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麻烦

第一百五十四章 麻烦

    “得,哥们算是服你了。”

    冯永康回头冲着秦风翘起了大拇指,说道:“长这么大能让我服气的人不多,就凭这一点,钱我花了,心甘情愿!”

    说完之后,冯永康推门走了出去,服气归服气,但心里不顺那是真的,他怕自个儿要是再留在病房里,搞不好真有动手教训秦风的冲动了。

    正如秦风给朱凯所说的那样,冯永康看似性子冲动,实则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他进入京大上学,一来是想系统的学习文物修复和鉴定知识,日后好接管家族的生意,冯氏古玩行在京城那也是底蕴深厚的。

    第二就是,能考入京大的人,可以说是荟萃全国之精英,日后从学校毕业,这些同学肯定都会成为社会上的精英人士,对自己人脉的拓展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冯永康平时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但为人处世却是滴水不漏,不仅和本班的同学,就是和考古系专业的学生也是相处的极好,这一点他做的比秦风都强。

    用几万块钱交给朋友,在别人看来绝对是败家子的行为,但对冯永康而言却是值得的,因为他不缺这个钱,而且秦风身上,也有足够的潜力值得他去这么做。

    和冯永康差不多,其实朱凯也是抱着这种心思的,像他们这种人交朋友,讲的是个对等,秦风表现的比他们优秀,这一点就够了。

    “这两个哥们都是个趣人啊。”

    等到冯永康走出了病房,秦风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了笑容。

    秦风不差钱,不说现在《文宝斋》每月都开始有了进账,但是他作假卖出去的那批古玉,就有四十多万。

    除了留二十万在津天。剩下的钱,秦风都存在了一张银行卡里带了过来,用来制作药膳和购买药酒完全是绰绰有余的。

    之所以从冯永康和朱凯身上敲了一笔,是秦风看出来这两人家中都是比较有底蕴的,不是缺钱的人,更重要的是。在秦风的潜意识里,对朋友大方的人才可交。

    就像是秦风自己,如果是李天远和谢轩要用钱,秦风绝对二话不说会掏出所有的钱,鉴于自身的性格,也导致秦风特别讨厌那种对金钱斤斤计较的人。

    “两人家中应该都是倒腾古玩的,日后寻摸点东西找补给他们!”

    占朋友便宜的事,秦风是不会做的,眼前只不过是他对二人的一种考验罢了。他也不会让冯永康和朱凯白白掏出这笔钱,毕竟两人还都是学生。

    活动了一下左臂,秦风隐隐感觉到还有点痛楚,当然,那吊膀子的绷带完全是摆设,左臂虽然不能做剧烈运动,但正常的行为却是一点都不妨碍的。

    “狗日的周逸宸!”

    对于周逸宸,别指望从小就是流浪儿的秦风能说出什么好话来。眯缝着眼睛琢磨心思的秦风,正在想着如何才能好好的教训下周逸宸。

    “小逸。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不要再去找那个学生的麻烦了。”

    处理完这件“意外”事故后,韩铭去到京大哲学性找到了自己的小舅子。

    他知道周逸宸的性格,那绝对是睚眦必报,如果没让他感觉到爽的话,恐怕这小子还会去找那个叫秦风的麻烦。

    周逸宸如果是敢作敢当的性格那也不要紧。关键是每次麻烦过后,擦屁股的总是他们这几个姐夫,有时候韩铭都想调出京城了,也算是怕了自己的小舅子。

    “姐夫,不会的。我那么大度的人,怎么还会去找他麻烦?”

    周逸宸脸上满是笑容,下午秦风满地打滚并且凄惨嚎叫时的情形,让他心中的怨气去了一大半。

    唯一还让周大少不爽的是,他还没当着秦风的面嚣张一次,回到班级后,周逸宸就在考虑是不是等哪天秦风出校园的时候,再找人收拾他一顿?

    韩铭的到来,倒是让周逸宸下定了决心,还要再教训那小子一次,因为是他,让姐夫跑来“教训”自己,这事儿得算到秦风的账上。

    如果被秦风知道周逸宸此时的想法,估计他也要仰天长叹:脑残人士的思想,果然是与众不同。

    “我警告你,秦风在学校已经出了一次事,再出事的话,你小心事情闹大!”

    周逸宸这货哪里会有城府?这话刚出口就被韩铭看了出来,京大这种地方藏龙卧虎,他是真怕周逸宸再惹出祸事。

    “知道,知道了,姐夫,你那么忙,赶紧走吧!”

