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对练

第一百四十八章 对练

    “小宸,我可是说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搞出这些事情来,可别怪我不帮你!”

    看着自己这吊儿郎当的小舅子,韩铭也是满心的无奈,周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从上到下把他宠溺的不像话,有时候甚至是毫无原则。

    如果今儿自己不帮周逸宸,韩铭相信,等周末回家的时候,老婆一定不让自个儿上床的,话说以前就有过这样的先例,他也不是第一次给周逸宸擦屁股了。

    “姐夫,不就是打断个小屁孩的手脚吗,您这话说的多伤感情?”

    周逸宸不在乎的撇了撇嘴,他几个姐夫都是妻管严,只要自己跑到姐姐那里哭闹一番,还不得乖乖就范?

    “小宸,那小子也不是故意的,你至于把事情闹这么大吗?”

    韩铭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听自己的丈母娘说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对方是下车的时候没站稳,才撞到周逸宸的,虽然造成了周逸宸身体上的伤害,但那也是无意的啊。

    关键是韩铭这话不能对丈母娘说,因为丈母娘虽然没明说要他帮着周逸宸教训肇事的小子,但却是说自己儿子不能受欺负,这当妈的也算是极品了。

    “至于,当然至于了,姐夫,你不知道,前几天都快疼死了我了,还有头上的伤?你看看,一共缝了四针呢!”

    说起前几天的事,周逸宸的头皮还是感到一阵发麻,那种疼痛简直就不是人可以忍受的,他当时要死的心思几乎都有了,所以这才对秦风恨之入骨。

    像韩铭这种人,他对不起别人完全都记不起来,但谁要是有对不起他一丁点儿的地方。他估计到死都忘不掉的。

    “行了,回头张大明教训了那小子,这事儿就算是完了。”

    韩铭算是怕了这搅屎棍了,没好气的说道:“你最近收敛点,别对孟家的丫头动手动脚的,他们家要是认了真。你我两家绑起来都不够看的。”

    周逸宸欺负孟瑶的事儿,很快就传了出去,在周逸宸看来是天经地义,不过在韩铭眼中,却简直就是愣头青的行为。

    两人只是长辈的一嘴婚约,一没拜天地二没扯证,对方随时都能反悔的,现在孟家势大,即使反悔。周家也是无可奈何的。

    “姐夫,听说您以前在四九城也挺横的,现在胆子怎么那么小啊?”

    周逸宸眼带鄙视的看了韩铭一眼,说道:“早知道不让我姐找你了,屁大点事顾前顾后的,我姐跟着你能幸福吗?”

    要说周逸宸不招人喜欢,他就是个四六不通的家伙,韩铭明明是来帮忙的。还被他夹枪带棒的损了一顿。

    “我……我!”

    韩铭被周逸宸这一番话憋的满脸通红,有心给他一耳光。却又怕丈母娘妻子来找麻烦,冷哼了一声之后,转过头不在搭理他了。

    见到张大明已经回到了操场上,韩铭心里也不由紧张了起来,这可是在京大校园,万一张大明没收住手闹出了人命。那后果远不是他一个小少校能承担的起的。

    “起来,开始训练了!”

    回到操场上的张大明,看到歪扭七八坐了一地的学生,皱着眉头喝道:“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大学生难道就是这个素质吗?”

    “报告班长。我们只是学生,军训是为了强健体魄,又不是军人,用得着那么严吗?”

    冯永康这次说话没忘记喊报告,不过还是怪话连篇,刚才那围着操场跑的那五圈,让他彻底看这教官不顺眼了。

    “和平时期你们是大学生,要是战争时期,你们说不定就会变成军人,对自己严格要求有什么不好?”

    张大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没工夫和这贫嘴小子斗嘴,当下说道:“都站好了,下面咱们要进行的是实战对打,我会在实战里教给你们一些搏斗的技巧,以后遇到歹徒的话,你们也能抵挡一下……”

    想着韩大队长对自己的承诺,张大明心中忍不住就激动起来,从九六年之后,部队对提干要求严厉了许多,军队基层领导,都必须上过军事院校才行。

    张大明是农村兵出身,文化不是很高,虽然军事素质过硬,但考军校是需要文化成绩的,所以他基本上是没戏。

    而且张大明已经得到了消息,等到今年的十二月份,他就将脱掉军装退伍回家,一想到回家后务农的生活,在军队里生活了几年的张大明就有些不甘心。

    可就在刚才,韩大队长竟然说,让他在训练中教训一个小子,只要他能办到,韩大队长就可以想办法送他去军校!

    张大明知道,韩铭还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营级单位的大队长,身后一定是有背景的,说出这话来,肯定不是骗自己。

    生活突然出现了转机,这让张大明直到站在操场上之后,心神还有些恍惚,事关自己的前途,即使拼了命,他都要办到。

    “冯永康,出列!”

