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贱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贱人

    总算学校领导还没忘了秦风,在晚上五点多的时候,孙副校长在医院领导的陪同下,来到病房看望了秦风同学。

    “**,要来也提前打个招呼啊!”

    原本面色红润的秦风,在孙副校长等人推门进入病房的一瞬间,脸色骤然变的煞白起来,这种突然间的逆转气血,让秦风差点没吐出血来。

    “秦风同学,我代表学校党委来看你了。”

    从知道秦风是个孤儿之后,孙副校长对秦风就不怎么关注了,如果不是他分管军训工作,恐怕这一趟也不会来。

    “谢谢领导关心,我……我没事!”

    秦风强自做出一副坚强的样子,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让人看上去很心酸,整个就一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这次是学校没有做好安全防护措施,责任在我们。”

    孙副校长回头看了一下,说道:“不过秦风同学能带病参加军训,轻伤不下火线,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钱主任,今年的优等生奖学金的发放,要考虑到这一点……”

    见到秦风那凄惨的样子,孙副校长难得的动了一点儿恻隐之心,反正花的都是学校的钱,奖学金给谁不是给啊?

    跟在孙副校长身后的钱主任马上表态道:“孙校长,您放心,对于秦风这样的好同学,我们一定会首先纳入奖学金发放对象的!”

    “嗯,这样就对了嘛,奖学金的制度,就是为了表彰像秦风这样的学生的!”

    孙副校长对钱主任的答复很满意,走到床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说道:“秦风同学,这里是一点慰问金,你先拿着,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我提嘛……”

    虽然资料显示秦风无父无母,但最近各个名校都在军训,孙副主任也怕秦风自己将受伤的事情给爆料出去,当下还是要将秦风给安抚住。

    “感谢校长的关心,我给学校添麻烦了……”

    似乎知道面前的人是校长后,秦风表现的十分激动,几次努力的想做起身体,急的一头大汗未果后,喃喃道:“校长,我……我怕住院会耽误学习成绩的,不就是胳膊断了吗?我没事,我……我要出院!”

    “别……别,秦风同学,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养好伤,以后再好好学习,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秦风那真挚的话语,让场内的大小领导们都有些动容,秦风首先想到的是给学校添了麻烦,这得是多么质朴的孩子,多么优良的品质啊?

    秦风嘴唇蠕动了一下,声音很小的说道:“那……那学分要是没修够呢,我……我脑袋好疼,不知道受没受伤?”

    秦风这纯粹就是在谈条件了,他伤的是胳膊,关脑子屁事啊?当然,秦风是认准了领导们不会和他计较,才说出这番话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特事特办嘛。”

    孙副校长回过头来,看着钱主任说道:“秦风同学在军训中的表现,体现了当代大学生不怕吃苦流血的精神,要是因此耽误了学习,你们要沟通协调好!”

    钱主任连忙答道:“是,孙校长放心,我们会办理的。”

    “嗯,这样才对嘛,秦风同学,你好好休息,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

    孙副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的慰问算是结束了,而这件风波也被化解于无形,在和秦风又说了几句话后,一行学校的领导退出了病房。

    “奶奶的,总算捞到些便宜。”等到所有人都出去后,秦风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有了孙副校长和钱主任的那句话,相信学校对他一定会宽松很多,到时候哪门课要上不及格的话,让钱主任和导师去沟通就好了。

    “秦风,你小子太厉害了!”

    孙副校长等人刚刚出了病房,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朱凯拎着两个保温瓶走了进来,一脸羡慕的说道:“早知道老子也受伤算了,这不是保证你毕业吗?”

    刚才学校领导的慰问,都被朱凯躲在门口听了个真切,他这会真是恨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是自个儿,秦风这此受伤,好处简直大发了。

    “老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秦风闻言哈哈笑道:“不过我这也是一条胳膊换来的,你要眼红的话,回头军训实弹打靶的时候,给自个儿一枪,待遇保准比我还要好……”

    “你少出馊主意,我要是给自己一枪,说不定马上就被退学了。”

    朱凯翻了个白眼,将两个保温瓶放在了床头柜上,说道:“一瓶里面是汤,一瓶里面是鸡肉,鸡肉那瓶里面还有俩馒头,你右手是好的,不用我喂吧?”

    “不用,不用,哪儿能劳烦您啊。”

    秦风眉开眼笑的打开那瓶装着鸡汤的保温瓶,也没和朱凯客气,试了下温度后,“咕咚咕咚”一口气将整瓶鸡汤喝了个干净。

    “嗯,味道不错,用的是老参,里面的天麻也是野生的,不错,真不错!”

