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外(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外(下)

    学校的领导还算是讲究,给秦风安排了单独的一间病房,并且里面还有电视洗手间,要是放到社会上,这最少是省部级领导才有资格入住的。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在安排好病房之后,孙副院长一行人就离开了,躺在病床上的秦风装昏迷装的也挺累的,终于睁开了眼睛。

    “妈的,心真够狠的,无冤无仇,竟然想废掉我一个肩膀?”

    想到发生在操场上的那一幕,秦风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厉芒,他原本以为那姓张的教官只是想让自己受点伤害,但是秦风没想到,对方直接下了狠手。

    肘关节相对来说,是比较脆弱的一个部位,由肱骨下端和尺骨、桡骨上端构成。

    如果这三个骨头受到伤害,要比其他地方骨折更难愈合,轻则以后手臂行动不便,重则将会有残疾的可能性,这也是秦风愤怒的主要原因。

    “想阴我,没那么容易……”

    秦风脸上露出了冷笑,且不说流浪那些年遇到的事情,就是在监狱里呆的四年,秦风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岂能被张大明给算计?

    就在张大明将要砸断他小臂的时候,秦风将身体往下一沉,把整个左臂的重量,尽数吊在了张大明手中,硬生生的自己把左肩给卸了下来。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平时打拳练功的时候,脱臼不过是常事,没等张大明下黑手,秦风就把自个儿的肩膀给摘掉了,紧接着一阵打滚撒泼,谁也没能看出其中的奥妙来。

    不过成年人肩膀脱臼,那还真是疼。要不是刚才那位刘教授接骨的手法不错,秦风差点就自己把肩膀给上上去了。

    至于昏迷,那对秦风来说就更不是问题了,载昰曾经教过他一门心法,可以减缓人对空气以及食物的需求,说点都能听懂的。那就是龟息功。

    这种功法原本是古人修炼辟谷时所用的,修炼到极致,可以三年五载只靠餐风饮露生活,并且长时间处于睡眠之中。

    就像是宋初著名的隐士陈抟,就精通龟息功,后人称其为“睡仙”的名号,就是因为他经年累月长睡不醒而得来的,他也是是传统神秘文化中,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代宗师。

    秦风虽然没有陈抟老祖那般修为。但闭气减缓呼吸的速度还是能做到的,再逆转真气逼出一些冷汗来,装的也就更加像了。

    “奶奶的,姓张的王八蛋,咱们看看谁更倒霉!”

    虽然罪魁祸首是周逸宸,但秦风也恨张大明出手歹毒,别人能出来初一,秦风向来是要还个十五的。张大明在他手上也没讨得好处。

    在张大明假惺惺的去扶秦风的时候,那一脚可不是白踢的。脚上蕴含了一股阴柔的真力,虽然当时张大明没什么感觉,但那股阴柔的力量,却是破坏了他的五脏六腑。

    这种伤势属于内伤,最初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但只要过上一两个月。张大明就会开始咳血,如果救治及时的话,能保住一条命,但下半辈子身体肯定不会好。

    这也是秦风功夫练到了暗劲,能伤人于无形。当代有他这功夫的已经不多见了,至少除了刘家老二,秦风还没遇到如此修为的江湖中人。

    在解放前的时候,很少有人愿意得罪武者,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遇到脾气暴躁的武者,直接打一顿还是小事,要是遇到像秦风这样的,恐怕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逸宸?以后不要犯到我手上。”

    想起那个纨绔子弟,秦风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小时候流浪的时候没少挨打,但被人阴,秦风还真是第一回。

    不过高山流水日久方长,秦风不是那种吃了亏马上就要找回场子的性子,他在琢磨日后怎么搞周逸宸个半身不遂,至少不能让那小子再出来祸害自己了。

    “哎,秦风他醒了,护士,秦风醒了!”

    正当秦风在琢磨坏主意的时候,门口的玻璃上,忽然冒出了两个脑袋瓜,紧接着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朱凯和冯永康大呼小叫的冲了进来。

    “哥们,没事吧?”

