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报应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报应

    李天远从在监狱里就跟着秦风站桩练基本功,到现在差不多有六七年的时间了,他本就很适合练武,现在就是秦风想拿下他,怕是都要废上很大的功夫。

    华晓彤只不过平日里跟着教练学习过一些花拳绣腿,而且像跆拳道那种经常有高抬腿的功夫,在实战中简直就是露出破绽给人打,表演的性质更多于实用。

    所以被李天远一把勾住了手往外一推,华晓彤那并不算是很瘦弱的身板,就像纸一般的飘了起来,连连后退了七八步之后,重重的撞在了病房的大门上。

    “奶奶的,是女人了不起啊?看打风哥,我连女人都揍!”

    李天远原本就心急秦风受伤的事情,在秦风正要讲诉的时候,来了华晓彤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先是指责秦风不说,居然还敢动手?

    对于秦风,在李天远心中已经是亲人般的存在,在他想来,风哥现在受了伤,打架的事情自然由自个儿来,所以这不就挺身而出了?

    “你……你,哎呦,疼死我了!”

    华晓彤被李天远这勾手一甩,撞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过了足足十几秒钟,才揉着手腕看向了李天远,这一看,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

    刚进来的时候,华晓彤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秦风身上,并没有看清楚谢轩和李天远,现在眼神放到了李天远身上,不由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说李天远同学长得真有些对不起观众,也不过就是二十岁的他,身高已经一米九出头了,长得虎背熊腰。

    而李天远那张脸,一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倒是有点像八十年代风靡港岛的那位大恶人成奎安,尤其是瞪起眼睛之后,那副凶恶的模样估计能治小儿夜啼。

    饶是华晓彤胆子奇大,从小跟着家中长辈见过不少穷凶极恶的罪犯,也被李天远给吓了一大跳,如果换成个胆子小的,被李天远这么一吓唬,怕是当场就会尖叫起来。

    “晓彤,你没事吧?”

    孟瑶上前扶住了华晓彤,抱怨道:“都给你说过了,女孩子不要和人动拳脚,你就是不听,现在吃亏了吧?”

    孟瑶性子恬淡,而华晓彤则是热情如火,两个都是大美女,以前上街的时候没少被人纠缠,华女侠更是没少展露身手,但没想到这次却是踢到了铁板上。

    “你是什么人?怎么对个女孩子动手动脚的?”

    训完了华晓彤,孟瑶则是看向了李天远,脸带寒霜般的说道:“你一个男人对女孩子动手,还像是个男人吗?”

    “敢打风哥,我管她是男人女人?”

    李天远斜着眼睛看向孟瑶,说道:“小妞,你甭瞪着我,爷不吃这套,不信你对风哥伸手试试?我连你一起打!”

    李天远没进监狱之气,那也是在社会上混的,没少调戏过女孩,这一开口,顿时流氓之气尽显,多少有点当年李老大的风范。

    “你……你无耻!”孟瑶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滚刀肉,当下也是气急,无耻已经是她能骂出的最难听的语言了。

    “我牙齿好的很!”李天远咧嘴一笑,让他正正当当的做生意很难,如果让李老大当流氓,他一准比秦风还要合格。

    “行了,远子,把嘴闭上吧,孟瑶是好心!”

    秦风笑着呵斥了句李天远,转脸看向孟瑶,说道:“孟瑶,这两位都是我兄弟,从外地来看我的,他们没上过什么学,不太会说话,不过人都是好人!”

    “就这样还好人?整个一流氓吧?”

    孟瑶看了一眼李天远,上面那句话终究没说出口,良好的家庭教育,让她很难口出恶言。

    “对了,这一万块钱还给你,我真的有钱,谢谢你了。”

    秦风想了一下,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一万块钱,招手叫过谢轩,说道:“给孟小姐送过去!”

    之所以让谢轩送钱,因为谢轩是生人,秦风相信孟瑶不会和他推脱的,省得自己和她再废口舌了。

    “遵命,风哥!”

    小胖从秦风手中接过那叠钱,来到孟瑶身边,这小子也欠揍,上下大量了一番孟瑶后,嘿嘿笑道:“风哥,这位不会是大嫂吧?要不然怎么会给你送钱?

    还有这位小姐,应该就是二嫂了,风哥你真厉害,到京城没多久,居然给我和远子找俩嫂子啊?”

