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心境

第一百八十六章 心境

    “小子,不懂就不要装懂,还不快点给这位小姐道歉?”

    见到自己成功的挑起了韦涵菲对秦风的不满,吕兵心中不由兴奋了起来,他想再添上一把火,让韦涵菲与秦风争吵起来,到那时候,就不需要自己出面驱赶秦风了。

    要说这些世家子弟们,还真是天生就善于玩阴谋诡计,如果换一个人,恐怕就要被吕兵算计的死死的,但是很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秦风。

    如果放在平时,对于吕兵的挑衅,说不定秦风就低头服个软,再向韦涵菲道个歉,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不过这次参加聚会,秦风是李然带来的,他的举动,将会直接影响到李然的脸面,本来穿衣这件事就是秦风的过失,他不想让李然因为自己,在这个圈子里脸面扫地。

    “你懂弹钢琴?”

    下了决心要维护李然之后,秦风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脸上不禁露出了玩味的神色,看向吕兵,说道:“你装的像个大尾巴狼似的,要不你来说说,刚才她弹是什么曲子?”

    “我……我不懂钢琴曲。”

    吕兵被秦风说的一愣,但马上反应了过来,继续说道:“我不懂也没评价这位小姐刚才弹奏的曲子啊,倒是你在那边信口开河,胡乱点评,大家说说,让他道歉不为过吧?”

    “没错,不要不懂装懂,那是缺乏教养的表现。”见到秦风没再提和自己打架的事情了,陶军也乐得在旁边落井下石。

    “我说,你们两个既然不懂,凭什么指责我说的不对呢?”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两位的自我感觉未免太好了点吧?秦某不才,刚好就懂得一点钢琴弹奏的技巧,自问刚才说得也没错!”

    说实话,从跟随载昰学艺并且继承外八门传承以来,这世上能被秦风看得入眼的人,到目前为止,连一个都没有。

    至于胡保国李天远还有谢轩,那是秦风的半个亲人,而冯永康和朱凯李然等人,则是秦风的朋友和社会关系,但他们身上,并没有秦风值得敬佩的地方。

    人的眼界高了,身上自然有傲骨,秦风以前没展露出来,并不代表他就是个谦谦君子,眼下秦风脸上露出的笑容,却是让看人感觉他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为之一变。

    谁也说不清这是种什么样的气质,但穿着廉价山寨运动服的秦风,站在这些出身官宦之家,从小就受过良好教育的众人面前,隐隐像是还压了他们一头。

    “这小子,怎么忽然就像是变了个人?”看着站在那里的秦风,孟林也有些摸不透他的深浅了。

    之前卷起袖子要和陶军打架的秦风,给人一种狂野不服管教的印象,而现在的秦风,那修长的身体里,却散发着一种儒雅的气息。

    “小子,挺会装的啊,我们不懂怎么弹钢琴,但这位小姐懂啊……”陶军看着秦风,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

    秦风气质的改变,也让陶军二人愣了一下,不过就凭秦风身上那几十块钱一套的衣服,两人也不相信他会弹钢琴。

    毕竟在九八年这会,一节普通老师教的钢琴课,就需要五十到八十块钱,如果是名师教的,从一百到几千也不定,更不用说一架钢琴也需要好几万了。

    所以能学得起钢琴的家庭,基本上都是比较富裕的,就秦风那穿地摊衣服喝二锅头的品味,要是会弹钢琴那才是件无法理解的事情呢。

    “这位先生,你说我弹奏的不对,还请指教!”对于秦风的指责,韦涵菲心中也是有点火气。

    韦涵菲从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学钢琴,到现在一共学了十六年了,从未有一日间断过练琴,自问对刚才弹奏曲目早已是炉火纯青了。

    而且由于家境的原因,韦涵菲的生活一直都是非常优越的,她的启蒙钢琴教师,是法国一位很著名的钢琴教育家,收费都是以一百英镑一小时起的。

    自幼打下的良好基础,让韦涵菲后来得到了享誉世界的著名钢琴家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青睐,在十三岁的时候,就拜在这位钢琴的大师门下成为他的学生。

