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狠手辣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狠手辣

    “两位大哥,我……我这卡上还有五十万,你……你们都拿去好了!”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大黑的心都在滴血,出狱后辛辛苦苦的打拼了好几年,他一共存下了五十万的身家,现在却都要拿出来了。

    大黑虽然胆子不算是太大,也不是那种很聪明的人,但是他有一点好处,就是识时务,在监狱里别的没学会,大黑就学会了一点,做人要舍财不舍命。

    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了,与其留着那五十万陪自个儿一起下地狱,倒是不如拿出来买自己一条命了。

    按照道上的规矩,要财不要命,即使这两人再凶残,只要自己拿出钱来,大黑相信他们应该会放自己一条活路的。

    “五十万,**,做游戏室还真赚钱啊!”

    听到大黑的话,李天远和谢轩都愣了一下,他们打听过大黑发家的历程,他在大学城做生意,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没想到赚了那么多。

    “黑哥,您倒是够爽快,可是兄弟找您,只是想讨口饭吃啊。”

    看着大黑疼的一脸冷汗,谢轩冲着李天远使了个眼色,说道:“大哥,帮他胳膊上上去吧,黑哥是懂规矩的人,想必不会乱跑吧,黑灯瞎火很容易摔倒的。”

    肩膀处刺骨的疼痛,让大黑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冷汗浸透了,口中下意识的喃喃道:“不会,不会的,小弟不敢跑……”

    “孬种!”

    李天远不屑的撇了撇嘴,一手按住了大黑的肩膀,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往上猛地一提,只听“咔嚓”一声,错位的骨头接合在了一起。

    虽然早有准备,大黑还是疼的哀嚎了一声,不过接着就紧紧闭上了嘴巴,生恐惹怒了面前的两个亡命之徒。

    “大黑哥,我们都是正经人,也不想再上山吃牢饭了……”

    谢轩满面笑容的站到了大黑身前,说道:“拿了您的钱,那不就是绑架勒索了吗?您这是在害我们兄弟呢!”

    “正经人?你们要是正经人,哥们就是大善人了……”大黑被谢轩说的欲哭无泪,拿着枪绑架勒索,这叫正经人?简直比当年的大王二王还要凶残。

    见到大黑不说话,小胖脸一变,说道:“怎么着?看不起我们哥俩?”

    “没有,大哥,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大黑被谢轩说的一愣,连忙举起手诅咒发誓起来,其实在拿出卡的时候,他的确动过这个心思,只要今儿从这里逃出去,大黑马上就会报警。

    持枪歹徒,这在国内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大案要案,只要将事情捅出去,两人不被击毙抓住了那也是枪毙的下场,肯定是不得善终的。

    “两位爷,您究竟要什么,就直说了吧!”

    大黑哥都快要哭出来了,面对这两个喜怒无常的家伙,他真的是提心吊胆,唯恐自己那句话说错了。

    “**,你听不懂人话是吧?”

    李天远一巴掌拍在了大黑的头上,说道:“老子都说了讨口饭吃,你怎么还不明白?就这猪脑子,怎么在江湖上混?”

    今儿一个白天,李天远都在琢磨用什么招对付大黑,可是没想到这家伙是个软蛋,一招没有居然就怂了,这让李天远很是不满。

    “对,对,我是猪脑子,不过爷,您总要说什么事吧?”

    大黑眼巴巴的看着谢轩,他这会也有些明白了,旁边这凶神恶煞一般的大个子,脑筋似乎有点儿混,和他说不清理儿。

    “大黑哥,都是江湖中人,话我就直说了啊。”

    谢轩也感觉有些无趣,原本想重温下在监狱整人的快乐时光,没成想大黑哥不给机会啊。

    摇了摇头,谢轩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说道:“大黑哥,我们哥儿俩从号子里出来,一直没个营生,看您这游戏室经营的不错,想盘过来,您觉得怎么样啊?”

    “盘……盘我的游戏室?”

    大黑闻言有点儿傻眼,这俩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放着五十万不拿,居然想要盘游戏室,莫非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是正经人?

    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大黑就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有他娘的拿着枪指着头的正经人吗?不过既然对方提出了条件,那就没想要自己小命的意思,大黑倒是安心了不少。

    “没错,您那游戏室里的机子都是旧的,一台就算三百块钱吧,一共五十台,就是一万五千块钱,我给你两万,黑哥您觉得这价钱公道吗?”

    谢轩的话让大黑差点没跳起来,他那些赌博机都是一台三千多块钱进的,就是拳霸那些游戏机,一台也要两千左右,到了面前这小胖子的嘴里,居然就变成了三百?

