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孟林(上)

第一百七十九章 孟林(上)

    “好,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了,五万块钱,等会我就送过来!”

    韩铭从十五岁就被扔到了部队里,做事倒也干脆,接着说道:“日后周逸宸要是找你的麻烦,你找我说话,我会给你个交代的……”

    “再找我麻烦,我就不会找你说话了。”

    秦风脸上带着笑容,但眼睛里的冷冽,却是让韩铭打了个寒颤,在京城呆的久了,他知道有些人做起事来,是肆无忌惮的,面前的秦风,或许就是这一种人。

    “好,我保证,周逸宸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韩铭咬了咬牙牙,他能感觉到秦风透出的那丝杀机,如果周逸宸日后再寻秦风麻烦的话,恐怕真的要出震惊京城的大事了。

    “好,韩大队长痛快,那带子您拿走也行,在这毁掉也行,随您!”

    秦风拍了下手掌,说道:“这店乱的不成样子,我们哥几个还要收拾下,就不招呼您了。”

    听到秦风下的逐客令,韩铭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儿是韩某做的不地道,希望秦兄弟不要见怪,山水有相逢,说不定哪天咱们还会见面的……”

    韩铭这番话,并不是想找回面子,而是真的不想与秦风为敌,要是有这种能把好人整成羊癫疯的敌人,怕是晚上睡觉都不会安稳吧?

    “好说,好说,韩大队长慢走!”

    秦风笑着拱了拱手,一团和气的将韩铭送出了游戏室,直到越野车消失在长街的拐弯处,秦风才转身进了店里。

    “风哥,你牛,真牛啊!”

    秦风刚进店就被谢轩给抱住了,嘴里嚷嚷道:“能从当兵的那里敲五万块钱,风哥,我简直太崇拜你了……”

    说秦风敲诈韩铭也不为过,门口的玻璃门,花个三千应该就能做好,里面被砸坏的两台游戏机,只要主版没坏,估计也就是花个三四百块钱,换俩屏幕就行了。

    可秦风一张嘴就是五万,当时把谢轩都给吓一跳,要知道,当兵的没钱是谁都知道的事儿,要不然有些人怎么总是把穷当兵的和穷要饭的相提并论呢。

    “轩子,你这眼力还是不够啊!”

    秦风推开了谢轩,说道:“你注意没有,姓韩的左手戴了块瑞士雷达表,那一款的表至少也要两万块钱左右,在部队敢戴这种表的,肯定是有家底并且不怕人非议的……”

    不管是盗门还是千门,眼力都是至关重要的一项技能,在解放前的时候,有些老贼甚至一眼就能看出你身上带的是银元还是金条?而且连数额都能说的大差不离。

    和那些老贼们比,秦风火候还差了点,但要是连韩铭挥舞着的手上戴的表再看不出来的话,秦风怕是以后都无颜去地下看师父了。

    看着一片狼藉的游戏室,秦风找了个扫把,说道:“得了,别磨叽了,赶紧把这里收拾下,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找麻烦了。”

    “哎,风哥,我来!”

    李天远一把抢过秦风手中的扫把,卖力的干了起来,一点音乐细胞都没有的他,听那些游戏机的声音,却是如同天籁一般,巴不得早点打扫干净开业呢。

    游戏室有两人打扫就够了,谢轩出门去订了块玻璃,等他回来的时候,韩铭已经把五万块钱送了过来,看那一叠叠钱上的封条,应该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

    从大学城离开后,韩铭并没有回部队,而是驱车往市里开去,他心中一直在困惑,像秦风这样的人,背后肯定不简单,不弄清楚这一点,韩大队长是无法安心的。

    京城虽大,但圈子不同,作为老韩家备受重视的晚辈,韩铭也有不少在各个单位任职的发小,开着部队牌照的越野车,他直接进了公安部。

    “韩铭,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晃悠?”一个三十多岁已经挂了二级警督的人,站在了楼下等着韩铭,见面很亲热的和他拥抱了一下。

    二级警督的警衔,在公安系统已经是非常高的了,他对应担任行政职务为处(局)级正职,放到地级市,就是局长或者政委的职务。

    要知道,从一级警司往上,每晋升一级,都需要四年的时间,而这人也不过就是三十二岁的样子,如果没有背景的话,即使他十八岁从警,也挂不到现在的警衔的。

    “走,里面坐……”

    那人很亲热的拉着韩铭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说道:“你小子当兵之后,可是越来越少往我这跑了?”