    朱凯将一些香蕉苹果的放到了床头柜上,说道:“你在操场那会真把我们给吓坏了,买点水果给你压压惊,等病好了哥们请你喝酒!”

    “哎,我说姓朱的,那些水果可都是我买的啊。”

    旁边的的冯永康听到这话,顿时不乐意了,嚷嚷道:“我说你小子为嘛那么好心要帮我拎东西,敢情我花钱你送人情?你也太奸诈了吧?”

    “瞧你那小气吧唧的样,那么计较,还是不是京城爷们啊?”

    朱凯撇了撇嘴,说道:“我那还有两瓶二十年的西凤酒,有本事你小子以后别喝,不就是点水果嘛,至于这么唧唧歪歪的。”

    “哥们还就不喝了,我就好二锅头,你五十年的我也不稀罕!”

    冯永康话刚出口,就反应了过来,翻着白眼说道:“凭什么我不喝啊,回头秦风病好了你就拿出来!”

    “咳咳,我说哥儿俩,你们是看病人来的,还是吵架来的啊?”

    秦风咳嗽了一声,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俩人,如果不是二人同性的话,秦风肯定会认为他们是天生一对,就像是斗鸡似的,一见面就要掐起来。

    朱凯的心思多一点,喜欢背后阴人,属于军师的角色,而冯永康虽然咋咋呼呼的,但并非看上去那般鲁莽,否则就算他是京城户口,怕是也考不进京大学堂来。

    不过秦风也发现了,这两人的性格都不错,是日后可以结交的朋友。

    别的不说,单是秦风受伤之后,两人第一时间买了东西来看,就让秦风在心底认可了二人,什么是朋友?患难中能做到不离不弃。那才是真正的朋友。

    “这是特护病房,你们两个,谁让你们进来的。”

    秦风话声刚落,一个穿着白色色护士服的小护士推门走了进来,皱着眉头说道:“病人刚清醒,需要休息。你们两个出去!”

    “护士小姐,我……我们是他好朋友。

    对,是好朋友,来看看他的,您看他就一学生,在京城也没个亲人,像我们这么善良的人,怎么能不照顾他啊!”

    冯永康操着一口京片子和护士套起了近乎,言语中简直就把自己说成了是活雷锋一般。全然忘了在今儿之前,他还不知道秦风的名字呢。

    “好朋友?”

    护士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冯永康,说道:“他才刚清醒,你们要是朋友就不要多打搅他休息,看护病人是我们的责任!”

    “护士小姐,一看您就是善良的人,不过这照顾病人,还是男的方便点吧。”

    冯永康先拍了个马屁。紧接着说道:“我这东西伤的是手臂,到时候要是上个厕所什么的。还是我去扶好了。”

    冯永康眼睛十分尖,他看到护士的工牌上写着实习两个字,也就是说,这个护士十有八九是医科大的学生,自己说出那番话,肯定会被其接纳的。

    “那……好吧。你们不准喧哗,等到他的药打完了,你们按按铃叫我!”

    果然,冯永康的这番话起了效果,让一个实习的护士女生去伺候男人上厕所。的确没谁会喜欢的。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冯永康笑眯眯的说道:“您先您的,我送您出去吧!”

    “妈的,这小子那么殷勤,肯定憋着坏呢,这才刚大一,就想泡妞啊?”

    等到冯永康送护士出了门,朱凯一脸不爽的骂了起来,他的性格要比冯永康内敛许多,可是说不出那些不要脸皮的话来。

    “泡妞?或许吧?”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伸出没受伤的右手从床头柜的袋子里掏出了个苹果,在被单子上蹭了蹭放嘴里就咬了一大口。

    “哎,我说哥们,这是医院啊?你就不怕有病毒?”朱凯被秦风的举动给愣住了,这里到处都是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吃苹果那也要削皮啊。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秦风含糊不清的嘟囔道:“没听护士说嘛,这是特护病房,卫生肯定和一般病房不一样,能吃出病毒那才怪了。”

    “说的倒也是。”朱凯点了点头,他只是心理接受不了秦风这种不讲卫生的习惯罢了。

    “对了,我走……不对,晕倒之后怎么样了?”

