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瞒天过海(下)

第一百九十三章 瞒天过海(下)

    “秦风,你说这不是传世古玉?我看倒是很漂亮啊,爸爸每天都带在身边把玩的……”

    和旁人都将目光关注在齐老先生身上不同,韦涵菲却是对那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没什么兴趣,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了秦风的身上。

    加上和秦风又站在一起,所以即使秦风说话的声音很小,也被韦涵菲给听到了,她是个性格直爽的女孩,心里不明白,自然当场就问了出来。

    茶室虽然面积不小,但一直就是那么两三个人在说话,韦涵菲这一出声,众人顿时看向了她和秦风二人。

    “哎呦,这姑娘怎么一点都不懂人之常情啊?”

    听到韦涵菲的这声追问,秦风不由在心中叫起苦来,他却是不知道,韦涵菲从小就是在国外长大的,说话向来都是直来直去。

    “咦,秦风,你是京大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学生吧?”

    听到女儿的话,韦华不由一愣,他刚才随口问了一句李然,知道这个专业是今年新开的,也就是说,所有这个专业的学生,都只不过是大一的新生。

    要是在这个专业学习过几年的老生,韦华或许会很在意秦风的看法,但入学才刚刚一个月,即使在天才的人,也是无法掌握文物鉴定中的一些技能的。

    秦风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说道:“是,前几天我才听了齐老师的课,老师的课对我跟有帮助。”

    “秦风啊,我看你应该去学钢琴专业,学古玩鉴定有些屈才了啊,这个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得会的……”

    韦华陪着女儿在世界各地听过不少名家的音乐会,他听得出来秦风在钢琴演奏上的天份很好,甚至要强过学了十多年钢琴专业的女儿。

    而学习文物鉴赏,这需要一个知识经验积累的漫长过程,并不说是见到几件实物,就能辨别出赝品的。

    这个行业和中医的性质差不多,那是越老越吃香,别的不说,就算从大街上随便拉一老头子和秦风坐在一起参加现场鉴宝会,怕是也没一个人愿意拿物件给秦风去鉴定的。

    所以韦华的这番话,的确是出于好意提醒秦风,与其在古玩这行业里厮混,他感觉秦风在音乐上发展更有前途。

    秦风尚未开口,齐老先生却是说道:“小韦,你知道今年有多少人报京大文物鉴定修复专业的吗?”

    “不知道。”韦华摇了摇头,京大有多少人上这专业,和他有什么关系?

    “一共只有八个!”

    齐老先生有些失望的说道:“这也说明,我们这些老古董不在了之后,来填补我们空缺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顿了一下,齐功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道:“就这么八个人,你还要小秦换专业,我说,你是不是故意气老头子我的啊?”

    “我哪儿敢啊,齐老,您可千万别生气,您可是国宝,气坏了我没法向国家交代。”

    韦华闻言连忙做出一副求饶的样子,他知道面前这位老爷子为人豁达,平时也能开得起玩笑,如果一本正经的和他说话,老爷子反而不喜。

    “什么国宝?这人啊,别太拿自个儿当回事……”

    老先生撇了撇嘴,指了指头上,说道:“我个子没天高,心胸没地广,就是一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

    齐功的话让场内的众人都笑了起来,从这话中,他们都能听出老人那宽广的胸襟,联系到自个儿身上想想,可不就是……他们有时候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齐功向着秦风招了招手,说道:“年轻人,来……说说看,你凭什么说这块玉不是传世古玉啊?这没上手就下断语的习惯,可是不好啊!”

    虽然是在批评秦风,但老爷子却是将手中的把玩件递了过去,在圈子里他一向以脾气温和与喜欢提携后辈为名,就算秦风提出了和自己相悖的意见,老人依然是笑嘻嘻的。

    齐老话声刚落,李然也开口说道:“秦风,你这没上几天课,又没老师教过,不懂可别乱说啊。”

    李然知道老师在专业上要求很严格,生怕秦风乱点评让老师生气,一边说话一边却是对秦风眨巴着眼睛。

    “然哥,看看也没什么吧?”