    “哪儿的事,这不是来了嘛……”韩铭对这人态度很恭敬,要论京城这些三代们升职之快,鲜有人能比得上面前这人的。

    “看你小子就有事,说吧,什么事情?”那人笑着给韩铭倒了杯水,虽然家世要比韩铭强很多,但为人看不出丝毫纨绔的影子来。

    “林哥,还有点小事找您帮个忙。”韩铭苦笑着说道:“都说林哥您智高如妖,我算是见识了!”

    这人名字叫做孟林,却是京大孟瑶的亲哥哥,他是孟家的长孙,也是三代中发展最好的一个人,不过两兄妹相差了十多岁,长得也不怎么像。

    最近有消息说孟林会下放到地方挂职,由公安局长兼某地级市的政法委书记,跳出公安这个口子,过度到政府职能部门里去。

    听着韩铭的马屁,孟林半真半假的说道:“臭小子,少拍我马屁,违反原则的事情,我可不干,你也甭提!”

    “林哥,不违反政策,我就是想让您帮我查个人。”

    韩铭陪着笑说道:“听说警务系统不都联网了吗?我想查个人的资料,这事儿您一定要帮忙啊。”

    “哦?这个权限我倒是有,上内部网看下吧。”

    听到是这事,孟林倒是没怎么在意,一边开电脑一边问道:“对了,韩铭,周逸宸是你小舅子吧?”

    “是,林哥,怎么了?”一听到周逸宸的名字,韩铭就感到头大,麻烦事全是那小子招惹来的。

    “你警告他,再敢骚扰瑶瑶,他动的是哪只手,我就断了他哪只手!”

    孟林猛地回过头,原本温和的脸上,此时已经是面如寒霜,紧紧盯着韩铭的眼睛,孟林接着说道:“这话你也可以带给周家的长辈,就说是我孟林说的,让他们掂量掂量!”

    在孟家,最受宠的无疑是年龄最小也是最听话的孟瑶,虽然孟瑶顾及爷爷的面子,从来没在家人面前提过退婚的事情,但周逸宸是个什么货色,京城里有谁不知晓呢?

    作为大哥,孟林早就对周逸宸不满了,前几天听孟瑶说起他被周逸宸欺负的事情,如果不是被孟瑶拉着,他当时就要去找周家的麻烦。

    不过这也让孟林对周逸宸的忍耐到了极限,如果周逸宸还敢做出那样的事情,他恐怕真的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

    “林……林哥,我知道了,这话……我会传到的。”面对着孟家最杰出的三代人物,韩铭居然有一种站在秦风面前的感觉。

    不过这两人一个充满了不确定的危险性,一个是堂堂正正的以势压人,但带给韩铭的那种压力,却是和秦风有七八分的相似。

    “那个秦风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感受到孟林身上的官威,韩铭心中的好奇却是越来越大,他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相比这种官威,还是秦风让他压力更大一些。

    “韩铭,你从小是跟我屁股后面长大的,咱们一码归一码,你别拘束。”

    孟林非常会做人,看到韩铭有些不自然,当下开起了玩笑,说道:“你那脸上一道子是怎么回事?别给我说是训练伤的,我怎么看像是被抓的啊?”

    “唉,林哥,不瞒您说,还真是被抓的。”韩铭苦笑了一声,在孟林面前说这些话并不丢人,他知道对方口风很紧,是不会到处宣扬的。

    “你啊,在外面是个爷们,在家就是个怂包,算了,不稀罕说你。”

    孟林摇了摇头,周家的那几个女婿怕老婆的事,在圈子里几乎人人皆知,不过韩铭的家世并不比周家差,还能被欺负成这样,倒是孟林没想到的。

    背过身的孟林没有看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韩铭的双拳也握紧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羞耻的神情,他不是恨韩铭,而是对自己的行为,感觉有些羞愧。

    “韩铭,那人叫什么名字?”孟林开口问道。

    韩铭开口说道:“叫秦风,秦始皇的秦,大风的风!”

    “嗯?姓秦的不少,不过叫这名字的不多啊。”

    孟林笑道:“《诗经.秦风》十篇,讲的是秦人、秦地的土风乐歌,是秦人社会生活的生动写照,这名字要是有意起的,起名的是个学识渊博的人啊。”

    “林哥,您这才叫知识渊博呢,换个人也联想不到诗经上面去。”韩铭已经调整过来了状态,谈笑也自如了起来。

    “你小子骂我呢……”

    孟林一边和韩铭说笑着,一边在公安部的内部网里输入了秦风的名字,一敲回车键,屏幕上出现了十几条信息,这些都是叫做秦风,并且有过犯罪记录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