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婚约

第一百八十三章 婚约

    “哥,你没骗我?说的是真的?”孟瑶的声音,在电话中有些颤抖,“如果周逸宸两年后还是那个样子,和他的婚约就自动解除掉了?”

    从小到大,周逸宸就不断纠缠着孟瑶,虽然孟瑶没有对家中长辈说出诸如解除婚约这一类的话,但在她心里,压根就没周逸宸的存在。

    原本还想着用逃婚或者出国来躲避这段婚姻的孟瑶,此刻听到哥哥的话后,身上像是去掉了一块重石,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就连呼吸似乎都顺畅了不少。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孟瑶对周逸宸的了解,那个纨绔子弟这辈子也别想学好了,而且周家对他如此宠溺,就算是出国,恐怕也是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瑶瑶,当然是真的。”

    电话中孟林的声音非常愉悦,显然心情很不错,笑道:“周家老爷子还没老糊涂,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其实他这么做,等于是已经将婚约给解除掉了!”

    “太好了,哥,下星期我翘课,天天给你做红烧肉吃!”一向恬淡的孟瑶,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喜色,整个人的面色似乎都好了三分。

    “你那么殷勤,小心你嫂子吃醋。”

    和妹妹开了句玩笑,孟林忽然想到一事,说道:“瑶瑶,这两年你好好读书,尽量不要谈恋爱,要不然周家说些闲话,到时候也不好听,明白吗?”

    孟林的这番话,其实更多是对着秦风去的,他知道有经历的男人,往往对女人的吸引力最大,秦风在监狱呆过,又是凭借着自己的本事考上京大。

    这样的男孩,天生就会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孟瑶这段时间总是提及秦风的名字,就已经让孟林心生警惕了。

    “大哥,我不会的,你还不了解我吗?”

    孟瑶脸色现出一丝红晕,她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女孩,虽然偶尔会和闺蜜谈及这些事情,但和家里人却是从来不说的。

    “那就好,那就好,今儿周五了,回头大哥去接你,先这么说吧……”

    孟林挂断电话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是从十八九岁的年龄过来的,知道有些时候心动了,并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自己得想个什么法子,让妹妹少和秦风接触——

    周韩两家闹出的笑话,在这个夜晚几乎被所有的世家子弟都知道了,不过这两家现在充其量只是个中等家族,除了年轻人多了些谈资之外,老辈人并不怎么在意。

    秦风在与莘南等人喝酒的时候,接到了韩铭的电话,在电话中,韩铭向秦风说明了周家对周逸宸的处置,算是将这件事彻底画上了一个句号。

    接到这个电话后,心情大好的秦风当即又叫了几瓶红酒,不过这玩意实在是喝不醉人,在干掉了十几支红酒之后,众人又换个了酒店,改喝起了白酒。

    连着喝了两场,除了秦风之外,莘南李然和冯永康等人尽皆喝的酩酊大醉,坐出租车的时候吐了别人一车,害的秦风还多给了司机一百块钱。

    学校里有学生督察,秦风也没敢让朱凯哥俩回自己的宿舍,将走路歪歪倒倒的几人都扶到了他的宿舍里,自己则是跑到李天远和谢轩租住的三室一厅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秦风买了早点回到宿舍,将李然等人给叫醒了,他记得李然今儿好像要带他们去个什么聚会。

    “秦风,昨儿喝大发了,没出什么事吧?”

    李然用冷水洗了把脸,压低了声音,说道:“昨儿一共花了多少钱?回头我给你,那酒庄不是你们这些学生去得起的……”

    李然倒不是看不起秦风,却是因为那酒庄是他朋友开的,带过去消费自然是自己请客,而且那里的酒,价格还真是不菲。

    “然哥,说什么呢?说好我请的,这话就别提了啊……”昨儿那两顿饭的确花了不少钱,要不是秦风出门的时候将那三万块钱现金揣在了身上,说不定真的要出丑。

    那些红酒是八百块钱一支的,光是喝酒就花了将近小一万,加上菜钱还有第二顿饭,秦风总共花了两万块钱。

    对于从小节省惯了的秦风来说,在付款的时候他的手也是有些发抖的,想当年拾张粮票都能高兴半天的时候,秦风哪里会想过有如今一掷千金的日子?