    秦风眉头一挑,如果李然不说这番话,他或许会打个哈哈承认自己胡言乱语,将事情给带过去,但李然话中涉及到了他的老师,这就让秦风不得认真了起来。

    秦风一直都相信,师父如果愿意入世,以他胸中所学,成就怕是要比面前的这位老人,还高出许多。

    但摆在面前的事实,一位是万人敬仰的大师,一位却是孤死山村的无名老人,所以在齐老先生面前,秦风也有一点想为师父鸣不平的心思。

    更重要的是,这块“古玉”就是出自秦风之手,里面有什么玄妙,怕是世上再没人比他更清楚的了。

    用手指在那把玩件上摩挲着,秦风心中生出一股无比熟悉的感觉,这块玉不过是他几个月之前雕琢出来的,上面似乎还带有他的体温。

    “嗯?小秦,赶紧说说看。”

    见到秦风手指从玉石上划过的这个动作,齐功眼前不禁一亮,因为只有盘玉的老手,才能将这动作做的如此自然。

    而且齐功一直也感觉这块玉有些不对,只是他没能看出什么破绽,眼下却是想听听秦风有什么见解。

    “齐老师,这玉是古玉不假,不过却不是传世玉!”

    秦风一张口就让众人一愣,在场的都是行家,这枚玉包浆厚实,沁色自然,看这品相,最少经过一两百的把玩了,怎么可能不是传世玉?

    只有齐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如有所思的表情,想了一下后,说道:“小秦,你的意思是老玉新工?”

    老玉新工是古玩界的行话。

    要知道,古玉价值非凡,动则上万,所以仿古玉的生意从宋以来一直随着太平盛世而兴旺起伏,而仿古玉中用老玉来仿老玉是仿古玉中最难鉴定的。

    在宋代的时候,就有用汉玉中的边脚料来仿汉玉的,一般行家打眼或者失手,绝大部分都和老玉新工的手法有关,这种现象已有近千年了。

    听到秦风和齐老的对话后,韦华皱起了眉头,说道:“小秦,可是这块玉上面,玉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韦华在玉石鉴赏上,也算是个行家了,他知道,一般老玉新工的鉴定,最简单的就是从玉纹上入手。

    玉纹是玉石在几百万年前甚至与地球同时的岩浆**流动中形成的,一层一层的,边线很明确。

    一般来讲,从夏商周老三代到明清,都是用质地纯净的玉种,几乎不用有天生玉纹的玉料的,做玉时首先就要去掉,这块把玩件上,就不存在这种问题。

    “我说的老玉是指在成品玉上进行再加工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块把玩件,应该是件有损伤的古玉,被人经过巧妙的手法加工之后,制成的现在卧佛的样子……

    韦先生您刚才说的玉纹是没错,但是老玉老工老沁这个顺序却是错了,一件玉器都应该先有此玉料,再有玉工,再有沁生对吧?”

    没等韦华回答,秦风就指着古玉,继续说道:“这块玉却是不然,从这个地方,你应该能看出跎工和沁色的剖面,我也是刚刚过发现的……”

    东西是自己做的,秦风自然了解的很,那一点瑕疵只有针眼大小,而且还深藏在镂空的内壁上,就算再挑剔的鉴定师,恐怕也很难看得出来。

    这块古玉,原本是一个表面上有个飞天舞女的浮雕把玩件,造型非常的独特,如果品相完好的话,价值要远远高于现在这块玉。

    只是在地下埋的时间太久了,这枚玉器似乎接触到不止一样的矿物,使其正面出现了大量的黑斑,有些地方渗入很深,即使盘磨,也无法让其显露出原先的模样来了。

    古玉之所以稀少珍贵,就是因为有些沁色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不过这枚玉除了中心部位之外,周边的玉质品相却是非常好。

    秦风思考了良久之后,决定将这块玉给做二次加工,这在古玩行中上是很普遍的。

    就像是有些人将一些品相不好的玉圭切面,分割做成一枚枚玉佩,原本只能卖个千儿八百的东西,这一分割,价值立马就上翻了百倍千倍。

    秦风用的就是这种手法,他将被沁色破坏掉的地方用精湛的雕琢手法完全镂空,出现了一个卧佛的样子,不过此时这块玉的浆体却是被破坏掉了。

    秦风为此着实废了番功夫,他让谢轩花了六千多买了一只小牛,在牛屁股厚皮处开了个口子,将这古玉放了进去,然后让李天远没事的时候赶着牛在院子里走。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那些新工的位置已然是包浆浑厚,宛若隔世,这也是载昰教给秦风的独门秘法,用这种手法做出来的包浆效果,一年足可以抵得上一千年。

    再加上这块玉的用料本身就是古玉,如果秦风不说出来的话,恐怕在还真没有人能看得出他这瞒天过海的手法,齐老爷子看不出来,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老子真是嘴贱,没见过有造假的人当众揭穿自己的手法的。”

    解说着这块玉的作假之处,秦风脑中不禁有种荒谬的感觉,别的制假人都要千方百计的去掩饰,他到好,生怕众人看不出来这是块老玉新工的物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