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黑白

第一百六十九章 黑白

    谢轩这一出去,就去了三个多小时,好在秦风和住院部值班的医生护士关系都不错,让李天远住在了他病房里的陪护病床上。

    一直等到十二点多,秦风才接到了谢轩的电话,连忙找了芳姐给开了门,十点之后,高干病房区的门就锁起来的,不再允许人进出。

    “轩子,我和风哥在这等你消息,你小子倒是好,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

    看到谢轩满嘴酒气的走进屋里,李天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紧赶慢赶来到这里,他甚至连晚饭都没吃,没成想谢轩酒足饭饱的惬意的很。

    “远子哥,我哪儿敢忘了你啊?”

    谢轩笑嘻嘻的拿出了放在背后的手,手上提着一袋子吃的,还有一瓶二锅头酒,刚才要不是秦风打掩护,这些东西他根本就拿不进来。

    “这还差不多,风哥,我先吃了啊。”李天远是饿的慌了,一把抢过袋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些烧烤,用牙咬开酒瓶就吃喝了起来。

    “轩子,说说……怎么回事吧?”

    秦风走到门边,将门给插上,又拉上了门上玻璃的帘子,说道:“那几个人是什么来头?谁派来的?”

    对于谢轩的本事,秦风还是很相信的,这小子见风使舵的能力极强,而且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当年在少管所里,谢轩从进门那天起就拍的李天远十分舒服,从来没享受过新人的各种“待遇”,后来李天远出狱,他在管教所里也十分吃得开。

    谢轩打了个酒嗝,笑道:“风哥,只是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而已,一顿酒什么都说了,他们的老大叫大黑,还真是对着您来的……”

    谢轩出了医院之后,果然见到了秦风说的那几个人,眼珠子一转,这小子就有了坏主意。

    蹲过监狱的人,想在脸上露出几分痞气来,那简直是装都不用装的。

    谢轩出了医院冲着几人就走了过去,来到近前一把揽住了领头的疯子哥,随便喊出了个名字,非要嚷嚷着请疯子喝酒。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疯子推开谢轩说他认错了人,但也没恶言相向,谢轩是张口胡吹,说自己在哪哪混的,跟的老大是谁,非说是见过疯子。

    疯子一时也被谢轩搞得有些摸不清头脑,他知道大黑哥是上过山的,有不少狱友,曾经有几个也来看过大黑,稀里糊涂的就将自己和大黑的名号报给了谢轩。

    谢轩多鬼一人?搞清楚了疯子和大黑的名字后,立马打蛇随棍上,说大家都是江湖同道,相识既有缘,他谢某人做东,请疯子去喝一杯。

    在医院门口守候了一天的疯子等人,早已不耐烦了,而且看这点钟,秦风也不可能从医院里出来,有人请喝酒,哪里有不去的道理?

    当下几人去到距离医院不是很远的烧烤摊前坐了下来,谢轩专门拣贵的东西点,什么羊腰羊球的要了几十串,又让老板上了五瓶二锅头。

    刚开始的时候,疯子还是有几分戒心的,但几句话一聊,听到谢轩讲一些监狱里的事情,也曾经被拘留在看守所呆过几个月的疯子,顿时把谢轩因为知己。

    没多大会,五瓶二锅头就被*掉了四瓶,谢轩虽说不是滴酒未沾,但绝大部分的酒都被他偷偷吐掉了,这却是跟秦风学的本事,谢轩一口酒含在嘴里,说起话来和正常人完全没有什么区别。

    谢轩的酒没喝,但是另外的三个哥们,那酒可都实打实的喝在了肚子里。

    四瓶五十六度的二锅头,让疯子戒心尽去,在谢轩有意无意的引导下,疯子将周逸宸委托他们教训秦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给说了出来。

    听在耳中的谢轩不动声色,却是让老板又上了三瓶二锅头,将疯子等人喝得彻底酩酊大醉之后,从疯子身上掏出钱结了账,顺便还给李天远又带了点东西回来。

    “大黑哥,在学校门口开游戏室的?”

    听谢轩说完截堵自己的那些人的背景后,秦风皱起了眉头,想了好一会,扬声道:“远子,吃饱没有?”

    “啊?风哥,你叫我?”

    李天远只顾着在那吃喝,压根就没注意谢轩说什么,听到秦风喊他,抬起头愕然道:“风哥,你也要喝点?这二锅头不错,够劲!”

    “行了,后劲也不少,别喝了!”

    看着这一会,那酒瓶里的酒就少了一半,秦风一把拿了过来,说道:“少喝点酒能活气血,喝多了就坏脑子了,以后没事少喝酒!”

