笑道:“今儿我可不是主角,老师说了,让小秦来鉴定……”

    “秦风?真让他来?”

    韦华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他之所以请了齐老等人来,是想把他这个会所做成古玩行的一个高端品牌。是以并不怎么想让秦风这无名小卒出言点评。

    “当然,老师的话我可不敢不听。”甘亚夫打的一手好太极,将事情推到了齐老的身上。

    “好吧,小秦。你来看看。”

    韦华有些无奈,他在政坛商界固然都是有头有脸,但是在古玩行这圈子里,和齐老的地位实在是差的太远。

    “韦总,不用看,这鼎是假的。”

    秦风走到鼎边,说道:“青铜鼎是由红铜和锡等金属铸造而成的,硬度很高,一般就算埋在地下几千年也不会损毁的,不过那种绿锈,即使出土再早,都是无法消除的。”

    敲了敲那个内壁直径足有一米的青铜鼎,秦风笑道:“韦总你这物件打造的金光灿烂,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我们是个仿制品吗?”

    秦风这一席话有理有据,听得场内众人都是暗暗点头,能说出这番话,看来这年轻人还是懂得一些青铜器的知识。

    唯有李然被秦风说的涨红了脸,他本科读的是博物馆系,这才摆在齐老门下的,但现在都读到研究生了,见识居然还不如秦风这个入学刚一个月的新生。

    看到李然的脸色有些难看,秦风不由笑着说道:“然哥,物业有专攻,搞不明白也是正常的,您要是拿出来个“大明乾隆年制”款识的瓷器给我看,说不定我也会当真的。”

    “臭小子,埋汰我不是?”听到秦风的话后,李然也是笑了起来,秦风所说的这事儿,还有个典故,在圈子很多人都知道。

    从进入到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京城兴起了一股收藏热,这玩收藏固然需要眼力和常年积累下来的jingyàn,但财力也是十分重要的。

    九十年代中期的有钱人,大多都是些早年下海经商的暴发户,那些人甚至连王羲之齐白石是谁,就一头投入到了收藏大军之中。

    要说古玩商最喜欢的,还就是这种人,换到十年后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人傻钱多”,遇到这样的凯子要是不宰,那忒对不起自己的智商了。

    于是各种赝品仿制品层出不穷的出现了,有些人投入了几百上千万,却是收了一屋子的假古玩,冯永康的家族,正是把握了这个机会,狠狠的赚了一大笔。

    这些附庸风雅的暴发户们买了东西之后,自然还是要显摆的,于是笑话就出来了。

    有一位早年批发服装发家的董老板,跑到当时还不是很兴旺的潘家园,花了三万块钱买了一个梅瓶。

    这个瓷器形态非常优美,看了几本陶瓷鉴定书籍的董老板,自以为捡了大漏,于是在一次古玩圈子里人的聚会中,珍而重之的将那梅瓶拿了出来。

    说来也可笑,最开始的时候,那一帮子暴发户居然谁都没看出款识的不对,没口子的都在夸奖董老板捡漏了,羡慕者大有人在。

    既然是古玩圈的人聚会,总是也要有那么一两位专家的吧?当最后梅瓶落到一位专家手上时。那哥们一看落款,差点没失手将瓶子给打落到地上。

    如果是个小瑕疵,那位专家或许也就装个傻,满足这些爆发们的炫耀心理。

    不过这梅瓶错的也忒离谱了,大明年间什么时候出现的乾隆朝?专家要是不指出来,那以后他自个儿也甭在这圈子里混了。

    当那位专家说出款识不对的时候,董老板还曾经大发雷霆,说专家没文化,不过打电话让秘书一查,顿时不做声了。连带着刚才夸奖董老板的人,也是面色悻悻,一场聚会是不欢而散。

    这事儿一传出去之后,顿时被真正的古玩行引为笑谈,深感伤了自尊的那些暴发户们。都去找了专家到自己家里做了鉴定。

    鉴定的结果如何,专家们并没有多说。但自那次事情之后。京城的“文化人”数量骤减,董老板更是对古玩讳之莫深,基本上是谁提和谁急。

    “行了,小秦,来看看这些东西吧……”

    听到秦风提起的这个典故,韦老板的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因为那几年他虽然没有秦风说的那么不堪,但也着实买了不少赝品,花了很多冤枉钱。

    还有就是,韦家那位打江山的老爷子。也曾经干出过一件笑人的事情来,那是当年打土豪的时候,老爷子从地主乡绅家里搜出来一幅唐伯虎的真迹。

    那会闹革命的人,基本上文化程度都不高,老爷子对这些写写画画的东西更是不感兴趣,居然拿去了擦屁股,用完后还直嚷嚷纸太硬不舒服。

    后来这事儿被太祖知道,还把韦老板爷爷喊过去教训了一顿,并且在全军发文要求保护文物,从那之后这样的事情才没再发生。

    “小秦,我这里的东西,有一大半是从国外拍卖会上拍来的,还有十多件是现代仿旧的青铜器,你看看能不能给分辨出来?”

    韦华的话,却是有些难为秦风了,因为古玩鉴定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这里一共有四五十件青铜器,想要全部鉴别出来,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原本对秦风印象还不错的韦华,现在只想让这小子出丑后赶紧滚蛋,因为在晚宴的时候他还安排了记者采访,到时候总不能让秦风当主角吧?

    “好,那小子就出次丑吧,要是搞错了,各位可别见笑。”

    秦风闻言挑了挑眉毛,他自然感觉到了韦老板心中的不耐烦,但是向让他秦某人当众出丑,秦风也是不愿意的。

    “对了,你们这里有碳素笔吗?”秦风转过头看向门边的礼仪小姐。

    “你要笔干嘛?”韦华皱了皱眉头,对着那位穿旗袍的利益小姐说道:“抓紧点时间,给他找一支碳素笔。”

    “呵呵,一会韦老板就知道了。”秦风也没多言,径直往房间的第一个展台走了过去。

    “青铜器种类丰富,但最有收藏价值的,不外乎就是青铜礼器和兵器铜镜杂器……”

    秦风一边走向那些摆在台子上的青铜器,口中一边说道:“青铜礼器又分为食器、酒器、水器、乐器四种,韦老板眼界高,收藏的这些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啊。”

    说话的功夫,那位礼仪小姐已经是一路小跑的进了房间,将一支碳素笔交到了秦风的手中。

    “好的古玩,作假的自然就多,越是品相好的,赝品的几率也就越大。”

    接过那支碳素笔,秦风随手就在一个敞口、高颈、圈足制作精美的虎尊青铜酒器上,毫无顾忌的打了个叉!(未完待续……)

    ps:ps: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更,兄弟们,和第一的距离还在拉大,喜欢月底投月票的朋友都砸出来吧,月初赶不上,月底更没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