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六十章 小人

第一百六十章 小人

    “对不起,我真的是不记得了。”

    听到孟瑶的话后,秦风很欠揍的摇了摇头,说道:“我长这么大,就没认识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见倒是见过,不过别人正眼都不瞧我啊,我真的不认识你……”

    秦风不知道孟瑶为何会来找自己,但是他知道,那个叫周逸宸的家伙万一得知了这个消息,恐怕自个儿以后的日子别想消停了。

    秦风不是怕事,却是怕麻烦,而且就算这个孟瑶长得很漂亮,那也与自己没一毛钱的关系,当时出手是实在看不过眼,现在他却是不想再搀和进去了。

    “你……你这人,我上次见你,不也是正眼看你嘛……”

    虽然秦风话里话外都有恭维自个儿的意思,但这些话从秦风口中说出来,听在孟瑶的耳朵里,总感觉有那么一点儿不对。

    “上次,什么时候?”

    秦风继续装疯卖傻,说道:“军训的时候我脑子被撞了下,真不记得什么时候碰见过你了,孟瑶同学,你能说清楚点吗?”

    “就是你报名那天,在火车站的时候,你真的不记得了?”

    孟瑶有些不死心的问道,她平时并不是很看重这些,但此刻心里却是有那么一丝不服气,她不相信和自己见过的人,那么快就会忘了自己,说白了还是自尊心在做怪。

    “火车站报名?”

    秦风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天上车前帮我登记的人,就是你吧?”

    没等孟瑶回话,秦风紧接着又说道:“对了,我记起来了,那天还有个神经病要拉你走,后来就突发羊癫疯了……”

    “你……”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瑶心里一阵无语,这新生还真是很单纯,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躺在床上,就是那位突发羊癫疯的人造成的吗?

    “怎么,我说错了吗?”

    秦风抬起头看向孟瑶,说道:“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不过你今儿穿的衣服和那天不大一样,那天穿的是裤子,怎么穿的是裙子,恩,还是穿裙子好看!”

    秦风的话让孟瑶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吗?我也觉得穿裙子好看,不过那天要工作,是不能穿裙子的。”

    话刚出口,孟瑶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自己……自己怎么可能会和一个男生,去讨论是穿裤子还是穿裙子的事情呢?

    孟瑶简直要疯了,自从进入到病房和秦风对话开始,她觉得自己的思维好像就被这个男生左右了,不知不觉之间,话题就被秦风给引偏掉了。

    而且孟瑶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会和秦风说起穿衣这样的事情,平时她和宿舍里的同学谈论的都不多,只是私下里与华晓彤才会说起这样的话题。

    “你身材挺好的,穿裙子能撑起来,还有,你穿吊带裤应该也很好看。”秦风似乎没看到孟瑶脸色的变化,自顾自的还在那里说着。

    “我……我穿什么不用你管!”

    孟瑶忽然开口打断了秦风的话,这句话出口之后,她有感觉到了不对,自己……似乎除了那像是苍蝇一般的周逸宸之外,好像也没无缘无故的冲人发过火啊?

    孟瑶到底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深深的吸了口气,指着放在床头柜上的花篮,说道:“对不起,秦风同学,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的。”

    “谢谢,谢谢孟瑶同学,来就来了,还买什么东西啊?”

    秦风伸出右手从花篮里掰下了一根香蕉,随手递给孟瑶道:“孟瑶同学,请吃香蕉,你不知道,老冯和老朱那两个家伙,平时来我这里都是蹭吃蹭喝,也不知道给我买点水果什么的。”

    要是被冯永康和朱凯听到这话,估计两人连掐死秦风的心思都有了,这二人在秦风住院以来,花钱最少的朱凯也折腾进去了七八千,怎么到了秦风嘴里,反而变成葛朗台了?

    “我……谢谢,我不吃香蕉……”

    孟瑶被秦风跳跃的思维搞得有点儿不知所措,接过香蕉顺手放到桌子上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秦风同学,我最近在写一些军训相关的报导,我想问一下,你这次军训受伤,是出于什么原因啊?”

    “恩?这女孩倒是挺聪明的,应该看出是周逸宸使坏了。”

    秦风闻言心中一动,脸上却是露出狐疑的表情来,说道:“孟瑶同学,你不是宋颖护士的同学吗?难道你是新闻系的?医科大还有这专业?”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问题啊?”

