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欺人太甚

第一百六十五章 欺人太甚

    “**,这小子溜得真快啊!”

    警车刚刚驶离医院的大门,疯子就带着两个小弟冲了过来,只是等他们来到水果摊前的时候才发现,秦风已经消失在了医院的人群之中。

    “疯子哥,怎么办?”

    一个小弟紧紧握着怀中的钢管,说道:“要不咱们冲进去吧?就医院那几个保安,根本就不敢拦着的!”

    这两个小弟和大黑并没有直接关系,而是疯子另外找的人,疯子给这俩小弟许诺,只要帮他教训个人,每人就有两千块钱的酬劳。

    九八年那会,即使单位效益不错,一个月也就是八九千把百块钱的工资,两千块钱等于是好单位两个月的工资了,那两人都恨不得马上打断秦风的手脚,拿着那笔钱去吃喝一顿。

    “你他娘的长得猪脑子啊?”

    没有追上秦风,疯子也是一脸的懊恼,听到小弟的话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扇在了对方的头上,骂道:“医院那么大,去哪里找人啊?还有,保安是摆设,那警务室可不是摆设,你小子想死我还没活够呢……”

    跟着大黑哥混了两年,疯子别的没学到,和警察打交道却是有足够的经验,现在不同以往了,只有先保护好自己,才能去享受金钱带来的美好生活。

    “疯子哥,那怎么办呢?咱们要守到什么时候?”

    好吃懒做,是对混混们的生活最好的诠释,每天都折腾到半夜两…钟才睡觉,今儿一大早就守在了医院门口,的确有点难为他们了。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一点职业精神都没有!”

    对这次没能干掉秦风远走高飞,疯子也是生了一肚子的气,狠狠的瞪了一眼手下的小弟,说道:“回去蹲着,那小子有时候一天出来好几次,还怕逮不到他?”

    往医院里面看了看,秦风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住院部里了,疯子只能悻悻的带着两个小弟回到了大树下面,靠着看女人打发起了时间——

    “还真被盯上了,奶奶的,就那么一点屁大的事情,又没留后遗症,姓周的这是要赶尽杀绝?”

    秦风进入住院部之后,并没有直接上楼,而是躲在了一块反光玻璃的后面,观察起追到医院门口那几个人的举动来。

    从几人走路的姿态和右手插在怀里的样子,秦风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这几人都带着家伙,至于是刀子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那就无法知晓的。

    但秦风知道的是,那些人既然带着家伙来的,事情恐怕就不能善了,最少也是要打断自己的胳膊或者是腿,这让秦风心里,升腾起一股怒火,对方有些欺人太甚了。

    秦风上大学还不到一个月,同时也是第一次来京城,除了周逸宸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仇家,他用屁股都能想得到这几个人是谁派来的。

    秦风一向都认为,自己是个讲道理并且很明白事理的人。

    在火车站是秦风先出手对方周逸宸的,所以周逸宸在军训的时候动了手脚,想打断他一条胳膊,秦风同学很自觉的配合了,自己将胳膊给卸了下来。

    按照道上的规矩,这算是秦风服了软,事情就应该过去了,但周逸宸居然不依不饶的还找人想要对付他,这就是坏了规矩了。

    当然,秦风知道,那个纨绔子弟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做规矩,好坏全凭自己的心思,秦风感觉自己很有义务,让周逸宸明白什么叫做光脚不怕穿鞋的!

    “不过是几个小混混,看来周逸宸也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看着三个人心有不甘的离开了医院大门,秦风在心里琢磨了起来,像京大这种国家最高学府,周逸宸应该不至于一手遮天太过猖獗的。

    出动这些小混混来对付自己,事后恐怕就是用钱来摆平,只要将这些人收拾服帖了,周逸宸一时半会怕是拿自己没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秦风脸上露出了冷笑,拎着几大袋子水果上了楼,先拿了橙子到护士值班室后,借了里面的电话用了一下,这才回到了病房。

    “秦风,没看出来,你小子还真有钱啊?”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莘南一头大汗的推开了病房的门,将一个小巧的爱立信翻盖手机递给了秦风,一脸羡慕的说道:“我看这款机子好久了,一直都没舍得买,没想到你居然有一个,怎么没见你拿出来用过啊?”