    周逸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下午的爽快感被韩铭的到来消除了一半,这也让他愈发痛恨秦风了。

    “不在京大校园出事,在外面出事学校总归管不到吧?”赶走了姐夫之后,周逸宸掏出了手机,往外拨打了个电话。

    周逸宸的电话是打给学校外面那条美食街上的一个“大哥”的,当然,能在学生面前称大哥的,也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子。

    这人叫大黑,年龄三十岁左右,曾经因为故意伤人罪入狱到三年,出来之后就在京大外面开了个游戏室。

    在京城,坐牢叫做上山,上过山的人在一般小混子的眼里,那都是“大人物”。

    靠着自己坐牢积累下来的“名声”,大黑在大学园这边,也算是赫赫有名,手下有七八个看场子的弟兄,美食街上的饭店每个月都要向他缴纳一些“保护费”。

    除了在外面敲诈那些商户之外,学校的学生,自然也是大黑重点关注的对象。

    不过大黑比较聪明,他从来不去找那些穷学生的麻烦,专门挑一些穿着名牌衣服,这年头就能用上手机的学生下手。

    大黑聪明之处就在于,京大的学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就算这些有钱学生在家里再有势力,对京城而言也是鞭长莫及。

    大黑用他店里私设的赌博机,吸引了不少家境优越的学生,可以说,他那游戏室几乎完全靠着这些学生赚钱的,每个月都有好几万块钱进账。

    不过大黑有一次却是碰到了铁板上,那就是遇到了更不讲理的周逸宸。

    周逸宸上京大,完全是为了孟瑶来的,他在哲学系读了两年,愣是连古希腊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分不清楚,绝对算是京大校园的一个奇葩了。

    这样的人哪儿会呆在课堂上?于是学校门口的游戏室就成了他的常驻点,每天闲的蛋疼的周逸宸几乎都泡在那里。

    俗话说十赌九骗,机器骗起人来更是杀人不见血,大黑比较狠,他将店里所有自己的赔率调的都非常低,还不到百分之二。

    这样的赔率,就是说在这台机子上花一百块钱,机子只会往外吐两块钱,剩下的九十八块钱,那都是大黑净赚的。

    周逸宸去年的时候,在大黑的店里整整玩了一个月,最后一算,居然输出去了整整八万块钱,而且还记账欠了二十二万,加起来一共有三十万之多。

    九八年这会的钱还是比较值钱的,就是在美食街买下一个店铺,也用不了三十万,到了月底一算账,当时周逸宸就傻了眼,因为他掏不出那二十二万来。

    周家虽然在京城有点儿势力,家中也有做生意的人,但周逸宸只是个学生,即使对他再宠溺,也不可能没事给他几十万花的。

    更重要的是,周家那位开国少将老爷子,是最烦人去赌博的,无奈之下,被逼赌债的周逸宸,只能又找上了疼爱自己的姐姐。

    周逸宸脑残,不代表他姐姐姐夫也都是脑残,这事儿一听就不对,肯定是有人给周逸宸下了套。

    于是韩铭找了他的一个在京大附近派出所工作的复员战友,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这样的事儿在地方上多了,那战友一听就明白了,当下也没从派出所叫人,让韩铭出了几个当兵的,直接把大黑的游戏室给砸了,而且连着那几个小痞子全都被教训了一顿。

    之所以用当兵的,那是因为当兵的不归地方管,打了人也白打,眼见招惹了更不讲理的兵哥哥,大黑也只能自认倒霉,将八万块钱赔给周逸宸之后,还要摆酒道歉。

    不过这样一来二往,大黑和周逸宸相互之间倒是也熟悉了。

    知道了周逸宸有军方背景后,大黑顿时刻意巴结起来,周逸宸之所以在京大校园里耀武扬威没人招惹,缘由就是他曾经让大黑帮他教训过几个追求孟瑶的男生。

    “周少,放心吧,你把那小子的姓名和班级发我手机上,我回头就去医院看看,认认脸,以后只要他敢出学校门,我一准打断他的腿!”

    对于周逸宸交代的事情,大黑还是很尽心的。

    因为从上次店被砸事件处理完之后,他通过周逸宸和当地的派出所拉上了关系,每年只需要送上一笔钱,他的店再也没有被找过麻烦。

    “嗯,教训他的时候一定要给我打电话,那小子的叫声听起来很爽!”

    个人趣味一向都不大正常的周大少,仿佛又看到秦风在满地打滚的样子了。(未完待续……)

    ps:ps:第一更,今儿应该是五更,不过打眼争取往六更了写,大家有月票的支援一张月票,没月票给张推荐票也行,谢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