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审讯(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审讯(下)

    盯着李天远看了好一会,陈振东也不确定他是否能审下来,不过李天远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那小胖子看上去很机灵,但怕是熬不过所里的一些手段。

    “把他拷在椅子上,回头再来审他……”

    陈振东在心里下了决定后站起身来,刚刚来到二号审讯室门口的时候,老赵也拿着一张纸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两人都有前科,在少管所里呆过……”

    九八年这会,公安系统已经开始初步的接通网络了,石市距离京津地区不远,老赵尝试性的输入了李天远的名字,很意外的得到了两人的信息。

    “果然是惯犯,一个斗殴致人死亡,一个是耍流氓,有点意思……”

    看着纸上打印出来的信息,陈振东对拿下谢轩多了几分信心,耍流氓进去的人大多都是没什么胆子的,一吓唬什么都招了。

    “有了这东西,还怕他不招?”

    陈振东推门进了审讯室,看到那小胖子坐在审讯椅上居然睡着了,口边还留着哈喇子,看样子做的还是个美梦!

    老赵上前拍了拍谢轩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醒醒了,小伙子,睡的香吗?”

    谢轩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嘴里嘟囔道:“香……香个屁,哪有在家里睡得舒服啊!”

    “还想回家?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要是再不老实交代,罪加一等,我看你下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过吧!”

    陈振东的一声厉喝,算是让谢轩彻底清醒了过来,抬头看了一眼陈振东,谢轩嚷嚷道:“我说警官,您这一没证人、二没证据的,凭什么抓我们啊?”

    “你怎么知道我没证人,没证据?”陈振东一拍桌子,喝道:“给我老实点,报上你的姓名、年龄、职业和家庭住所!”

    上面那几句话,是审讯之前必须要问的,虽然在调查李天远名字的时候,意外的得到了这个小胖子的信息,但程序还是要走的。

    “谢轩,十九岁,津天市人……”

    谢轩有气无力的说道,在去年的时候谢大志就想办法将儿子和李天远的户口都转到了津天,至于秦风的档案,则是由胡保国处理的。

    “警官,好困啊,能不能让我睡会儿?”昨儿那一通忙活的时候,谢轩没感觉到累,这会却是有些困,坐下就直想睡觉。

    “把问题交代了,你想睡多久都行!”陈振东右手在墙上一拍,审讯室顶壁的强光灯顿时被打开,一道强光顿时照射在了谢轩的脸上。

    谢轩用手遮挡在了眼睛上面,不以为然的说道:“警官,你骗谁呢,俗话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道理谁不知道啊?”

    “放肆,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陈振东的嗓门越来越响,厉声喝道:“进到这里,不老老实实的交代问题,你还想出去吗?”

    “就是,小伙子,看你年龄也不大,可不要自误啊!”

    旁边的老赵虽然是干户籍的,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几十年下来,他对审讯流程并不陌生,眼下却是在唱白脸和陈副所长配合呢。

    “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们到底让我交代什么啊?”谢轩将脑袋垂了下来,用头发遮住了头顶的强光。

    “遵纪守法?谢轩,要不要我把你以前的事情说出来?”

    陈振东冷笑了一声,说道:“谢轩,就读于石市XX中学,在学校期间品质恶劣,经常打架斗殴、调戏女同学……”

    “哎,我说警官,咱们国家讲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没等陈振东将纸上的东西读完,谢轩就出言打断了他的话,嚷嚷道:“以前犯过错也处罚过了,您拿出来这玩意有什么意思啊?”

    陈振东自认为抓住了谢轩的短处,喝道:“我们能掌握你的情况,也早就掌握了你所犯的罪行,你是有前科的,再不老实交代,那就是罪上加罪!”

    “交代?陈副所长,您确定要听?”

    张口打了个哈欠,头顶的强光灯也激起了谢轩一些不好的记忆,他也不想玩下去了,当即说道:“我交代,警官,能不能把上面的灯关掉,再给跟烟抽啊?这实在困的不行了……”

    “老赵,给他拿根烟。”

    听到谢轩的话后,陈振东心中一喜,凭着他十多年审讯犯人的经验,当犯人开口提要求的时候,往往就是要交代了的前奏。

    接过老赵点燃了的香烟,谢轩美美的抽上了一口,说道:“陈副所长,我可要交代了,您记好啊……”

    “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会把你主动坦白这一点报告上去的。”

    陈振东心中冷笑,谢轩和李天远差点断了自己的财路,不钉死他们才怪呢,最少也要让两人进去蹲个三五年再说。

    “好,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去XX花园小区三号楼二零一室,送给陈振东现金五万元……”

    说到这里谢轩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过了几秒钟后才接着说道:“一九九七年阴历大年二十八,在同样的地方,我交给陈振东现金八万元……”

    “够了,你这是交代问题吗?你这是信口开河!”