    秦风老神在在的问道,原本苍白的有些吓人的脸色,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眼下没有了外人,他没必要一直控制着气血流通。

    反正只要有领导和医生进来,秦风能在瞬间,就让自己脸色惨的像是得了难以治愈的绝症模样,还保准让这医院最先进的设备都查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嘿,你别说,你晕倒之后那教官吓坏了,还是他背着你来医院的呢。”

    说到这事,朱凯顿时兴奋了起来,口若悬河的将现场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嘿嘿笑道:“秦风,你小子可出名了,连院长都知道你了,恐怕这次京大的三千新生,谁都没你名气大!”

    朱凯这番话却是有点幸灾乐祸,军训的时候被教官打昏掉了,这事儿可不怎么光荣,秦风的这名气,可是要打上括弧号的。

    “院长都知道了?”

    秦风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下说道:“那不是可以要点好处了?有些课的学分要是修不够的话,你说学校会不会给点政策啊?”

    虽然是在上大学,但秦风可不愿意耽误这几年的时间,他以后在学校的时间,绝对会小于在外面折腾的时间,这是在未雨绸缪呢。

    “哎,你别说,还真是这理,现在你要提出这要求,说不定校长就会答应呢。”

    听到秦风的话后,朱凯的眼睛亮了起来,有些懊悔的说道:“妈的,早知道我也摔这么一下了,回头就说脑子摔坏了,考试不及格那得给通过啊!”

    “脑子坏了?直接就让你退学了!”

    秦风闻言翻了白眼,又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香蕉吃了起来,刚才那一番折腾是很耗费体力的,他这会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你小子到底有毛病没啊?刚才在操场上还惨的像是被十个八个人给轮了一遍的样子,现在就这么能吃了?”

    看到秦风的表现,朱凯不由狐疑了起来,这一会秦风就干掉两个苹果四根香蕉了,正常人也没这般能吃啊?

    “唔,我这人生病就爱吃东西。”

    秦风含糊不清的将话题引到了冯永康身上,说道:“冯永康去了这么就不回来,你说他去干嘛了?”

    朱凯果然被秦风的话转移了注意力,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还能干嘛?泡妞呗,奶奶的,这小子毛不知道长齐没有,居然就敢泡学姐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不是泡妞,咱俩打个赌不?”

    “赌什么?”朱凯来了兴趣。

    “我要是赢了,给你个方子,你帮我抓了中药去炖老母鸡,连着一星期,当然,钱是你出!”

    秦风看到朱凯想说话,摆了摆手说道:“我要是输了,你大学这五年的内裤外衣,全都归我洗了,怎么样,这条件很优厚吧?”

    “五年的衣服全都是你洗?”

    朱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起来,秦风开出的条件,的确很优厚,吃一个星期的老母鸡才几个钱?哪里比得上洗五年的衣服?

    朱凯的祖上其实不是豫省人,而是晋省人,祖上曾经开过银庄票号,家境十分富裕。

    解放后朱家虽然破败了下来,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靠着祖上留下的一些家底,朱凯的父亲做起了古玩生意,家资少说也有几千万。

    所以就算是输了,朱凯也能掏得出这笔钱,只是他生性谨慎,怕秦风给他下套子,这才犹豫再三。

    “哥们一口吐沫一个钉!”秦风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是五年的衣服,而且我要是输了,连被子都给你洗了!”

    “好,我赌了,我就赌冯永康是去泡妞的,你赌他是去干嘛的?”

    朱凯想了好一会,除了认为色令智昏的冯永康是去泡妞之外,他再也想不到那小子追着护士出去会做什么事情了。(未完待续……)

    ps:ps:又是三更万字,月底了,还有月票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