    喝完之后,秦风眯缝上了眼睛,咂吧了下嘴,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看得朱凯差点一脚将他从床上给踹下去。

    “能错吗?老母鸡才他娘的二十多块钱,你那些药材就花了我八百多……”

    朱凯一脸悲愤的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一届的新生里面,就数你秦风最黑心,这简直宰人不用刀子啊!”

    “哎,哥们,这样说就过了啊……”

    秦风将脸一绷,义正言辞的说道:“咱们是什么关系?是亲如兄弟的同学啊,钱这种身外之物算的了什么?你没听过人生九铁的说法吗?”

    “人生九铁?那人生九铁啊?”朱凯闻言愣了一下,被秦风的话题给吸引住了。

    “人生九铁就是一起同过床,一起同过窗,三铁是同乡,四铁一起扛过枪,五铁一起下过乡,六铁一起逃过荒,七铁一起遭过殃,八铁一起分过脏,九铁一起嫖过娼!”

    秦风像是背顺口溜似的说了这九铁后,笑道:“咱们是同窗,这关系多铁啊,提钱伤感情,以后就不用说了……”

    “**,你……你就是一贱人!”

    朱凯被秦风说的愣了半晌,以他的嘴皮子,连冯永康都斗不过,哪里比得上在监狱里熏陶了四年的秦风啊?

    “过奖,过奖,你太高看哥们了……”

    此时秦风正打开了第二个保温瓶,将那煮的稀烂的鸡肉往嘴里塞着,含糊不清的说道:“廉颇当年骂蔺相如是贱人,哥们怎么好意思和他比呢。”

    秦风这也算是引经据典,《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廉颇曰:我为赵将,有攻城野战之大功,而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而位居我上,且相如素贱人,吾羞,不忍为之下。”

    “得,我算是服了你了。”

    朱凯无奈着看着狼吞虎咽的秦风,心里就弄不明白了,别人生病往往是吃不下饭,这哥们倒是好,胳膊断了倒像是被饿了十几天一样,整个饿死鬼投胎。

    保温瓶里装的鸡汤大概有两斤,加上一斤多的鸡肉和两个大馒头,没过十分钟的功夫,就被秦风扫荡一空,看他舔嘴唇的样子,似乎还没吃饱一般。

    “哥们被打的这么惨,还不能多吃点东西啊?”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找了根比较细的鸡骨头径自在剔起牙来,看得朱凯哭笑不得。

    “对了,当时你和我打赌,是怎么看出冯永康那小子是去开条子而不是泡妞的啊?”

    朱凯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当时秦风躺在病床上一动都不动,怎么就能知道冯永康的心思呢?

    “这还不简单?”

    秦风撇了撇嘴,说道:“你看冯永康虽然怪话连篇在吹捧那女孩,不过眼神压根就往女孩脸上看,这哥们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

    “靠?我怎么没看出来?”朱凯有些郁闷了,在秦风面前,他再也没有那种天之骄子的感觉,反而处处都被秦风给压制住了。

    “嘿嘿,还是秦风了解哥们啊!”朱凯话声未落,病房的大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在朱凯身后,还跟着莘南,见到秦风那凄惨的样子,连忙抢到床前,问道:“秦风,怎么回事,怎么伤得这么重啊?”

    “南哥,没事……”秦风笑道:“训练不小心受了点儿伤,养几天就好了。”

    “能有事嘛,他赚大发了。”

    冯永康那张脸像是吃了苍蝇般难看,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床上,说道:“秦风,酒罐子放到你宿舍了,这些中药你看看合用吗?奶奶的,花了我三万多啊!”

    冯永康办事还算麻利,在买好了中药和酒罐子之后,就给莘南打了电话,莘南也是由此才知道秦风受了伤,连忙赶了过来。

    “你花了三万多?咳咳,哥们心里平衡了!”

    听到冯永康的话后,朱凯幸灾乐祸的说道:“和你一比,我简直太幸福了,对了,秦风这小子真是个贱人,还从学校领导那里敲诈了不少东西呢。”

    这哥俩一相遇,才知道都被秦风占了便宜,冯永康更是从秦风手中抢过了那个信封,打开一看,里面居然装了两千块钱。

    “我说秦风,你也太善良了吧?这事儿就这样算了?”

    听完刚才领导慰问的事后,莘南不乐意了,说道:“这样的事情,哪儿能给点学分就算了?最少要个保送研究生的指标啊……”

    “狠,真狠,怪不得是一个宿舍的呢!”

    冯永康和朱凯同时翘起了大拇指,看向莘南的目光中,分明也写着“贱人”二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