    张大明也不笨,他知道如果直接找上秦风出了事,自己事后肯定说不清楚,但要是前面有几个学员都没事,到时候他就可以推脱是秦风自己紧张而造成的。

    “报告,张教官,咱们的训练科目里面没有这一项吧?”

    冯永康有些不满的看着张大明,说道:“我们都是文化人,动手动脚的太不文明了,我拒绝和您进行实战演练!”

    冯永康自然不知道张大明的心思,在他认为,这个张教官就是看自个儿不顺眼,找个机会收拾下自己而已。

    “训练什么科目,教官是可以因材施教的,不用向你说明!”

    张大明将脸一绷,开口说道:“你有权利拒绝训练,我同样也有权利在你的军训卡上打不及格!”

    其实在教军体拳的过程中,让学生体验一下军体拳应用在实战里的效果。对战是允许的,不过这些大学生们身娇肉贵,再加上还有女生,一般教官都会省去这项科目。

    “张教官,我……我要告你!”

    一向伶牙俐齿的冯永康,被张大明说的没话了。谁让教官有填写军训卡的权力?这一点就捏住了他们所有人的短板。

    “去告吧,还是个男人呢,连个实战科目都不敢进行……”

    张大明到底在部队里呆了几年,对付像冯永康这样高中刚毕业的学生还是有一手的,他们和新兵其实都差不多,一骂二打三刺激,基本上就搞定了。

    张大明说话的声音很大,顿时引来不远处队列的注意,尤其是几个女生的眼神。似乎都盯在了冯永康的身上。

    “妈的,要死鸟朝天,谁怕谁啊?”

    俗话说人倒架不到,冯永康可以不在乎教官的鄙视,但女孩子们的眼神,顿时融化了这个骚包内心的坚冰,将头一昂就站了出去。

    “傻帽,继续拒绝到底啊!”站在队列里的秦风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秦风根本不用想也知道。张教官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就是对着自己来的。只是秦风不知道他们的底线,究竟在什么地方?

    如果只是想教训一下自己,秦风完全可以忍,现在是他在明处对方在暗处,如果硬抗被对方看出自己会功夫的话,这事儿的性质就变了。周逸宸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要是姓张的下狠手,秦风就要琢磨下对策了,他也是爹生父母养的,这身体受伤一样会疼,秦风可舍不得糟蹋自个儿的。

    “下面我要做的动作。叫做抱膝压摔,这是一个由后擒敌的动作,动作要领是……”

    秦风在转动着脑筋,场上的对练已经开始了,张大明拿了一张垫子放在了冯永康的面前,自己则是走到了冯永康身后四五米的地方。

    “教官,您……您要轻点啊,要……要温柔点啊!”

    听着张大明在身后的话声,冯永康都快哭出来了,那些教官之间相互表演的动作很好看,但是放在自己身上,那就不怎么好玩了。

    “当你发现前方有敌人或者歹徒的时候,要迅速向对方接近,趁其不备用双手抱住对方的膝盖,然后肩部上顶……”

    张大明的军事技术的确非常过硬,口中说着话,身体却是闪电般的侵到了冯永康的背后,身子猛地一矮,从身后用双手搂住了冯永康的膝盖。

    在抱住冯永康双膝的同时,张大明的肩膀猛地向上一顶,由于双手在往后使劲,这么一来,冯永康的整个身体就往前扑倒了下去。

    这个动作并没有做完,冯永康倒地的时候,张大明一个跨步跟了上去,骑在了冯永康的身上,左右手呈双拳贯耳的姿势,停在了冯永康的两边太阳穴处。

    “好,真漂亮!”

    “教官好棒啊!”

    “王教官,我们也要学那个动作!”

    张大明的这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的顺畅,冯永康还没任何反应就扑倒在了垫子上,只听到耳边传来一些女孩子们的惊叹声。

    “这就完了?”

    直到被张大明拉起来,冯永康还有些迷糊,不过四周注视过来的眼神,让这个贱人挺起了胸膛,说道:“教官,我还可以再示范一次的!”

    俗话说色壮怂人胆,在感觉到身上没有任何不适之后,冯永康反倒变得洋洋得意了起来,虽然被摔的是他,但冯帅哥感觉自个儿摔倒的姿势也是很帅的!

    “还想再示范一次?”

    张大明看了一眼冯永康,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不过你已经熟悉了,这次要把垫子给拿掉,你没问题吧?”

    “啊,今儿天气真好……”

    听到张大明的话后,冯永康抬头往天上看了看,义正言辞的说道:“张教官,为了能让同学们都掌握这种技能,我看还是把机会留给其他同学吧!”

    “贱人!”

    场下的秦风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个词,无耻到如此境界的人,还真的是很少见,就连一肚子心思想着怎么教训秦风的张大明。都被冯永康给逗乐了。

    “妈的,要是对我来上这一招,可是致命的啊?”

