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报警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报警

    虽然连惊带吓的,加上昨儿左手也失血不少,大黑那脸色苍白的就像是个死人一般。

    不过为了能早点解脱,大黑哥还是发扬了轻伤不下火线的jingshén,带着谢轩连轴转的跑了好几个部门,把各种手续都给办完了。

    让谢轩没想到的是,当地政府为了鼓励商人经营,大黑的那家游戏室,居然还免税五年,到今儿还剩下两年的免税期限,日后倒是不少的一笔开支  。

    政府办事,总归是拖拖拉拉的,等所有的手续跑完,一天也就过去了。

    在这一天中,大黑哥接到了疯子的电话,电话那端的疯子哭爹喊娘一番之后,告诉大黑哥他的腿被打断了,现在已经回冀省老家养伤去了。

    疯子这通电话的中心思想,自然是想问大黑哥要几个钱,当时还在税务所的大黑哥,当场就破口大骂了起来,昨儿疯子等人的全军覆没,也绝了他的最后一丝念想。

    “我操你他妈的,等老子伤好了,一定去打断你的腿!”扔掉电话的疯子差点真疯了,瘸着一条腿的他,吓得小镇上的电话亭都没敢收费。

    可怜断了腿的疯子,到电话挂断了还没想通,为什么前天还和他有吃有喝有说有笑的道上兄弟,转脸就打断了他的腿呢?

    百思不解之下,疯子只能归罪到大黑哥的头上,一定是为人张扬的大黑得罪了对方,那两人才将怒火宣泄到了自己的头上。

    大黑哥这会正自顾不暇呢,哪里会去关心往日员工的心理健康问题?带着谢轩办完最后一项手续后,坚持带病工作的大黑,整个人都几乎已经虚脱了。

    “大哥,手续都办完了。您……您看,我能走了吗?”

    现在的大黑,看上去更像是个吸毒的,不仅脸色发白,嘴唇也白的可怕,走路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会暴毙一般。

    “大黑哥,别急嘛,坐下喝口水!”

    谢轩笑着拉住了大黑,递上了一瓶功能饮料,他也怕大黑在马路上晕过去,那还要送医院抢救,多麻烦的事儿啊。

    “大哥,您就饶了我吧!”

    相比李天远的凶残,面前这个像是笑面虎一般的小胖子。更是让大黑崩溃,他眼中时不时闪过的阴狠,让大黑哥一直都有些胆战心惊。

    “大黑哥,给派出所的陈所长打个电话吧,就说你那店被人逼着转让了,自己还被打伤了……”

    谢轩沉吟了一下,说道:“嗯,事情的经过在电话里说一下。越详细越好,告诉陈所长。我们一个小时后,就会出现在游戏室里……”

    “大哥,您……您别玩我了,我哪儿敢啊,兄弟我真的认栽了,您就饶了我吧!”

    大黑被谢轩的话给说愣住了。继而反应了过来,对方应该说的是反话,要不是在大街上,大黑哥怕是都能给谢轩跪下了。

    “没事,让你打就打。”谢轩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们哥俩既然敢吞下你这店,就不怕人找麻烦!”

    面对大黑,谢轩甚至连句虎口夺食都懒得说,混江湖混到他这份上,别说是老虎了,恐怕连个猫都不如。

    “大哥,您……您说的是真的?”大黑的眼神死死的盯在了谢轩的脸上,他看得出来,这小胖子似乎不是在调侃自己。

    谢轩撇了撇嘴,说道:“多稀罕啊,当然是真的,不摆平这些当警察的,我那游戏室日后能安稳开下去?

    少废话,让你打电话你就打,把我们哥俩抓进去,不正好遂了你的意吗?”

    “可……可我不敢啊!”

    拿着手机找到了陈副所长的电话,大黑愣是半天没敢按下通话键,昨儿那噩梦般的经历,可一直都在大黑哥脑海里显现呢。

    “瞧你那点儿出息,还是当大哥的呢?”

    谢轩看了一眼大黑,一把抢过了手机,按下了通话键,直到电话那端传出声音后,谢轩才将手机放在大黑耳边,做出了通话的手势。

    “喂,陈……陈所长,我……我是小黑啊!”

    大黑这会头脑有些混乱,如果是他干了这种强取豪夺的事情,躲警察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让人去报警?谢轩的行为,在他看来有些高深莫测。

    “黑子,有什么事儿?学生刚开学,最近老实点,不要给我惹麻烦,知道吗?”陈副所长打着官腔,并没有从电话中听出什么异常来。

    看着小胖子那张笑眯眯的脸,大黑将牙一咬,说道:“陈……陈所长,我……我要报警!”