    理查德.克莱德曼5岁开始习琴,6岁时指法已非常纯熟流畅,被誉为天才,后进入巴黎国立音乐学院学习,16岁开始演奏自作曲,得到学校音乐比赛优胜,以优异成绩毕业。

    克莱德曼擅长演奏肖邦、拉威尔、德彪西等人的作品,在古典音乐界是一颗明日之星,但是,他偶然间对通俗音乐发生兴趣,不顾周围人们的反对,毅然转变方向,

    这一改变,让理查德.克莱德曼以古典音乐为基础,将古典音乐与现代音乐溶为一体,乐曲朴实、流畅、优雅、华美,旋律悠扬、合声简洁、音色辉煌,充满了诗情画意,也为他赢得了浪漫钢琴王子的称号。

    韦涵菲自从拜在理查德.克莱德曼门下,钢琴弹奏技巧突飞猛进,在国际上的一些钢琴比赛中也获得一些奖项,眼下被秦风指责,能服气才怪呢。

    “你刚才弹奏的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星空吧?”

    秦风看了一眼韦涵菲,淡淡的说道:“你应该知道这首曲子的意境吧?第一声长长的宇宙音,要像一颗流星般的划过天际,举头仰望夏日的夜空,然后用钢琴那细碎、清丽的声音,那一颗颗星星给点缀出来……”

    随着秦风的讲诉,在场内众人的面前,似乎出现了一幅星空璀璨的画面,即使现在没有钢琴声,他们也随着秦风的声音,进入到了那种意境。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这是我老师说过的话!”

    当秦风这番话的余音还飘荡在场地中的时候,韦涵菲那张漂亮精致的脸上,却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因为同样的话,她的老师理查德.克莱德曼也曾经说过。

    秦风看着韦涵菲,说道:“你觉得你进入到那种意境了吗?”

    “我进入了!”

    韦涵菲盯着秦风的眼睛,说道:“在我弹奏的时候,我就好像身处在星空之中,漫天的星光似乎都随着我的琴声而律动……”

    这首星空的曲子,是韦涵菲最喜欢的老师作品之一,为此她整整练了三年,直到去年的时候,老师才说她找到了这种意境。

    也正是因为这首曲子,韦涵菲去年在一次国际钢琴演奏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这也是她对秦风的批评心生不满的主要原因。

    “你的意境到了,但你的心境呢?”秦风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道:“星空这首曲子,要做到当你失落的时候,它忧伤,

    当你兴奋的时候,它安静,

    当你高兴的时候,它欢快,

    当你的心漂浮不定的时候,它稳重……”

    秦风盯着韦涵菲的眼睛,说道:“你能让人跟着你的琴声,去体验自己的心境吗?在钢琴演奏中,指法只是一种技巧,但你要赋予曲目灵魂,那才是真正的大师!”

    秦风最初学习钢琴的时候,也是古典音乐的弹奏技巧,不过后来他听了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演奏磁带后,顿时惊为天人,曲风也跟着发生改变。

    在这个世界上,是不缺乏天才的,有些人在音乐上碌碌一生,都没有任何成就,但也有些人,天生就可以赋予音乐灵魂。

    秦风就是这样的人,他仅仅学了三年的钢琴演奏,但如果出去比赛的话,相信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这个世界最高的钢琴演奏奖项。

    这……或许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那百分之一天份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这百分之一,纵然付出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事情也未必能做到圆满。

    “你……你说的没错……”

    听完秦风的解说后,韦涵菲忽然出人意料的对着秦风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你的指责是对的,我……我还没能做到那种让人随着琴声忧伤快乐的心境……”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秦风这一番话说出来,像陶军吕兵那样的货色,压根就没弄明白秦风话中的意思。

    只是韦涵菲和他们不同,她自小跟随的老师,都是当代很著名的钢琴大师。

    纵然自己还没达到老师们的成就,但是理论上的知识韦涵菲却并不欠缺,她知道秦风所说的那种将灵魂融入到音乐中的说法,是每一位钢琴家毕生所追求的目标。

    别的不说,单凭秦风能说出这番话来,韦涵菲就对他心服口服了,因为就算是她自己,也无法用语言将其阐释的如此明白。

    “哎,我说,你别听他胡言乱语就信了啊。”

    见到韦涵菲居然对秦风鞠躬道歉,吕兵马上跳了出来,嚷嚷道:“小子,光说不练假把式,吹牛谁不会啊,有本事你也上去弹一个?”

    京城的圈子就这么大,今儿要是被秦风这穷小子给压住,那吕兵和陶军日后真是抬不起头来了,所以无论如何,吕兵都要让秦风当众出丑!

    “光练不说,那就是傻把式了吧?”

    听到吕兵的话,秦风不由笑了起来,姓吕的和他讲这些江湖话,那简直就像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大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