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旋律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旋律

    当两只老虎的曲子飘荡在整个大厅里的时候,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全都呆滞了,有些正抽着烟的人,一口烟吸进了肚子里,甚至忘了吐出来。

    刚才秦风装得像是个身怀绝技的隐士高人一般,如果他坐在钢琴面前,就算是弹出这个世界上最经典的曲目,众人都不会感到吃惊。

    但是秦风弹出来的,偏偏是这首“两只老虎”的儿歌,却是让所有人都几乎跌破了眼镜,大牙掉落了一地。

    要知道,别说是钢琴曲了,这首儿歌就是学过电子琴的幼儿园小朋友,都能用手指给敲出来了,谁也没想到,从秦风琴键下响起的,竟然是这个曲子。

    在这一瞬间,整个大厅除了那“两只老虎”儿歌的旋律在飘荡之外,再无一丝杂声。

    随着琴声不断响起,人们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的精彩,有人在幸灾乐祸,有人不可置信,还有人张大的嘴巴里,足足能塞进一个鸡蛋。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忽然打断了大厅里的寂静,是刚才那位抽烟的哥们呛到了,此刻正抓着杯水往嘴里灌着。

    “哎,小子,我说你会不会弹琴啊?”

    这下被陶军抓到了秦风的痛脚,也不管秦风的弹奏还在继续着,大声嚷嚷道:“就两只老虎这儿歌,老子用一个手指头也能敲出来,你小子别在上面丢人现眼了……”

    陶军这话倒不是吹的,他有段时间追一个幼儿园老师的时候,整天泡在幼儿园里,对这曲目是耳熟能详,反正来来去去就那几个键,他的确能敲个八九不离十。

    旁边的那些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脸色露出的鄙夷表情,显然对陶军的话很赞同。

    这些人大多都是不会弹钢琴的,但从小耳濡目染,一定的鉴赏音乐的水平还是有的,秦风拿出这么一个儿歌曲子来糊弄他们,未免太看低了他们的智商。

    “没看出来,你懂得还真多啊?要不我弹你唱?”

    秦风被陶军说得哑然失笑,停下了正在弹奏的双手,他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哥们就是个浑人,和李天远估计有得一拼,秦风也懒得和他生气,而是侧过脸看向了韦涵菲。

    “这位先生,不懂不要紧,但不要拿着无知当有趣好不好?”

    看到秦风的眼神,韦涵菲脸上一阵发热,她也没想到父亲的朋友里,居然有那么多不懂音乐的人,正像秦风所说的那样,自己刚才真是对牛弹琴,早知道就不来了。

    不对,如果不来的话,那岂不是就错过了这个认识秦风的机会?韦涵菲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理,顿时将怒火都倾泻到了陶军的身上。

    “你是说我的?”

    陶军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韦涵菲是对自己说话,当他见到众人的目光都看到自己身上后才明白了过来,顿时大怒:“你说我……我无知?喂,我说大侄女,我这是在帮你出气好不好?”

    按照圈子里潜在的辈分,陶军这样叫是没错,不过韦华的爷爷可是当年的开国大将,他的爷爷只不过是个少将而已,无论是军衔还是其后的职务,两者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韦华给这些老人们面子,承认陶军等人的身份,但实际上韦华的爷爷比这些人的长辈都大出不少,就韦华而言,其实是和他们父辈论交的,陶军说出这话,实在有些托大了。

    “你叫谁大侄女?别没事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爸爸没你这样的弟弟!”

    更何况韦涵菲从小是在国外长大的,根本就没什么身份辈分的概念,孟林比他大不少,喊声叔叔没什么,但陶军算是那颗葱?韦涵菲根本就没给他留这面子。

    “你……你!”

    陶军没想到这马屁拍在了马脚上,一时被气的满脸通红,指着韦涵菲还想说话,却是被身边的吕兵给拉着坐下了。

    “秦风,差不多了,你可以开始弹奏了。”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圈子里还是有不少明眼人的,像是孟林现在就看出来了,秦风刚才是在试琴。

    每个钢琴的音色都是不同的,弹奏出来的效果,自然也不同,世界上著名的钢琴大师,都有自己专业的调律师,在进行演奏之前,都会对自己使用的钢琴进行调音。

    钢琴调律师是一个很专业的工作,很多钢琴大师未必就会调律,所以一开始孟林也没反应过来,直到韦涵菲开口说话,他才意识到秦风的在调试音色。

    孟林话声刚落,韦涵菲也出言说道:“秦风先生,我这琴的音色刚刚调整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同度音和八度音有一点点瑕疵,需要一点细微的调整,你这有调试调音钉的工具吗?”