    “报警?黑子,什么事儿?你脑子没坏吧?”

    陈振东闻言愣住了,往常都是美食街的商家们报警告大黑敲诈勒索收保护费,大黑喊着报警,倒真的是第一次,陈副所长听着都感觉稀罕。

    “陈所长,是真的,我那游戏室,被人抢走了。”

    既然开了口,大黑的话也变得利索了起来,将昨儿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然,那假枪什么的他都没提,手上的伤势也没敢说的那么严重,只是讲自己受到了wēixié。

    “还有这种事?”

    陈所长一听顿时急了,说道:“大黑,那两个人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把他们控制起来,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动得了你的!”

    由不得陈振东不着急,别看大黑那家店不怎么起眼,但却真是个聚宝盆。

    九八年这会,公务员的工资不过就是几百块钱,分配到大学城派出所这种地方,油水也不是很多。

    陈振东可舍不得这比财源,因为不算大黑给所长孝敬的,最近两年陈副所长就从大黑手里拿了五十多万。

    算起来大黑这游戏室的老板,还是赚的最少的一个,这几年他赚的钱,倒是有一大半落入陈振东副所长和所长的口袋里。

    “陈所长。他们一个小时后会去店里,我……我可全指望你了!”

    大黑最后这句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的,如果面前的小胖子和那凶神恶煞真的是脑子抽疯想被警察抓,他还是有机会将游戏室给拿出来的。

    当然,大黑的这点心思。是不敢摆在脸上的,挂断电话后,可怜兮兮的看向谢轩,说道:“大哥,我都按您的吩咐做了,这……这能走了吗?”

    “当然能走了,不过大黑哥,我要是你,就会把手机关机。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躲几天……”

    谢轩用力捏了下大黑那已经残废了的左手,笑眯眯的说道:“咱们是道上混的人,和警察打交道,那可是犯忌讳的,被人知道,说不定连你右手都废掉了。”

    “哎呦,我听大哥的,我……我就去小媳妇家里住。那里没人知道!”

    被谢轩一捏,大黑疼的眼前一花。差点没晕倒在马路上,他本来胆子就不算大,谢轩这一通wēixié,让他彻底绝了和两人作对的心思。

    “好了,走吧。”谢轩摆了摆手,说道:“大黑哥。咱们后会无期!”

    “谢……谢谢大哥,无期,后会无期!”

    终于听到了让自己滚蛋的命令,大黑那是泪如雨下,面对着谢轩往后退了几步之后。兔子一般的跑掉了,一边跑大黑哥还一边庆幸自己不是像倒霉的疯子那样腿被打断了。

    直到打了出租车离开大学城的范围后,大黑这才缓过了口气,想了想他掏出手机又给周逸宸打了个电话,告知对方自己被人逼离了大学城,再不能帮周公子办事了。

    大黑这也是存了侥幸的心思,如果陈振东真的对付不了那两人,或许周公子出马用部队的人,能把谢轩和李天远给收拾掉,那样他大黑也有一丝丝东山再起的机会。

    不过这会,大黑却是如同丧家之犬,打车到了小媳妇家后,二话没说抱起儿子就往外走,去到他租住的另外一处房子,这里也是谢轩和李天远昨儿没逼问出来的。

    事情并没有像大黑所想象的那样发展,养好伤势后,大黑哥也绝了再战江湖的雄心壮志,用这几年积攒下来的五十万块钱,在京城三环四环买了三四套房子,除了一套自住之外,其余几套都租了出去,每月的租金让他生活的也不错。

    不过大黑哥没想到的是,过了十多年,他那一平方一两千块钱买的二手旧房,最便宜的一套也能卖出个三四百万,临到中年,大黑哥倒是发了笔横财,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相比昨夜的那一通忙活,谢轩和李天远对游戏室的接收,倒是进行的非常顺利。

    拿出变更过的各种手续,打不通大黑哥电话的于二,在李天远凶神恶煞般的宣布今儿停业,将客人都赶走后,于二和那个女收银员,乖乖的游戏室的钥匙都交给了两人。

    “嘿嘿,轩子,这里都是咱们的了?”

    看着宽敞的屋子里摆着的四五十台机器,李天远的脸上满是兴奋,当年他干着敲诈学生的勾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当上游戏室的老板。

    “远子哥,过了派出所那坎,咱们再说这话吧!”

    透过开着的大门,谢轩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当下摸出手机拨通了秦风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谢轩只说了“条子来了”四个字,马上就挂断了电话,快速将通话信息和记录都从手机里给删除掉了。(未完待续……)

    ps:ps:九月的第二更,拜托诸位兄弟姐妹能投出保底月票,让咱们的新书在第一天有个好的名次,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