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新闻(上)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新闻(上)

    在店里忙活了一下午,游戏室总算恢复了正常营业,稀稀拉拉的也开始有几个常玩赌博机的老客人上门了。

    秦风刚回到宿舍,就被一帮子人给围住了,这哥几个喝完酒后跑到秦风的宿舍来打牌了,而且还是坐在秦风床上打的,说是等会想吐就直接吐在床上,以报复秦风放鸽子的事情。

    “秦风,你小子不厚道,说好的请客自己跑了!”

    莘南脸上贴着好几张纸条,中午或许喝的不少,说话都有点大嘴巴了,嚷嚷道:“这帮小子宰了我一千多块钱,不行,秦风,你得给我报销。”

    “南哥,一千多对您来说还不是小意思?”看着四人打牌的动作,秦风直乐,莘南和李然是对家,朱凯则是和冯永康配合。

    虽然年龄是莘南二人打,但他们打牌的技术和节操,却是远远不及朱凯和冯永康,那哥俩偷牌换牌玩的是不亦乐乎,怪不得纸条都贴在了莘南和李然的脸上。

    “废话少说,晚上咱们接着喝!”

    莘南摆了摆手,说道:“你小子别跑,回头我带你们去家上档次的饭店,不狠宰你一顿,哥们这心里不痛快啊!”

    “成,南哥您说去哪就去哪!”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下午刚进帐了五万块,他本来都想留给李天远的,可是李天远死活不愿意,只拿了两万,剩下三万现在正揣秦风兜里呢。

    “秦风,听说你都用上手机了?”中午喝的不是很多的李然怕冷落了秦风,一边打牌一边和秦风说着话。

    “嗨,然哥,别人送的,又不花钱。”

    秦风嘿嘿笑着,轻描淡写的将话题带了过去,九八年这会,拿着个手机在大学校园里,是显得有些扎眼。

    “小冯说他给你泡的那罐子酒,就值好几万,你小子,真让人看不透。”

    李然笑了笑,也没就手机的话题说下去,他是京城李家的第三代,爷爷曾经是建国时的开国上将,在现在的军政两届都有很深的背景。

    李然生性淡泊,从小就喜欢玩爷爷收藏的那些古董,后来自己做主报考了京大的考古系,让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镜。

    只是李然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现在都在军队和政界,并不需要他继承门风,所以家人倒是没有逼迫他,由着他在京大考古研究所里折腾。

    不过家世摆在那里,从小所见的人和事物都和普通百姓家有很大的区别,李然也看出了秦风和常人的一些不同之处,这也是他愿意和秦风交往的缘故。

    “对了,明儿是周六,我有个玩收藏的朋友搞了个小型的聚会,你们有没有兴趣去玩玩啊?”

    李然这话虽然是对着盘腿坐在床上打牌的几人说的,不过目光却是看向了秦风,房间里的几个人,除了莘南能让他看上眼之外,也就是秦风了。

    “去啊,干嘛不去?”冯永康首先嚷嚷了起来,不过顿了一下之后,小声问道:“然哥,能不能带家属啊?”

    “你这个不要脸的,现在就敢喊家属了啊?”

    李然尚未搭话,朱凯就开口骂了起来,这几天冯永康愈发嚣张了,昨儿他居然发现宋颖坐在了冯永康的车后座上,小手还揽在了冯永康的腰间。

    “你这是嫉妒,哥们不和你一般见识。”

    冯永康撇了撇嘴,难掩一脸的得意神情,大一的新生泡大二的女生,而且还是美女宿舍其中的一人,这在京大早已传开了。

    听着两人斗嘴,李然不由笑了起来,他对这俩小子也不讨厌,当下说道:“行了,想带就带着呗,那场合原本就是玩的,秦风,我听说孟瑶和你关系不错,要不要也带着去玩啊?”

    听到李然的话后,秦风做出一副骇然的神色,连连摆手道:“然哥,您可别造谣啊,我就不认识孟瑶,有这么大面子带出去玩吧?”

    大学读了没一个月,秦风专业知识没学到多少,但认识最深的,就是师父经常挂在嘴上那句“红颜祸水”的话了。

    因为从下了火车遇到孟瑶的那一刻起,麻烦似乎就缠上了秦风,不过秦风也怨不得别人,谁让他那会一时心软来了个英雄救美,没成想却将麻烦沾染到了自己身上。

    “骗谁呢?孟家那丫头我知道,对男人从来都是爱答不理的,能去医院看你,说明对你就有意思!”