    “有……有,我给您拿……”

    韦涵菲点了点头,连忙从钢琴边上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了特制的小扳手,钢琴调音是需要经常进行的,几乎每个钢琴上都配备有这种工具。

    秦风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在几个调音钉上松松紧紧,这个过程很快,不过一两分钟就干完了。

    调音完毕后,秦风坐在钢琴前又弹起了那首“两只老虎”的儿歌,不过这次,却是没有人再敢笑话他了,谁也不想学着陶军再出次丑。

    听着秦风弹出的琴声,坐在孟林身边的华晓彤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这人的品味,真恶俗。”

    “晓彤,不要这样……”孟瑶推了把华晓彤,说道:“这纯粹是个人的习惯问题,和品味有什么关系?”

    “嗯?晓彤,怎么了?秦风不过在试音,有问题吗?”

    孟林知道妹妹和华晓彤都学过七八年的钢琴,在钢琴上的造诣比自己强多了,或许能听出些自己不知道的问题。

    “问题倒是没问题。”

    华晓彤撇了撇嘴,说道:“一般的试音都是用贝多芬的《致爱丽丝》那首曲目,哪里有人拿儿歌试音?这个秦风是故意恶心人的。”

    “还真是,这小子,有点意思。”

    孟林闻言一愣,不由摇头笑了起来,如果刚才秦风弹奏那首由贝多芬创作,被理查德.克莱德曼带入中国的著名曲目,怕是陶军也不会口出恶言了。

    华晓彤说的没错,秦风就是在恶心人的,而且让秦风得意的是,还真把陶军给恶心到了,生生跳出来接受了一番韦涵菲的羞辱。

    不过凡事都要适合而止,秦风知道在这场合里,肯定有人能看出自己的意思,最起码就瞒不过学了十多年钢琴的韦涵菲。

    双手从琴键上抬了起来,秦风说道:“这位小姐刚才弹奏的是钢琴王子的曲目,那我也弹一个他的钢琴曲吧。”

    “谢谢秦风先生,理查德.克莱德曼是我的老师,我相信他会很高兴。”

    韦涵菲对着秦风做了一个西方的女士礼,笑着说道:“还有,我叫韦涵菲,秦风先生可以叫我的名字,不知道秦风先生要弹奏的是老师的哪个曲子?”

    “叫我秦风好了。”

    秦风笑了笑,说道:“我弹的曲子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私语》,希望这首曲子能将大家带入到秋天里的童话之中,去享受秋天里的温馨烂漫,在音乐的世界里,静静品着秋天里的一杯下午茶……”

    秦风那极其具有蛊惑力的声音还萦绕在众人耳边的时候,《秋日私语》旋律已然响起。

    和贝多芬的那首《致爱丽丝》不同,因为贝多芬本身就是一位伟大的钢琴家,他的曲子首先是由他本人来弹奏的。

    而《秋日私语》,则是法国作曲家塞内维尔和图森两人联合创作的,理查德.克莱得曼是原演奏者,他将这首曲子演绎的淋漓尽致,使其传遍了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秦风的十指像是精灵般的在琴键上跳跃着,一段段美妙的音符响起,飘荡在整个大厅之中,一时间,人们都被他带入到了音乐的世界。

    此时的众人,仿佛已经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亦真亦幻的充满秋意的世界。

    在那里的天空中飘满了落叶,只有那美妙的旋律,在众人耳边回响着,那萧萧的秋意,宁静的日落,金黄的树林,都在此时,都在音乐之中挥洒得淋漓尽致!

    在众人面前,此刻像是出现了一条林荫小道,金黄的落叶铺出了一条金黄的地毯,踩在上面树叶在脚下沙沙作响,所有人都被带入到了这种意境之中。

    当最后一个余音响起的时候,大厅里的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在仔细回味着那美妙的旋律,正当他们想睁开眼睛的时候,心脏突然猛的一跳。

    那是因为,秦风的十指又重重的敲打在了琴键上,一种和刚才截然相反的琴声响起。

    如果说之前弹的是两个恋人间的秋日私语,那么现在的琴声就像是疾风暴雨,一下子就变铿锵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快,似乎要把听众的心脏给挤爆掉一般。

    刚刚陶醉在《秋日私语》中的众人,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在现在的音乐旋律里,他们需要光明和大口的呼吸。

    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情形,是秦风那快到几乎看不到的十指,像是精灵一般的在琴键上跳舞,那令人心血澎湃的旋律,让所有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