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盯梢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盯梢

    “咦?不对啊?我们家瑶瑶什么时候夸过男人?”

    听到孟瑶的话后,华晓彤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看着孟瑶说道:“瑶瑶,你认识那个秦风?莫非是春心动了吧?”

    女生宿舍里,也会经常讨论哪个男生比较帅,不过华晓彤和孟瑶对那些青涩的男孩子,向来都是不加以颜色的,

    所以华晓彤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不过说了一句那个军训受伤的秦风的是傻瓜,孟瑶居然会出言为其分辨。

    “死丫头,乱说什么呢?”

    孟瑶啐了华晓彤一口,轻声说道:“那个叫秦风的新生,就是在火车站帮我解围的人,他这次受伤,我怀疑是周逸宸找人使得坏,你知道,他有个姐夫就在军训那个部队里的!”

    “什么?是他?他就是秦风?”

    华晓彤知道在火车站发生的事情,她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稍微一细想,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新生军训一共有好几千人,为什么别人没受伤,受伤的偏偏是秦风呢?

    “应该就是周逸宸故意的了,他也太过分了,别人只不过是不小心撞到了他,竟然把秦风的胳膊都打断了?”

    华晓彤愤愤不平的说道:“孟瑶,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姓周的人品太差劲了,你回家去告诉老爷子,趁着这次的事,一定要解除这次婚约!”

    华晓彤毕竟没和秦风接触过,她所想的,却是要孟瑶利用此次的事情,将婚约解除掉,至于秦风在她心里,则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晓彤,爷爷身体不好,不要去烦他老人家了。”

    孟瑶轻轻摇了摇头,虽然从小跟着老爷子长大,也是最受疼爱的孙女,但老爷子一生最好面子,周家不先开口,在这件事情上,老爷子却是始终不肯松口。

    “你啊,有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也不怪周逸宸那么嚣张。”

    华晓彤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要是换成姑奶奶我,先找个茬把他给拘留个十几天,然后在找人打一顿,让他自己乖乖的来和我解除婚约!”

    华晓彤家里的长辈大多是在公安部门任职,她曾经找人查过周逸宸,知道他不少破事,只是孟瑶脾气好,始终不肯拿这些事情算计周逸宸而已。

    不过华晓彤不知道,孟瑶不是脾气好,而是根本就没把周逸宸放在心上,所谓的婚约只是两家长辈一厢情愿,性格外柔内刚的孟瑶自己不同意,到时候谁都无法逼迫她的。

    “对了,晓彤,我给你说件事,秦风这人好奇怪的……”

    孟瑶和华晓彤打小就一起长大,眼下既然说了这件事,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孟瑶当下原原本本将今儿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什……什么?那个姓秦的,竟然和你胡言乱语?”

    听完了孟瑶的话后,华晓彤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孟瑶的魅力,或者说是对男人的杀伤力了。

    虽然自认长相也很不错,但华晓彤知道自己缺少了孟瑶身上那种特有的恬淡气质,只要她和孟瑶在一起,男人首先关注的,往往都是孟瑶。

    别的不说,就是在医科大里,那么多优秀的男学生,有很多人在孟瑶面前,甚至会脸红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这样的情形,华晓彤不是第一次见了。

    所以那个秦风竟然在孟瑶面前满口胡话,还骗的孟瑶掉了眼泪,这就让华晓彤不是吃惊,而是震惊了。

    “嗯,我怀疑他是在掩饰什么,刚刚才想到,或许秦风已经猜出自己受伤的事情了。”

    孟瑶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说道:“周逸宸的恶名,在学校里稍微一打听都能知道,我觉得秦风是怕再被报复,所以才故意那么做的!”

    “切,那个姓秦的有这么聪明吗?”

    华晓彤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怎么不说他当时撞在周逸宸身上也是故意的呢?估计那会他就想英雄救美了吧?”

    “什么?撞击周逸宸也是故意的?”孟瑶闻言愣了一下,喃喃道:“这……这也不是不可能的,莫非他要掩饰的是这件事?”

    孟瑶越想眼睛却是明亮,如果秦风知道是周逸宸报复他,而他又问心无愧的话,大可以去告教官,断然不会这般忍声吞气的。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秦风在火车站的作为,也是故意的了,他先算计的周逸宸,然后吃一次亏,两边算是扯平掉了。

    不过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孟瑶有些想不明白,就是秦风的那一撞,为何会让周逸宸出现羊癫疯发作的现象,从外表上看,秦风并不强壮,也不像是会功夫的人啊。

    “瑶瑶,你小说看多了吧?那个秦风能有这么厉害?那不是武林高手了吗?”

    对于孟瑶的猜测,华晓彤感觉有些过于天方夜谭了,当下拉住了孟瑶的手,说道:“行了,不管是怎么回事,你给他一万块钱都不少了……

    回头我找人警告下周逸宸,让他不要再找秦风的麻烦了,一个新生,也值得我们孟瑶大小姐这么关注吗,走了,上去睡觉!”

    孟瑶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性子比较恬淡,接人待物不会很热情但也不会失礼,对谁都是一样,这也是她身上一种独特的气质。

    不过在华晓彤身上,却是有那么一点阶层的观念,心底深处,对那些来自农村或者普通家庭的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排斥的。

    就像是宋颖打工的事情,如果不是孟瑶坚持帮忙,华晓彤未必会帮的,当然,在那种家庭里长大的人,是不会将这种情绪显露在脸上的。

    “好吧,上去睡觉!”

    孟瑶知道华晓彤的这点毛病,于是也没再多说了,但是秦风这个人,却在她心里留下的极深的烙印,就像是一个谜等着自己去解开一般。

    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孟瑶跟着华晓彤上了楼,秦风总归还是要回到学校来上课的,只要自己想,日后总是能接触的,她不怕秦风不露出马脚来。

    “阿嚏!!”