    孟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到秦风的话就忍不住想发火,这和她平时的为人很不一样,强行压制住心中的火气后,孟瑶开口说道:“我是和宋颖一个专业的,不过平时也会帮新闻站写点稿子,所以这次来采访你的!”

    “哦,孟瑶同学,你可要将要写的好一点啊,对了,要不要拍照啊?”

    秦风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杯子,用手在里面沾了沾,然后很小心的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说道:“住院一个星期了都没洗过澡,这形象好像有点不太高大,算了,还是别照相了。”

    “我没带相机,新闻稿也不用照片的,你介绍一下当时受伤的事情吧。”

    孟瑶冷冷的说道,心里像是窝着一团火,她生怕说话的声音稍大一点,会把这团火给引爆开来,面前这个叫秦风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让自己有种想要将其暴打一顿的冲动。

    “不拍就不拍嘛,也不用生气啊。”秦风嘴里嘀咕道:“都说漂亮的女人会变脸,刚才还好好的,这说变就变的了,真是的……”

    秦风的话声虽然很小,但刚好能被孟瑶给听到,孟瑶此时都快气炸了,但就这短短的接触后,她知道和秦风斗嘴落不到什么好处,干脆装着没听见。

    “军训那天我肚子疼,想去厕所,那个教官说什么都不让我去,非要进行什么军体拳对练……”

    偷眼看了看孟瑶,秦风接着说道:“我本来身体就不舒服,但是为了完成学校开展的军训工作,我毅然而决然的决定,一定要苦练杀敌本领,轻伤不下火线……

    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雷锋董存瑞,肚子疼的毛病和**先烈们比起来,那根本就不算什么……”

    秦风这一番话说的是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不绝不复返。

    讲了整整大概有五分多钟,居然没一句重复的,全是在夸奖自己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精神,听得孟瑶的瞳孔是越来越大。

    “够了!”

    孟瑶口中忽然发出一声喊叫,她怀疑自己再听下去,会忍不住吐出来的,长了这么大,见过无数政客,她还从来没见过能如此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

    在孟瑶家里,几乎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爷爷和父亲的一些老部下,都会到家里来拜年,那些人说到自己的工作,基本上都是挑拣着好听的说。

    原本孟瑶就感觉那些人脸皮够厚的了,但是和面前的秦风相比,她突然发现,那些人就连给秦风提鞋都不配,这人才是真正的厚脸皮。

    “怎么了?孟瑶同学,你……你们采访不就是要说这些吗?”

    秦风有些疑惑的看向孟瑶,说道:“我记得以前有一次表演完钢琴演奏之后,有个记者采访我,领导就是这样写的采访词啊……”

    秦风这话倒是真的,当年各个管教所之间进行劳教先进个人事迹交流的时候,的确是写好了的采访稿,当然,那稿子绝对没刚才那番话夸张。

    “就你,还钢琴演奏?使劲的吹吧!”

    孟瑶撇了撇嘴,良好的教育让她没说出这些心里话来,但对秦风的感官却是发生了改变,这个话唠般的新生和那些男孩子没什么不同,找到机会还是会吹嘘自己的。

    “大学和你上高中初中不一样,我们讲实事求是,我只想知道,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导致受伤,还是因为教官的原因呢?”

    孟瑶自然不知道秦风压根就没上过学,他所说的钢琴演奏,是给一帮子根本就听不懂音乐的犯人们弹奏的。

    那些家伙们宁愿去体力劳动,也不愿意听什么劳什子音乐,每次估计都会有那么三五个人听着肖邦或者贝多芬的钢琴曲呼呼大睡。

    “教官的原因?”

    听到孟瑶终于问到了点子上,秦风故作不解的说道:“我也搞不清楚,那个教官是挺凶的,不过可能是我状态不好造成的吧?”

    说到这里,秦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急道:“孟瑶同学,你这样报道也行,如果真是教官的原因,那负责军训的部队就是有责任的,学校说不定还能再给我多一点补偿呢!”

    “你……你刚才不还说什么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吗,这就要补偿了?”

    如果不是从小没打过架,孟瑶真的想往秦风那张还算耐看的脸上打一拳,这什么人啊?刚刚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转脸之间就露出了小人的嘴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