    不过经过载昰的调教,秦风心里也明白,这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经历,眼下自己花得起这笔钱,并且还能结交一帮朋友,这钱就花的值,并不算浪费。

    “成,算是然哥欠你一顿,下次带你吃点更好的去,那边的红酒也更上档次些……”

    李然虽然工资和莘南差不多,但家世不同,他一年能从家里得到上百万的“零花钱”,平时他又没什么开销,就爱个吃喝,算是京城纨绔圈子里比较另类的吃货。

    只要京城开了什么口味不错的饭店,李然一定是第一个知道的,不过能让他连去几次的地方不太多。

    久而久之,很多特色饭店都以能请到李然去吃饭为荣,当然,钱还是要付的,只不过会打个折扣而已。

    “行,下次吃李哥的,到时候你给搞点真正的拉菲庄园的酒啊。”

    秦风笑了笑,说道:“昨儿那酒虽然也是法国葡萄园里酿制的,但肯定不是波尔多波伊雅克村的拉菲庄的酒,那位老板有点不实诚……”

    秦风当年被师父逼着品酒,也不知道载昰从哪里搞来的那么多名酒,现在不管是白酒还是红酒,只要一入口,秦风就能品出其年份产地和度数来。

    昨天当着那酒庄老板的面,秦风没好意思说,现在听到李然又提及红酒,忍不住出言提醒了这冤大头几句。

    花着真酒价格的钱喝着假酒,怕也是这个时期京城纨绔们经常干的事,他们有身份有金钱,但说实话,品味和鉴赏水平,还真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也就是英国一个谚语所说的一夜之间可以造就一个百万富翁,但是要培养一个贵族却要三代人的努力,有些精神和物质层面的内涵,并不是有钱就能模仿得像的。

    “什么?昨儿那酒是假的?”

    李然闻言一愣,继而脸上露出了怒色,骂道:“**,杨四儿这孙子竟然敢拿假酒来糊弄我,不行,这事儿没玩,我找他去!”

    虽然和别的喜欢玩车玩女人的京城纨绔不同,李然只喜欢考古做学问和吃喝,但是在要面子这一点上,他和那些人还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眼下被秦风指出喝了假酒,李然那张脸顿时涨的通红,嘴上直嚷嚷着就要往外冲,平时自诩美食家的李然被人摆了一道,传出去那还不是个笑话了?

    “哎,哎,然哥,您干嘛去啊?”

    秦风没想到李然的反应那么激烈,连忙一把抱住了他,说道:“然哥,那酒虽然不是拉菲酒庄酿制的,但确实是法国酿造的,口感略微次了一点点……”

    “你小子不是喝出来了吗?”李然没好气的说道:“不行,不能饶了杨四儿那孙子,我非砸了他的酒庄不可!”

    “嘿,然哥,就老冯他们这几个土鳖,喝红酒都是浪费,有那酒就不错了……”

    看着冯永康几人进了洗刷间,秦风笑道:“然哥,砸别人酒庄显得您多没水平?下次再去那的时候,您直接说那些酒,是科斯古堡产的就行了,那老板一定不敢再糊弄你的……”

    在波尔多的拉菲酒庄,2-3棵葡萄树才能产一瓶红酒,整个酒庄年产量控制在2—3万箱,由于供不应求,拉菲红酒的预订都是在葡萄成熟的半年前进行,而且每个客人最多只能预订20箱。

    这些酒大多都被一些顶级酒庄和富豪们预定了,在这会,国内基本上见不得真正的拉菲,当然,秦风所说的科斯古堡也是个很有名的品牌,只是比拉菲稍微次一点罢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然眼睛一亮,等自己再去杨四儿那的时候,喝一口红酒吐出去,然后说出酒的来历,那得是多装逼的一件事?想想都有面子。

    “老弟,真有你的,就凭你这品酒的功夫,我都怀疑你在国外呆过了。”

    李然重重的拍了拍秦风的肩膀,此时才真正将秦风当成了朋友,在李然心中,朋友也是分很多种的,现在秦风的分量,却是要比莘南更重一些了。

    “我最远也就到过鲁省,别抬举我了。”秦风笑着摆了摆手,岔开话题道:“然哥,咱们什么时候去你朋友那?我倒是想见识下他的藏品。”

    来京城一个多月了,秦风一直都没有时间去品读这个文化底蕴最为深厚的城市,甚至连潘家园都没去过,心中未免有些遗憾。

    “这些家伙起不了那么早的,他们不到中午肯定爬不起来。”

    李然想了一下,说道:“这一身酒气的,咱们先去洗个澡,回头我接上你嫂子,咱们再一起过去。”

    李然带秦风等人去的地方,是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私人会所,按照李然的说法,这是京城最安全的一处高档会所,在这里能满足男人的各种需求。

    当然,那么早的时间,小姐们还没上班,在里面泡了一上午,几人就在会所里用了餐,这才坐上了李然开的一辆八座商务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