    笑过之后,秦风忍不住心生寒意,抱膝压摔那一下没什么,关键是跟上的那个动作。如果被那招双拳贯耳打实在了,就是秦风也扛不住的。

    “到时候再看了,要真想置我于死地,也别怪哥们心狠手辣!”

    秦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事关自个儿的小命,他才不会管什么教官不教官的,大不了把那姓张的打一顿,这学不上了!

    场上的对练还在继续着,张大明有心没有叫秦风。而是在和其余几个新生一一对练,并且动作也不尽相同,场面十分的好看。

    “哎,刚才教官真帅!”

    “那个同学也不错,倒的多潇洒啊!”

    “再来一次,插裆扛摔再来一次嘛……”

    或许是受到了张大明这边的影响,旁边的几个班级训练的都有些心不在焉了,那几个教官干脆解散休息。让一群人围了过来。

    这倒是让文物修复与鉴定专业的几个高材生亢奋了起来,朱凯明明倒地的时候擦伤了手掌。还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断的向四周抛着媚眼。

    “秦风,下一个到你了,咱们要进行的动作,叫做拉腕砸肘……”

    当朱凯回到队列中之后,张大明的目光看向了秦风。刚才导致朱凯受了点轻伤,也是他故意的,这样等秦风受伤之后,就可以将其归纳为意外了。

    “教官,我肚子疼。想……想上茅厕!”

    秦风捂住了肚子,一脸痛苦的神色,这脸皮和身体哪个更重要,秦风心里自然分的很清楚,要真上场的话,说不定回头自个儿胳膊被砸断,那帮子小女生还在拍手叫好呢。

    “开什么玩笑?”

    秦风的话让张大明有些傻眼,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道:“这要是在战场上,敌人会给你上厕所的机会吗?”

    “是啊,这位同学,太丢人了啊!”

    “这会要上厕所,不会被吓得尿裤子吧?”

    “教官,我上去做示范好不好啊?我比他强!”

    张大明的话引起了全场的共鸣,各种奚落秦风的语言是接踵而至,朱凯冯永康等人更是双手掩面以表示自己不认识秦风,这也太丢他们古玩专业八君子的脸面了吧?

    “可是教官,我真的肚子疼啊!”秦风双手捂着肚子,身体在不断扭曲着。

    同样扭曲的还有张大明的脸,他可不愿意看到自己上军校的机会,就如此白白失去,此时的张大明,恨不得上前掐死这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小子。

    “不行,你腹痛是因为害怕的心理造成的,等做完这个动作,你就不会再有肚子疼的感觉了!”

    张大明哪里跟让秦风离开,回头向着四周说道:“各位同学,给秦风同学一点鼓励,让他勇敢的完成这个科目!”

    国人一向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反正又不是自个儿肚子疼,张大明话声刚落,掌声就不断的响了起来,居然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这个张大明,倒是有几分急智啊!”

    此时韩铭和周逸宸已经走到了人群的外围,听到张大明的话后,韩铭不禁点了点头,在部队干了几年班长,张大明的口才的确锻炼出来了。

    “姐夫,那小子不会要跑吧?他没做亏心事,躲个什么劲啊?”

    周逸宸之所以站过来,就是想近距离观察秦风等会那痛苦的表情,对于周逸宸而言,那绝对是一种花钱都买不到的享受。

    “不是,他脸上出虚汗,应该是肠胃出问题了。”韩铭摇了摇头,他看的比较仔细,秦风脸上的汗水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怎么办?咱们说好可是让他断条胳膊的呀!”

    周逸宸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前几天疼痛难忍的时候,他无数次的在想象该如何报复撞到自己的人,周公子要藉此才能转移自己身体的疼痛。

    眼下这情形要是不继续下去,那岂不是像做爱正高潮的时候,被人从女人身体上给踢下去了?这种行为可是会导致阳痿不举的啊!

    “你急什么?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军训还没结束呢。”

    韩铭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小舅子,他心里想着如果要是自己生这么个儿子,还不如当时拔出来直接射墙上去呢。

    “哎,那小子答应了,他答应了”周逸宸忽然抓住了韩铭的手,恶心的韩铭连忙一把甩开,差点没吐出来,刚才还想着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呢。

    秦风的确是答应了,他早就看到周逸宸和那个少校围了过来,他也明白,今儿自己要是不出丑倒霉,那纨绔小子恐怕还不知道有多少黑砖准备往自个儿身上招呼呢。

    “教官,您再说下要领吧!”秦风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要不是为了身家前途,张大明都有些不忍心了。

    “拉腕砸肘的动作要领很简单,就是在行进当中抓住敌人的手腕,在往后拉去的同时,砸在敌人的手肘上,从而一招制敌……

    “这位同学,你一定要放松,千万不要紧张,否则恐怕会造成误伤的!”

    张大明解说的很详细,但是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是给马上就将要发生的意外,埋下了伏笔!(未完待续……)

    ps:ps:今儿又是一万字,写完之后一身虚汗啊,不多说,给几张月票支持下吧!