    谢轩话声未落,就被狂怒的陈振东开口打断掉了,因为谢轩刚才所说的话,全都是他接受大黑贿赂的时间、地点和金钱数额。

    这让陈振东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眼光的余角往身边的老赵脸上一扫,心中顿时一沉,他发现老赵的眼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派出所是有自己的小金库的,每年只要在编的民警,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当然,大头都落在了所长和副所长的腰包里,这一点是众人皆知的。

    不过那些在编民警虽然知道所长副所长拿的多,但是那些钱是走什么渠道来的,他们并不是很清楚,谢轩刚才说的话,刚好解答了老赵心中的疑惑。

    看到老赵脸上的表情,陈振东愤怒之余,也是在心中暗暗叫苦。

    最近几年警风廉政建设抓的很紧,如果老赵将这小子的几句话捅到市局督察室的话,他陈振东即使最后没事,也是要先被停职审查的。

    顾不得也不敢在去审讯谢轩了,陈振东连忙向老赵解释道:“老赵,你不要听他胡言乱语,这都是没有的事。”

    “呵呵,陈副所长,我当然知道他是乱说的,怎么能信他的话呢?”

    老赵也是快退休的人了,日后说不定还有事求到陈振东,当下站起身,说道:“陈副所长,我这高血压的老毛病犯了,先去吃下药,您先审着……”

    临出审讯室的时候,老赵又将旁边的那个联防队员给拉了出去,领导的隐私可不是那么好打听的,这小子再听下去的话,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找个理由辞退掉。

    等到老赵和那个联防队员出去后,谢轩脸上露出了夸张的表情,说道:“陈副所长,这么盯着我看干嘛?我好害怕啊!”

    此时陈振东的脸色是显得有些狰狞,而且一张脸是忽白忽红,他心中有种拔枪将对方干掉的冲动,因为这个小胖子口中说出的话,能将他从天堂打进地狱。

    除了对谢轩恨之入骨之外,陈振东更恼怒的是大黑,因为从谢轩嘴里说出来的那些事情,除了他之外,这个世上只有大黑一个人知道。

    “陈副所长,想干掉我?然后挂个袭警的名头?”

    似乎看出了陈振东的念头,谢轩冷笑道:“陈副所长,你我无冤无仇,要不是你把我往绝路上逼,我也不会说那些啊。”

    昨儿李天远之所以在大黑求饶的情况下,将他的左手给废掉,就是为了让大黑写下来他与陈振东勾结的情况。

    也亏得大黑记性好,居然将这几年送钱的时间地点和金额,记得纹丝不差,交代了这些事儿,如果不是被谢轩逼着,大黑原本已经绝了报警的念头了。

    “你在威胁我?”

    陈振东脑门青筋毕露,站起身如同困兽一般的来回走了几圈,他的右手有几次都摸到了腰间的手枪上,但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谈不上威胁,我不是也有把柄在你手上吗?”

    谢轩心里也捏了把汗,他知道这些基层派出所的人,论起心狠手辣,怕是比那些监狱里服刑的家伙们更甚三分。

    “九七年的时候,你还在石市吧?”陈振东将牙一咬,说道:“只要找不到大黑,你的这些话都是放屁,没人会相信你的……”

    “哎,哎,陈副所长,你找不到大黑,不代表我也找不到啊!”

    见到陈振东眼中露出凶光,谢轩连忙说道:“我要是出个什么好歹,大黑马上就会去举报你,收受贿赂杀害证人,莫非你想下来陪着我?”

    谢轩的话让陈振东愣住了,已经握住了腰间枪柄的右手,又缓缓的松开了。

    “陈副所长,我们哥几个就是为了求财,只要这事儿过去了,日后的游戏室,你占三成份子,至于怎么分配我不管……”

    一直盯着陈振东右手的谢轩,脑门上也冒出了冷汗,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