    莘南倒是也有一部移动电话,不过是那种摩托罗拉的二代手机,虽然比一代的大砖头块小了许多,但还是一副砖头模样,平时带着很不方便。

    至于秦风这部电话,则是今年的最新款,比烟盒还要小一点,谁要是拿着这种电话出去,走在马路上的回头率,绝对要高过当今最出名的明星。

    要知道,九八年这会,可还是拷机盛行的年代,大屏幕带中文的汉显BB机,才是普通人所追求的,至于移动电话,仍然是少数人使用的专利。

    秦风这部电话是别人送给胡保国,胡保国顺手扔给秦风的。

    秦风为人一向低调,除了到了学校第一天出去办了张卡之后,就没将手机拿出来过,所以如果不是秦风告诉莘南,莘南也不知道在秦风包里还有这么个手机。

    “南哥,这玩意是长辈给的,我不是觉得在大学用手机不好,一直都没拿出来嘛。”秦风笑着将电话开了机,由于手机一直都处在关机状态,电池还是满满的。

    “知道招摇就好,你平时上课可千万不要开机啊……”

    莘南点了点头,交代道:“要是被一些脾气古怪的导师听到,你就完蛋了,就是校长出面,你那一门的成绩也保准是零蛋!”

    莘南说这话是有先例的,最近两年BB已经从有钱人的专利变成了大众化的通讯工具,,价格十分的便宜,学校里很多学生几乎都配备了。

    但是由此也引发了不少问题,经常在课上的时候,能听到BB机响起的“滴滴”声。

    有一次一位在学术界非常有名气的老教授,就大发雷霆,在课堂上宣布,日后再有人上课携带BB机,他的课别想通过。

    京大提倡的是自由民主的学术风气,老教授的话引起一些人的赞同,同时也有一些人反对,但是从那之后,课堂上响BB机的事情却是基本杜绝了。

    听莘南说完这件事后,秦风笑道:“南哥,我知道的,这不是从带来就没开过机吗。”

    “那就好,考古系和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的导师,更是些老古董,你别顶风作案就行。”

    莘南将刚才顺手在医院门口买的水果放在了床头柜上,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什么时候出院,我过来接你,喊上你那几个哥们还有李然,咱们好好喝一顿。”

    “好嘞……”秦风笑着将莘南送出了病房,说道:“大家照顾我这么久,南哥,可一定得让我请客啊。”

    “当然是你小子请客,你这个隐藏在人民队伍里的土老财。”

    莘南开了句玩笑就匆匆离去了,他最近接了导师一个文物分析对比的项目,做好了能入手五六万块钱呢,这几天都是没日没夜的在忙。

    送走莘南后,秦风看了下手机的信号,来到了病房的阳台上,由于尚未普及的原因,这年头真是应了“移动电话移动打”的话,在很多地方手机都是没信号的。

    “喂,哪位?这里是《文宝斋》古玩店,请问你找谁?”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话很是客气。

    “飞子,是我,秦风!”

    听到了冷雄飞的声音,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这是小胖想出来的主意,说是要什么微笑服务,给客户VIP尊贵的享受,这样才能提高《文宝斋》的档次。

    “风哥,是你,哎呀,可想死我们了!”

    电话里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冷雄飞大呼小叫的声音传来了过来,“小胖哥,是风哥的电话,是风老大打过来的!”

    喊了一声谢轩后,冷雄飞连珠炮般的问道:“风哥,在大学怎么样啊?这都快一个月了,你也不打个电话过来,远子哥一直嚷嚷着要去找你呢!”