    塞下了孟瑶买的果篮中的最后一个水果,正准备睡觉的秦风猛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秦风喃喃道:“谁在念叨哥们啊?”——

    “要是这几年上学,一直在医院住着该有多舒服啊?”

    清晨起床,秦风舒展了下懒腰,他决定再过三天就出院了,这马上就要到十月,秦风居然连一节课都没上过,这让自诩好学的秦风都有些羞愧了。

    不过在医院里的生活真的很舒服,早餐和午餐都有护士送来,吃的还不错。

    至于晚餐就更丰盛了,除了中药炖的大补鸡汤之外,知道冯永康花了好几万块钱的朱凯同学心里十分平衡,除了鸡汤之外,有时候也给秦风在饭馆炒上几个菜。

    更为关键的是,在这医院的高干病房住院区,为了让领导们有个好的住院环境,每天都有良好的心情,住院部所有的护士,都是精挑细选的。

    这些护士一个个长得不说貌比天仙,但都是中上之姿,就算是那个结了婚的护士长,也有一股成shu女人的韵味,让人看上去很是赏心悦目。

    秦风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在修炼,当初自个儿在娱乐城总能做到百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在这医院里面对不同风格的女人,自然也是修心的好地方。

    吃过早餐,秦风在病床上挂起水来,只是护士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刚刚转身出了病房,秦风就将针给拔了下来,插在了床头滴淌到了痰盂里。

    经过这些天的滋补,秦风尽数将那些药力都化成了元气,他这会健壮的简直就像头牛,输入这些东西对身体没有半分的好处。

    “水果又没了,孟瑶真不会买东西,五十块钱一个果篮,钱都花在包装上了,里面的水果连十块钱都没有。”

    习惯性的伸手抓向床头柜,秦风发现自己的水果又吃完了,他最近在调养身体,需要大量的各种营养补充,水果中所含的氨基酸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种物质。

    “芳姐,我去买点水果,你喜欢吃什么?我给带点上来。”

    等到吊瓶里的生理盐水滴淌完,秦风按响了床头的铃,告诉护士自己拔了针后,穿上鞋子施施然的出了病房,走到护士值班室的时候,秦风探进去头吆喝了一声。

    住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医院,秦风和病房区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很熟。

    秦风的嘴很甜,平时买水果也都有护士医生的一份,所以在医院里人缘非常好,就像是现在的护士长芳姐,就经常从家里给秦风带饭吃。

    芳姐知道秦风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家境应该不错,也没和他客气,开口说道:“带点橙子吧,这会的橙子好吃。”

    “好嘞,我昨儿好像看到有什么美国橙子,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回头买了咱们尝尝。”秦风答应了一声,施施然往医院外面走去。

    几乎所有的医院外围,有两种生意是最好做的,一种就是卖水果保健品的摊子,这是因为有些着急探视病人的人,来不及买东西,往往都会从这里买上一些。

    第二种生意,自然就是花圈店了,如果要论死亡率的话,恐怕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地方能高过医院的,所以花圈店也是长盛不衰。

    “刘叔,给我称五斤苹果,来二斤葡萄,香蕉来五斤,梨嘛,也要五斤好了。”

    来到医院门口,秦风径直往相熟的一个流动水果摊位走去,相比那些水果店,这些摊子没那么黑,宰人的刀子也没那么快。

    秦风经常在老刘这里买,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他买水果的价格要比外面的人低出许多,刚才他点出的这些水果,比外面人买最少能便宜四五十块钱。

    买完自己需要的水果后,秦风指着那些很鲜亮个头大的橙子说道:“刘叔,那美国橙子也给我来……来五斤好了。”

    “小秦,这个可是不便宜……”

    看到秦风要买橙子,老刘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个我进价就要十八,卖给别人最少四十块钱一斤,你要是买,给你二十块钱一斤!”

    “嘿嘿,谢谢刘叔,就来十斤吧,我不能让您亏本啊!”

    秦风笑了笑,这橙子个头大,五斤也没几个,干脆买十斤得了,反正这钱是学校给的,不花白不花,按照道上的规矩说,横财就得散尽才好。

    “成,知道你小子仁义,再多给你一个!”

    听到秦风的话后,老刘顿时眉开眼笑,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狡猾,老刘嘴上说是十八块钱一斤,其实却是十五块钱的进价。

    在水果摊三十米外的一棵树下,蹲着三个抽着烟的小青年,看到秦风正在付钱,有个人顿时急了,开口说道:“疯子哥,那小子出来了,怎么不上啊?”

    这三人正是大黑留下的打手,其中带头的疯子哥,就是昨儿挨了大黑好几下的那个小混混。

    当然,在大黑哥面前是条虫,在这些小子面前,绰号疯子哥的家伙还是很有威望的,听到那人的话后,疯子一巴掌扇了过去,说道:“你没看到那边停着辆警车啊?现在上去,你是想直接吃牢饭去?”

    “我……我没看清楚,疯子哥,那……那警车要走了!”

    那个小弟摸了摸脑袋,往旁边一看,果然停着辆警车,不过正有人拉开了车门,看样子马上就是要走。

    “等他开走,马上就过去!”

    疯子眼中一喜,除了那一万块钱之外,大黑哥答应他了,只要他活干的漂亮,等他离开京城后,会再在他账户里打上两万块钱的。

    “嗯?有人盯着我?”

    从老刘手上拎过了水果,秦风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杀意,心中顿时一沉,说道:“刘叔,零钱不用找了,明儿买的时候再算了……”

    没等老刘开口,秦风就拎着水果头也没回的进了医院,看似脚步不快,眨眼功夫之后,却是已经进了住院部的大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