    “你……你胡扯什么啊?”

    秦风没想到小胖子会来这么一句,饶是他脸皮厚比城墙,此刻也忍不住有些发红了,天地良心,秦风可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啊!

    “秦风,你……你无耻,晓彤,咱们走!”

    秦风都受不了的话,孟瑶和华晓彤自然更加抵挡不住,两个女孩的脸红的像块红布似的,孟瑶接过那叠钱后,拉着华晓彤是落荒而逃。

    “轩子,你……你和远子干的什么事啊?”

    看着洋洋得意的谢轩,秦风是一脸的无奈,这哥俩在管教所里的那几年真没白呆,真的是好的没学到,坏的不用教。

    “风哥,我看出来了,那俩小妞家境都不错,你不会沾染他们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反倒是收敛了笑容,说道:“这俩妞不走,咱们哥几个都说不了话,我干脆给气走得了!”

    “你小子,还是一肚子鬼主意。”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坐吧,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有飞子在,《文宝斋》不用担心,你们俩留下来,我有点事情交代。”

    “风哥,是你受伤的事儿吧?你说是谁干的,我去做了他!”李天远入狱,是因为杀人定的罪,但当时群殴致死的那个人,未必就是他杀的。

    但是在古玩街巷口中被堵的那次,他是实实在在的捅死了袁丙奇的弟弟,这等于是真正见过了血,也让李天远身上那股凶悍之气倍增。

    “远子哥,咱们先听风哥说,我还真不信他是被人打的……”谢轩出言打断了李天远的话,说道:“以风哥的功夫,谁能把他打住院啊?”

    “轩子,我还真是被人打的。”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别人找当兵的在军训的时候算计我,不过这受伤是装的,胳膊脱臼而已,几天就能养好,我是趁着这机会修养一下……”

    自家兄弟,秦风也没隐瞒,当下将他来到京城之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讲完之后脸色露出了冷笑,说道:“想算计我,没那么容易,姓张的那王八蛋也绝对不会好过……”

    常人其实也是有气海的,只不过不经内家功法修炼,气海中不会储藏真气,但气海被破,整个人一生都会留下五劳七伤,再也干不得重活。

    就像是一些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情节,有武林人士气海被破后,往往都会气急拼命,正是出于这个原因。

    秦风恨张大明出手狠毒,那一脚用了阴柔的劲力,不但破了张大明的气海,还让他五脏六腑都受了不轻的内伤,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发作了——

    秦风料想的没错,此时的张大明,正刚刚从天堂跌入到地狱之中。

    军训结束后,韩铭果然兑现了诺言,他直接将张大明调出了自己的那支部队,从上面找了关系,以张大明军事素质过硬,曾经在大比武中获得过良好名次为由,将张大明送到了石市的步兵指挥学院。

    这让张大明欣喜若狂,在前天的时候赶到了石市,他属于特批进校的,只要进行过体检,就能像军校其他学生一样进行学习,三年之后,下到部队就是带兵的军官了。

    但是张大明没想到的是,就在今天上午当他拿到了体检报告后,上面的诊断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直接将他给震晕了。

    报告上面写的很明白,张大明的肾脏有疾病,不能进行任何剧烈的活动,否则会有肾脏衰竭的危险,如果严重的的话,甚至会影响到生命。

    主任医师的诊断书上写的很明白:此同志因为身体原因,不再适合军队生活,建议评为二等伤残退伍回家,由当地医疗系统进行长期的治疗。

    看到诊断书后,张大明当时就傻了眼,他拼命的告诉医生自己如何强壮,甚至在军队医院的走廊上,进行了一个短距离冲击演练。

    不过悲剧的是,张大明发现,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因为他还没跑出十米,体内就传出一阵剧痛,让他当场昏倒在地。

    在一番急救之后,主任医师给张大明所在的部队打了电话,告知张大明的具体病情,让部队过来人进行安抚,并且尽早让其退伍回家。

    此时的张大明,真是万念俱灰,他知道被评定为二级伤残后,回到家能报销所有的费用,但自己这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和秦风一样躺在雪白病床上的张大明,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健壮如牛的身体,会生这种病?

    “报应,难道是报应吗?”

    张大明这辈子也欺负过新兵,让新兵花钱给自己买吃买喝买过烟抽,但能让他说出报应两个字的事,还是前不久刚刚做过的亏心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