    李然对秦风的话很是不以为然,都是京城这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谁啊,要不是周家打小就和孟家订了娃娃亲,李然的长辈都曾经有意撮合二人。

    不过李然也是这个圈子里的另类,从上学到工作再到婚姻,他就没听过家人一句话,现在找的那个女朋友,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两人相处的很好,已经都计划要结婚了。

    “然哥,李大爷,我求您了,千万别开这种玩笑。”

    秦风一脸无奈的苦笑道:“人家是天之骄女,正眼都不带瞧咱的,您这话传出去对我没什么,反正我脸皮厚没什么的,但是传到人家女孩耳朵里就不好了。”

    虽然秦风对性情婉约的孟瑶也很有好感,不过他知道,在这个社会上还是有门第之见的,那种身份阶层的不同,会像是一堵墙,在人和人之间形成一种无形的障碍。

    像什么相府千金王宝钏嫁给了寒窑男薛平贵之类的故事,那只不过都是些戏文里的爱情传说,其实薛平贵就是薛仁贵,他是北魏名将薛安都的六世孙,娶了当时宰相王允的女儿,那也是门当户对。

    而且秦风现在的心思,也没放在男女之情上,他还处在这个社会的底层,如何经营好自己的社会关系和生意,才是秦风需要考虑的事情。

    “得,我不说了。”

    看到秦风认真了起来,李然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嘴里还在低声嘟囔着:“那丫头可能真对你有意思,我还从来没见她去主动找过男人呢……”

    秦风翻了白眼,权当没听到李然的话,他发现了,这哥们有当红娘的潜质,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人,居然还想着给撮合在一起?

    “行了,然哥,打住,打住了啊,不然晚上没饭吃了。”

    秦风实在受不了李然的碎碎嘴,看了下手表,说道:“哥几个,马上五点半了,怎么着,你们想打到几点?我这请客可是不等人的。”

    “有饭吃还打个屁牌啊?”

    莘南早就输上火了,把牌一扔,愤愤不平的骂道:“奶奶的,打了一下午,这俩小子总是赢,不是炸弹就是拖拉机,老李,你的牌也太臭了吧?”

    “你不还是一样?”

    李然倒是无所谓,揭下了脸上的纸条,说道:“走吧,去吃饭,三环边上新开了家会所性质的酒庄,里面的红酒都是国外进口过来的,带你们去品品!”

    九八年这会,国外进口的红酒,开始在国内一些比较追求生活品味的圈子里盛行起来了,李然虽然不愿意受到束缚,但对世家子弟那些享受,却是来者不拒的。

    “红酒有什么喝的?还是白酒带劲。”听到李然的话后,另外的四个人除了秦风,都提出了抗议。

    “你们这群土鳖,那叫档次,懂吗?”李然嘴上虽然在骂人,脸上却是笑嘻嘻的,显然是在开玩笑。

    莘南撇了撇嘴,说道:“还不如喝茅台呢,那叫国粹!”

    正当几人为了喝什么酒在争执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秦风,在吗?”

    “谁找我啊?”秦风的身体探过床前的桌子,伸头往下一看,顺口俩字就喊了出来:“祸水?”

    刚刚李然提起华晓彤的时候,秦风脑海里一直在闪烁着红颜祸水几个字,眼下见到了正主,那词却是情不自禁的就从口边溜了出去。

    自知说漏了嘴的秦风,没等下面的人有反应,连忙将头缩了回去,喃喃道:“好险,她们应该没听清楚我说的什么吧?”

    “谁?谁是祸水?”

    秦风话声未落,他的身体被几人一把扒拉到旁边去了,四颗脑袋挤在一起往外看去,却发现楼下站着的两个女孩,正是华晓彤和孟瑶。

    “新闻,大新闻啊,美女宿舍居然跑到男生宿舍来喊人了?”

    看着下面的两人,刚刚加入了学校新闻社的冯永康激动的不能自己,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恐怕在京大也算是头条新闻了吧?

    “喂,刚才姓秦的说什么?是不是在骂人?”

    三楼距离下面也有十来米,华晓彤听得不是很真切,但看秦风脸上的表情,似乎不是什么好话。

    “他说的是祸……”冯永康刚想搭话,只感觉一股大力从他腰间传出,紧接着身体就被拖离了窗口。

    “哎,我说的是美女,两位美女,找我什么事啊?”秦风露出脑袋,嬉皮笑脸的说道:“然哥刚才还在讨论孟瑶同学的姻缘问题呢,你们要不要上来一起说说?”

    “**,秦风,你小子陷害我啊?”

    李然被秦风说的有些抓狂,孟家的这位公主,可是最讨厌别人提及她的娃娃亲,自己虽然不怕她,但也没必要被人记恨吧?

    “李大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造谣了?”

    果然,秦风话声刚落,下面两人的脸上就变了颜色,华晓彤更是直接质问起了李然,虽然专业不同,但出身相近的几人相互间还是认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