    其实价钱并不重要,关键这游戏室,可是大黑赚钱的命根子啊,没了游戏室,大黑也就没了在大学城安身立命的资本,这比抢走他五十万还让大黑难以接受。

    在这一瞬间,大黑甚至起了拼命的心思,不过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正在把玩手枪的李天远后,立马将这主意给打掉掉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公道,公道……”实在难为了大黑哥,这句话说的咬牙切齿的,还不能被谢轩给看出来。

    “大黑哥真是爽快!”

    谢轩赞了一声,不过随之又皱起了眉头,说道:“大黑哥,您也知道,我们哥俩都是从大牢里出来的,这手头实在不怎么宽裕,要不……两万块钱我给您写个欠条,您就当已经收了实款怎么样啊?”

    “还能再无耻点吗?”

    大黑闻言真的要哭出来了,两万块钱买他光是机器都价值十多万的游戏室不说,居然还要欠着,欺负人也总要有点底线吧?

    形势比人强,大黑算是认栽了,点了点头说道:“大哥您说了算……”

    “那好,这份转让合同您看看,要是没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字吧!”

    谢轩变魔术般的从身上掏出了两页纸,抬头处赫然写着游戏室转让合同,一共列了二十多条,在那昏暗的烛光下,大黑也看不清究竟写了些什么。

    “看什么看?赶紧签字……”

    正想仔细看看条款的大黑,脑袋瓜冷不防的挨了一巴掌,李天远恶狠狠的骂道:“真他娘的是个软骨头,怎么着你也让哥们爽一下再低头啊!”

    “马上签,这就签!”

    大黑嘴上应着,心里却是大骂不已,咱这叫做识时务,非要被收拾了再低头,那纯属脑子有毛病。

    接过谢轩递过来的笔,大黑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本名,让他无语的是,那胖子居然连印泥都准备好了,大黑只能又按下了手印。

    “大黑哥,咱们一人一份,您收好了!”

    谢轩吹干了纸上的手印,将自己的一份收起来后,又把另外一份小心的折叠好放在了大黑的口袋里,笑道:“大黑哥,听说您和陈振东陈所长关系不错啊,不会这一出去,就告我们哥俩个绑架勒索吧?”

    “哪儿能啊,两位看上我那小店,是瞧得起小黑,我哪能干那事啊?”

    大黑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谢轩口中的陈振东,正是韩铭的战友,也是大学城派出所的副所长,这一年多来游戏室生意兴隆,全靠陈副所长的帮衬。

    而谢轩的这句话,也正说到了大黑的心坎里,现在隐忍,那是因为势不如人,等到他大黑自由了,说不得要和这两人算总账。

    “黑哥,小弟说句不好听的话……”

    听着大黑那言不由衷的话,谢轩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冷笑,道:“就凭您,还真不是道上混的那块料,您那五十万我们不要,拿着钱远走高飞吧!”

    “两位,你们就不怕我出去告发你们吗?”大黑口中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这一句话,或许是心里不甘心吧?

    “怕?”谢轩笑道:“怕就不来找您了!”

    “嘿嘿,这样才有点意思!”

    谢轩话声未落,大黑只感觉一股大力砸在了后背上,整个身体都扑倒在了水泥地板上,紧接着一个人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大哥,别用右手,回头还要让他写东西呢!”

    大黑耳中刚听到那个小胖子这句话,就感到左手手指一阵剧痛,加上身上坐着的那两百多斤,一口气没上来,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啊!”

    随着大黑口中发出的凄厉喊声,刚刚昏过去还没五秒钟的他,又被左手传来的剧痛给疼醒了。

    勉力抬起头一看,大黑顿时吓得肝胆俱裂,他的左手拇指和食指,已经变成了一团肉酱,俗话说十指连心,那钻心般的痛楚,让大黑很干脆的第二次昏迷了。

    不过一阵剧痛再次将大黑给弄醒了,这次他发现,整个左手血肉模糊,已经缺了三根手指了,借着烛光的倒影,大黑看到背上那人又高高抬起了手。

    没等李天远手上的砖头再次砸下去,大黑狂喊道:“饶了我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放过我吧!”

    大黑在大学城这几年,充其量不过就是教训下学生,吓唬下那些天南地北的小老板,哪里见过李天远这么狠辣的手段?

    而且大黑也想不明白,自己之前都答应了那两人的条件,他们为何还要下狠手?难道是自己那句话惹怒了对方?

    此时的大黑,恨不得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扇上几个耳光,明明知道对方是亡命之徒,还废什么话啊?先将自己摘出去再说以后的事情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