    “嘿嘿,风哥你说不喝,咱就不喝。”

    李天远也不生气,将谢轩带来的烤肉直往嘴里塞,含糊不清的说道:“风哥,你叫我什么事?”

    秦风问道:“远子,你以前开过游戏室吧?”

    “游戏室?没有?”

    李天远摇了摇头,说道:“游戏室是来钱,不过需要本钱,最少要三五万,我那会一穷二白的,哪有这钱?当时就是和几个兄弟搞了个台球桌而已!”

    李天远混社会的时候,游戏室才刚刚兴起,都是一些手上有点资本的老混子们干的,除了能摆平道上的麻烦之外,那些老混子多少也和派出所有点关系。

    像李天远那些年龄小又没背景的小混混,充其量也就是在学校门口占个台球桌子,恐吓下学生收点保护费而已。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问道:“远子,经营游戏室你懂吗?”

    “这个我倒是知道。”

    李天远愣了下,老老实实的说道:“那些游戏室的老板会调赔率,只要放上几台赌博机,那游戏室就像是印钞票一样,来钱快的很。”

    当年李天远也没少去游戏室玩,老混子们为了多几个打手,除了赌博机之外,其他的机子都是免费让李天远那些人玩的,所以对游戏室赚钱的内幕,李天远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还行啊,远子,你开个游戏室怎么样?”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他在娱乐城里干过几天内保,对赌博机那点儿事自然是门清,原本是想指点下李天远的,没想到他也知道。

    “行啊,风哥,我要是开游戏室,一准没人敢来捣乱!”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不是不喜欢做事,而是不喜欢干动脑子的事情,像看场子或者开游戏室这一类有点类似捞偏门的工作,却是李天远最喜欢的。

    “风哥,你是想在学校门口再开一间游戏室,和大黑他们抢生意?”

    对于秦风的话,谢轩有些不解,他知道游戏室的申报非常麻烦,没几个月下不来,而且就算是开了,也不过是恶心大黑而已,根本就没什么意义。

    “再开?干嘛那么麻烦?”秦风眼中露出一丝厉芒,说道:“大黑那里不是有现成的游戏室吗?直接抢过来不就成了?”

    听完谢轩打听来的那些消息,秦风算是明白了周逸宸的打算,他是想让这些学校周围的小痞子教训自己,可见周逸宸在京大校园内,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力。

    所以只要解决了那些小混混,秦风这几年的大学生活,就不会再有人烦扰到他,周逸宸绝对不敢带人进京大寻他麻烦的。

    只不过秦风现在是学生,他还没有暴露自己的打算,原本只是想让李天远过来解决麻烦的秦风,却是想让李天远在大学城这一带站住脚跟。

    “风哥,你说的太对了,还是抢来的干脆!”

    秦风话声未落,李天远一拍大腿,嚷嚷道:“还是跟着风哥干事爽快,管他**的大黑哥小黑哥,直接打一顿,将那游戏室抢来不就完事了?”

    “远子,这事儿不是跟着我干,而是你们自己干……”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唱黑脸轩子唱白脸,这事儿你们两个去做,我不插手。”

    “什么黑脸白脸的?”李天远挠了挠头,说道:“风哥,打架我还行,唱戏我可不会,轩子,你会吗?”

    “风哥,这……我心里也没底啊。”

    谢轩闻言苦起了脸,他倒是听懂秦风的话了,不过谢轩以往一向是动口不动手,这次需要用武力解决争端,他心里也稍微有些紧张。

    “你们在管教所里的那些东西都白学了?”

    秦风指着谢轩,说道:“小胖,当时就数你小子坏点子最多,把那些东西都给大黑哥都用一遍,还怕他不愿意将游戏室转让给你们?”

    监狱里和社会不同,有钱不如拳头大,这也是李天远能当舍长的原因,而在监狱里,整治新犯人,也是他们打发时间所玩的游戏。

    小胖子鬼心眼多,当时出了不少坏主意,有次差点把个少年犯给整疯掉,为此还加了两个月的刑期。

    “风哥,我明白了,你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准办好。”

    想到当年的那些事,小胖子眼珠子直转,他已经在琢磨要如何对付大黑哥了,至于将要做的那些事是否犯法,谢轩压根就不在乎。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你和远子今儿在这住一夜,明天一早从正门走,三天之内,把这件事情办好!”

    师父载昰曾经说过一句话,黑的就是黑的,永远都无法洗白,有过当年坐牢的经历,谢轩和李天远以后的人生,只能在黑白中游走,做一个社会上的边缘人士。

    就算是考上了京大的秦风,也不过是在黑色外面穿上了一层白色的外衣,如果有必须,秦风随时都能将其撕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