    听到老兄弟们的声音,秦风心中升起一股暖意,笑道:“没事,挺好的,飞子,家里怎么样?”

    “家里挺好的,《文宝斋》这个月光是文房四宝的销售,就够咱们两年的租金了,风哥,我告诉你,胖哥还真有本事……”

    冷雄飞没意识到秦风是用手机打的电话,絮絮叨叨的将店里最近发生的事情都给秦风说了一遍。

    原来,谢轩在八月底学生开学的前几天,通过阿彪认识了几家中小学的校长,和这几个学校谈成了一项合作。

    那就是由文宝斋提供一批精品毛笔作为奖品,由几个学校开展一次书法比赛,获胜者都可以得到价值不菲的毛笔还有五百块钱的奖金。

    这事儿不知道怎么就传到教委耳朵里去了,像这种有益于学生德智开发又有社会影响力的事情,教委自然也是大力支持。

    于是原本几个学校的事情,后来就演变成了津天市各大中小学的书法比赛。

    有常四爷的面子和胡保国的一次有意无意的过问,教委也没敢将《文宝斋》给撇开,最后就成为了教委主办,《文宝斋》协办的这么一件事。

    书法比赛,自然需要笔墨纸砚,这会电脑还没有普及,按照通常的说法,那就是字写的好坏,是一个人的脸面,家长们或许对自己舍不得花钱,但是在孩子的教育上,花起钱来可毫不手软。

    于是文宝斋里价格比较便宜的笔墨纸砚,一时间成了畅销货,虽然买的很便宜,但架不住买的人多啊,为此谢轩还专门跑了一趟江南去进了一大笔货。

    “飞子,这事儿也有你不少功劳吧?”

    听冷雄飞说完事情的经过,秦风笑了起来,他知道谢轩在小事上鬼主意极多,但大局观却是差了一点,这事儿应该有冷雄飞的主意,而且店里文房四宝的生意,也都是归冷雄飞打理的。

    “哪里,都是小胖哥拿的主意,我就是敲敲边鼓。”

    冷雄飞话声未落,电话里就传来了谢轩的声音:“得了,飞子,这事儿是你提出来的,就甭往我脸上贴金了。”

    “风哥,你是不是把老兄弟都忘了啊,出去那么久也不来个电话?”谢轩和秦风的交情要比冷雄飞深的多,这一张嘴就是埋怨的话。

    秦风说道:“我这不是打电话了吗,前段时间事情多,顾不上。”

    “风哥,飞子很有能力,把《文宝斋》打理的很好,我都快闲的没事做了,你那边进行的怎么了?我还是想过去跟着老大你干……”

    谢轩倒不是在说怪话,他对经营文房四宝这一类的生意本来就不是很感兴趣,谢轩更喜欢鼓捣玉石古董,因为那些东西的利润,要远远高过这些笔墨纸砚。

    不过从秦风走后,那一批制假的古玉也都销售殆尽,谢轩一时间真不知道做什么了,除了批发了一些仿古的现代工艺品,店里就没什么古玩卖了。

    “风哥,你不知道,远子哥现在都快憋出病来了,我看你还是带我们过去吧!”谢轩的声音从电话里又传了过来。

    “小胖哥,你们都走了,那我怎么办啊?”电话一端的谢轩应该是按下了免提,冷雄飞的声音有些幽怨,和谢轩等人一起,他有种家的感觉,也不想就此分开。

    “等我们站住脚再喊你过去不就得了,别插嘴,我和风哥说正事呢。”谢轩没好气的打断了冷雄飞的话。

    “嗯,轩子说的没错,津天的格局还是有点小,以后都可以到京城来发展。”

    秦风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飞子,你暂时先把《文宝斋》撑起来,让轩子和远子过来,我这边正好也有点事需要他们两个办!”

    “风哥,你终于同意我们过去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惊喜的喊叫了起来,忙不迭的说道:“风哥,我这就回去告诉远子哥,晚上我们就能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